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潘基文忽悠到钱永键 奥巴马也是中国"亲戚"?

fengyimin 收藏 3 2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咱今年真是好事连连,喜从天降,一桩接一桩地来,挡都挡不住。


先是咱亲戚、美国科学家钱永健获2008年度诺贝尔化学奖,让老少爷们特别是媒体异常亢奋,因为他不仅是华裔而且是咱们著名科学家钱学森的堂侄,一笔写不出两个钱字,想不认都不行。哈,咱们又攀了一门“洋亲戚”!


接着是咱“亲戚”奥巴马当选美国新总统,咱一下子都成了“皇亲国戚”。奥巴马11月5日刚当选美国新总统,11月6日的《北京晨报》就披露说,其弟媳是河南姑娘。6年来,河南女婿、奥巴马的弟弟马克一直在深圳低调地生活。马克的母亲鲁斯恩德桑乔是奥巴马已故父亲的第三任妻子,马克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了婚。奥巴马的父亲先后有过4次婚姻,育有8个孩子,和奥巴马同父异母的马克随母姓。马克在深圳经营一家咨询公司,主要为中国企业寻求在美国的发展平台。马克是公司的总经理和首席咨询顾问。




还记得去年,咱“亲戚”潘基文当上了联合国新任秘书长,那可是世界上最大的官啊!报上有一篇文章《潘基文祖上来自中国河南荥阳》,特别煽情:“近日,联合国新当家潘基文的老家风水备受瞩目,其堂兄弟自豪地把运气归功于附近一座山的形状:‘看,它多像一只鹤,展翅欲飞。300年来,我们一直知道这里会出伟人。现在,他终于来了’。”(《大河报》2007年1月12日)嚯,“堂兄弟”都认上了!


我们的“亲戚”遍天下,虽然沾不上什么便宜,说起来还是脸上有光,吹起牛来也有资本。清朝时,北京某胡同有个人叫王婆,好务虚名,又无阔亲阔祖为荣,她做了口棺材,要一位道士给题个好名称放在棺材前面。道士苦思冥想,题上了这样一个名目:“翰林院侍讲大学士国子监祭酒隔壁之隔壁王婆之柩”。连目不识丁的王婆都知道攀荣附贵,咱干嘛留着那么有名的亲戚不去结交呢?


当然,这几个“亲戚”都不大识趣,对咱爱答不理的,钱永键居然“六亲不认”,说“我不是中国科学家”,“和钱学森连面也不曾见过,知道他是位著名科学家”。(《新京报》10月12日)潘秘书长至今也没有认祖归宗,好像压根就没这回事。奥巴马刚当选,忙得不可开交,可以理解,可他弟弟也就是咱姑爷,也不出来跟我们这些亲戚打个招呼,那就有点不像话了。不过,阔亲戚都是眼睛长到额头上,好在咱也习惯了。


突然想起,当年阿Q想攀赵老太爷远亲,被结结实实赏了两个耳光:你也配姓赵!如果咱们热热闹闹地起了半天哄,又是挖根,又是续谱,而人家却嗤之以鼻,正眼都不看你,热脸贴上冷屁股,比挨两个耳光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