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吃角子老虎机使他成为无家可归者

朋友布朗五十多岁是个完全彻底的无家可归者,全部家当都在一辆从超级市场偷来的购物车里,一条破垫子,一条破毯子,几件烂衣服。就是布朗的全副身家。布朗不能算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因为他从来不流浪,从来不走出他生活的社区。

距离悉尼市中心大约五十公里的巴拉玛打市,市政府门前的广场就是布朗生活的范围。布朗晚上也不是完全没有地方睡觉,社区无家可归者收留中心有着他的铺位。只是布朗不舍得花每晚五块钱的代价,最多隔天去无家可归者收留中心花一块钱洗个澡,刮个脸。

布朗是个酒精依赖患者,标准的酒鬼。他可以一天不吃面包,但是不能没有酒。整天抱着盒装的劣质酒,酒气冲气的坐在市政府门前的广场上晒太阳,找人聊天,布朗很能聊,常常把人们聊的失去耐心躲得他远远的,布朗就拿二根小棍,敲打着几个搪瓷盆子,自娱自乐地唱着含混不清的苏格兰民歌。

每二个星期政府社会福利部发放的三百多元的生活救济金,几乎都变成酒喝到他肚子里。巴拉玛打市的社区工作者,几次送布朗去戒酒中心辅导帮助他戒除酒瘾。出来后依然我行我素整天醉醺醺的。可是每个星期总有一天上午布朗不喝酒,做一件令我们这些清醒的人都绝对刮目相看的事情。

第一次看见布朗是在2003年巴拉玛打市的公众图书馆里,我在图书馆查到份资料想复印,不巧的是那天图书馆里三台复印机坏了二台,唯一工作的一台前面排了七八个人,有个躐里躐塌的老人,穿着件不合季节脏兮兮的长大衣。手忙脚乱地在复印着好像传单之类的东西。出于好奇我瞥了一眼,发现竟然是教育人们戒赌,远离吃角子老虎机的宣传单。从笨拙的设计上看,不像是出自专业人员之手。我感到非常的困惑,怎么也不能把眼前这位衣冠不整,浑身散发着异味的老人,和社会工作者联系起来。

老人哆哆嗦嗦地往机器里塞着硬币,嘴里嘟噜着“就再印二十张吧”。这时候排在我后面一个亚洲女人,用浓重香港口音的英语,悄悄的对我说

“就是这个死酒鬼,每星期的这个时候,就来复印一大堆没有用的东西。讨厌死了。”

我心里一阵反感,毫不客气的用英语反击。“积点口德,先来后到,给自己一点耐心,你怎么知道他复印的是没有用的东西。”老人抬头谦意的说“对不起,我很快就好了。”

“没有关系,你不必介意,我们应该等的。”我故意提高了声音回答着。

中午时分,我离开图书馆去买中午饭。看见老人坐在广场边晒太阳,老人主动和我打招呼,

“嗨,中午休息啊。”

“是啊,我去买三明治。”

“我叫布朗,如果不介意你可以把三明治拿到这里来吃,看,这里的阳光多好啊。”

2003年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经常去巴拉玛打市的公众图书馆查资料。中午休息的时候会拿着三明治找布朗聊天,在那一段时间里,图书馆门前广场边上,经常可以见到一个看上去潦倒的老人,和一个中国青年在手舞足蹈的神聊。一来二去我和布朗成了莫逆之交的朋友,他的故事也一点点地进入我的记忆。

布朗出生在一个苏格兰的花农家庭,祖祖辈辈都是老实巴较的花农。布朗的爷爷年轻的时候来到澳大利亚,帮花场主种花,帮人管理花园养家糊口。布朗的父亲是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在战场上被炮弹震聋了耳朵。复员后作为伤残军人,获得政府奖励的四公顷土地。

布朗和父亲辛勤耕作,精心打理这块四公顷的土地,很快‘布朗花场’在当地小有名气,远近的花商都喜欢来这里批发。布朗长大成人娶了老婆,很快有了个儿子。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心满意足。

八年前布朗的父亲感到自己日渐衰老,地里的活计再也干不动了,又不想拖累儿子,就和布朗商量想搬到养老院去住,把土地传给布朗,条件是他在养老院的费用由这片土地支付直到他死去。当时的‘布朗花场’收益支付养老院的费用,简直是九牛一毛,布朗答应了,但是布朗自从出生后,就没有离开过家超过一百公里的范围。布朗想在父亲住进养老院前,去美国看看。

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布朗看美国什么都新鲜。在拉斯维加斯,米高梅酒店大厅等待旅游巴士的时候,布朗无聊的闲逛,打量着五颜六色的吃角子老虎机。正好口袋里有几个硬币,布朗掏出一个二十五美分的硬币,投入吃角子老虎机里。试着拉了一下拉杆。就这一拉,潘多拉魔盒就此打开。幸运之神往往眷顾从来不赌的人。顿时刻,吃角子老虎机五彩灯光缤发,美妙的音乐大作,人们轰动了。布朗拉中了用电脑连线,累计数百台位于各赌场中的吃角子老虎机的大奖。奖金高达三十万,布朗傻了,不敢相信这眼前的事实。可是对于赌场来说是很平常的事,扣除了所得税,布朗美滋滋的揣着二十几万美金,回到澳大利亚。

布朗从此再也没有兴趣耕作和经营‘布朗花场’。潜心研究赌术,特别是吃角子老虎机的规则和各种各样的玩法。留连于各个酒巴和赌场,可惜‘幸运之神’再也没有眷顾。布朗的战绩总是输多赢少,越输越赌,越赌越输,布朗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怪圈。美国赢的钱二年不到就输了个净光,布朗开始喝酒,而且喝的很凶,他听不进老婆和父亲的规劝,家庭冲突由此产生,他开始打老婆,骂父亲。老婆一次次报警,布朗一次次地被送进心理辅导中心治疗。布朗的父亲到最后,也没有住进养老院,颐养天年,怀着对儿子的忧心,独力支撑着‘布朗花场’直到有一天,一头栽倒在他亲手培育的玫瑰花下,再也没有起来。

布朗沮丧的心情可想而知。但是还没有思改,悔过之心。他瞒着老婆偷偷地把‘布朗花场’卖了个自己认为合理的价钱。远赴拉斯维加斯,他要重拾他的辉煌,他要赢回他的一切。布朗和全美国赌场连线吃角子老虎机的奖池干上了,他想赢大奖,他要赢个几百万,他要赢回他的一切。事实是多么的残酷,一个月后,布朗除了一张回澳大利亚的机票,什么也没有剩下,输的干干净净地回来了。生活又是那么的严酷,很快法院的一纸判决让布朗永远地失去了老婆和孩子。布朗变成了彻底的无产者,从此酒成了他唯一的伴侣,他无家可归,四处游荡,随地一躺,倒头就睡,醒了接着喝。

偶然布朗清醒的时候也深深地感到悔恨,他忏悔输掉的不止是金钱,他还输掉了对生活的责任。他忏悔对父亲、对老婆孩子的内疚。但是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他除了复印一堆自制的宣传单,塞进各家各户的信箱,劝告大家远离吃角子老虎机,千万别赴他的后盾,又能干什么呢? 完


吾心系中华 2008。11。12。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