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虎行动 玉虎行动 第134章 猫捉老鼠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2.html


彭中华满脸怒容地跳下车,噌地抽出手枪,厉声喝道:“听令,若有人故意窥探军事秘密,格杀勿论。”

“是!”三个士兵毕竟是正规军,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轻机枪的枪口怒指那个想登车检查的特务,只要彭中华一声令下,弹雨将会无情地覆盖过去。

扁鼻子脸色顿时煞白,刺探军事机密的罪名他可担当不起,只要他稍有异动,身子马上就会千疮百孔。

彭中华主动拉开车门,冷冷说:“快点检查,我还要赶时间视察我军防线。”

即使给扁鼻子十个胆子也不敢上车检查,他只是把头往内面随意瞧一眼,就犹如惊弓之鸟般跳开,对着彭中华打躬作揖说:“彭长官,请……请上车。”


黄彩蝶进入首饰专卖区,这时候扮成贵妇人的柳飞燕和梁麒麟可以进行跟踪了。黄彩蝶的这身打扮当然惹来不少售货员的白眼,黄彩蝶好像知道她现在的这身打扮逛首饰专卖区有点显眼,因此匆匆逛了一圈就离开。


野草枯黄,秋风萧杀。

连绵的山岭就像起伏的波浪,城郊一片荒芜。

彭中华停下车,沉声说:“李定贵总管,彭代司令下达的我已经完成,请抓紧时间。”

车上只有两个人,难道那个络腮胡子军官就是李定贵?

“谢谢彭少校鼎力相助,我军没齿难忘。”络腮胡子军官说,赫然是李定贵的声音。

彭中华生硬地说:“我只是执行公务,不用对我说谢谢。请便。”

杂草堆堆,枯枝长长,怪石嶙峋。

李定贵站在一块岩石后,高声吟诵:“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岩石后传出一把浑厚的声音。

李定贵继续吟诵:“锦绣河山收拾好。”

岩石后的人回应:“万民尽作主人翁。”

后两句是朱德总司令的诗。

暗号对上,从岩石后闪出一个身穿长袍、戴着帽子的人。李定贵上前和接头人握握手,一个用蜡封盖住的深棕色玻璃瓶子就塞在接头人的手上。

两人的手轻轻摇动几下,没有多作废话,马上转身离开,接头人一会儿就消失在群山中。

潜伏在草丛中的接头人目睹李定贵坐上彭中华的车子绝尘而去,他才慢慢地捏开玻璃瓶的蜡,打开盖子,从里面取出一卷纸团摊开。纸团中“玉虎行动”四个字熠熠生辉,这正是彭棒子给黄彩蝶的“玉虎行动”计划。

这份计划曾经被神秘的狩猎一号用微型相继拍摄下来,如果国共用这份计划作战,不正是堕入日寇设置的陷阱?难道天妒中华?


黄彩蝶出了山城百货商场,继续坐上百事通的车子貌似漫无目的地闲逛。

梁麒麟在这个区域每一个街口都安排一辆黄包车在守株待兔,以接力赛的形式跟踪黄彩蝶。谁知黄彩蝶接下来的行动打乱了梁麒麟的部署,黄彩蝶指挥百事通不是向着闹市区跑,而是向着贫民区跑去。

一排低矮的木板房稀稀松松的搭在那里,好像一个个垂暮的老人在与岁月相抗争,在苟延残存着,但不知道还能熬多久,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这样的房子,在这里随处可见,这是这里的人的悲哀与无奈,也是这个社会的悲哀与无奈。

在这里没有什么干净可言,到处污水横流,垃圾在肆无忌惮地狞笑着晒太阳,沟渠还发出阵阵的恶臭。但这里人对这些垃圾视若无睹,生活已经把他们逼得麻木了,为了生活,再肮脏的工作都会去做,甚至是抢着去做,这些污水垃圾在他们眼里实在算不了什么……

所有特务彻底傻眼,他们傻眼的原因有四:其一、贫民区小巷的小巷纵横交错,犹如蜘蛛网,交通十分复杂;其二、贫民区的居民温饱问题也难以解决,怎会坐黄包车那么奢侈?坐黄包车去贫民区的人非常少,相反拉黄包车的人就很多,因此在小巷的巷口让特务扮成黄包车车夫待客的方法不能实施;其三、不利条件还有贫困区的人朝见口晚见面,若有人打烂一个碗,不用多久就家喻户晓。如果几十个陌生人拉着辆黄包车同时在贫民区穿梭,动静绝对如发生地震那么大,想不让黄彩蝶发觉那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其四、这个街区的贫民不仅非常团结,万众一心,而且非常警惕,稍有风吹草动,就全区皆兵。贫民区是山城特务机构渗透力最薄弱的地区,军统和中统也曾数次进入这个街区捉拿所谓的汉奸和共党分子,虽然没有一个贫民和他们暴力对抗,但他们每次行动都无功而返。他们无能为力渗透这儿,遇到要前来这儿抓人,只能出动数百军警武力搜索。他们使出浑身解数,威逼、利诱、恐吓,甚至哄骗小孩子这等低劣的手段,结果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跟踪黄彩蝶的特务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们如果不跟踪,黄彩蝶就有可能在贫民区完成传递消息的任务;他们如果继续跟踪,那么他们的身份就会在贫民区彻底暴露,不能完成把黄彩蝶和中共接头人一网打尽的目的。看来现在才进入大戏的高潮,黄彩蝶先前的所作所为只是大戏的序幕而已。

特务都把求助的眼神投向梁麒麟,梁麒麟略一沉吟,指着一组特务命令道:“你们两人一辆车扮成车夫和乘客的样子进入贫民区继续跟踪追击黄彩蝶,其他的人就在出入贫民区的各个通道蹲伏。”然后对柳飞燕道:“燕子,你马上打电话给柳市长,叫柳市长立刻关闭城门,防止敌人携带情报出城。”

肮脏的小巷满是顽童,还有一些老人在乘凉,他们看见百事通都纷纷打招呼。百事通挥挥手,居然唱起歌儿:“熬世界咯,谁叫你穷呀!熬世界咯,谁叫你穷呀!……”

那些顽童纷纷拍手跟随百事通唱起这首穷人歌儿来,然后一哄而散,唱着跳着跑进如蜘蛛网般的小巷中。

各条小巷的孩童听到歌声后都马上停止手中的活儿或者游戏,也拍手跟着唱起来,一边唱一边就像一条条泥鳅似的钻入各条小巷。一传十,十传百,只一会儿,整个贫民区都充斥着孩童清脆的歌声。

一个奇怪而有趣的现象出现了:小孩子莫名其妙地齐心合力地唱穷人歌儿,大人们没有唱歌,却默不作声干着相同的动作——百事通的车子通过后,大人们纷纷把一些石块、木板或者椅子横放在小巷正中。

小巷本来狭窄,堆放这些杂物,就严重地阻塞了交通。跟踪黄彩蝶的特务气急败坏地吆喝人们拿开那些杂物,人们慢吞吞地移开障碍物。特务通过这条小巷后,百事通和黄彩蝶早就不知所踪,映入他们眼帘的是因堆满杂物而寸步难行的、纵横交错的小巷。

两个特务垂头丧气地退出贫民区,低头弯腰站在梁麒麟面前,犹如荷塘里的鸭子游上岸以后摇摆着尾巴甩去身上的水,身子剧烈地抖动不停……他们不能不害怕,动用了一百多个特务跟踪一个女人,居然跟丢了。若果黄彩蝶成功把情报送出城,军统的颜面荡然无存是小事,由此造成的恶果谁负担?

梁麒麟叹口气,拍拍两个倒霉特务的肩膀,说:“不是你们没能力,只是共军太狡猾而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