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里边还好吗?淑珍给扁扁的一封信

安葬 收藏 5 135
导读:亲爱的ㄚ匾: 昨夜睡觉时没有你的陪伴,让我辗转难眠.倒是置中看的开,他说"妈,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纷飞!"马上倒头呼呼大睡(我骂他不肖,他竟回芜哩妹安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后来我束手无策,急怒攻心之下,翻了白眼,摔下轮椅,人事不知晕了过去.起床时才知你已被收押.你从卸任后铁口直断,预言再三,终于成真. 走到今天这个局面,都是我俩所预料到的.当时我爆SOGO礼券桉,就告诉你要小心.贪这麽多,将来死在牢裡,没有命花.但你正气凛然的告诉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贪心照汗青"还安慰我没有事的,

亲爱的ㄚ匾:


昨夜睡觉时没有你的陪伴,让我辗转难眠.倒是置中看的开,他说"妈,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纷飞!"马上倒头呼呼大睡(我骂他不肖,他竟回芜哩妹安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后来我束手无策,急怒攻心之下,翻了白眼,摔下轮椅,人事不知晕了过去.起床时才知你已被收押.你从卸任后铁口直断,预言再三,终于成真.


走到今天这个局面,都是我俩所预料到的.当时我爆SOGO礼券桉,就告诉你要小心.贪这麽多,将来死在牢裡,没有命花.但你正气凛然的告诉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贪心照汗青"还安慰我没有事的,"不贪白不贪,毕竟,这种机会,一生能有几回?"你说.


你原本说法官问话,你不会回答.要保持缄默.但狗改不了吃屎,你冻未条的个性还是没改,选择性答辩,果然法官一气之下将你收押.这我都也料到了.但你那黔驴技穷的贱招"法警打我,我要验伤"还真让我吃了好几惊.我想糟糕,我们俩个,一定得要有一个人进看守所.可千万不要被你翻盘;变你没事,但我有事.


除了我炒地皮,股票,收受巨额的礼金与礼券,跟当个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外,你平常歪哥,都赖到我头上,我都不跟你计较.你我认识又不是第一天,你那台湾卒子的无赖个性,身为枕边人的我岂会不知?但匾哥你说的,我身体是纸煳的,真正进看守所,我那受的了?我已经禁锢在轮椅上了,莫非你要他们把我的轮椅用 Denverboot锁住(参考附图),让我寸步难行,再吊白眼装死,你才肯罢手??


说真格的,我们歪哥来的钱,先撇开最多的日本那3百亿帐户不说,任何一个帐户都够我们全家吃上好几代.不要说一个金孙,再加上银孙,铜孙,铁孙都花不玩.就像你说的"关的住我身体,关不住我的心,更关不住我污来的台湾贱格基金."对了,匾哥我看你在看守所吃那些高丽菜与竽圆,真的好捨不得.让一向习惯用鲍鱼塞牙缝,鱼翅漱口的你,真是情何以堪?没关係,我会用台湾贱格基金来买一些白兰氏鸡精给你补补,让你当水喝.一辈子都喝不玩.甚至整个厂买下来,让你在鸡精池里游泳都可以.


你求仁得仁, 保我周全.再说小孬孬阿九,绝对不敢短时间内动老娘汗毛一根.要不然我除了说司法不公,政治迫害外还要冤他诛我们九族.我还会煽动那些永远支持我们的18 扒愚民跟"暴力菜"(我不想叫她暴力小英,我跟她毕竟不是很熟),造成社会对立与不安,也顺便给他个汽油弹尝尝.喔达令,汽油弹的英文名字还很好听叫Molotov cocktail,"摩洛托夫鸡尾酒"致中刚教我的,你知道他英文最好,我们没有白白栽培.他洗钱起来也一把罩,你也知道没有他,我们俩用中文洗钱都有问题,还更别说英文了.


你进去之后,家裡一切都好,置中一样开着积架扒扒走,幸予颇有乃父之风,泼妇骂街兼无赖.可是没有人敢吭声,毕竟她说的对"谁没有拿我爸的钱".至于锐镜,我跟她俗缘已尽,形同漠路,不提也罢.最后替我跟大哥问好,顺便告诉大哥,那一份少不了他的.


PS: 在苦窑裡要像黑人一样多运动.练的头好壮壮顺便把那鲔鱼肚弄掉,毕竟319过去了,我们也不需要它了,以后出来还是有机会享用那些基金的.宝贝,还有你那拼外交的口号,也终于实现.你高举手铐还拉到筋的照片,被刊登在所有国际媒体,台湾因为你声名大噪.你的一小步真是台湾的一大步. We made it, baby!!


爱你的珍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