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党史不是为了歌功颂德 (ZT)



传统的党史教科书经常告诉我们某人是这样,某人是那样,一些重大历史事件和人物活动都给限定在一个事先划定的范围内,这样的模式的党史研究显得非常单一划、固定化,说穿了这不过是前苏联日丹诺夫、苏斯洛夫等人的教条主义的翻版。所以,我们认为,必须抛弃以往陈旧的思路,独辟蹊径的打开一条通往真相的研究党史的新路途。这也就是新党史写实派能够在目前中国党史界异军突起的主要原因。



我们还在少年时,被人告知,文化大革命是江青、林彪一伙欺骗毛泽东的情况下搞起来的,一切罪恶都是这两个集团萌发的,毛泽东只是处在一种被动的情况下或者知情很少的背景中。以后,又陆续增添了毛泽东偏听偏信的内容,总之这还都不是真相。等到我们接触到了更多的正规的史料的时候,我们有理由相信上述的说法都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举凡重大决策无一不是毛泽东亲笔圈定。我们同时还被告知,像王明、张国焘这些叛徒往往一无是处、罪恶滔天,不论是肃反还是左倾,都是他们包办代替的产物。然而,事实上在王明、张国焘推行肃反、推行左倾路线的同时,党内还有一大批追随者比较公布的路线还要左上三倍。比如蔡申熙烈士生前就致信鼓励张国焘进行大规模的肃反,而就在陆续半公开的一些党史资料中,我们竟然看到了原来形象无比高大的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在许继慎烈士被杀一事上的真实态度,其实并非像他自己在回忆录中说的那样清白无辜。作为一代名将的王树声仅仅出于个人好恶就把一位红军高级将领李彩云枪杀在自己的眼前且欺瞒组织多年。以大智大勇著称的头号大将粟裕尽管统率三军所向披靡,可是,他的秘书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作出违反组织原则的丑事,所谓治天下不能治左右。一生都已犯颜直谏为己任的黄克诚在全军反教条主义过程中不断凌逼萧克却一点都没有将这些内容写进自己的自述。而中共早期的一些著名烈士、方面领导人如陈潭秋等,我们看到的似乎都是他们壮烈的一面,却始终没有掌握他们的缺点,直到最近,有些资料才羞答答的面世还只是限定在很小的范围内公开出来,而这些内容实际上正是我们必须着力的地方所在。



如果研究党史仅仅是为了歌功颂德,那么它的意义将十分苍白。只有把总结历史教训、还原历史真相、客观评价历史人物这三点作为研究党史的基础,党史研究才能古为今用、与时俱进,才能成为我党、我国乃至我们民族在推进伟大复兴事业过程中一个结实的链条。所以,我向来反对那些个无聊的哈×派或者崇×派在互联网上的任性胡为,他们表面上打着翻案的旗号,实际上进行的不过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歌颂,在这些人的笔下,他们心目中的偶像成为衡量一切是非的唯一标准,像哈林、挺粟、崇毛等等不一而足。虽然他们也只是一小撮,但是,所流露出来的倾向却不利于党史研究的写实方向。



本文内容于 2008-11-13 19:30:08 被飞扬的梦_100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