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阀、汉奸、降将吴化文看民族劣根性 (ZT)

guxue123 收藏 1 1128
导读:[face=宋体][/face][size=16][/size] 话说大明朝老当家的洪武爷终于翘了辫子之后,家里人为了谁当老大的问题,打得一塌糊涂。 大家稀里糊涂打了四年,最后老当家的儿子朱老四胜出,失败的孙子想不通,就把房子烧了,害得他四叔又得重新修房子,心情很不愉快。 朱老四心情不好,还不只为要重修房子-家里的诸色人等都不大听话。让文房写个告示吧,人家扭扭捏捏就是不写,怎么客气都没用,气得四老爷宰了他连带他全家的牲口,连一只蚂蚁也没放过。妹夫也和他对着干,直到他都坐进堂屋了,还傻乎

话说大明朝老当家的洪武爷终于翘了辫子之后,家里人为了谁当老大的问题,打得一塌糊涂。

大家稀里糊涂打了四年,最后老当家的儿子朱老四胜出,失败的孙子想不通,就把房子烧了,害得他四叔又得重新修房子,心情很不愉快。

朱老四心情不好,还不只为要重修房子-家里的诸色人等都不大听话。让文房写个告示吧,人家扭扭捏捏就是不写,怎么客气都没用,气得四老爷宰了他连带他全家的牲口,连一只蚂蚁也没放过。妹夫也和他对着干,直到他都坐进堂屋了,还傻乎乎地在后墙外面放火,朱老四担心妹夫冻坏了,让妹子写封信把傻女婿叫回来,还亲自去迎接,高姿态地说了句“驸马劳苦”,可那傻小子愣不领情,居然来一句“可惜劳而无功!”老四瞪大眼睛-你小子会不会做人啊?

朱老四气得不行,开始翻老账-平安、景清、齐泰、黄子澄……一个个做掉了,自己已经死掉的,就拿家里人顶缸,家里人凑不够,亲戚朋友也算,亲戚朋友养的猫猫狗狗也算。

老四翻了半天帐,想起来了,还差一条大鱼,“来人哪,把看院墙的铁铉给我拿来。”

朱老四恨他是有道理的。当年靖难的时候,朱老四常用的政治口号是“此朕家事”,一般说来,对方要是聪明,也就不和他捣蛋了-反正都是姓朱的,关俺鸟事儿?偏偏朱老四要在铁铉那里翻院墙的时候,这家伙愣是软硬不吃,还砸了老四好几砖头。老四用大炮轰,眼看就要把院墙轰塌了,铁铉这家伙居然扛出一块大木板堵在破城墙前面,上面写的是“太祖高皇帝”……

狗腿子们把铁铉拿来了,朱老四:“听说你是色目人,转过来俺看看……”到底也没看成,铁铉死活只肯拿背对着他。

于是铁铉当年守院墙的地方,多了一座“铁公祠”。铁铉的两个女儿被发放教坊司,后来的结果有诸多说法。有的说因为“兵部尚书的女儿”名头大,生意很好;不过《震泽纪闻》说:“铉有二女,入教坊数月终不受辱。有铉同官至,二女为诗以献,文皇曰:‘彼终不屈乎!’乃赦之出,皆适士人。”我宁可相信这是真的-虽然这根本不可能。

朱老四杀了不少人,门前的水沟里填满了人脑袋。家里人现在都很听话了,他终于能够放开手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此后,他五次亲征漠北,痛击了本雅失里和阿鲁台,基本解除了残元的威胁;派郑和七下西洋,开通了西洋航路,比大航海时代还要早,直到今天我们还靠这个夸口;他还修编了煌煌巨著《永乐大典》,集中古文化之大成-—虽然后来被八国联军用来砌马圈。

永乐时代,虽然后人多有褒贬,但是没有人能否认,这是中国历史上不多的盛世之一。

六十五岁那年,永乐皇帝第五次亲征漠北,回军路上病逝于榆木川,在行军床上结束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他是明朝最后一个有成就的皇帝。

他的一生,都在杀人,都在鞭笞天下,个人的私生活也很成问题(甚至可以说是失败),有些行为甚至在几百年后都让人感到恶心和血腥。在“篡”字号的招牌下面,他在努力进取和开拓,他的侄子也许比他仁爱,但是没人相信,作为皇帝,建文可以比永乐更称职。

看完了永乐时代,再回头看看“靖难”。李景隆是个不中用的将军,不忠诚的臣子,铁铉是个好将军,大忠臣,两个人的结局却殊同天壤。

是不是铁铉对历史前进的贡献一定比李景隆这笨蛋大呢?看完历史,深思之后,恐怕谁也不敢如此断言。

“铁公祠”就这么孤零零地过了五百来年。这五百来年里,忠臣义士,*臣贼子,都已无人褒贬,前朝之忠臣,注定了是新朝之仇寇。

窝里斗,永远出不了英雄。

话说五百年后,山东又出了一号鼎鼎大名的传奇人物。这位老兄,从军阀起家,然后当国军,国军当腻了改当汉奸,汉奸当不下去了又改当国军,再过两年又弃暗投明成了解放军,说叛变就叛变,说投敌就投敌,半点不含糊,从来不拖泥带水。

不管是当军阀、当国军、当汉奸、再当国军、当解放军,他老兄都干得不错,总有出彩的时候。百万雄师渡大江,他的部队第一个冲进南京“总统府”,人民解放军解放南京的宣传照片里“人民解放军”的英雄形象,就是他的人马的真实写照-所以后来的历史书,没人敢说是哪支部队占领总统府的。

这位传奇人物就是著名的起义将领吴化文先生。

此公带兵有方,头脑清楚,算账精明,深得其师韩复渠的真传-确切地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韩复渠都不敢当汉*,他老先生敢。投降日本当汉奸之前,有部下提出质疑,说老大啊,这样搞下去会没有光明前途的!他给部下做思想工作,大谈了一番前途:“如果日本打胜了,我们当然有光明的前途,如果老蒋赢了,他肯定要我们去打共产党,我们一样有前途,万一老蒋不要我们了,我们就去投奔共产党,怎么能说我们没有光明前途呢???”就此一番言论,吴将军就委实称得上是军阀中难得的识大体,识时务的英雄好汉了。

汪精卫也很识才,立马拜他为大将,官封第三方面军上将总司令,在山东剿八路,剿得还不错,气得八路写小说骂他,比如冠西的《南北岱崮保卫战》(见人民文艺丛书《没有弦的炸弹》),山东解放区的老百姓也把山羊叫做“吴化文”。

后面的事情一如吴化文的预测,等到鬼子撑不下去了,老蒋又要打共产党,收编他为国军整编八十四师师长,后改为九十六军军长,在兖州战役中,打得不错,让解放军吃了点苦头-作为军人,吴化文还真不算太差。

接下来,吴化文带着九十六军协防济南城,镇守飞机场。华野知道这位老兄是识时务的俊杰,派人劝降,一辈子不怕投降的吴将军不知怎么脑子进水了,这会儿突然不识时务,想立牌坊了。搞得我军只好配合他一下,放上几炮,帮他消耗一下本钱。老吴被打痛了,觉得还是投降好,立马阵前起义-到底经验丰富,这次也不含糊,动作干脆利落。

老吴又一次叛变,可害苦了大明湖边的王耀武。

这位老兄黄埔三期出身,算得上根红苗正。他抗战从头打到尾,从淞沪会战到芷江会战,从守长沙到守常德,可以算得上是战功卓著。抗战开始的时候,王耀武还只是个小师长,到抗战打完,他就是蒋家四个方面军之一的统帅了。他一手带出了号称蒋家第一王牌的七十四军,该军的战绩在抗战中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

好不容易熬到抗战打完了,照理说这王耀武前途正光明着呢,可他不知道哪根筋扭了,死活不想干了,装病说要回家过日子。老蒋亲自出马,又吓又哄,把他又拉出来,说你既然想回家,就去给我守山东吧。于是王耀武就跑到山东,任第二绥靖区司令长官。从此这位抗战英雄就没打过一场像样的仗。他带出来的王牌七十四军(整编之后叫做整编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也是抗战中的英雄,在江西上高会战中负伤致残,此战几乎全歼日军一个师团),也脑子进水了,在内战战场上没打出几场像样的仗,直到四七年在孟良崮上被窝囊地吃掉。张灵甫和他的整编七十四师整一个外战内行,内战外行。

王耀武比他的宝贝七十四军撑得久一点,要到四八年下半年才下场。

王耀武到底是员名将,手下还有十万之众,济南城本来还可以守得住。等到吴化文叛变,城防被打开一个大口子,飞机场也丢掉了,被歼后重建的新七十四军空运了七个连就再也进不来了-这个时候王耀武也不想坚持了:都是中国人,胜负已定,何必再流血?

华野打济南外围要一个村子一个山头的夺,但是攻内城只用了一天。

若干年后,王耀武在功德林里写思想汇报,说济南战役,本来还可以再守五天,但是俺怕给人民带来无畏的损失,就决定不打了,仓库设施俺也没下令破坏……说真的,王耀武这番话到也不是瞎编。

王耀武除了没破坏设施仓库,还对部下说:这次战争,不同于抗日,各位好自为之(就是说你们看情况差不多就投降了吧,别成仁了,又不是民族战争,当什么真啊?)……俺受校长大恩,决定带一个营突出去,以观后效(俺不能投降,但是也不愿意再无谓的打下去,俺就先溜了)。

主帅如此说,大家也就心领神会了。

内战就是这样,胜负未分的时候,大家不妨你死我活地打一架,但是胜负已经出来了,就不用拼命了-毕竟都不是外人。

其实王耀武学学吴化文也没关系,起码他自己后半辈子好过一点。不过话又说回来,黄埔系的学生,被俘虏的不少,肯投降的还真没几个。王耀武天天对着铁公祠看,接受思想教育,爱面子加上受了封建思想毒害,就更不好意思学吴化文了。

等到我朝天兵打进济南城,王耀武自己也开溜了。

他的司令部在大明湖北岸,北极庙西侧的成仁祠下面,今天那里搞了个不伦不类的“国军指挥部”,旁边开一扇小门,门上贴上几个大字:“王耀武逃跑处!”

不过王耀武是常胜将军,投降逃跑都实在不在行-投敌技法之熟练不如吴化文;逃跑本事之高超不如孙元良(台湾大影星秦汉的爸爸)。吴化文是五姓家奴,投降经验丰富自不待言。孙元良是常败将军,逃跑本事天下第一:南京保卫战他丢了一个德式装备师,大屠杀里那么多袍泽膏了日军的锋锷,他躲在妓女家里居然没事儿;淮海战役他又丢掉一个兵团,率先逃跑,手下的军师长一鼓成擒,他居然又溜掉了,几十年后还能在“一寸河山一寸血”里面大言炎炎-能从日军手里跑掉容易,从共军手里跑掉就难了-这是很见本事的。

和这两位国军中的名将相比,王耀武实在不成体统。所以没跑出多远就被几个扛枪的当地农民活捉了。

当年抗日战场上威风八面的大将军,这会儿也只好替自己的脑袋着想了。老王到底是不想死,被俘没几天就在电台上发表反蒋申明(这老实的山东人,他以为这样自己就没事儿了,他以为校长能体谅他的苦衷),不过心里也是惶恐不安,生怕校长听见了。

等到功德林监狱国民党战犯大集合,老王小声头问后来的新同学,老头子知道我在电台上说话,什么反应?当知道老头子当场把话匣子砸了之后,老王脸都青了-唉,怪不得王耀武,煌煌中国,能有几个人能像吴化文将军那样处变不惊啊?

吴化文将军成为了天朝树立的榜样-以前本来是高树勋的,但是还在搞“高树勋运动”的时候,高树勋就被镇压掉了(倒是没杀他)-颇有点汉高祖封雍齿的味道,就差没有诛丁公了。

吴化文所部两万余人,孱了少量山东老八路(这帮老八路和吴化文是死对头,当年管山羊叫“吴化文”呢,意见很大。陈毅亲自跑去遍了他们一顿才算稀里糊涂搞定),被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五军”,接下来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反正死拼的时候看不见他们,出风头的时候他们都出来了-比如说抢占南京总统府。

吴化文将军对自己的长线投资选择非常满意,有一天又给部下讲话,说高兴了:“咱们过去跟妓女一样,今天跟这个,明天又跟那个,现在咱们‘从’了‘良’,嫁了个好丈夫,今后再偷人可不行了!”这恐怕是妓女内心深处的真情告白,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即便是妓女,也是厌恶迎来送往的皮肉生涯的-我们相信吴化文将军的本意是好的,是向往光明的-但是,话音未落,跟了他几十年的副军长杨友柏便拍着桌子愤怒地说:“我们跟你半辈子,你却骂我们是妓女。走,不开会了!”也难怪杨副军长要拍桌子,妓女终究是忌讳自己的工作性质的,何况是在公众场合?

王耀武在山东关了一阵,后来转到北京功德林监狱,和杜聿明、文强一帮人天天学习马列主义,帮黄维改造思想,关了十来年才放出来,我党关心他的生活,帮他重新找了个不算太丑的老婆。六十年代中期,这位在抗战中立下赫赫战功的大将军,贫病而死。

而吴化文将军,虽然被部下搞得很没有面子,但是因为投机准确,下半生颇不寂寞。五十年代初期,有着光荣历史传统的解放军第三十五军被裁编,吴化文辞去军职,因为在山东民愤太大,实在呆不下去,只好调任浙江省交通厅厅长,浙江省人民政府委员,后来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老吴的后半辈子,带着三个老婆一群孩子,在西湖边上优哉游哉,历史书对他的评价是:“吴化文在旧军队中翻滚了几十年,经历了各种风云雷雨,最后终于投入人民的怀抱,选择了正确的道路,这在西北军出身的诸多将领中是不多的。”

王耀武后来做了一件连最平和的人都不能不说他傻的事。在青州教导团的时候,他居然给吴化文写了一封信,说:“君为座上宾,弟为阶下囚,你当初起义时应当对我说一下,咱们一起起义不好吗?”吴指着信对身边人说:“老弟,你想想,当初我曾问过王耀武,如果济南被围有没有援军,王说没有,我又问他,如果没有援军怎么办?你猜他怎么说?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与济南共存亡。’他是老蒋的嫡系,他愿死而后已,我却犯不着那样!当初我如果劝他和我一块起义,他不杀了我才怪呢!” 五姓家奴,不是好当的,你王耀武,虽然只是个半截子铁铉,但到底成不了吴化文。

抵抗侵略无功,抵抗解放有罪,这就是王耀武和吴化文的际遇。所以怪不得当国者,宁赠友邦,无予家奴。

从铁铉和李景隆,到王耀武和吴化文,五百年来,忠臣义士无人褒扬,乱臣贼子无所畏惧,外战为猪狗,内战为英雄-我们不得不要扪心自问了:古老的中华民族啊,你究竟在做什么?

这不是一两个人的错,这是整个民族出了问题。不到整个民族觉悟的那一天,同样的问题还会出现。

觉悟啊,我们古老的民族!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