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十一点半左右看完日本恐怖片《咒怨》。看完后的感觉?套用佟掌柜的一句口头禅来说:饿滴神呀!真是恐怖!

小日本的恐怖片举世闻名,听说有些影片在电影院放映的时候都吓死过人。《咒怨》的导演与演员咱都不熟,就不谈了,这里就说说影片以及相关的我自己了解的日本民族。

《咒怨》影片开头有一段文字说明,大意是说,含冤而死者其生前居所会积聚冲天怨气,凡靠近者必死,其死后又积聚新的“咒怨”,从而导致恐怖与死亡不断蔓延……

片子的情节从一个大学女义工理佳受社会福利署安排,到东京近郊一间大屋做义工开始讲起,这栋房子有些老旧,屋内东西摆放凌乱,门窗关闭而光线不好,理佳四处看了半天才终于发现里间躺着一个老人,因光线太暗理佳把窗帘与门窗都拉开,在她忙活的时候,躺在床上的那个老女人不知何时起来坐在房门口,老人形同枯朽,面无表情目光呆滞的问什么都一言不发,接着理佳听见楼上响起声响,于是上楼查看,在楼上她先是发现了一只黑猫,接着发现一个小男孩,她与小男孩简短的进行了几次对话,知道他叫俊雄,随后小男孩消失,而理佳接连遇上怪事……此后她身边的人开始接二连三的离奇毙命或神秘失踪,连调查的警察都未能幸免。

原来理佳所到的老屋是一间鬼屋,据说当年屋主人突然狂性大发,挥刀杀死妻子后自杀,6岁儿子也从此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屋内从此怨气冲天,不少到访者因此都毙命或失踪了。

影片的故事情节其实非常简单,手法上采用了片段结构,每个片段讲个故事,或者说是叙述一个死亡,片段之间既是独立的也是贯穿的,情节的推进也很简单,就是前一个死亡导致后一个死亡,内容大致相似,只是鬼魂附体的物件有所不同,或在楼梯口、或在厕所、或在电梯间、或在被子里,总之鬼魂无所不在,只要你曾靠近而沾上它的怨气,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日本鬼片的恐怖之所以有名,自有其独到之处。它与香港产的鬼片完全不同,港产鬼片大都与僵尸有关,用夸张的造型来从视觉上吓人,再配上一些音乐来营造恐怖氛围,很多时候港产鬼片还拍成喜剧片,闹哄哄的人鬼打成一片来从中制造笑料,最经典的可推林正英主演的那些鬼片;它与好莱坞传统的恐怖片也有很大的区别,我想来想去甚至想不出曾看过好莱坞出的鬼片,真是孤陋寡闻了,如果真要凑个数的话,《刀锋战士》系列以吸血鬼为内容的可算是了,好歹也带个鬼字!《刀锋战士》系列好像有四部,我看过其中一、二部,里面的吸血鬼多得让刀锋杀也杀不完,所以导演也就拍个不停。但是,好莱坞的恐怖片应该说成是惊悚片更为恰当,在我看来这种惊悚片可分两部分:一是心理惊悚片,像《沉默的羔羊》和《汉尼拨》系列,影片很好的抓住观众的心理而在情节上造成一种恐怖暗示;二是视觉惊悚片,像《寂静岭》和《生化危机》系列,很多时候这也可算作是科幻片,导演们总喜欢把这类影片拍得鲜血淋漓、肢体横飞,总喜欢把一些异形造得丑陋而凶残,让你看得恐怖而又恶心。日本鬼片我觉得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恐怖鬼片,《咒怨》就很能说明这个特点,鬼魂的化妆逼真且无所不在,总是在静静的演绎中给你突然来个声音或恐怖画面把你吓得神经绷紧,倒吸凉气!记得小时候看电视剧《聊斋》,当画面出现野外乱葬岗那种环境加上一把鬼火一样的东西在漂移配上阴森森的音乐的时候,觉得这真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了,简直把人吓个半死,现在看了日本鬼片才知道有声音的恐怖那不算真恐怖,真正的恐怖是没有声音的,那能把你吓个全死!

日本的恐怖鬼片就是能做到世界通吃,这是咱中国内地难以做到的,香港鬼片我觉得也拍不出来。日本鬼片能做到恐怖的极致,我觉得这是跟大和民族的民族性必然相关。日本人向来对神秘学极为崇拜,鬼文化在日本国内很有市场。我第一次对日本鬼文化有所了解是在高中时看法国作家洛蒂的小说《菊子夫人》,里面叙述了很多有关日本的民俗和文化,其中就有鬼文化的说法。我总觉得日本文化习俗中有很多变态的东西,像人体宴、相扑,像《百鬼夜行》的广泛影响。

作为70后一代,对日本人的印象多少会受小时候所看的影视作品影响,那时觉得日本人就是那种上唇留有一撮胡子,相貌丑陋、形象猥琐的人群,打起仗来笨得要死也怕得要死。长大后知道日本人当然不可能是这种类型的人。那他们又是怎么样一种人呢?我理解中的日本人是非常复杂的,简直就是矛盾的统一体。他们既是猥琐的,也是高尚的;既是胆小的,也是最不怕死的;既是媚外的,也是民族意识强烈的;既是讲原则的,也是最无原则的;总之,日本民族的性格总是走极端,属于冰火两重天,任何时候这都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民族!所以战后的中国政府对日本在战争中犯下的罪行表现得宽容大度(当然后来的周恩来总理有顾及两国邦交的考虑),没按国际惯例而索取赔偿,这根本得不到日本人的感恩戴德,相反在二战中给日本丢了两颗*********的美国人更能得到日本人的尊重,因为日本只会对强者害怕对弱者欺侮!

日本民族的矛盾同样体现在影视方面。日本人将恐怖鬼片拍到极致,同样也能将体现童真的卡通动画片做得举世闻名。如果你跟我一样同属70后,要说《铁臂阿童木》《聪明的一休》《恐龙特急克塞号》等这些动画片没有成为旧时的美好回忆,那就说明你家那时还没有电视。到了如今,《樱桃小丸子》《叮当猫》《蜡笔小新》《奥特曼》等日本出产的动画片仍是孩子们的最爱。前段时间偶然看了一下《蜡笔小新》,其中有节内容叫“买东西”,说的是小新帮妈妈去买肉馅、白萝卜和酱油,小新走到一个店里,店老板满脸笑容的欢迎顾客,小新说:有猪的肉馅吗?店主说:没有。小新说:有白萝卜吗?店主说:没有。小新说:有酱油吗?店主拉下了脸说:没有。小新走了,嘀咕说:什么都没有开什么店啊!店主气得在后面大叫:我这是卖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