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嗣同就义老百姓为何拿菜梆子扔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谭嗣同像

(一) “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死了,上刑场时,老百姓却拿大菜梆子往他脸上扔……

谭嗣同是慷慨就义的。但是菜市口斩“六君子”可不是像后来电影拍的那样老百姓对之报以同情,而是拿大菜梆子往谭嗣同脸上扔啊,鸡蛋是舍不得,大菜梆子有的是。恨死他了,改革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不像现在这么容易,张口改革、开放,那个时候可是不行。开中国风气的这几个人真的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容易,包括李鸿章。这得承受多大的压力一步步走?曾国藩也是,但是他的“中庸之道”搞得好,镇压完太平军之后他辞官不干了,他想:弄不好什么都没有了。

曾国藩这个人他有几个字啊,其中第三个字“早”,早点起来。第四个字“扫”,是扫地。他不能用别人给打水,他自己倒水,这就是夹着尾巴做人。我不让别人找着破绽,明哲保身啊。他真是懂得宦海浮沉、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但是后来大清国越来越衰败了。后面说如果李鸿章自己能否独支危局?不行。为什么?因为国家的生命力不行了,国家生命力就是近几年西方的一个国际政治理论,就是国家的生命力像一个曲线走一个S型,一开始发展很快。到后来慢慢的慢了下来。这是国家的生命力不行,国家的制度已经不行了。李鸿章难以力挽狂澜,所以中日甲午战争又战败了。甲午战争1895年1月12号那是一个历史的刻度。这个历史的刻度标志中国开始走向了封建帝制的尽头。

为什么?甲午战争之后士大夫不干了。公车上书嘛,要变法、自强、练兵、迁都。提出了这八个字。这不就是100年前戊戌变法吗?

(二) “戊戌变法”康、梁、谭最大的失策就是直接挑战西太后的核心利益,本来西太后开始是支持变法的。

“戊戌变法”的推动者也都是很有才华的人,还有那么多的背景,他们最后决策的时候孤注一掷,寄全部希望于袁世凯身上确实是失策的。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出身都是秀才,他们没有更多的政治经验。戊戌变法我个人认为康、梁、谭这些人做了一个最不应该做的事,就是挑战当时统治集团的核心利益。西太后开始是支持变法的,如果西太后不支持变法能有那个6月18号的变法吗?西太后是何许人也,她不是一个退休的老太太,她一直控制着政权呢。那个时候要是拥戴西太后做为变法的主将就好了。我说一个国家在崛起的时候一定不能挑战当时那个霸权国的核心利益。如果中国在崛起的过程中挑战美国的核心利益,他马上就打压你,因为你的羽翼还没有丰满呢。第一个美国的核心利益就是美元的强势地位。所以前几年中国说如果台湾独立,中国将用武力来解决台湾问题。美国表态一旦台海有战事,美国将介入。作为对美国的反制,中国的一些学者说要大量抛出美元,因为我们买了很多美国的外债。大量抛售,让美元贬值。马上小布什就发表谈话,说:“中国有一些人建议抛售美元来反击美国对台海的干预,这个说法很不明智。”第二个美国的核心利益就是海洋,所以谈发展航母的问题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发展航母是否会挑战美国的核心利益的问题。在国家实力还处于弱势的时候,我们应该韬光养晦,中国有句俗话“包子好吃不在褶上,咬人的狗不露齿”。

我们回到戊戌变法,袁世凯是知道戊戌变法的隐情的,要不怎么说袁世凯聪明呢?他1859年生人,后来一直在官场上混着呢,官场上的这些东西他熟悉啊。绝对不能挑战以西太后、刚毅为代表的满族贵族的核心利益。你可以改良嘛,你哪能把他们一下子全架空呀?他们确实是变法的阻力,但消除阻力得慢慢来。兵法讲究迂直、虚实、奇正,把兵法用到现实当中的官场上,是很有味道的。你可好,恨不得像牟其中一样一下子把喜玛拉雅山炸出一个五十公里的大口子,让印度洋暖风吹来。那么青藏高原是好了,东南五省就成泽国了。

戊戌变法的那几个文人秀才做了一个最不应该做的事就是挑战满族官僚的核心利益。很多人把这事的失败归结为荣禄和袁世凯的两面派,现在看来不只是他们两个,就算是换了别人也会倒向西太后。这事说明什么呢,就是以西太后、刚毅为代表的满族统治的核心利益你不要捅,不要挑战他,你可以在他允许的范围内去做方方面面的改革。你比如成立京师大学堂、编练新军、迁都、变法维新等等,这都可以,但你别挑战核心利益。光绪是翁同龢的学生嘛,从宫廷长大的,他的统治经验也不丰富。变法的时候不是把六部堂官一下都给撤了,一撤之后他自己没办法善后。康、梁、谭那些人更没有政治经验,是他们找的袁世凯。为什么找袁世凯?因为袁世凯有军权。我们假设历史往回走,如果不挑战核心利益的话,袁世凯还是会支持变法的,因为袁世凯是变法的直接获益者。但是你挑战核心利益了,袁世凯有丰富的政治经验,他一定是站在西太后那边而不站在康、梁、谭这一边。戊戌变法的失败本身就是戊戌变法的推动者策略的失误。

(三) “戊戌变法”失败,梁启超等都跑到日本使馆去了。日本政府对维新人士持一种同情与支持的政策,陈天华、邹容、蒋介石、何应钦、汪精卫都是在日本学习的,国民党也是在日本成立的社会革命也好,改良也好,近代日本对近代中国都有重要影响。谈起日本,中国人没有说它好的,我在学术讨论会上谈到日本问题只讲五分钟,别人听完之后说:“往下讲呀?”我不讲。首师大的徐老师说:“你是不是怕别人说你汉奸文人呀?”实际上谈起中日关系,日本对中国影响很大。

举个例子,“共产党”这三个字就是从日本翻译过来的;“特务”也是从日本来的。近代中国现代化受日本的影响太大了,这是一个。第二,日本人对中国革命的支持。支持康梁变法,支持孙中山革命,支持中国反对沙俄,这都是日本干的。为什么日本既恨中国,觉得中国越弱越好,反而在有些问题上支持中国?这里面有一个培植亲日派的问题。这就像美国,英国人和法国人曾拿着火把烧我们的园子(烧园子也是中国人领进来的),但美国却把中国的庚子赔款还回来一部分办清华大学。在对外政策上美国人考虑得是比较长远的,1823年4月28日美国国务卿亚当斯针对古巴问题给美国驻西班牙公使休?纳尔逊写了一封信:“我们现在应该像一个果农一样,提着铁锹,拿着水桶给这棵大树(古巴)施肥、浇水、培土,那么当大树长大,枝繁叶茂,果实累累。微风吹过,按照万有引力定律,果实自然落在树下给他施肥、浇水、培土的果农怀里了。”这就是美国著名的“熟果政策”。这个政策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石。美国对外殖民和老牌的英、法不一样,特别注重精神方面的东西。“夺其心”,明白吗?日本也是这样。你看陈天华、邹容都曾留学日本;国民党是在日本成立的;蒋介石、何应钦、汪精卫都是留日生。

(四) 穿号衣的军队

我们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对古都来说是一场浩劫,但在八国联军进北京之前董福祥的甘军就已经把北京蹂躏了。董福祥何许人也?他是今天宁夏固原人,贩驴的出身,驴贩子。后来当土匪了,当土匪之后被左宗棠收编招安,然后跟着左宗棠干。左宗棠后来死了,他投奔了荣禄,荣禄非常信任他。当时在北京城有聂士成的淮军,宋庆的毅军,董福祥的甘军,再加上奕劻的虎神营还有九门提督掌握的军队等一共14万人左右。荣禄命董福祥驻在郊外。甘军平时不训练啊,董福祥把训练的银子都装到自己的兜里了。而且董福祥怪了,他不接受新事物,他的军队不穿军装而穿号衣,成为独特一景。中国历史上有很多怪事,比如抗战时期国民党军阀唐生智的部队信佛,每个人都有一个小佛爷。这样的军队怎么能打仗?蒋介石让唐生智守卫南京确实是所用非人。发生南京大屠杀,唐生智罪责难逃。咱们返回头来说甘军,甘军一看顶不住八国联军猛烈的炮火,马上就跑,跑进北京城了。来你就来吧,还抢起来了,北京城全城大抢劫,把大学士孙家鼐家都给抢了,然后就溜之大吉。荣禄后来直拍大腿“我怎么把他弄到北京来啊!”

然后才是八国联军进城。八国联军真正占领北京的时间是1900年8月17号。当时是东直门是俄国人打的,朝阳门是日本人攻下的,最后分区占领全北京城。接下来他们开始搜捕义和团,杀义和团民清政府的军队是监斩,日本军队杀的,那是不假。因为中国实行斩刑啊,我以笨理合计,西方军队是不是怕溅一身血才让日本人干的呀?

(五)彭玉麟和颜悦色地对李鸿章的侄子说:“听说你在这儿名声不好,欺男霸女?” 李鸿章侄子说:“是又怎么样?”安徽巡抚赶紧跑来求情,彭玉麟说:“你来晚了,我已经把他杀了。”

彭玉麟是湘军的水师统帅,这个人治军赏罚分明。

水师的船只共有三种类型:快蟹、长龙和舢舨。快蟹是快船,长龙是大船,舢舨是轻便的小船。在武汉作战,彭玉麟的长龙被炮火击沉,他坠入江中,后面的舢舨赶紧来救,却拽不起他,原来是水下有人死死抱着他的双腿不放。舢舨上的军士便大喊大叫:“快放手,你抱的是统领大人!”雪帅呛了水,却并不恼怒,对手下说:“这时候他只顾自家性命,哪管什么统领不统领!”双双获救后,才知那人是同船的司舵,雪帅笑着骂道:“早知是你这家伙,我提着你的头发把你扔十丈外去了!”

不过,彭玉麟可不是都是这样的好脾气。他平时,总是巡视各处,往来如风,若遇着营中有人赌钱,打架,抽鸦片,那人可就倒霉了,不是脑袋落地,就是屁股开花。他要将水师十八营练成一支纪律严明的劲旅,不树杀威怎么行?

他当长江巡阅使期间,每年巡视长江水师一次,实为“得专杀戮,先斩后奏”的钦差大臣,比旧戏中的八府巡案的权力还要大。十余年间,他尽忠职守,处决了许多不法官兵,一时间,被沿江百姓视为保佑平安,伸张正义的“江神”。

李鸿章有一个侄儿,在合肥横行霸道,夺人财物,霸人妻女,地方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敢过问。彭玉麟知道后,不动声色地邀请这位李家恶少到巡江船“聊聊天”。见面后,彭玉麟语气颇为温和地问:“听说,有人状告你霸占民妻,真有这回事?”

李家恶少有恃无恐,神色骄横地说:“确有此事!”

雪帅闻言勃然大怒,下令痛加鞭笞。

安徽巡抚闻讯,风疾火急赶来求情,雪帅开门迎接,密令手下速将恶少斩首。巡抚还在字斟句酌,恶少业已命赴黄泉。事后,雪帅致书李鸿章,只是轻描淡写:“令侄坏公名声,想亦公所憾也,吾已为公处置讫矣。”他给了李鸿章台阶下,后者心里恨得牙齿痒痒的,还得回信道谢!

安庆候补副将胡开泰召娼杀妻,雪帅平生痛恨这等烂糟货色,一刀就切了那狗头;湖北总兵衔副将谭祖纶诱奸朋友发妻,还杀人灭口,州、县官员与他沆瀣一气,连总督都袒护他,雪帅照样切下了他的狗头,令江岸上数万名围观的老百姓拍手称快。

雪帅平常草帽芒鞋,素巾布服,作村夫子打扮,所以各处的官吏听说他来了,都不知道该如何迎接款待,人人惴惴不安,心惊胆战,彼此不断提醒对方:“彭宫保到了!”言外之意是:各安本分吧,免生事端,否则,脑袋就该搬家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