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部队之八卦, 巨搞笑

dandanna 收藏 29 2166
导读:特种部队之军训女生 特种部队也搞学生军训,因为大队要和地方搞好关系,安置随军家属。所以也和地方教育系统拉关系,搞搞军训。 军训女生最头疼,尤其是早晨出操,就是不起。 某兵,我一直叫他黑蛋,现在是上尉了,见面也是黑蛋,过来!操蛋的不得了,军事素质也好的不得了。当 时是班长,被抽去训女大学生。 一个女生就是不起床,赖床,穿着睡裙藏在被子里。 黑蛋面对队列:“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们这群丫头片子了!” 女生们洋洋得意,想看黑蛋怎么收场。 黑蛋走到女生宿舍跟前:“出来,出操了!” “我病

特种部队之军训女生

特种部队也搞学生军训,因为大队要和地方搞好关系,安置随军家属。所以也和地方教育系统拉关系,搞搞军训。

军训女生最头疼,尤其是早晨出操,就是不起。

某兵,我一直叫他黑蛋,现在是上尉了,见面也是黑蛋,过来!操蛋的不得了,军事素质也好的不得了。当 时是班长,被抽去训女大学生。

一个女生就是不起床,赖床,穿着睡裙藏在被子里。

黑蛋面对队列:“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们这群丫头片子了!”

女生们洋洋得意,想看黑蛋怎么收场。

黑蛋走到女生宿舍跟前:“出来,出操了!”

“我病了——”

黑蛋:“出来,不出来我进去了!”

“你敢。我告你耍流氓——”

黑蛋一脚踢开门,大步流星走进去。

女生尖叫,藏在被子里面。

黑蛋伸手,插入女生褥子下面,直接连褥子带被子带人抱起来。

女生被这样抱到操场上,放下,众目睽睽,藏在被子:“班长班长!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黑蛋不理她,展览半个小时,自己带队出操。

所有干部战士和军训学生都看见了,女生藏在被子里面一动不动。

半小时后抱回去。

从此该女生无论出操还是紧急集合,都是第一个到位。

黑蛋带的女生班也成为速度最快成绩最好的女生班。

特种部队之战术口号

战术速射是灵活多变的。如果出现卡壳和更换弹匣来不及,就要步抢换手抢继续战术速射;如果拔出手抢来不及,就要手持步抢冲上去用抢管捅死敌人,哪怕敌人对自己开火,也要一往无前。

坐在电脑前了解战争的人,是不能理解这样的一往无前的,在实战当中,队员要面对的危机包括敌人的威胁,也包括自己武器装备的失误。

一般情况下,冲入屋内要高喊“不许抵抗”或者“中国陆军”,威慑对方,同时战术速射。

如果出现臭弹卡壳,就要高喊——“操泥妈!操泥妈!操泥妈!” 手持步抢直接拿抢管去捅瞎对方的眼。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凶悍

战术速射当中,经常会出现队员高喊“操泥妈!操泥妈!操泥妈!” 去捅倒靶子。

将军或者其余的领导坦然观之,没有任何不满。

特种部队之营救匪徒

某年狙击手集训队,将军视察。靶场设置人质靶,就是人质后有匪徒的靶子。将军随机抽选一名队员:“今天的科目是什么?”

队员紧张,脱口而出:“营救匪徒!”

特种部队也创汇

部队经费紧张,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特种部队就要想办法创汇,捞点外快。当时这种情况没有明令,应该 说处于灰色地带,也算允许的。

特种部队不是工程兵,不能外接工程;不是汽车团,可以承揽货运;不是通讯团,可以外包地方通讯工程......怎么办?

特种部队子弹最多,就组织打靶,收费。

两个南方小老板,别的都不想,就想打打枪。

收费打靶,来吧。

打了两枪,太震,不想打了。

那能让你起来?!

三班长一声怒喝:打不完别想回去!

两箱子弹1500发装,加起来3000发。

两个小老板苦不堪言。

天黑方走,耳朵什么都听不见。 按照子弹数量结算。

正所谓,特种部队也搞创汇。

特种部队之军事行动

某日部队驻训,某连路过木材市场,连长在加工厂购体能训练原木两根,要运原木回去。

原木两根,甚巨,卡车在对面,要过马路。

车多,车快,战士抬着原木无法过路。

某连长一挥手:“他妈的军事行动!”

一个小组的武装特种兵持枪上路,手持武器,脸上迷彩,虎视耽耽。

刷——两边车停。

两个小组战士扛着原木吭哧吭哧过马路,上卡车。

地方司机皆不敢动,老老实实看部队过路。

正所谓,特种部队抬原木也是军事行动

某年,特招土家族猎户后代数名,某连分得一名,呼之曰“土狼”。

土狼新兵第一年就上了军报,是真实的,倒是没夸张。在野外靶场发现一只野兔子,拔腿就追,一直到兔子活活累死,都没甩掉他。

土狼每天五公里越野,都需要栓背包绳。掉队?然也。

土狼会掉队?

非跟不上,是跑太快。。。。。如果没有背包绳栓着,绝对不见人影也。

土狼每天早上四把95,防弹背心,头盔,军靴,扛着红旗,栓着背包绳,拖俩掉队的兵,每次都是第一名。

某年运动会,为考查土狼到底多能跑,给他报了所有长跑项目。

早晨,五公里武装越野完毕,吃完饭就是3000米,第一。

10分钟后,5000米,第一。

10分钟后,1万米,第一。

......一天下来,土狼没有怎么休息,所有的长跑和跳远项目都是第一。

惟文化程度太低,提干的基础考试都不能通过,所以土狼只有离开部队。

离队前,特批土狼入城一天游览,因当兵数年从未入城。

土狼坐了地铁,回来兴奋不已:我坐地下火车了!

多年后,土狼早已不知踪迹,唯有在打字之时想起满嘴白牙汉语夹生的土狼。 为特种部队真神人也

特种部队之打野鸭

某年特种部队野外生存演习中,弟兄们都是饥肠辘辘。

路过一湖泊,湖光山色,但是无心浏览景色。

突然尖兵示意隐蔽,以为遇到卫戍区搜剿部队(假想敌,抓住一个特种兵给一天休假,所以很踊跃),准备跑路。

队长到前,真事儿一样拿起望远镜,大骇。

——几十只鸭子!

队长:“野鸭?家鸭?”

众人齐呼:“野鸭!”

队长下令猎杀。

四把85微声冲锋一阵点射,清脆撞针响声(该抢射击确实无声,没有电影上的噗噗,只有撞针声)。

野鸭的血染红了湖水。

正在兴奋,突然远处一声怒喝:“谁打死我家的鸭子?!”

众兵转身逃窜,溜之大吉。

众兵逃窜,未料撞到闻讯赶来的百姓。百姓是不怕兵的,哪管你是特种兵!人民子弟兵么,所以百姓不怕兵其实是好事。

问题是野外生存不带钱啊,想给都没有。

队长无奈,带兄弟们往深山逃窜。

百姓无法追上特种兵,远远不见人影。

队长松口气,继续前进。

部队沿着溪流上山,其实这是一个河床,上游水库。

入夜在河床休息,因为此处平坦。

梦中突然有人高喊:“发水了!”

余在梦中睁眼,水已经到胸部的位置,急忙起身抓起武器。

原来百姓追不上部队,就跟踪痕迹,发现部队在河床宿营,就去上游开闸放水。

特种部队宿营地一片狼藉。

跑到河岸上发现,除了五器,什么都没了。甚至几个兄弟靴子都没穿...... 该次野外生存真的成了野人生存,兄弟们独自戚戚然也。

训练结束还有五天,呜呼哀哉

1992年,特种兵军事训练汇报会上,几位新兵技艺初成强烈要求上场“露一脸”。有个山西兵,拿一块红砖往头顶上砸。劲使得不小可砖头仍完好如初。台下一阵哄笑,把新兵弄得急了:他一闭眼,照着自己脑瓜又是一砖头。砖是断了,可这位新兵也找不着北了。只见众目睽睽之下,他摇摇晃晃地扭着“秧歌”跑出表演场,抱住一棵大树才稳住了神…

新兵训练打靶,手长在场。

吾们卧地瞄准。

班长检查吾处,总觉吾不对,然未找出毛病。排长、连长亦如此。

“开始射几。”

吾们同行五人,每人射出十发。

报靶员报靶。

“90、96、106、94、85”

报靶员纳闷,总共十发,何来106环?

缘吾是左撇,一发打到别人靶上!

吾正窃笑不已时,教官到吾跟前,让吾练两个手,两只抢。

苦矣,别人练一手一抢,维吾练两手双抢。

经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战士,具备了许多人难以想象的技能,于是他们的BUDUI 中就有了一些特别的故事。例如完成危险的攀登峭壁的训练后,许多的士兵进出自己的宿舍楼就不太愿意走门了,上楼时他们扒着窗台和阳台三下两下就窜上去。下楼时也一样,从窗户跃进跃出。总之,大门成了摆设。虽经过上级军官的严厉制止,但上级不在场时,这些顽皮的战士难免故技重演。

一次,一个特种兵BUDUI教官在路上对几个士兵说,你们几个的水平不行,怕是连旁边部门大院里的车也搞不出来,说着随手指了一下军属大院。谁知道第二天早上,那几辆车就已经停在了门口。

当然,不久人家就找上门来:就知道是你们干的。我们那铁门上锁,又有警卫,又有警犬,除了你们,谁嫩法把这么大车从里面弄走?因犯纪律,几个兵都受了处分。但教官说,你们知道用夜视仪和特种手段不声不响的弄几辆车,看来这个科目还是很过的去的吗!

某年,新来特战摩托数辆,嘉陵产,但是很漂亮。

参座非常喜欢,爱不释手,视为爱物,人玩笑为参座小妾。

某营长,装甲侦察兵出身,好玩车。悄悄开出摩托一辆,在山上玩特技越野。

未料,摩托滑倒,油箱上蹭出道子数个。

参座发现,大怒曰:连摩托你都日,你他妈的作风有问题!


98年珠海航展,组委会从特种大队借来60个兵,做开幕式的三角翼飞行表演。

大队长带队,爱人也去旅游了,还跟着一营的营长,身高190。

开幕式表演结束,大队长带着兄弟们去看航展。

大队长穿着白衬衣,墨镜,夫人穿着红裙子(看上去很年轻,跟小蜜似的)。

一营长穿着西服,墨镜,提着密码箱(在珠海的所有经费),跟在老大后面。

再后面是整齐的六十个彪悍的戴墨镜的男青年,都是一色的运动服,光头。

参加航展的众人大骇,避之不及......以为来了黑社会.....还是最牛鼻的黑社会。

珠海书记举着大拇指,对老大哭笑不得:“你是老大,你才是珠海的老大。”


支队有次出任务-守护铁道桥。我们可爱的小根同志光荣的接过了这个任务。上岗前,支队长专门交代他--遇到紧急情况,挥下小红-旗,火车就会停下来。根向队长拍拍胸---放心。

站了几天,根无聊的要死。自己就琢磨开来,这巴掌大的小旗挥下,火车真能停下来?越想越想挥挥看。有天实在忍不住了,远远看见一列火车驶来,拿出小旗挥了挥。结果令他目瞪口呆--火车尖叫的紧急刹车,铁轨与铁轮摩擦的火花喷出1米多长。停稳后火车司机一脸紧张的奔了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事后队长指着他大骂:“你小子行,今天劫火车,明天还TM能劫飞机。”亏得上面有人,只记了个大过。根痛不欲生。

故事发生在当时热播的那个古装电视剧(就是那个穿着日本军旗装在美国现丑的那个)

那年,某新兵刚三个月新兵训练结束, 被分到xx连x排x班,班长不用说老兵啦,变着法的整蛊新兵。

看到电视剧中的皇上每天有人见面就“皇上吉祥”的叫着挺滋润,

就告诉新兵每天见到班长以上的领导打招呼要加上“吉祥 ”两字, 每天见到班长就要喊:“班长吉祥”。呵呵,

当过兵的我想都知道的啦,新兵吗,明知班长整蛊 ,也得照办。

打那后起这新兵见到班长就喊:“班长吉祥!”班长答应着,其他老兵就偷着乐。

某日,连长来到各班检查内务,正好这个新兵站在门口,

连长一进来,他一个立正张口就喊:“连长 吉祥!”

连长一愣,接着忙点点头,转了一圈就出来回连部了。

可是回来后越想越是想不通,想不通是因 为他没有听清楚那个新兵到底喊得什么, 一般都是喊:“连长好”,今天好像不是这个音呀,

前面两个字 “连长”是没有问题,听得清楚,后面是什么音呀?!

从来没听到过这么喊得呀!连长那叫一个郁闷!

这时连长叫通讯员把那个新兵马上带到连部来,

一会新兵进来依然是立正、敬礼,嘴上喊着:“连长 吉祥!”

这回连长可是听清楚了,忙问:“谁让你这么喊得?”

新兵当然回答是:“班长命令这么喊得! ”连长那叫一个哭笑不得。

后来,班长让连长训个贼死

前海军特种大队士官:我们的头巾你要不要?

陆军营长大喜:要!

士官说:是游泳裤衩改的,你真要吗?

营长大怒:不要

在新兵站军姿的时候 班长(有2个变态的)总会想办法逗我们笑 当然如果笑出来了下场是很惨的!! 有一个傣族的班长姓刀 他的绝招是在冷不丁的时候背小学课文

试想一下 当大家都在努力的时候 突然听到>>> 一鸡(只)乌鸦口渴了 想脚(找)水喝 他飞呀飞呀飞..............还有 秋天到了天气凉了 大雁开始往南飞了 一会排成一个银即(字)形 一会排成一个一即(字)形

如果有人笑了 下场带着猪头(防毒面具)来个500米

说到紧急集合,真的就是笑话一大篇了!!

由于我们每个连之间隔的很近。有天晚上, 1连吹紧急集合。

我们排有个强人, 腾的一声就爬起来了,大喊紧急集合 。

我靠 ,这下, 稀里哗啦的全起来拉 。

班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扎着腰带 ,就下楼了 。

我们打好背包下去的时候只看见 ,全连都起来了!

陆陆续续的集合列队!!!

等了一下, 看见连长穿个秋裤 ,批个大衣出来了。

值班班长就去报告 ,连长说 :你们在干啥子???

全连都傻了!!! 喜剧性的一刻 ,看见1连从我们连队前, 带队跑过...... 连长说: 打都打了 ,你们就跟着他们跑吧 他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

你们积极性这么高 ,不跑觉得对不起你们 。

我靠 !我无语了, 杀了那个SB的心都有 。

在跑完8公里以后, 我们的背包, 全部都原形必露了 。

连长找了7个特别突出的 ,由于大衣是打在背包上的 ,所以大衣散了, 就象披风一样 。

连长说: 你们是何方神圣啊 ??????

全部无语...... 结果7个强人站到天亮.........

我们班有个贵州的兵, 刘东

一天班长问他 ,我们解放军的宗旨是什么????

他想了一下 (可能实在想不出来了)

做出了个我们一被子都想不到的事!!!举起他的左手 翘出中指!!!!

然后大声的说!!我就是解放军, 这就是我的中指!!!

全班 暴笑!!!

下场, 晚上紧急集合

我在新兵连时,班长组织大家到菜地劳动, 就是收蒜头,将大蒜装进麻袋运走。

装了一会,班长小号去了。

这时,连长溜达到了田里。

有一SB赶紧嚎到:“起立”,并跑上去报告:“报告连长,新兵×班正在装蒜,请你指示”。

连长一愣:“继续装蒜”。全班暴笑。

说实话当兵一年多了这个城市是个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正好跟公安干警出去开开眼界.

我们部队所在的城市很小.只有两个区和两个县从城东到城南也就1个小时的车程.当天早上我们接到任务就是配合公安机关打击走私车辆.

任务下达以后我们出去执勤的人就到枪械库领79式冲锋枪和防弹衣,由于我们这里的治安不是很好所以我们要佩带枪支.

早上在中队里吃过早饭后我们这些兵们就坐着部队的解放来到了预定地点设立哨卡.当时天气不是很好下着瓢泼大雨,而且视野不佳所以当天的只抓到几辆走私的轿车和一辆没有任何手续的油罐车(我们这里产石油)。

到了下午4点钟的时候我们也该撤了(干警们早就撤走了)正当我们准备上车的时候从远方行驶来一辆大货车是带挂的那种.在公路上跟了过来.速度还特别的快,由于刚下完雨道路还很湿滑.所以那辆大货车还险些撞到我们.还崩了我们一身的泥水.当时我们这个气啊.我们部队的司机说了句话:追上他妈的.我们的军车就在公路上一路狂奔.就在我们还离大货车还有100多米的地方,突然听到了一声巨响,那辆大货车的挂兜竟然翻到公路旁的深沟里了.可笑的是司机竟然还不知道.我们的车就加大了油门终于在前面的路口给那个大货车给堵住了.当时我们就问那个大货车司机,你跑啥啊.司机说武警大哥我就喝了点酒,至于一帮人拿着枪追我吗.

临行前妈妈在背包上系上一块红色的手绢,说都一样怕找不到,还没来得及抗议如何的老土,军列就已经开动了。到部队是半夜。接兵的说大家赶快找自己的背包。黑灯瞎火的好不容易找到系着手绢的背包,刚抱在怀里,就有一新兵GG拉住了我的背包带,说是他的,偶哪里肯松手“就是我的嘛”,直到剩下一个没人认领的背包也有一手绢,他只好拿去。第二天,就有一男兵找到我,说拿错了被子了,偶这才发现我这里的手绢变成兰色的了,于是两个人把睡了一晚的新被子调换了一下。

班长听了,说“一对儿死心眼”

一次任务归来,三十多人扛着枪去吃饭,服务员见是当兵的,就给我们多打了一盆饭,我们班长桌子一拍“把你们饭锅全部给我端过来”事实证明,班长是何等英明,其他几桌压根就没吃到饭。

某次帮厨包包子,最后剩了点面,一时兴起,顺手包在最后一张皮里。包完就后悔,可怎么也找不着了。晚上开饭,大家吃得开心,本人战战兢兢。忽听连长怒喝:“这面团谁包的!”…………

一次是学车的时候,会车要按喇叭,相当于敬礼,见了队长,班长级别的也要鸣笛。有一次见了队长,班长在副驾驶就说,快鸣笛,由于紧张踩了气喇叭(解放),队长吓得连人带自行车滚到菜地里了。

新兵8个月时间,天天要走1000米去教室上课,一日在路上见到美女一个,大家无口令向左看齐,美女好不高兴转脸让100号人看个够,教导员口令:立定,向左转,跨列,抬头挺胸目不斜视,美女见状撒腿就跑.

79年初,在吉林某机场实习,遇上大雪,学员队被分配扫跑道上的积雪。。。

不知哪个学员出的点子,用一架歼五上跑道吹雪,结果雪被吹飞了大半,溶化的雪水又冻成了冰疙瘩,比雪还难扫。。。。。撅着屁股用榔头敲了整整两天。。。

“现在的教育越来越退步了,当年孔子躺着上课,学生跪着听课,一样没人敢捣乱。现在老子站着讲课,你们这帮兔崽子坐着听课,你们居然还敢睡觉!你给我趴下撑着,什么时候下课什么时候起来!”——军事地形学教官在600人的大课上就这样教训人。

一个兵mm,当初刚到通信连的时候,想家天天哭,曾经打算偷偷跑回去。后来当了班长,带新兵的时候就在门里安了个小锁头,每天晚上都锁着,怕有人也要跑回家。后来有个新战士说,班长,你怕晚上有坏人进来呀?

还有一次,晚上说梦话:“紧急集合,要快!”女兵们立刻行动,等打好了背包,才发现她们的班长睡得正香

2000年军区演习

我作为通信保障坐在指挥车里随部队开进,颠荡了不知多少时间,内急难忍,车队又不能为我停下解决,可气的是车里还有个女人(通信站副站长)

无奈打开睡袋钻进去用一绿茶瓶子解决

又过无数时间女人过来蹭水喝,死活不能给她那瓶“绿茶”,很不愉快

后来成了我女朋友的女人还来问我当初是怎么回事.......

新兵刚下车的时候满是新鲜, 石家庄到处灯火通明, 想想在这城市呆上两年也满好的。

谁知越走越暗,

一问班长,班长确说:“再多看一眼吧,下 次见就是一年以后了” (新兵不能去市里)

新兵时在靶场缺水,因为洗澡抢水和别的连老兵打了起来,我见势连忙回去搬救兵,叫来的却是那个人的老乡,结果又被打了一顿。

在军校读书的时候,一次打稀饭,有一个同学嫌稀饭太薄,与炊事班战士发生争吵,炊事班战士拎了个大勺想从窗口冲出来打架,不小心,一脚踩翻了稀饭桶。烫的嗷嗷叫。外面的哈哈大笑。队长下令,把稀饭扫起来,每人发一小碗,必须喝下去。

过去了十几年,我不知道那时我是咋喝下的。

队长还训话,炊事班容易吗?喂一头猪一年就可以卖钱,喂你们这帮人,四年以后出去都挂个中尉衔,他们退伍回家。

从此,再无人和炊事班较劲。

暗途行进(夜训)的时候向后传话

“前面有水, 一般都会传成--前面有鬼”“前面有条沟, 会变成--前面有条狗”

刚到新兵营的时候是半夜,炊事班给我们弄宵夜,一种叫做“麻拐”的东西,就是削下来的大面块煮熟了白渗渗的,我们黑灯瞎火的看不清,觉得部队伙食真不错啊,这么大块的肥肉这么大锅煮太浪费了,结果吃下去才知道....“汗”

下连在边境某乡,分兵的时候个个提心吊胆不知道有多远,营长就对我们说20来公里大家才放心点,结果刚上车营长就说:在某地和某地让他们下来撒尿.....

当新兵时,第一次包饺子,又是兴奋,又是高兴,连要包什么形状的都想好了,结果班长一看把我们骂了一顿说:要按制式来包。当时就傻了,这部队连包饺子都制式

因为军训学生。两个战友拔不出来了,两人只要没事一坐下来,就说他们军训学生事,到后来,该说也说完了,也没人听他们说了,他们就两个人对坐着,一句话也不说,干抽着烟沉浸在那段“美好往事的回忆”中。

新兵受训,排长问新兵A:祖国是什么?(想到成才那一段诗朗诵)新兵A答:祖国是我的母亲!排长点点头,又问旁边的新兵B:祖国是什么?新兵B答:祖国是他(指新兵A)的母亲!排长无语......

我一战友,新训时跑5公里,实在跑不了了,班长说到:你要跑回去我请你吃炒饭,结果一股作气跑下来,估计兴奋过头,碰上电线杆,脸上缝了三针,从此再不吃炒饭。

我们连队在半山腰,组织打篮球时不打的都要在旁边拦球,不让球滚下山去,结果我的一个三分没投准,掉了下去,只好和一战友背着干粮下去找篮球(我们那里全是原始森林河对岸又是印度)。

刚下连时,吃猪肉大葱包子,连吃10个,然后一动不动地坐着,把连长指导员差点儿吓死,架着在操场上遛弯。恰逢部队长,报告:“直属队新兵吃多了,正在散步,请指示!”一时成为笑谈。

逢年过节,杀猪改善伙食是家常便饭。连队大多是学生兵,饲养员轮流干,杀猪这活只有请驻地附近的专业屠夫。按惯例猪肉归养猪的,下水归杀猪的。当时吃肉凭票,一个团20多个伙食单位,养的这位屠夫膘肥体壮,日子明显高出邻居一截。

八一前夕,屠夫传出话来:行情看涨,外加酒肉伺候。

连长闻讯大怒,发出恨话:走了某屠夫,不吃连毛猪!

晚点名号召自己动手,结果是报名捆猪半个连,报名掌刀的一个没有。

无奈,第二天连长只好自己出马,借来杀猪刀,回忆屠夫刀法比划一阵。

数条大汉依仗曾当过屠夫下手的履历,一个漂亮饿狼扑猪的动作,将毫不知情的大肥猪放倒,从猪圈捆送炊事班外面的空地,班长早已准备好木桶家什,没有屠宰台,用长凳代替。

为了便于放血,大汉们将肥猪四脚朝天按在凳子上,松开绳子便于放血。

连长不顾“杀猪般的惨叫”,咬牙将钢刀插入猪胸膛,还模仿屠夫手法将刀搅动几下。

渐渐的,猪叫声停息了,血好象没有放出多少,大伙松了一口气,前来观战取经的兄弟连队干部围上观看。

猛然,猪翻身落地,带着胸口的刀把,瞪着血红的眼睛,向连长扑去!

连长转身就跑,猪紧追不舍,众兵呐喊跟上。

跑出百米,猪力竭倒地而亡。

那是新兵连我们在训练场练习投教练弹,连长这时过来了说你们往河对过投,谁投不过去就下去检去,我们当时都晕了,那时真的很冷,而小河还是流动的(小河有30多米),我们每个人投三次,我被连长指派到对过捡弹,然后再扔过来,当时我那个高兴啊,因为我可以找个近的地方扔回来,在我扔的时候还哼着小曲,可是我把其中一枚扔上了公路,紧接着听到一声刹车响,司机打开车门以百米的速度冲下车然后以一个标准的姿势卧倒,我都看晕了,接着引来一阵大笑,还挨了连长一顿骂。

我们那条件艰苦,没吃的,一年8个月都封山,开春团里把一年的粮食运过来,吃一年,还得省着吃。过年全是一桌大大小小的过期的罐头。和印度就隔条河,印度的狗常常往咋们这边跑,排长带我们漫山遍野的下套狗的套子,不管再晚,一听见狗叫,全排穿着各色的裤衩拿着铁锹就去抓狗了。打了狗,拿包烟到连部炊事班要点盐和调料,一个排坐在一起吃狗肉。

我们那里没电,后来才通上,那时只有电视房才有电,晚上老兵都去看电视去了,我们一堆新兵点根蜡烛坐在一起聊天,说21世纪的军人点着蜡烛。大年三十晚上烧上柴禾连长组织我们唱《我的祖国》(后来这在边防很多连队开展了),全连都在哭,因为中国的地图上找不到我们驻守的地方。

连队养了条母狗(所以印度的狗常常往我们这边跑),开春就跑印度那边去了,一怀上小狗就回中国这边来生。连长让我们给它盖个房子,上面手书4个大字——光荣之家,并让我们向它学习如何爱国。

那时上初中,拿着气枪在部队大院里打鸟,无聊中在一矮墙上立一两响练靶,这时来一高大军人,对我说,哦,你不是××吗?我是你爸的战友×参谋,让我打一下,一枪过去两响没动,听墙后一声清脆的玻璃响,×参谋把枪扔给我带着他的小兵回头就跑,我........无语。

我手下有一个兵,从来没交过女朋友,八一那天来了一封女学生给他的慰问信,他高兴极了,拿到我面前炫耀,我一看大怒,上面写有部队番号,我让这小子围操场跑二十圈,边背保密条例.

后来才搞清楚是武装部出的错,我带他下小店喝酒赔礼,不想纠察给逮了,我和他同时骂:该死的桃花劫!

有一次实弹射击完毕.大家起哄让营长示范射击.不含糊.营长跪姿无依托.坐标.12点钟方向.距离50米.只听砰的一声....好.....击毙山鼠一名.

我爸是警察。在看守所工作。那里有武警看犯人。我刚会走路时,有武警训练正步。我不懂事,走过去就蹲在地上看解放军叔叔的鞋底。装了什么东西 bia ji bia ji的这么响。

有一次在监狱走廊玩,两个当兵的在走廊站岗。看见我小就来逗我玩。我问他枪梭怎么拿下来,他拿下来给我看。我大喊:怎么没子弹啊。他吓的说:别喊啊。然后拿了个有子弹的装上了。过了一段时间老爸回家说:今天一个犯人想越狱。抢了一个哨兵的枪。幸亏没子弹。又被两个兵给逮住了。

政委下连,除了士兵宿舍,就是菜地猪圈。一天看过那几头猪,冲着陪同的指导员,操起胶东腔:“能(你)的副业差老鼻子啦,看看这举(猪)比能(你)还秀(瘦),喂的跟狼似的,俺都不认识了嘛!”

指导员回连传达政委指示,掐头添尾,去掉方言,变成:

这猪虽然没有他(指政委)胖,但喂的跟狼似的,连他都不认了,

我刚入伍时,新兵连发了一个脸盆,我当时还纳闷为什么不再发个洗脚盆呢?班长严肃的告诉我,不光洗脸、洗脚一起用,这盆子的其它功能还多这呢。我当时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随后,我才知道,不光是洗脸、洗脚这一个盆,洗抹布、洗拖把也是这个盆,倒垃圾、清理厕所大便也用这盆,更有甚者,过年包饺子和面、盛饺子也是这盆。开始还觉得恶心,后来只觉得这脸盆太亲切了。

某国驻华武官在没中国军方的陪同下去到机场(当时演习)被一名山西兄弟逮到,武官一口伦敦腔,山西兄弟听不懂但是这兄弟急了喊了一句山西英语,武官当时眨眨眼说GOOD。后来我问这个兄弟他说的什么他说是“闭嘴”

东北下过雪以后,机场。一天晚上站“好岗”困的快扛不住了,突然听见人在雪地里走路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音!我靠一下就精神了据枪瞄准发声方向但是声音还是不紧不满!偶额头冒汗!一面打开报警器一面匍匐前进,我靠听声音就在跟前了,还是看不见!汗如雨下(零下35度以上)我刚打开保险扳到连发!氆氇一声飞出一个白色物体!我的战术还不错!一个侧滚打来俩点射!这时连长开车带人过来了再灯下一看!我日!一只鹅!

一次实弹射击训练,五四手枪,一战友,陕西宝鸡人氏,第一发就是10环,高兴的把枪举起来嗷嗷只叫,得意忘形中,手枪过肩,枪口向后,结果后面的人以最标准最迅速的动作卧倒,教导员低姿猫腰从侧后迅速迂回,摸到他侧后方,先下了他的枪,关上保险,结结实实的给了他一巴掌,我在旁边的靶位都听得到那个响声,然后罚他100个俯卧撑,一个5公里,全连做检查。

我在部队的时候好象八一,十一几乎没有过,部队在外驻训.记得有一年中秋节我和两个战友单独执行任务,那天晚上就发现月亮特别的圆,仨人一算才知道是中秋节,得过啊,当时身上只有半袋单兵食品,不到半壶水,后来在老百姓的果树上找到一个残留的釉子,还是连夜爬过几座山头才找到的,就那样还高兴的要死要活的,记得那个四川彝族战友还长叹一声;要是有支烟这个中秋就太丰盛啦。

八一过节杀猪司务长探亲不在,股长说你们几个帮炊事班把猪杀了!撸胳膊挽袖子就去猪圈逮猪费了半天劲总算是猪给面子,让我们把他捆住了!把猪放在一处水泥台子上开杀!大眼瞪小眼谁也不会!最后表决用枪刺,枪库领一把56用刺杀姿势把枪刺扎进猪脖子里,但是,偏了没扎住要害!我靠!猪受刺激了太猛!我们又不会捆猪所以猪来了个鹞子翻身!一下就把绳子挣脱了!开跑!后面狂追!后来成了基地一景,一头猪领一群当兵的跑!

刚当兵时,紧急集合。大家黑灯瞎火的冲出宿舍。一个在上床的弟兄慌乱中下床错了方向。迎面撞到墙上。顿时鼻梁就骨折了。那血花花的流....

那是1970年,陕西汉中籍的一个战士轮到第一次帮厨,炊事班长叫他去起猪粪然后在煮猪食。结果他在起粪的时候把猪全放出来,搞得营区里到处乱跑。训练学习全停了大家到处追猪。他倒没事清完了猪粪。又到菜地把各班种的青菜全拔了,剁巴了一阵就当猪食煮了。气得连长说不出话,他到在连长面前说;我在家煮的猪食比人吃的都香!不信连长尝尝?

当新兵时,连队过春节杀鸭,班长派我去.看着战友们大开杀戒,鸭们血流成河,心慌,溜回班里.班长知道后猛训:"你到部队来干吗?是来'杀人'的!"无奈,返回炊事班,一刀砍断鸭的脖子

山区来的新兵买了个菠萝罐头,想晚饭后"品尝",饭后刚打开盖子,谁知集合到团部看电影,哨兵偷偷吃光了罐头,到连队菜地摘了个茄子,去皮切块后装瓶,用牙缸装水兑糖精冲入,盖好盖子.看完电影,新兵关灯在蚊帐中摸黑吃"菠萝"罐头,一阵勺瓶相碰,汤水入口之后,幽幽一声叹:"菠萝怎么和茄子一个味啊."

说甲战士洗后晾晒的裤头不见了,见周围无人,顺手"收"了一条.乙战士发现自己的裤头晒"丢了",顺手又"收"了另一条.总听到连里战士说裤头"丢了",可谁也不愁没裤头穿。

军校开学一个月,某同学接连犯事,被队长罚写10余遍检查,后被同学称作“检察长”

口音篇-----开学不久,大家口音还不习惯,一河北石家庄哥们坐床上,:“我‘北’嘞”,我惊讶阿!怎么回事啊!怎么小伙在屋里面找北阿!找不到北阿!后来才知是找笔阿! 有人在楼道里面喊:“含香”“含香”刚看完还珠格格,我去,这都是男人,哪有这个名字,原来是叫韩啸。

军营顺口溜

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好了干部亏了兵。

新兵信多,老兵病多

紧步兵 松炮兵 稀拉后勤兵

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卧着.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兵不当副班长 站岗不站第二岗

一年干.二年看.三年当爷转

干的比驴还累. 吃的比猪还差. 睡的比小姐都晚. 起的比鸡都早.名声比什么都好. 退伍了比谁都老!

没事扎根破腰带. 走路还要有人带. 吃饭的动作比狗快. 穿胶鞋打领带. 被子叠成豆腐块.

老兵三积极:吃饭,睡觉,领东西。

当兵的三大怪:裤筒肥的象麻袋,被子不分里和外,洗了帽子吹圆了晒。

陆军土。空军洋。海军是个大流氓..

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

眼睛一睁,忙到熄灯!

眼睛一闭,提高警惕! ¬

一年干,两年看!三年打起背包就滚蛋!

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

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

当官不到司务长

当兵不当副班长

班副班副,只管内务.班副班副,吃完饭就上铺.

抬头看山头,低头看光头.

夹着尾巴做人 .

关键时刻拉稀

小心纠察

准备凳子

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

军校十化:

1.管理监狱化

2.内务洁癖化 "

3.饭菜泔水化

4.训练非人化

5.上课梦境化

6.空气水泥化

7.女生恐龙化

8.男生色狼化

9.集合闪电化

10.领导变态化

新兵紧急集合,天黑看不见。一个小子一下子点坑里了。当时天气很冷到处是冰好多人拉了半天才把掉坑里新兵拉上来。回到宿舍一看可坏了。大家的背包上蹭的全是大粪渣滓。新兵们忙着找东西擦,哪知屋里热粪渣滓全化了,那屋里臭的和粪坑一样。

某老兵在广场上哨的时候由于冬天深夜上哨无聊,一广场值勤武警兄弟用大衣做掩护听MP3,由于声音大,老兵心血来潮居然卸下空弹夹当麦克风在万人景仰的毛主席纪念堂前大唱情歌!被政委捕获,后果上自卫哨!

某位兄弟参加十六大警卫执勤的时候,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晚上啤酒喝多了,居然在大会堂的某个墙壁上大书"王XX到此一游",被政委发现把偶们教员气的哭笑不得!

夏天在河沟洗澡,几个男兵在上游, 下游150米村里几个女孩也在洗澡。

男兵喊“你们过来吧”,

女孩“别光叫唤, 有种你们过来”,

男兵无人敢去, 于是没种。

小永,老葛,我们班的小气鬼,从不花钱.一日外出回来,带来点心白酒给大家吃,十分惊奇,吃毕,老葛说:这是在坟地捡的贡品,我俩吃了一些,剩的给大家带回来了.....!

一日,新政委到重炮连看训练,一班长下口令:“二号装药”,政委摆手连道:“同志们装吧,我今天就不了.”( 政委是部队二号首长)

我在济南军区通讯总站一营。有一段时间 ,机房厕所坏了, 如厕行去宿舍楼 。一个人值班怕出事, 有老同志就跳窗在墙角小便 。我们营仅有的一块菜地就在那儿,那时是种的黄瓜,立的棚架,没事的时候打开窗子看看那黄色的小花也挺有意思。 一天早晨, 我也跳出窗子拉开裤子, 准备浇上一泡。 突然 在一片黄花中看出点异样,仔细一看,是一棵红五星,再一看,天,一个女兵趴在那儿,嘴里含着根黄瓜,手里还还拿着根!我吓得啊的一声,迅即翻入机房,尿也没了,羞得恨不得钻地下去。 以后她见了我总是坏笑, 我呢 ,总是避着她 ,后悔死那。

刚开始飞的时候一次迫降在一堆在野餐的女大学生旁边,在爬出飞机后才发现自己尿了一裤子的液体,引的她们放声大笑,回去后被狠罚+嘲笑了一顿。

我刚当兵时 ,不会普通话 。有一天, 老同志社我去叫另一个山东文登的新兵接电话 。他在洗衣服, 一听丢下手中的活就往地里跑, 我紧跟在后面问他干嘛呢 他回头反问:你不是叫我挖地瓜吗?

大学军训打靶,用的是81杠,一排几十个人一起瞄准,喇叭一吹,枪声大作,震耳欲聋,身边一MM大受刺激,号啕大哭,旁边兵正纳闷,不知从何哄起,突然此MM端枪站起转身大喊:不打啦!对面从大校到列兵如同身遭电击,转眼趴下翻身没了踪影,旁边老兵连哄带骗下了枪,而后喇叭一喊中止打靶,回校等通知,二次打靶,一人身边一名士兵,还用手抓着腰带不打完不缴枪不让站起来。

还是新兵连,男兵由于生理特点,有的时候会在被子上制造点那个。早上起来,我们都是把带有斑斑点点的被子拿到操场去晒晒,晃悠晃悠个小女兵过来——“咦,你们几个干嘛要晒被子啊?这么大还尿床啊?——狂倒一片男兵!

某老兵向家乡的人讲述自己的战场经历: “有一次我负了重伤,昏迷不醒。排长把我背到了dan药车上。” “dan药车?”乡亲们很奇怪,“你大概说的是救护车吧?” “没有搞错,是dan药车。排长说我身上有那么多子dan,应该送到dan药车上。”

新生正在进行军训,指导员在布置任务:“一班杀鸡,二班偷蛋,我给你们做稀饭。“咦??”同学们很费解,怎么也没有搞明白他在说什么?后来一个同学在看了指导员的动作才明白原来他说:“一班射击,二班投弹,我给你们做示范。”

退役老兵对晚辈讲自己过去的战争经历。 “我记得,有一次我单独执行任务,遇上了敌人一个整连。我只身奋战,结果我把他们全部消灭了。” 孙子问:“您去年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只说消灭了一个排,今年怎么变成一个连了呢?” “傻小子,去年你还小,我怕你害怕o”

有一个个性鲁莽率直的士官接到消息,他属下一个士兵的祖父死了。点名的时候,他 粗声的对那名士兵说:「喂!!你的祖父死了!」士兵听了,当场昏过去。

过了一个星期,另一个士兵的祖母死了,士官又把他的部下集合起来,当众对那名士 兵说:「你的祖母昨天夜里死了!」那个士兵听了, 嚎啕大哭! 后来有人向上校投诉说那名士官冷酷无情,上校便告诫他说:以后部下家里有丧事, 要婉转一点通知他们。

过了一个星期,士官又接到通知,他的一名部下刚死了祖母, 他记得上校的话,便把 所有的士兵集合起来宣布道:凡是祖母仍健在的,向前走一步.………

士官指着一名士兵:喂!!你站在那里不要动!

一群新兵参加跳伞训练,教官让他们开始跳伞,可是没有一个人敢跳,于是教官说:你们再不跳我就随便踢一个下去。结果还是没人跳,教官怒了,拉起一个士兵就提下去了。说道:小样,还制不了你们。一个士兵站起来说:长官,你把飞行员踢下去了

空降兵部队搞了一次夜间空降。为了让地面部队能够看清空降人员降落的准确位置,他们把空降兵身上全缠上了五颜六色的彩灯,空降命令一下,一个伞兵从飞机上跳了下来,由于当晚风太大,伞兵被吹到了邻村的一个老太太家的院子里去了。当时这个老太太正在院子里看月亮。正在这时突然从天上落下来一个人。伞兵走过来问;大娘这是什么地方?老太太声音颤抖的说;这是地球........

4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