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血泪史:日本人另类的屠杀

东风依旧吹 收藏 105 76138

(乡村抗日故事一)



听老人说,当年日本人打到鲁西南的时候,已经是强弩之末,没有多少正式的日本军人,驻防时候倒是二鬼子多一些。他们比正式的日本人要狠毒,但是也有好一些的。(下面的叙述里统称为鬼子)


日本人打下了一个地方,并不是统统的占领,战事吃紧,大部队要往前打,留下二鬼子和日本军小部分驻守。所谓打下一个地方,只是说打下了这个地方的城镇,有好些地方日本人是到不了的,在适当的时候,比如收皇粮的时候,他们就下到乡下“督粮”也就是这样,我说的事情就发生了。


老百姓辛辛苦苦打下的粮食,不愿意被日本人收缴,特别是刚刚开始的时候,老百姓听到日本人来了,就跑路,带着牛,鸡,鸭等等,听说有一家听说日本人来了,就赶忙将刚刚烧好的一锅棒子面糊倒在棉布上背起,在背锅着就跑。平原地区,能跑哪里去?无非是河边,荒地、芦苇坑、柳树行子、盐碱地的深处。等等吧。日本人来了见不到人,搜不到什么东西,就会大怒,将能砸的都给砸了,能带走的都带走,能烧了的都烧了。 开始,鬼子不敢搜,怕中国部队埋伏。后来他们打下的地面大了,也就不怕什么了开始搜。


四十年代初,(我不知道对不对,因为当事人年近70岁了,他当时很小,大概只有几岁。翻开中国近代史,也没有发现日军在鲁西南的行动到几几年,不过大概就是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日本人到了鲁西南四省交界处的一个小村子,当地的村民还是都躲了起来,暴怒的日本人和二鬼子很快的将躲在河沿、树林里的村民搜到。百十人站在一起,鬼子用枪指着,一个长官模样的人大大的讲了一下日中亲善,他们是没有恶意的,交上皇粮都是良民等等。当然没有人回应,也没有人敢回应。


鬼子看看人民的冷场,大概想到了头几次铩羽而归的羞辱,有点恼怒。转了几圈,突然问:谁是保长?


没有人说话。


日本人大怒,随便拉出了一个,抽出来东洋刀就要砍。这时,当事人的父亲许福来(不敢亵渎先烈的名字,姓是对的名为杜撰)站出来:我就是!!


好好!!日本笑了,将刚刚拉出来的人一脚踹到地上,向许福来走了过来,笑的无比灿烂。


之后大概就是大大将许福来表扬了一番,什么良民啊等等的讲了一大堆。最后说希望大家都尽快的将地里的庄稼收割了,交到镇上。不然怎么怎么的。等等。之后就收队,没走多远,对着天上碰碰碰的打了几枪,吓得村民都捂着耳朵,鬼子这才哈哈哈大笑着列队走了。



数天之后,当然没有人家去交皇粮,鬼子这次是真的恼怒的来了,当然了这次村民还是都跑了,背着粮食(当时小麦收成可怜,一亩地也就几十斤,穷人家有个几亩地,几口人也就背走了)狠命的跑,一直跑。


也该着许福来出事,他知道的完,等到知道了,村民都跑的差不多了。啥东西都没带就急急忙忙出了门,跑到老半天了,他老婆突然想起来,无论如何也要将家里的牛牵了,就叫许福来回去牵,许福来当然不愿意。又想到,或许鬼子还没来到呢?牛可是自家的宝贝,真是叫鬼子给祸害了,日子可没有什么过头了。于是往回走。


走到村头,刚刚的和鬼子兵碰到,就给五花大绑了。先是打,用麻绳沾盐水,打的皮开肉绽。之后在伤口上搓辣椒,再打。。打到后来,,许福来也没有说村民逃到了什么地方。鬼子就等,等到天抹黑,村民们就陆续的回家了,走到村口就给从草丛中窜出来的鬼子给绑上押到一家房子里,外边有鬼子看着,不管男女,统统的押到里面。三间屋子关满了,就绑到院子里。逃难的时候带的东西,鸡鸭鹅什么的统统的都赶进院子,一个院子里人哭鸭子叫,好不悲惨。


鬼子没有走,在附近的房子里住,杀鸭子宰鹅好吃好喝的,把许福来调到房梁吃着饭打着他,嚎叫了一夜。


第二天,鬼子将村上的人都赶到场院里,大开杀戒。


先是将许福来的弟媳妇拉出来,用刀将肚子豁开,将没成的孩子挑到刺刀上看着哀号的女人大笑,之后将女人的头一刀砍了下来,之后又用刺刀将许福来的媳妇一刀一刀的零刮了。许福来光是看着鬼子动粗,没有说一个字,也没有哀号一声,到鬼子将他的儿子,也就是当事人拉到人群面前的时候,他痛苦的摇头。


鬼子将小孩子的一只脚踩着,将另一只脚撮在手里,用力一拉。拉开一个大口子。小孩子惨叫一声昏了过去,但是还有气。日本人将小孩子放到地上,想来是怕血飞溅到自己身上,抽出刺刀就要砍,或者是残杀的够了,或者是良心的发现,鬼子不叫砍了。两个人说了两句,既然作罢。


接下来就是残杀许福来,他们将一只鸡绑住翅膀调在许的脖子里,叫许背着。拿来鞭炮在许身后放,鞭炮一响,鸡受惊,乱挠乱抓,鬼子以此为乐。很快鸡爪子挠到了许的骨头,就将绑鸡的绳子放长一点,继续。许就痛的乱走,鬼子就用枪托打着许叫他顺着路走,走了一圈,转回来,接着放绑鸡的绳子。许身上的血流的到处都是,走一步,一个血脚印,但还是要走,不走就是一枪托。折腾了很长时间,许走不动了,也站不住了,说,你们杀了我吧。


日本人将许枪毙了。


另外找了一个人让他当保长,粮食也就顺利的交了上去。许的儿子侥幸活了下去,只是大腿根有了一个永久的伤疤。


到了解放后,人民政府把许姓人的儿子安排了工作,虽然他的父亲当时是党国的保长。将日本人后来找的那个保长按汉奸罪正法了。这是后话。


头几年,每到清明,当地的小学生还要对钱买来烧纸花圈到许的坟堆上祭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