真相的揭秘 张灵甫之死的几种说法析评

鬼子六 收藏 0 594
导读::《党史信息报》 蒋介石的“王牌”军——整编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1947年5月率部进攻山东解放区,在孟良崮战役中,遭到华东野战军沉重打击,全军覆灭,张灵甫本人也一命呜呼。对于张灵甫究竟怎样死的,事隔五十多年,仍有几种不同的说法。现在我引证手头掌握的材料,予以分析评论,并以此纪念孟良崮战役胜利61周年,悼念在那次战役中英勇献身的先烈! “顽抗被毙”说 1947年5月13日至17日,华东野战军发起孟良崮战役。经过五天的激烈战斗,我军全歼蒋军整编七十四

:《党史信息报》



蒋介石的“王牌”军——整编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1947年5月率部进攻山东解放区,在孟良崮战役中,遭到华东野战军沉重打击,全军覆灭,张灵甫本人也一命呜呼。对于张灵甫究竟怎样死的,事隔五十多年,仍有几种不同的说法。现在我引证手头掌握的材料,予以分析评论,并以此纪念孟良崮战役胜利61周年,悼念在那次战役中英勇献身的先烈!


“顽抗被毙”说


1947年5月13日至17日,华东野战军发起孟良崮战役。经过五天的激烈战斗,我军全歼蒋军整编七十四师。当时的战报及新华社一致宣布,该师师长张灵甫在战斗快结束时被我军击毙。这个说法,在我军战史上一直有所记载。1996年公开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上明白无误写道:“16日上午,华东野战军再次发起攻击……激战至下午,第八纵队在第六纵队一个营的配合下,攻击芦山,第四、第九、第一、第六纵队攻克孟良崮600高地。敌军官兵纷纷就擒。猖狂一时的中将师长张灵甫及少将副师长蔡仁杰均被击毙。”(引自该书135页至136页)


究竟是哪一个部队攻进七十四师的指挥所,直接击毙张灵甫的呢?当时的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即现在的陆军第二十四集团军,在它的军史稿上有这样一段记载:“我纵特务团攻至孟良崮山腰处,发现一个小小的山洞,洞外倒毙数具警卫模样的敌尸,判断此处可能就是张灵甫的指挥所。特务团长和几名战士高喊:‘张灵甫快投降!’喊声刚停,一梭枪弹射向洞外。愤怒的指战员向洞内投进几枚手榴弹,接着冲进洞内,只见一尸伏地,战士们翻转敌尸,一检视胸符,原来他就是中将师长张灵甫。”这个说法,相沿至今,在所有官方军史、战史以及公开的官方书刊均是一致的,就连许多国外出版物,也是这样记载的。


“降后击毙”说


还有另一种说法,那既不是“顽抗被毙”说,也不是“集体成仁”说,而是在张灵甫举手投降后,被六纵队特务团一名干部击毙的。


这个说法最早见诸报端的是1987年8月25日《文汇报》发表的金子谷《记孟良崮战役》那篇文章。有关张灵甫之死,他是这样写的:“战争接近尾声时,我六纵穿插部队一个排,冲进了张灵甫躲藏的山洞,张灵甫举手投降,排长恨敌心切,端起冲锋枪将他击毙。”尽管这种做法,是违反我军俘虏政策的,但在孟良崮战役四十年后能将这一事实公开,应该说是一件好事。


这篇文章发表后,固然引起各方注意,但当时有人认为,作者仅是华东野战军参谋工作人员,虽然知情,但权威性不够。1988年,当年任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司令员的王必成,以一个指挥员的身份,用亲身经历写了一篇题为《飞兵激战孟良崮》的回忆录。他说:“1947年5月16日下午2时,孟良崮战役总攻开始了,我纵特务团首先突破孟良崮西侧,直取敌七十四师指挥所的山洞,一营三连指导员邵至汉冲在最前面,不幸中弹牺牲。三连干部战士怒火满腔,用抵近射击和白刃战,消灭了敌人,活捉了张灵甫。在庆贺大捷之余,也有点遗憾,那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死心塌地效忠蒋介石的师长张灵甫,在被我特务团活捉之后,被一名对他怀有刻骨仇恨的干部打死了。”(《劲旅雄风》一书405—406页)六纵政委江渭清,在1999年写的回忆中,也有类似的记述:“在孟良崮战役中,要说还有什么不足,那就是被我六纵特务团活捉了的张灵甫,却被一名对张灵甫恨之入骨的干部给打死了,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否则,我们一定要同他叙叙涟水的那段往事了。”(江渭清《七十年征程》291页,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应该说,他们二位指挥员是知情人,是掌握第一手材料的,因此,他们的回忆文章具有可靠性和权威性。


“集体成仁”说


1947年5月17日蒋军七十四师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南京,引起一阵震惊和沮丧。5月18日上午,蒋介石在他的富贵山官邸办公室,手持张灵甫发来的“集体成仁”的最后电报,向他的高级将领何应钦、白崇禧等人悲痛地说:“七十四师这次在鲁中攻击匪军根据地坦埠,遭到匪军猛烈围攻,全师覆没,师长张灵甫、副师长蔡仁杰等效忠党国,集体成仁。这是国军历史上最难忘、最黑暗的一页……”1947年5月20日,国民党的喉舌《中央日报》根据蒋介石的旨意,报导了张灵甫等“集体成仁”的消息。从此,国民党官方报刊杂志连篇累牍渲染张灵甫等“集体成仁”的“壮烈情景”。至今,不仅台湾有些文章还这样描述,而且在大陆有些自称是七十四师“老人”也写回忆文章,用所谓亲身经历,证明张灵甫等当年是“集体成仁”。如1999年有一本杂志上,就有这样一篇奇文。它说:1947年5月13日张灵甫率部上了孟良崮,我率一连、二连担任垛庄北侧防务,打了七天七夜(注:整个战役只有五天)伤亡惨重,第八天逃到孟良崮,一、二、三连剩下的人,被派在师部山洞附近守备,离张(灵甫)不到200米远……见张随从副官刘立智手端卡宾枪,张(灵甫)蔡(仁杰)及58旅旅长卢醒胸部洞穿,并头倒在刘(立智)脚下血泊之中……刘说师长他们怕当俘虏,命令我开枪打死他们。张(灵甫)死前还喝了一杯牛奶,吃了一块饼干,后悔没有听参谋长意见,落得如此下场。这篇文章,不论其主观动机如何,客观上却是在为“集体成仁”说作证。

真相的揭秘


同上述几种说法有所不同,张灵甫“自杀”一说也曾一度流传,而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1999年第6期《大江南北》有一篇文章揭开了这个“秘密”,我在这里只作简要引述。


在解放军快打进张灵甫躲藏的山洞时,七十四师51旅旅长陈传钧气吁吁地跑进洞内,慌慌张张地报告说:“师座,我对不起你的栽培,我的部队全完了,共军离洞口只有200米了,你看怎么办?”张灵甫对陈说:“部队打光了,就打光了吧,我们商量下一步怎么办?”这时,参谋长李运良说:“我们还是投降吧,只有这一条出路。”张灵甫听到这句话时,连忙表示:“我们决不做对不起总裁的事,我们只有以自裁来报答他的恩情。”一听说要自杀,洞内许多人都跪在张灵甫面前,痛哭流涕。陈传钧又开口了:“师座,听我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张灵甫回答:“别说了,我决心已定,决不更改!”说罢,他坐在一块方石上给蒋介石写他们已决定“集体成仁”的电报,写好后他要每个人签字。电报就这样发出去了。正当张灵甫准备举枪自杀时,解放军已冲进洞内,吓得他们全举起手,由六纵特务团的战士押着他们向洞外走。这时特务团一位干部听到张灵甫副官报告,俘虏中有一个中等个子、白净面孔的人是张灵甫,这位干部顿时怒从心中起,要为涟水战斗中被七十四师杀害的战友报仇的想法占据了他整个头脑,就一个箭步上前去,拉住了张灵甫,朝他脑后连开两枪,张灵甫当场毙命。事后该团上报,称张灵甫是“自杀”的,5月17日华东野战军司令部也一度这样上报中央军委。但陈毅司令员对此心存疑问,责成六纵领导,严查此事,经过验尸(最近有文章说是四纵医生验尸,此说值得质疑),发现打死张灵甫的子弹不是其他枪弹,而是美制汤姆式冲锋枪从脑后射进去的,再追问那位特务团干部,他不得不吐露实情。因此,5月30日陈毅司令员第二次向中央军委、毛主席报告了张灵甫之死的真相。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写《新四军演义》一书的胡兆才。据说,他在写《张灵甫之死揭秘》这篇文章前,查看了一些历史档案,也访问了一些健在的知情人。因此,他的文章是有根据的,有说服力的。这和我当年参加孟良崮战役后听到六纵一位老战友告诉我的情况基本是相符的。我曾在1991年3月5日《报刊文摘》上发表过《张灵甫之死真相》的文章,批评过一些不正确的说法,限于篇幅,这里就不重复了。


(本文作者系上海新四军历史研究会顾问)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