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驱除鞑虏”是一个制造国家分裂的政治纲领——看看我们的教育成果!

guxue123 收藏 60 1476
导读:[face=宋体][/face][size=14][/size] (说明:本人的这篇文章曾于今年11月8日22时48分,企图在凤凰网站我的博客上发表,该网站以“此日志需要管理审核后才可见”为理由,始终没有给予发表。为此,我又在百度网站“纵谈中国史”帖吧发表,结果,没有几位网友能够找见。11月17日凌晨16分,又企图在某网站博客上发表,依然遭到拒绝。现在,我转载于此,希望能够与网友们见面。) 1894年11月,孙中山恼羞成怒地离开中国,跑到檀香山,刚刚到了那里没有几天,就于当年11月24日参与组建了

(说明:本人的这篇文章曾于今年11月8日22时48分,企图在凤凰网站我的博客上发表,该网站以“此日志需要管理审核后才可见”为理由,始终没有给予发表。为此,我又在百度网站“纵谈中国史”帖吧发表,结果,没有几位网友能够找见。11月17日凌晨16分,又企图在某网站博客上发表,依然遭到拒绝。现在,我转载于此,希望能够与网友们见面。)

1894年11月,孙中山恼羞成怒地离开中国,跑到檀香山,刚刚到了那里没有几天,就于当年11月24日参与组建了兴中会。该团体的宗旨非常明确,就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创立合众中国”!(《孙中山全集》第一卷第20页)自那时起至今,100多年以来,我国的大多数史学家们一直对“驱除鞑虏,恢复中国”的政治纲领加以肯定和颂扬,而实际的历史情形并非如此。“驱除鞑虏,恢复中国”,是一个制造国家分裂的政治纲领,它险些导致中国自行解体!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而且是主要以汉民族的一部分人执掌国家政权为特点。汉代以来,只有蒙古族和满族这两个民族的一部分人执掌过中国的国家政权,即史学界所称呼的“元朝”、“清朝”。

数百年来,在汉民族中广泛流传着一个极其错误的观念:即把满清入关,满族人执掌国家政权,视为异族入侵。孙中山深受这一观念的影响,形成了孙中山的反满理论,并且加以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渲染,在国内外大肆挑起汉民族对满族的仇恨。

“驱除鞑虏,恢复中国”,有时又被孙中山称作:“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二者含义相同,毫无矛盾之处。关于“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含义,1906年,在孙中山主持制定的《中国同盟会革命方略》内,有专门的论述和非常明确的说明,其原文如下:

“一、驱除鞑虏 今之满洲,本塞外东胡。昔在明朝,屡为边患。后乘中国多事,长驱入关,灭我中国,据我政府,迫我汉人为其奴隶,又不从者,杀戮一万。我汉人为亡国之民者二百六十年于斯。满政府穷凶极恶,今已灌盈。义师所指,覆彼政府,还我主权。其满洲汉军人等,如悔悟来降者,免其罪;敢有抵抗,杀无赦;汉人有为满奴以作汉奸者,亦如之。

二、恢复中华 中国者,中国人之中国;中国之政治,中国人任之。驱除鞑虏之后,光复我民族的国家。敢有为石敬瑭、吴三桂之所为者,天下共击之!”(《孙中山全集》第一卷第296—297页)

孙中山与同盟会的这一政治纲领非常明确,就是把斗争的矛头直接指向我国的满族同胞,把他们诬蔑为“鞑虏”、“东胡”“鞑子”、“异胡”、“异族”、“野番贱种”等等,视满族同胞为他们的头号敌人!孙中山与同盟会的所谓“革命”,就是反满、排满!本人仅仅浏览了由宋庆龄题写书名、中华书局于1981年8月出版的《孙中山全集》第一卷,就发现其中内容充斥着反满、排满的火药味,现只摘录其中的部分言论如下:

(1)1894年11月24日,孙中山在兴中会成立会议上立下的“盟书”:“联盟人某省某县人某某,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倘有贰心,神明鉴察。”(《檀香山兴中会盟书》《孙中山全集》第一卷第20页)

(2)1900年7月10日,孙中山在新加坡接受英国殖民地官员斯韦顿汉等三人访问时,明确宣称:“不错,我志在驱逐满洲人”!(第195页)

(3)1903年12月13日,孙中山在檀香山正埠利利霞街戏院发表演说中说:“深信不久汉人即能驱逐满人,恢复河山。”“我们一定要在非满族的中国人中间发扬民族主义精神;这是我毕生的职责。”(第226——227页)

(4)1903年12月,孙中山在《敬告同乡书》中以极端鄙视的语言大声疾呼:“夫满洲以东北一游牧之野番贱种,亦可享有皇帝之权,吾汉人以四千年文明之种族,则民权尚不能享,此又何说?”声称:“如冰山之难持,满汉之不容,二百六十年亡国之可耻,四万万汉族之可兴,则宜大唱革命,毋惑保皇,庶汉族其有豸乎!”(第232——233页)

(5)1904年8月31日,孙中山在《中国问题的真解决——向美国人民的呼吁》中说:“中国现今正处在一次伟大的民族运动的前夕,只要星星之火就能在政治上造成燎原之势,将满洲鞑子从我国的国土上驱逐出去。”(第254——255页)

作者: 退而不休之人 2006-12-3 22:11 回复此发言

--------------------------------------------------------------------------------

2 驱除鞑虏”是一个制造国家分裂的政治纲领

(6)1904年,孙中山在《“太平天国战史”序》中写道:“朱元璋、洪秀全各起自布衣,提三尺剑,驱逐异胡,即位于南京。……”(第258页)

(7)1905年8月20日,在中国同盟会成立大会上,孙中山主持通过的《中国同盟会总章》明确规定:“本会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为宗旨。”(第284页)

(8)1906年9月26日,孙中山在《致苏汉忠函》中写道:“现在是中国国民驱逐衰落的征服者之时机,若失此机会,中国将迅即瓦解。我们的事业重大,但并非难以完成,因为满族已在衰落和死亡之中。他们将不能久留在中国。我们如不急起驱除之,外国列强则将在不久替我们赶走满族。那么,我们将成为另一统治民族的奴隶。”(第284页)

(9)1906年,孙中山主持制定的《中国同盟会革命方略》中明确提出:“中国亡于满洲已二百六十余年,我国民而有爱国心者,必当扑灭满洲已恢复祖国;倘反为满洲尽力,是甘事仇仇而与祖国为敌也。”“汉人不起义则已,苟其起义,必非满人所能敌,亦至明矣。”(第311——312页)

(10)1906年12月2日,孙中山在东京“民报”创刊周年庆祝大会上发表演说,对他的“三民主义”进行解释时说:“那民族主义,却不必要研究才会晓得的。譬如一个人,见着父母总是认得,决不会把他当作路人,也决不会把路人当作父母;民族主义也是这样,这是从种性发出来,人人都是一样的。满洲入关到如今已有二百六十多年,我们汉人就是小孩子,见着满人也是认得,总不会把来当作汉人。这就是民族主义的根本。”(第324页)孙中山在这个演说中把他的民族主义理论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公然宣称说:“因为我汉人有政权才有国,假如政权被不同族的人所把持,那就虽是有国,却已经不是我汉人的国了。我们想一想,现在国在哪里?政权在哪里?我们已经成了亡国之民了!”(第324页)孙中山说:“到了今日,我们汉人民族革命的风潮,一日千丈。”“我们总要把民族革命的目的认得清楚,如果满人始终执迷,仍然要把持政权,制于汉族,那就汉族一日不死,一日不能坐视的!想来诸君亦同此意。”(《在东京“民报”创刊周年庆祝大会的演说》,《孙中山全集》第一卷第325页)

(11)1910年2月28日,孙中山在旧金山丽蝉戏院,就所谓“革命”问题作专门的演说。孙中山说:“今日所欲与诸君研究者,为革命问题。‘革命’二字,近日已成为普通名词,弟恐诸君以为革命为不切于一己之事而忽略之,而不知革命为吾人今日保身家、救性命之唯一法门。……我中国已被灭于满洲二百六十余年,我华人今日乃亡国遗民,无国家之保护,到处受人苛待,同胞之在南洋荷属者,受荷人之苛待,比诸君在此之受美人苛待尤甚百倍。故今日欲保身家性命,非实行革命,废灭鞑虏清朝,光复我中华祖国,建立一汉人民族的国家不可也。故曰革命为吾人今日保身家性命之唯一法门,而最关切于人人一己之事也。”(《在旧金山丽蝉戏院的演说》,《孙中山全集》第一卷第441页)

(12)1910年5月4日,孙中山在给同盟会会员梅培的信中写道:“檀埠加盟者现已达八百多人,不日当可过千矣。人心思汉,天意亡胡,于此可见一斑矣!”(《复梅培函》,《孙中山全集》第一卷第457页)

(13)1911年7月21日,孙中山在《洪门筹饷局缘起》中写道:“兹当人心思汉,天意亡胡,所以各省义师连年继起。然尚未能一战成功者何也?岂以人才之不足、战阵之无勇耶?皆不然也。……其故安在?实财力不足、布置未周之故也。”“我洪门创设于美洲已数十年矣,本为合大群、集大力,以待时机而光复也,所谓‘反清复明’者此也。今时机已至,风云亦急,失此不图,则瓜分之祸立见矣!本总堂兹承孙大哥指示,设立筹饷局于金山大埠,妥订章程,务期完善无弊,以收效果。捐册寄到之日,切望各埠手足,竭力向前,踊跃捐资,以助成革命大业,则洪门幸甚!中国幸甚!”(第527页)

作者: 退而不休之人 2006-12-3 22:11 回复此发言

--------------------------------------------------------------------------------

3 驱除鞑虏”是一个制造国家分裂的政治纲领

(14)1911年11月21日至23日,孙中山在法国巴黎逗留期间,与《巴黎日报》记者谈话时宣称:“此次革命主因,须于民间不平之点求之。满洲入关,屠杀残酷,其恨盖二百六十余年如一日也。如以满人皆享特权,遂至懒不事事,吸汉人之膏血,不工作而生活,精神形体两不发达,至今皆成废弃。民间以种恨之深,秘密结社极多,要以灭清复明为唯一之目的。近二十年,革党始起,而与各种秘密结社联合其力,为溃决而不可当。”(《与巴黎“巴黎日报”记者的谈话》,《孙中山全集》第一卷第562页)

(15)1911年12月30日,孙中山主持制定的《中国同盟会意见书》开宗明义地宣告:“本会以异族僭乱,天地黪黩,民不聊生,负澄清天下之任,使囊者朱明之绪无绝,太平之师不熸,则犹是汉家天下,政由己出,张弛自易。”(第577页)

从上述引言可以清楚地看到,孙中山自1894年11月24日在兴中会成立会议上宣誓“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到1911年12月29日当选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之后,始终坚持反满、排满的斗争目标,他在这个问题上是始终如一,坚定不移的。

1912年2月15日,孙中山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身份,在南京举行民国统一大典,亲自率领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各部部长及部分将校军官拜谒明孝陵,隆重祭祀明太祖朱元璋。孙中山在祭文中:“从此中华民国完全统一,邦人诸友,享自由之幸福,永永无已,实维我高皇帝光复大义,有以牖启后人,成兹鸿业。文与全国同胞,至于今日,始敢告无罪于我高皇帝”(《孙中山全集》第二卷,中华书局1982年出版,第95页)

所谓“我高皇帝光复大义”,就是朱元璋所提出和坚持的“驱除胡虏,恢复中华”。1367年,朱元璋为了推翻以蒙古族人为核心的元朝统治者,提出了“驱除胡虏,恢复中华”的政治纲领,从而发动和团结了汉族民众追随他朱元璋,参与了推翻元朝的农民战争,取得了胜利,建立了明朝政权。不错,元朝政权是蒙古族入侵中原的结果,是外族入侵。因为在蒙古族入侵中原之前,汉族人与蒙古族人从来没有生活在一个国家内,这两个民族各自属于不同的两个国家。而且,双方基本上没有往来。因此,朱元璋提出的“驱除胡虏,恢复中华”,是抵抗外来侵略的政治纲领,无可非议。问题是孙中山坚持继承朱元璋的衣钵,却是全然错误,而且是大错特错了!

清军入关,满族人当皇帝,统治全中国,根本不是什么外族入侵,这与当年蒙古族入侵中原并不一样,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满族是由女真族发展演变而来的。到了明朝时期,女真族内部分成建州女真、海西女真、东海女真和黑龙江女真四支,生活在黑龙江流域和苏子河流域。满族则是建州女真人在发展扩大的过程中,逐步演变而来;满族人不单纯是原来的女真人,它还包含着努尔哈赤、皇太极父子在不断征战的过程中,收编的蒙古族、汉族、达斡尔族、锡伯族、朝鲜族等众多民族,组成了一个以建州女真为核心的新的民族共同体。例如:人们所熟悉的大清“八旗”,实际上是24旗,即满洲八旗、蒙古八旗、汉军八旗。这24旗是大清入关的基本武装力量,其中包括蒙古族人、汉族人组成的军队。1635年农历10月13日,皇太极发布诏书宣告,将女真族的名称改为“满洲”,从这时起,满洲族(简称:满族)的名称才正式出现。1636年农历4月11日,皇太极将国号“大金”改为“大清”。也正是努尔哈赤、皇太极父子审时度势,即使地吸收了包括汉族、蒙古族、达斡尔族、锡伯族、朝鲜族等众多民族,组成了一个以建州女真为核心的新的民族共同体,才使得大清帝国迅速崛起和壮大起来,才有了入关、统治中原,才有了征服蒙古、新疆、西藏,才有了后来的尼布楚条约,等等。因此说,满族人中包含着转化过去的汉族人。

再则,大清帝国的创始人、清太祖努尔哈赤,生于1559年,努尔哈赤的祖先早已经归顺了明朝,并且接受了明政府的册封。其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都是明政府委任的地方官员,不幸于1583年被明政府军队所杀。明政府察觉失误之后,没有继续加害努尔哈赤,而是委任努尔哈赤为建州左卫都指挥使,努尔哈赤本人接受了这一职务。1589年,明政府又委任努尔哈赤为都督佥事;1591年,明政府提升努尔哈赤为左都督;1595年,明政府为表彰努尔哈赤的功绩,晋封他为龙虎将军。(杨东雄、杨少波主编:《大清帝国三百年战争风云录》,中原农民出版社1998年出版,第1——4页)上述这些情形表明,努尔哈赤在起兵反抗明政府之前,努尔哈赤是明政府的地方官员和将领,努尔哈赤所管辖的地域,自然是明朝的领土;努尔哈赤所管辖的居民,自然是明朝的国民。1616年,努尔哈赤公开与明政府分庭抗礼,不再服从明政府的管辖,建立起“大金”政权,自称可汗。但是,在明政府被推翻之前,努尔哈赤建立的“大金”政权,与李自成建立的“大顺”政权、张献忠建立的“大西”政权一样,究其政权的性质,都属于中国内部地方势力的武装割据。

作者: 退而不休之人 2006-12-3 22:11 回复此发言

--------------------------------------------------------------------------------

4 驱除鞑虏”是一个制造国家分裂的政治纲领

综上所述,大清入关与当年忽必烈率领的蒙古大军入主中原,实际上是性质根本不同的两回事。大清入关属于内争,忽必烈入主北京则是入侵!毋庸赘言,朱元璋提出“驱除胡虏,恢复中华”,是抗击外敌入侵的政治纲领;而孙中山模仿朱元璋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则是极端的大汉族主义的表现;坚持反满、排满,坚持建立单一的汉民族国家,就是搞民族分裂,就是妄图肢解我们这个多民族的国家!身为中华民国的临时大总统,刚刚任职就以国家元首的身份隆重举行祭祀大典,祭拜汉族的封建皇帝朱元璋,此举清清楚楚地表明:孙中山的所谓“革命”,就是反满、排满,并不是建立真正的民主法制制度!不然,他决不会祭祀封建势力的代表人物朱元璋!

辛亥革命前,以梁启超为代表的立宪派坚决反对孙中山一派的排满主张。为此,围绕中国那时的当务之急是排满还是争取立宪的问题,曾经展开过一场激烈的政治论战,梁启超是坚持民族大团结、主张实行立宪制度的杰出代表!辛亥革命爆发后,日本、沙皇俄国、英国利用中国内乱,积极进行肢解和瓜分中国的活动。日本与俄国密谋瓜分东北和蒙古(包括内蒙古和外蒙古);俄国与英国密谋瓜分新疆和西藏;这些国家乘机唆使某些少数民族的分裂分子宣布所谓的“独立”。而主张民族和解的蒙古族、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同胞,对于孙中山大搞大汉族主义的种种行径,感到忧心忡忡,惶惶不安。此时,是中国立宪派和袁世凯为代表的政治势力,坚决抵制了孙中山的分裂活动,是原同盟会的少数代表人物主动放弃排满,并采取一系列措施,安抚了蒙古族、藏族的上层代表人物,团结了我国的少数民族同胞,维护了国家的统一,从而粉碎了日本、沙皇俄国、英国等列强国家肢解和瓜分中国的阴谋,使我们中国避免了一场国家解体之灾!

作者: 退而不休之人 2006-12-3 22:11 回复此发言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