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嗣同就义 老百姓拿菜帮子扔他


“戊戌六君子”之首谭嗣同,为协助清帝光绪推行新政游说军机大臣袁世凯“勤王”,其时袁世凯慷慨表示誓死效忠皇上,却旋即出卖谭嗣同,变法遭慈禧太后的残酷镇压,谭嗣同被捕入狱,北京菜市口遇害,就义时年仅三十三岁。

谭嗣同上刑场时,老百姓却拿大菜帮子往他脸上扔……谭嗣同是慷慨就义的。但是菜市口斩“六君子”可不是像后来电影拍的那样,老百姓对之报以同情,而是拿大菜梆子往谭嗣同脸上扔,对老百姓来说,舍不得扔鸡蛋,大菜帮子有的是。问题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一尴尬场景呢?

改革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不像现在这么容易,开中国风气的这几个人真的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容易,包括李鸿章。这得承受多大的压力一步步走?曾国藩也是,但是他的“中庸之道”搞得好,镇压完太平军之后他辞官不干了,他想:弄不好什么都没有了。

“戊戌变法”康、梁、谭最大的失策就是直接挑战西太后的核心利益,本来西太后开始是支持变法的。“戊戌变法”的推动者也都是很有才华的人,还有那么多的背景,他们最后决策的时候孤注一掷,寄全部希望于袁世凯身上确实是失策的。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出身都是秀才,他们没有更多的政治经验。

戊戌变法康、梁、谭这些人做了一个最不应该做的事,就是挑战当时统治集团的核心利益。西太后开始是支持变法的,如果西太后不支持变法能有那个6月18号的变法吗?西太后是何许人也,她不是一个退休的老太太,她一直控制着政权呢。那个时候要是拥戴西太后做为变法的主将就好了。

袁世凯是知道戊戌变法的隐情的,要不怎么说袁世凯聪明呢?他1859年生人,后来一直在官场上混着呢,官场上的这些东西他熟悉啊。绝对不能挑战以西太后、刚毅为代表的满族贵族的核心利益。你可以改良嘛,你哪能把他们一下子全架空呀?他们确实是变法的阻力,但消除阻力得慢慢来。兵法讲究迂直、虚实、奇正,把兵法用到现实当中的官场上,是很有味道的。

戊戌变法的那几个文人秀才做了一个最不应该做的事就是挑战满族官僚的核心利益。很多人把这事的失败归结为荣禄和袁世凯的两面派,现在看来不只是他们两个,就算是换了别人也会倒向西太后。这事说明什么呢,就是以西太后、刚毅为代表的满族统治的核心利益你不要捅,不要挑战他,你可以在他允许的范围内去做方方面面的改革。你比如成立京师大学堂、编练新军、迁都、变法维新等等,这都可以,但你别挑战核心利益。

光绪是翁同龢的学生嘛,从宫廷长大的,他的统治经验也不丰富。变法的时候不是把六部堂官一下都给撤了,一撤之后他自己没办法善后。康、梁、谭那些人更没有政治经验,是他们找的袁世凯。为什么找袁世凯?因为袁世凯有军权。我们假设历史往回走,如果不挑战核心利益的话,袁世凯还是会支持变法的,因为袁世凯是变法的直接获益者。但是你挑战核心利益了,袁世凯有丰富的政治经验,他一定是站在西太后那边而不站在康、梁、谭这一边。戊戌变法的失败本身就是戊戌变法的推动者策略的失误。

当时有一种说法,戊戌变法的时候,康有为他们有个计划,调袁世凯的军队包围颐和园,把慈禧太后劫持下来,甚至杀掉慈禧太后,这样来推行变法。这一点,我们历史学家一直不大相信,认为这是清朝政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是大约在二十年以前,杨天石先生又在日本发现了一本书——《诡谋直纪》,这本书是谭嗣同的朋友、维新派成员毕永年所作,描述百日维新期间七月二十七日至八月初六他在北京的活动与见闻。其中说到谭嗣同要毕永年当包围颐和园的总指挥,要把慈禧太后抓起来杀掉。后来变法失败,毕永年逃到日本,写了这本书。

在袁世凯告密以前,清朝政府下命令只是抓康有为和康广仁他们兄弟两个人,没有说要抓谭嗣同。谭嗣同是一个人去跟袁世凯讲,要包围颐和园,劫持慈禧太后。等袁世凯告密以后,隔了几天再把谭嗣同他们抓起来的。慈禧一听要杀自己了,这是不共戴天之仇,所以“戊戌六君子”抓起来以后,没有经过什么法律程序,就把他们杀掉了。清朝政府杀人一般有一定的程序,而且皇帝要秋审,凡是地方上要杀人的,皇帝要一个个亲自看,有的人要死,就勾一下——勾决;有的人可以不死的,就不勾,不勾是缓刑。这六君子没有经过秋审的程序,抓到以后审都不审,马上就杀掉,作为紧急情况特殊处理的。可见慈禧对这些人恨之入骨。

“戊戌变法”失败,梁启超等都跑到日本使馆去了。日本政府对维新人士持一种同情与支持的政策,陈天华、邹容、蒋介石、何应钦、汪精卫都是在日本学习的,国民党也是在日本成立的社会革命也好,改良也好,近代日本对近代中国都有重要影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