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让法国陆军特战旅-第13龙骑兵伞兵团所想不到的是,战斗从一开始就似乎并没有按照他们的节奏在走。尽管在战斗刚刚打响的时候,这些很是无辜的法国士兵们还不清楚他们伏击的是哪支中国军队,但战斗却是越打越不对劲了。

没有谁知道在当面的中国军队是哪一支部队。从战斗开始,法国人不由得悲哀的发现自己似乎没有了那种袭击、脱离的标准伏击战术类型了,反倒似乎是成了当年他们一个劲儿的追剿着的'塔利班'武装一样。来自空中的直升机俨然成了猎杀自己的捕猎者一般。

"也许本来战斗就不应该是这样的!"一些第13龙骑兵伞兵团的士兵们不由得为这开始稀里糊涂起来的战斗而发出他们久违的抱怨之声。没有人想稀里糊涂的成为炮火。

拥有着装甲部队作为力量支持的中国人似乎并不在意他们对手是谁似的,只是不断的陆航火力轰击几个伏击分队的隐蔽地,用那些飞溅的钢铁来将那片红树林给推理得如同秃子样。

很快,法国人便是意识到了情况并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因为至少两个排的中国士兵正搭乘了高机动车在猛烈的机枪火力掩护下,沿着红树林的两麓迂回包抄过来。而这样一来,至少两个分队的龙骑兵伞兵将无法退出战斗,只能被那些中国人围歼。

这自然是骄傲的法国人所不能容忍的,真要是两个分队的精锐特种部队被歼灭了,那国内还不得炸开锅。客观的讲,圣西尔军校的毕业生在作战组织性上面还是有一定的水平的,在发现到中国人的意图之后,战地指挥官立即下令脱离战斗,向东部撤退。

这是法国人不是鱼腩,难道中国军队是等闲之辈?两翼包抄上去的两个步兵排也不与这些法国士兵发生交火,直接在强大的火力支持下,沿着红树林的外麓包抄过去。

望着前方的战火升腾之地,钱鹏飞冲着前舱的机枪手挥了挥手,示意以直升机火力掩护侦察分队,准备进行机降。左右两侧的6管7.62毫米机枪顿时还是泼洒起灼热的火焰起来。四架‘直-16’运输直升机在两架‘武直-10’的掩护下,悬停在低空。

“下,快点!”单手提着枪的钱鹏飞连声的吼道,命令全副武装待机的侦察兵们尽快下去。

顺着抛垂下来的滑降索,分队很快便是完成了机降,两架护航的‘武直-10D’攻击直升机在倾泻完他们所携带的弹药之后,也是轻点着机首,轰鸣拔高离去。

“他奶奶的,又要和那些狗崽子们硬碰硬上一回了。”半跪着抵枪掩护的钱鹏飞低声的骂道。

“1组,左翼,2组右翼!3组随我来!”听着远方绵密的枪声越来越近,钱鹏飞知道,那些法国人很快便是会退却而来了。“他妈的,让你打老子的伏击,老子就不会伏击你丫的啊!”

沿着1号公路的两翼,钱鹏飞将侦察营的搜索连直接撒了出去,分梯次在大纵深进行搜索,清剿埋伏在两翼的敌军。而他本人则亲率侦搜连的一个排,在253团遭遇伏击的地区进行猎杀作战。围歼那些很有可能是法国陆军特战部队的敌军部队。

此时,岘港城的外线同样也是一场惨烈的激战,其规模甚至远远要大于之前的每一次战斗。这是‘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精心策划的一次大规模作战,其目的便是要利用中国远征军主力尚在北方河静省的这一契机,大举进攻岘港,迫使中国政府坐到谈判桌上来。

在北方的接连战败之后,法国政府显然已经是清楚的认识到,在中国远征军的强大攻势之下,南北越南迟早都是要统一起来的,而法国为首的欧洲势力是肯定在这片土地上站不住脚的。这断然是巴黎所接受不了的。事情真要发展成那一步,萨科齐政府想不倒台都难。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由法国三军总参谋长-亨利-邦特加将军亲自参与制定、国防部长-埃尔韦-莫兰直接给EMF-2指挥官-弗兰瓦尔将军、以及EMF-2下属的‘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指挥官-贡德比诺上校发布的作战计划被立即的开始实施起来。

这样的一份作战命令很是简单,动用一切北方的作战部队,甚至包括强大的‘法军特遣作战群’在1号公路沿线全力阻止中国军队的南下。同时调用一切南方的作战部队,对岘港发起进攻。力求完歼中国海军陆战队第1旅于岘港方向。为法国人赢得一场体面的胜利。

巴黎开始意识到这一点本身并没有什么错误,任何的外交斡旋都是需要强大的军事力量作为其背后的支撑点的,没有这个坚强的后盾,外交官们在谈判桌前的口舌之辩论都只不过是徒劳的喷吐口水罢了。可是法国人却大为低估了中国远征军的决心,这才是最大的失误所在。

按照巴黎的构想,整场作战的关键在于岘港,只要岘港方向能够将中国海军陆战队第1旅围歼,那么问题比什么都好办了。那样的话,法国政府有绝对的资格坐在谈判桌前和中国人来确定各自的利益。也就是南北越南分治这样的最终目的。所有的一切回到战争爆发之前的状态,沿着北纬16度线,中国人取走北方,而巴黎获得南方。就这样简单。

如果一切顺利,南方将依旧是法国的利益存在区,依然可以利用这个桥头堡来遏制中国人在非洲的疯狂扩张。但前提是,岘港方面必须打赢得这场战役。只有打赢了这场作战,才能迫使中国人坐到谈判桌前,否则一切都是一句空话,如果岘港方面无法取胜,中国人凭什么在胜利号角吹响的同时,乖乖的坐到谈判桌前来。

应该说,巴黎发起此次作战行动的这个时机选择的很是不错。作为策应,英国人煽动了东盟海军联合舰队沿着马来半岛北上,进一步向中国人显示东盟联合军队的力量,这种示威式的游行其实只是为了给中国政府和军方增加压力,迫使中国人停止他们的扩张行为罢了。

再者新德里方面已经命令着他们的东部舰队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海域完成集结之后,立即东进马六甲海峡,增强东盟联合舰队的力量。此外,这支舰队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使命,为搭载在‘日本第1轻骑兵团’的法国船队进行护航。

那支为了提防中国海军偷袭的船队也实在是太过辛苦了,它们总是频繁的更改航线,而且随着越来越是接近孟加拉湾,这片中国海军潜艇时常出没的海域,更是如此了。不过总算还好,只要顺利抵达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海域,那么接下来的道路也就一帆风顺了,毕竟印度海军东部舰队的实力是谁也无法小觑的。而且中国人似乎还不至于直接攻击印度海军舰队吧。

为了保证岘港作战的顺利实施,法国空军动用了全部运输力量,在短短两天之内,将第11 伞兵旅的主力从法国紧急空运至西贡。除了2REP(第2外籍伞兵团)在阿富汗、第1伞兵山地团被派外南美安第斯山脉之外,11eBP下属的第3陆战队伞兵团、第8陆战队伞兵团、第35伞兵炮兵团都随同11eBP旅指挥机构前来了越南。

除了增派作战兵力之外,还有一个更为让法国人把握住的时机,恰到好处的来临了。今年的第21号台风正在沿南中国海北上,预计在圣诞节左右经过岘港附近海域。这对法国人来说,简直就是上帝送给他们的圣诞礼物了。因为,这也意味着,正在西沙的中国海军南方舰队第1-1航母分舰队无法折回岘港海域,进驻在岘港空军基地的中国海军航空兵第8联队第15战斗机大队、陆战队第1战斗航空营无法给予航空支援。同时海南的第3陆战旅也无法赶来。

对于岘港的进攻作战恰好是圣诞前的平安夜发起的,而这个时候,也北线的中国远征军尚在河静省一线。战斗是在下午13点开始的,炮火、飓风、暴雨、烟火在一瞬间便是在狭长的防御正面交织开来了。投入在第1陆战旅第1营正面的是得到法军EMF-2直属第4轻骑兵大队加强的‘越人阵’第17师。这支号称‘战无不胜’的全面欧械化师一直是西贡当局拱卫‘首都’的王牌部队。此次竟也被毫不犹豫的投入到战斗之中。

从一开始,震天的杀声、机枪的嘶吼声、密集的炮火之声便笼罩在整个战线之上。双方的士兵便是在雷鸣样的爆炸和交织闪亮的火光之中,展开着的殊死的搏斗的。

受到台风外围风圈影响,暴雨下个不停,风力达到9级以上。而且随着台风的进一步北上靠近,风力显然还会继续增强,空军根本就无法出动,给予陆战队任何的支持。

在通过军事情报数据共享系统得到岘港危机的时候,萧扬也正是满头大火,尽管侦察营已经派出若干个以排为单位的作战分队,沿着1号公路两翼展开搜索行动,可是在没有扫荡清这些伏击敌军之前,部队根本就无法展开前进。看着长蛇样瘫死的车队,萧扬气得连声骂娘。

“看来岘港方向这次是吃紧了!”岳海波默不作声的看完情报,好不半天才开口说到。

“必须让钱鹏飞他们不惜一切大家扫清障碍,随着台风的临近,我们以后也将逐步失去空中支援,到那个时候,剿灭这些残寇将会更加困难。”萧扬说到“我们必须尽快南下,在极短的时间内,对南线形成威迫之势,否则,一切都将来不及!”

“告诉空军,对我们前进道路上的敌军重要防御地点进行最大限度的空袭!”萧扬沉默了一会儿,恶狠狠地瞪着他那双通红的眼珠子。“炸光一切能炸光的,他奶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