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没有就黑龙江领土纷争与沙俄开战浅析

众所皆知,沙俄通过《中俄瑷珲条约》/《中俄北京条约》的签定,正式摄取了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一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些土地在中明确规定是中国领土,骤然丧失百万领土,国人自是愤愤不矣,至今犹骂清廷无能.清廷无能不假,但为什么割让那么多的土地竟然没有进行一次战争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对沙俄在黑龙江流域的活动情况和清朝地方政府的应对有所了解.沙俄在经历了雅克萨之败后,对黑龙江流域的渗透也变得小心翼翼了,在1846年派出的远征队就肩负着三个使命,“要去中国和日本,以便和这些国家建立商业关系;另外还奉命去考察阿穆尔(黑龙江)的河口湾和入口处,以便弄清著名航海家关于该河口不得行使海船的结论是否正确;以及还有河口似乎由大量中国军队防守的消息是否可靠”[1],可以说,俄国人的计划是相当周密的,他们对黑龙江流域的情况之了解,丝毫不亚于中国人,当时的清朝有谁会关注黑龙江的通航条件呢?沙俄却如此重视,对国土的重视竟然比不上外国人。黑龙江河口有大量中国军队驻守的消息却不知道从那里传出来的,事实上清朝根本没有在河口哪怕设立一个哨所

后来的考察证明了俄国人是虚惊一场,“到六月二十七日(1849年)十二时,风自西南吹来,雾也散开,于是我们遂拔锚起程,前面有舢板导航,我们行驶的方向为东南东水深为四点五至四俄仗(八点二米——七点三米),下午四时便进入阿穆尔河口湾……”[2],“七月十二日(1850年),沿着北边的航道,我们从河口湾驶出来,进入阿穆尔河,并溯河而上,直至特林海岬和特林村,该地离河口约一百俄里(一百零六公里)……在航行近特林海岬时,我看见岸上有好几个满人和一群近两百左右的吉里雅克人和满贡人……”[3],俄国人深入黑龙江一百多公里也没有遭遇一个中国兵,所谓的黑龙江口有大量中国军队防守完全是空穴来风,清朝在黑龙江的防务基本是空白,深入一百多公里也仅仅遭遇几百个土著,人烟又是如此之稀少,黑龙江的通航条件也不像外界传说的那么差,七八米深的航道足可通行一般船只。

针对阿穆尔河的重要性,著名的侵略者穆拉维约夫在1849年5月10日向沙皇上疏:“谁要能占据阿穆尔河口,谁就能控制西伯利亚,至少是贝加尔以东一带,而且可能控制得很牢固,因为只要控制了阿穆尔河口和在该河的航行权,就能使人口日益稠密,工农业日益昌盛的西伯利亚永远成为控制该地的国家的藩属和纳贡者”[4]。俄国侵占黑龙江流域之野心昭然,然清廷丝毫不察,思想顽固,对缺乏长远战略眼光的大清君臣,谁能看到黑龙江的重要战略地位呢?当年的康熙看不到,在雅克萨之战后也没有开发黑龙江以北;后来的乾隆看不到,他对库页岛的沦陷不闻不问,高举先皇思想的嘉庆道光更别提了!!清朝的愚昧成就了俄国,自控制了黑龙江的出海口,西伯利亚活了,俄罗斯的远东活了,至今也是俄东部唯一的发达地区。试想一下,没有取得黑龙江的出海口,没有取得海参崴,俄罗斯人恐怕要致力于开发苦寒的勘察加了,而且可能是徒劳

为落实控制黑龙江的计划,穆拉维约夫在稍后的1850年再次上疏沙皇,他在给沙皇的奏折中露骨的说:“我国应该利用中国目前的事件,向他们提出符合两国共同利益的要求,为了两国共同利益,除俄中两国外,任何人不得享有阿穆尔航行权,而阿穆尔河口当然不能由中国人派兵防守。倘若中国不原意理解这种真诚的愿望,或者受英国人唆使加以反对,那么我方趁这条必要的航路对我们没有永远封死之际,采用武力去开辟当然没有丝毫理亏之处”[5],夺人领土居然没有丝毫理亏之处,好一个强盗嘴脸!沙俄既然铁定了心做强盗,也不是光说不练,那么沙俄究竟做了那些动武准备呢?

一,建立外贝加尔哥萨克军,这支军队由一下五部分组成,1,全部哥萨克边防军;2,外贝加尔哥萨克城防团;3,通古斯团和布里雅特团;4,外贝加尔地区所有村镇的哥萨克;5,农奴

粗略分析一下,这五部分中前两者是正规军,余者相当于民兵预备役了。为武装这支军队,在1850年一次就补充了“四千支步枪,两千二百十把军刀,二百四十九支长矛……[6],到1851年6月,在重新组成的哥萨克军中计有男性48169名,其中列入战斗编制的有:4个俄国团(包括通古斯人)3504人、4个布里雅特团1726人、12个步兵营12486人、计17716人[7],应该说俄国在西伯利亚的军力还是很强大的,而且这一军力在还在逐步膨胀中,穆拉维约夫在1853年呈海军大将亲王殿下的秘密报告中称:“由于政府有先见之明,东西伯利亚已拥有强大的兵力,在外贝加尔省有将近16000名步兵和5000多名骑兵处于战斗准备状态……”[8]。

二,进行军事移民,用军民结合的方式疯狂向黑龙江移民,修建军事据点,造成事实上的占领,为日后的谈判增加筹码,“据以后几年的消息称,这些阿穆尔的肯荒先锋已经在那里安居乐业了……这样,阿穆尔就成了一条俄国的河了,现在这条河上游和下游可以往来通行。河的沿岸,还在被认为是中国的土地上,出现了一个个俄国村庄‘粮食和国家物质仓库……[9]


综上,我们可以得出俄国侵占黑龙江流域的三步曲,即考察探险——军事移民——逼迫对方割让领土。期间看不到清朝方面有什么行动,俄国人的记载中提到过中国官员的抗议,但不痒不痛的抗议阻止不了俄国的军事移民。

其次,我们应该结合当时的背景来看清廷的处境,自清朝中叶以来,国家日益没落,鸦片战争更是一败涂地,割地赔款丧权辱国!雅克萨之败后隐忍了一百六十年的沙俄,哪有不趁火打劫之理,如果在鸦片战争后至太平军起义之前,沙俄对黑龙江流域的蚕食还是偷偷摸摸的话,那么进入19世纪50年代,沙俄的动作就是明目张胆了,太平军起义尚未平息,紧接着的二次鸦片战争更为沙俄提供了绝佳机遇,沙俄扮演的角色也从纯粹的侵略者转变成了双重身份,一方面是中国的侵略者,另一方面又扮演了清廷的支持者,充当中国与英法之间的和事佬,中国面对英法的勒索时,俄国曾“挺身而出”主持公道,如“俄酋云佛国(法国)请赔房价兵费一节。应答以无故烧房,查明许赔,彼此具有损伤,酌量许赔。至于打仗系该国先自开炮,万无赔理,不便准行”、“俄酋云英国在内地售卖烟土,并私买民人出口二事,应向理论。自通商以来,英人获利不少,何得私在内地售卖烟土,又在厦门及山岛私买民人出口?需令该国禁止”[10]等等不一而足。

仅看俄国人这些凛然之词,中国人简直要感动的落泪,居然有如此侠义之国为我等弱国伸张正义。然而俄国人念念不忘的还是划定两国的边界,亦即逼迫中国承认俄国对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的占领,这又让俄国人伪善的面目暴露无遗。他们原意居中调和中国与英法的矛盾,作为交换条件,清廷必须承认黑龙江流域属于俄国,另一居中调和的美国,则得到了与列强利益均沾的好处

沙俄为达到占有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土地的目的,除了原意居中调停,也乐于慷慨解蘘改善清军装备,根据咸丰十一年十一月初三上谕:“俄国呈进枪炮,原系枪一万杆,炮五十六尊……已到恰克图者,仅系鸟枪二千杆,炮六尊,并炸炮五百件……”[11]

好了,现在可以回答开篇的提问,为什么清朝割让那么多土地没有和沙俄打一仗?概括起来很简单

一,兵不如人,打不过所以不打

二,受到沙俄的讹诈,不得不割让

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终于并入了俄国的版图,俄国人得逞了,中国却在流血,至今创口未愈,每隐隐作痛!


参考资料

[1]涅维尔斯科伊《俄国海军军官在俄国远东的功勋》第59——61页

[2]同上书,第99页

[3]同上书,第119页

[4]巴尔苏科夫《穆拉维约夫——阿穆尔斯基伯爵》第一卷第221页

[5]同上书,第二卷第56页

[6]瓦西里也夫《外贝加尔哥萨克》第三卷第28页

[7]巴尔苏科夫《穆拉维约夫——阿穆尔斯基伯爵》第一卷第345-346页

[8]同上书,第二卷第104页

[9]同上书,第一卷第418页

[10]《第二次鸦片战争》第三卷第291页

[11]《军机大臣寄库仑办事大臣色克通额等运送俄国枪炮所需车马核实预备毋得虚糜上谕》——《第二次鸦片战争》第五卷547-548页







本文内容于 2008-11-13 20:50:56 被未未末末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