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在军事侦察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大规模的地面部队的集结在有军用侦察卫星、高空无人侦察机和大功率电子监听设备的面前几乎是无所遁形的。虽然阿根廷军方事先进行周密的保密工作,但是巴西情报部门还是在阿根廷战略预备军向阿根廷和乌拉圭边境地区集结调动之初便密切注意到了这一异动。毕竟数万名军人、数千台各种车辆长距离的调动始终是无法掩人耳目的。巴西军队几乎是在这一事情便作出了强烈的回应。

辽阔的国土使巴西利亚保有着一支南美洲地区最为庞大,但同时也是最具机动能力的陆军。巴西陆军编有7个军事司令部、11个军区、8个师部、1个装甲骑兵旅、3个装甲步兵旅、4个机械化骑兵旅、 13个摩步师、1个山地旅、4个丛林旅、1个边防旅、1个伞兵旅、2个海岸高炮旅,3个骑兵警卫团、28个炮兵群、2个工程兵大队和2个陆航直升机旅。几乎就在阿根廷战略预备军秘密开赴乌拉圭边境地区之时,巴西陆军的1个装甲骑兵旅、2个机械化骑兵旅也出现在南部的乌拉瓜亚纳、巴热和佩洛塔斯一线。不过与阿根廷军队的隐蔽开进不同,巴西人对自己的军队进入国境地区予以了大量的报道。在南美洲各国的电视台中几乎都可以看到停靠在公路一侧巴西陆军的坦克和装甲车辆以及那些微笑着向镜头挥手的士兵。

这3个一线作战旅事实上仅是巴西南下大军的前锋而已,通过纵横巴西国土的铁路网,巴西陆军总计5个摩托化步兵师正源源不断的从遍布巴西各地的营区开赴战线,同时巴西陆军伞兵旅也通过空运抵达巴西南部的阿雷格里港。一旦巴西陆军完成战备集结,其一线地面兵力便足以压倒两线作战的阿根廷人。何况对于位于拉普拉塔河下游,濒临南大西洋的乌拉圭战场,目前在南美洲各国之中堪称老大的巴西海军同样可以有效的发挥作用。

漫长的海岸线和丰富的海洋资源,令巴西一直都是一个拥有较强海洋情节的国家,在海军建设上自然是不遗余力。1904年底为了超越邻国海军,巴西制定了庞大的海军发展计划,向英国订购三艘战列舰。这种被命名为“米纳斯吉拉斯”级的无畏级战列舰的建造使巴西不仅一跃成为南美洲地区的海军强国,巴西、阿根廷、智利这南美ABC三强曾和欧洲列强一样醉心于“无畏舰”的海军军备竞赛。随后阿根廷迅速向美国订购了2艘“里瓦达维亚”级战列舰、而智利海军也迅速购买了属于自己的无畏舰“拉托雷海军上将”号。

战列舰的时代从日德兰浓雾中的辉煌迅速走向了太平洋战争时代的黯淡。航空母舰的大行其道又令南美三强开始为海军购置航空母舰而忙碌。1956年巴西人率先购买了英国海军“巨人”级航母“复仇者”号进行了改装,于1960年12月以“米纳斯拉吉斯”号的新称号编入巴西海军服役。不甘落后的阿根廷人通过荷兰的转手于1968年也买到了英国海军退役多年的“巨人”级航母“尊敬”号。1969年以“五月二十五日”的名字开始服役于阿根廷海军。但是这两艘建造于20世纪40年代的新型航母事实虽然经过了巴西和阿根廷海军不遗余力的改造,但由于舰龄太长,性能一直不甚理想。

虽然阿根廷海军曾在1982年以“五月二十五日”号航母为核心组成特混舰队夺回了马岛。但是随着英国皇家海军的远征舰队的到来,阿根廷海军“贝尔格拉诺”号巡洋舰被击沉,阿根廷海军不得不收缩在港内,海上攻防一体的决战兵器最终成为了“笼中困兽”。阿根廷海军“五月二十五日”号航母在马岛战争的表现,令邻国巴西不得不正视在自己手中已经服役近50年的“米纳斯拉吉斯”号的实际作战能力。经过了多次现代化改 装,“米纳斯拉吉斯”增加了斜向飞行甲板,装备了新的升降机、新的舰岛、全新的飞行作战支援 系统和电子设备,1994年又用“米斯特拉”防空导弹替代了40毫米口径高射炮, 几乎是全换了一遍。由于没有合适的舰载固定翼飞机,该航母一直只能搭载直升机。

而在巴西近海新发现的一个巨型油田,除了一举使巴西探明石油储量猛增40%,并有望使巴西跻身世界主要石油出口国之外,更使这个国家有更为沉重的防务负担。新油田位于巴西东南大西洋近海的图皮盆地,储量可能高达80亿桶轻质原油。对此国防部长内尔松.若宾曾在里约热内卢的一次国防会议上意外宣称:“既然我们已经在大西洋发现了如此巨大的 能源财富,那么我们肯定得设法保护它,确保图皮油田的绝对安全,确保免遭恐怖行径的影响!”而他提出的解决方法就是:打造现代化的攻击核潜艇加航母战斗群。

在核潜艇领域巴西坚持自行研制,但是在航母方面巴西却只能选择外购。经过一番筛选之后,法国海军“福熙”号航母最终以其低廉的价格吸引了巴西利亚的视线。虽然这艘1963年加入法国海军的常规动力航母,到2000年11月与巴西政府达成交易合同之时,也已经走过了37个春秋了。但是“不到3亿法郎”(约 合4200万美元)的价格却足以令巴西人忽略她的年龄。刚刚谈妥购买“福 熙”号的合同,法国人就将“福熙”号开回土伦港,开始拆卸舰上的特种设备。 这一工作完成后,巴西海军才能派人登上“福熙”号,与法国海军进行交接。巴 西买来的“福熙”号,只是一个船壳子,自己还得花钱进行改装。大概这也就是 为什么在最终交接时,“福熙”号的价码又降到了1049万美元的缘故吧。

不管怎么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卖掉了“福熙”号,法国海军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到新近服役的“夏尔.戴高乐”号核动力航空母舰之上,而随着停靠在法国西部布雷斯特港内的“福熙”号航空母舰上,法国国 旗和法国海军的旗帜缓缓降下,巴西国旗和巴西海军的旗帜迎风飘扬。从这一天起,法国海军的骄傲—“福熙”号航母,隐入了历史的深处。但是这个钢铁的庞然大物却并未从大洋上消失—更名为“圣保罗”号的它,经过改装后 ,将加入巴西海军现役,继续在大洋上驰骋。已经服役54年的“米纳斯吉拉斯”号航母将从一线退役主要用于军事训练和领海防务。可以说是一场皆大欢喜的结局。

面对着阿根廷在乌拉圭边境地区的军事集结,巴西海军立即出动了史上最为豪华的阵容—“圣保罗—米纳斯吉拉斯”双航母战斗群。除了巴西海军的2艘航母悉数登场之外,2艘“图比”级(德国209-1400型)常规动力潜艇、2艘“格林哈希”级(原英国造22型“大刀”级)导弹护卫舰、1艘“帕拉”级(原美国造“加西亚”级“戴维森”号)反潜护卫舰、3艘“尼泰罗伊”级通用型护卫舰组成了巴西海军强大的海上盾牌。不过吸取智利海军在麦哲伦海峡全军覆没的惨痛教训。巴西海军的“圣保罗—米纳斯吉拉斯”双航母战斗群始终小心翼翼的活动在己方空军的保护之下。

“巴西海上力量的集结其实还是为乌拉圭境内的地面战作准备的。”在远离南美战场的中国首都—北京。在中国人民国防军总参谋部的研讨室内,一群共和国的年轻军人正密切的注意着这场看似遥远但却与共和国的利益休戚相关的军事对峙。身为“十三翼将”之中唯一一名海军出身的将领,代号“艨艟”的马澜显然早已对巴西海军的谋划洞若观火了。

法国海军在二次大战后初期曾拥有5艘航空母舰,最旧的是法国在大战前所建造的“贝亚恩”号,但其中使用价值很有限。2艘是1946年向美国租借的“波亚.贝洛乌”号及“拉法叶”号,分别于1960年与1963年归还。另一艘“德格斯密德号”则是一艘向英国租借来的货轮改造航舰,多数时间被当作飞机运输舰使用,状况最好的是向英国租借的“亚罗曼切”号,其前身为英国皇家海军轻型舰队航母”巨人”号,该舰于1946年租借给法国,1951年售让,最后于1970年解体。

法国海军为了淘汰这些旧航母,因而自行研制设计了“克里蒙梭”级常规动力航母,首舰为“克里蒙梭”号和2号舰则是“福熙”号。由于法国在二大战后初期的航舰实际操作上获得了不少宝贵经验,克里蒙梭级即融合了这些经验和技术而建造。仅从设计角度来看,“克里蒙梭”级常规动力航母是20世纪70年代一款不错的中型航母,足以满足法国海军在冷战时代的需要。直到法国海军新一代核动力航空母舰首舰--“戴高乐”号于2000年9月正式服役,“克莱蒙梭”级航母才最终完成其历史使命。在1995年,法国则表示愿意将“克莱蒙梭”号航空母舰免费送给中国,但中国却婉言谢绝了。因为法国政府提出的条件是,中国必须从法国购买雷达和通讯系统。考虑到购买后维护航母的费用及当时的政治外交因素,中国政府最终没有答应法国人送上门的“美事”。但是在那一次的洽谈过程中,中国海军还是获得了法国人提供的一系列“克里蒙梭”级常规动力航母的技术资料。因此作为中国海军新一代中层指挥官中的航母专家,马澜对“圣保罗”号的前身—法国海军的“福熙”号并不陌生。

“克里蒙梭”级航母属于传统式设计,拥有倾斜度8度的斜形飞行甲板、单层装甲机库,以及法国自行设计的镜面辅助降落装置,两具升降机,两具弹射器,一具在飞行甲板前端,一具在斜形甲板上。烟囱则如同美国航舰一般,结构于上部构造物之中而与舰岛合二为一。其飞行甲板长259米,宽51.2米,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舰前部的轴向甲板,长90米,设有一部BS5蒸汽弹射器,可供飞机起飞;另一部分是斜角甲板,长163米,宽30米,甲板斜角为8度,设有一部BS5蒸汽弹射器和4道拦阻索,既可供飞机起飞,又可供飞机降落。在右舷上层建筑前后各有一部16×12米的升降机。它的机库长180米,宽24米,高7米,总面积4320平方米,分隔成3个库区。

单纯从设计的角度来说,“克里蒙梭”级航母完全可以承担局部战争中确保舰队制空权、反舰、反潜和对地攻击的任务。但是航母是一种特殊的武器平台,除了航母本身之外,所承载的舰载机的性能往往对航母的作战性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法国发展了一系列飞机以供克里蒙梭级航舰搭载所需,包括达梭公司的军旗和超级军旗攻击机,以及布来盖公司的信风式反潜机。而战斗机则采用美国海军F-8E十字军式战斗机,美国在60年代总共出售了42架F-8E(FN)给法国。但是这一切和巴西海军并没有关系。

暂且不论巴西买来的“福熙”号只是一个空壳,自己还得花钱进行改装各种电子设备。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圣保罗”号上搭载的飞机不是法国海军航空兵的主力机型—“超军旗”,也不是在曾经“福熙”号 上成功地进行过起降试验的海军型“阵风M”战斗机,而是美国海军在20世纪50年代研制的主力舰载机型A—4“天鹰”型攻击机。

“A—4‘天鹰’型攻击机是美国道格拉斯飞机公司(现已被兼并)为美国海军研制的舰载攻击机,主要用于对海上和近岸目标实施核或常规打击,执行近距离和浅纵深遮断攻击任务。巴西人选择这种战机作为自己现有海军的航母的主力舰载机型号,除了出于经济方面的考量之外。很大程度上也是立足于对‘圣保罗—米纳斯吉拉斯’双航母战斗群所主要承担的作战任务的基本设定。”面对着“十三翼将”的一干同僚,“艨艟”马澜侃侃而谈道。

“与在纵横大洋、由海向陆的美国海军相比,欧洲各国海军的规模普遍较小。因此在舰艇设计上往往强调一专多能。仅就大型舰艇而言,欧洲各国大多无力同时研制和装备用于争夺制海权的航空母舰和用于支援垂直登陆的两栖攻击舰(英国除外),但是事实上残存的殖民地体系和海外利益却要求象法国这样的欧洲大国海军同时具备这两方面能力。因此“克莱蒙梭”级航母在设计之初,便考虑了执行两栖作战任务的需要。在担任两栖作战任务,这型中型航母可以装载30-40架大型直升机和1个齐装满员的陆战营充当大型两栖船坞登陆舰,也可以混合装载18架大型直升机和18架攻击机客串两栖攻击舰。而在南美地区暂时没有海上对手的巴西海军,事实上更看重的是‘克莱蒙梭’级这种由海向陆的能力。”对于中国海军究竟装备何种类型的航母,包括马澜在内的中国军人曾经深入的研究全世界各国海军的主力航母,而其中由于政治和军事定位的原由,法国海军曾一度成为中国海军所重点研究的对象。

“如果由‘圣保罗’号混遍搭载14架AF-4A 型舰载攻击机,8架SH-3A/B 多用途直升机,2架UH-12/UH-13多用途直升机,3架UH-14 多用途直升机。充当编队之中反潜和对地攻击的主力,而‘米纳斯吉拉斯’则充当大型两栖船坞登陆舰来使用的话。那么巴西海军至少具备一次在阿根廷陆军的侧翼投送海军陆战队一个轻装步兵营的能力。”身为中国海军“上海”号核动力航母的舰长,除了长于与强大的敌方舰队争夺制海权之外,马澜对于航母战斗群在两栖突击登陆作战中的突击作用也同样颇有心得。

除了拥有一支庞大的舰队之外,巴西海军还拥有一支规模较大、战斗力较强的海军陆战队。巴西海军陆战队现役总兵力达到1.39万人,编有1个舰队陆战队、1个支援司令部、1个陆战队保安部队。虽然无论是战斗力还是装备,巴西海军陆战队都无法与美、俄、中、英、法这些海军大国相提并论,如果单纯投入一个轻装步兵营,对于拥有强大地面突击力量的阿根廷战略预备军来说也不过是多一块俎上鱼肉而已。但问题在于在阿根廷陆军的正面还有巴西强大的地面部队,一旦两军的地面部队在乌拉圭全面交锋,这一个随时从海上发起进攻的轻装步兵营无疑将成为刺向在阿根廷陆军背后的剧毒匕首。不论是以整编制投入还是采取小分队模式的短促突击都将令阿根廷陆军顾此失彼,倍受牵制。显然在乌拉圭战场之上,拥有海、陆两手准备的巴西军队对阿根廷拥有压倒性的战略优势。

“兵法之道在于:能而示之不能, 用而示之不用。巴西虽然表面上信心十足,实际上不过是色厉内荏而已。”虽然“十三翼将”之中不乏有人对阿根廷鲸吞乌拉圭的方案颇为疑虑。但是作为组织的智囊“鬼谋”林太平却显然早已看穿了巴西的虚弱。

2005年,巴西的军费开支约为99亿4千万美元,相当于巴西国内生产总值的1.3%。虽然总额惊人且位居南美之首,但是其中人员薪水和退休金就占了国防预算的80%,因此巴西军队根本沒有足够的资金來来自新装备和进行维护。巴西空军中只有占总数37%的267架战机是可以工作的,有452架飞机由于缺少维护和零件不足停滞在陆地上。而实际上又有60%的飞机有着超过20年的服役历史。巴西海军也遭遇了同样的问题,因为除了要让21艘水面舰艇巡逻超过7000公里的海岸线之外,其中大約只有10艘能够运动,而且还有许多的限制。在5艘潜艇之中,只有2艘是整装待发的,剩下的3艘都有航行限制。另外,27架海军直升机之中,也有约占总数的46%,也是处于停机状态。巴西陆军也不能幸免于外。78%的车辆服役年龄已经超过34岁,而且一些还是二战时期的卡車。1437辆裝甲車之中有40%不在战斗状态。弹药库存也只有最低标准的15%。

但是真正致命的并在于此,在“鬼谋”林太平的数据背后还有着一个更为关键的因素在决定着这场南美两强博弈的最终结果。那就是“影傀”戚度早已看穿了巴西总统卢拉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