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五十三章 联合演习

而山 收藏 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size][/URL] 通话完毕,马陵把电话一扔,边走边说:“命令第108团、第107团退出战场,找地方休息,剩下的事聂清清参谋长负责,我现在要睡觉,不到八点不准叫醒我!”说完他已钻进内屋,和衣而卧了。 这可苦了师参谋长聂清清,下面有许多事要处理,第108团与第107团撤下后,他必须调度其它部队来填充他们的留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通话完毕,马陵把电话一扔,边走边说:“命令第108团、第107团退出战场,找地方休息,剩下的事聂清清参谋长负责,我现在要睡觉,不到八点不准叫醒我!”说完他已钻进内屋,和衣而卧了。

这可苦了师参谋长聂清清,下面有许多事要处理,第108团与第107团撤下后,他必须调度其它部队来填充他们的留下来的空缺,他得与友军第35师做好协调工作,他还得为今晚反击青山302高地制定出进攻方案。

青山302高地山高坡陡,山上怪石林立,洞穴密布,植被茂密,山脚与山腰俄军都置有重兵,山顶上俄工兵正在加紧施工设置炮兵阵地,部分已平整好的地方早已架好五门重炮。在此位置,重型火炮俯射既可封锁松花江江面,又可直接炮击哈尔滨城近郊地区。

晚八时,马陵被参谋长聂清清叫醒,洗过一把脸,清醒清醒后,他接过聂清清递来的攻打青山302高地方案,认真看看了,修改一个地方后,同意按照此方案执行。

八时十五分,马陵向执行反击任务的第108团与第107团下达任务。八时三十分,两团作好准备开始隐蔽进入攻击阵地。九时整,三颗信号弹射入天空,曳着长长的尾烟,为满天星斗的夜空添上了一束亮丽的光芒。

接下来,第三十五师与第三十六师集中使用的火炮千万发炮弹铺天盖地的倾泻至青山302高地附近,顷刻间,敌阵地上东一闪西一闪,烈火腾空,这时为夜空增加的光芒便不只是一束两束了,而是百束千束。炮击过后,俄军的临时工事夹着绝望的惨叫声,四溅抛向半空,早巳埋伏在草丛中的第108团与第107团的战士们象两把锋利的尖刀,一左一右从两翼直插敌青山阵地。

左翼担任开辟通路任务的是突击一队——第108团第一营第四连,连长陈顺利领头冲在最前面。借着燃烧的火苗,俄军哨兵发现了偷偷欺近的突击一队,他慌乱地发出信号,顿时,俄军各种火力和轻重机枪向突击一队盖过来,一发炮弹带着刺耳的呼啸声还在连长陈顺利身边不远处爆炸,弹片夹着碎石泥土,崩在他和战友的钢盔上。陈顺利毫不畏惧,命令全连战士“散开队形”,接着一个个战士紧跟他,顶着敌猛烈的火力一步一步地匍匐前进,后面的机枪手、喷火手负责掩护,他们仅用五分钟便打垮了这一线的俄军。

此次为进攻青山302高地,马陵让两个团组建了六个突击队,每一个团三个突击队。夜战一直是人民军的强项,各路突击队进展都很顺利,很快便把青山脚下的俄军清理干净,接下来,攻打青山山腰时,各突击队遇到了大麻烦。山上有许多洞穴,这成了敌人天然的掩体,各突击队每上攻一步,都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马陵跟在两个团的背后居中指挥,他不耐烦地看看时间,时间已过去一个小时,前面负责阻击俄援军的第三十五师打得也很辛苦。再过一个小时南岸人民军将开始渡河,可现在青山302高地的山腰都未拿下,突击队却已换下两支。

“马上为各突击队配备两门迫击炮,对躲在洞穴里的敌人,尽量往里扔手雷,喷火焰!消灭不干净也不要管他们,往上攻便是!”马陵对身边的作战参谋命令。

迫击炮的投入使用,令突击队上攻的速度畅快起来。晚十一时,第108团终于攻至山顶,摧毁了俄军所有的火炮。同时,西面第40师也攻下了芽山290高地。这时,南岸的人民军开始大规模渡江,松花江江面上百舸争流,即便是在黑黑的夜晚,借着点点星光看起来也是异常的壮观。

天亮时分,南岸人民军渡过五千多部队,并有大批物资顺利运进哈尔滨城中。但此时,东西两面的高地又被俄军夺了回去,应该说是东面人民军的第36师与西面人民军的第40师主动放弃了两高地,因为两高地突出在人民军的防御体系之外,在目前情况下,人民军根本无力守住它们。

半个晚上,几百条渡船来来回回为哈尔滨城既送去了援兵、补勤,也接回了许多的伤员、百姓,在渡船最后一次返回时,鲁万常命令杨诚志与高宏明两人必须回到南岸来,但回来的只有高宏明,而杨诚志坚守留了下来。

他的留下对坚守哈尔滨城的第九军与第十军的将士们起了极大的鼓舞作用,杨诚志绰号“城堡杨”,素以善守闻名,在他的精心布置之下,哈尔滨城的防线固若金汤,两天时间里,俄军展开连番地强攻,均不能奈何。但随着每日的消耗,哈尔滨城中又出现了兵源困难和补给困难,不得已,鲁万常又重新组织渡船增援。可此时非彼时矣!占据两高地的俄军已有能力全面封锁松花江,第一批五十艘渡船能渡到对岸的不到二十艘。如此大的损失,人民军根本承受不起,鲁万常只得放弃这种得不偿失的船渡救济方式。另一种方式便是空投了,但空投既不安全,也不准确,其空投数量杯水车薪远远跟不上每日战争的消耗。

天天听到杨诚志咆啸求援的声音,鲁万常烦躁得要死,不得不又把主意打回船渡方式救济上。船渡敌人江锁是最大的麻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鲁万常要求潘攀所领导的空军对俄炮兵阵地进行轰炸,但俄火炮分散且隐藏得好,轰炸的效果甚微。而恰恰在此时,松花江下游依兰段的人民军不断求援,要求空军封锁松花江江面,阻止俄军源源不断援兵的过江,不然,他们永远都不可能把依兰城夺回来。

鲁万常为这些事愁痛了头,思量再三,与潘攀商议后,觉得既然对哈尔滨地区俄炮兵阵地的轰炸不见效果,不如把所有的轰炸机调过去助战依兰地区的人民军第十一军与第十二军对依兰城的争夺战,先解决东段险情再说?

对于对北岸哈尔滨城杨诚志部的支援,只得采取零零碎碎、偷偷摸摸渡上几艘船救济一下了。为此,杨诚志气得半死,可寥胜于无,他也只能“一份掰着两份”精精细细地用。

在人民军第九集团军没有增援上来之前,东北战局暂时处于敌我双方每天消耗上千上万人的僵局中。这时,东部日本的态度显得异常重要了,如果此时日本出兵朝鲜,他们只需出动十万到二十万的部队从东部沿朝鲜半岛向西北进攻,这将严重威胁到人民军黑龙江方面军的背部安全。

这种可能不是不可能发生,林逸为此忧心忡忡,东北局势的险情,加重了他的这种担忧。据人民军军情部日本京都中心情报站回报,日本陆军最近在不断增兵,陆军总人数已达三十五万人,而据打入日本高层的间谍密报,日本海军正在筹建第二支舰队。他们要那么多的陆军干什么?他们还要建第二支舰队干什么?其意不言而明啊!

不过,稍令人放心的是中日友好协议已签订,而中日两国早已谈妥的两国海军的联合演习也已在朝鲜海峡济州岛东南部150海里的地方展开,参演的中日海军部队分别是人民军第二舰队第4分舰队和日本12—12舰队郎木舰队,中方观摩的最高将领是人民军第二舰队司令许东阳中将,日方观摩的最高将领是日本12—12舰队司令林峰洋大将。

此次演习,中方有四艘“阳”级巡洋舰与四艘“星”级驱逐舰及四艘补给舰参演,而日方也出动了同等数量同等级别的舰艇。

许东阳与林峰洋并排坐在观摩舰上,他们两人都身着雪白的海军军服,戴着雪白的手套,都举着望远镜认真地观看前面四艘中日混合军舰的炮击。两国的海军军服样式与质量分不出高低,但两国的军舰却分出了高低,日本两艘军舰十发八中,而中国两艘军舰十发七中,这令许东阳的脸色很不好看。

林峰洋露出微笑:“许将军!中国军舰性能优越,速度远胜我舰!”他是一个中国通,能熟练地说中文。

许东阳尴尬一笑,他岂会不知对方的弦外之音,意指中国的训练不行。“林将军!日本军舰也不差,立在水中比我舰稳定许多!”他别有深意道,暗指对方军舰发炮时,速度减缓许多,因此才命中率高。

两人相视一眼,许东阳好像从林峰洋眼里发现一种戏谑的意味,它还带着一点阴阴的味道,许东阳警惕却并没太在意。

联合演习进行了四个小时,进行得相当成功,就在临近结束之时,中方一位作战参谋气急败坏地跑近许东阳跟前,嘀咕几声,许东阳霍地站起,怒视林峰洋,惊叫:“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