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六卷 谁之哀殇 第三十一章节 迷梦(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在西方世界的眼里看来,中国成长为他们的战略对手,并开始威胁到他们在世界范围内的相应利益,应该是在中国人将他们的脚步走向非洲之后。

如果说苏丹-达尔富尔问题是一个躲在能源问题背后、由欧美世界所打出的一个幌子的话,那么2007年的中国-尼日利亚莱基自由贸易区的成立,便是给予了西方世界当头一棒。

富饶的石油资源,国内并不是太稳定的政治局势,似乎尼日利亚除了那些石油钻井之外,便也再没有什么值得那些西方国家所去亲睐。“拿走我们想要的,留给那些黑鬼的是战争!”这便是欧洲在非洲大陆所做的一切。

苏美两国曾经在冷战时期一度在这片土地上相互扶持政权、颠覆他们所讨厌的领导人。战争、冲突接连不断,可是随着苏联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美国人也暂时的忘记了这片土地。

然而欧洲人却没有忘记。毕竟这是当年的传统殖民地。维多利亚、象牙海岸,一个个名词的背后,永远都是黑色非洲的苦难和悲伤。当英法、比利时等欧洲国家在这里继续着他们的‘新殖民主义’的时候,当美国匆匆忙忙组建起他们的‘非洲司令部’的时候。中国早已经将自己的脚步迈向了这片富饶、尚未被开发的土地。这最早可以上溯到1960年代。

石油、矿产、天然气似乎人类想要的资源,这里全都具有。无论是哪方势力,都在拼命的攫取着自己想要的一切。所谓的‘非洲维和部队’不过只是各国的派兵幌子罢了。其实如果没有这相互之间的挑唆和驱使,非洲会有这么多的战争和杀戮吗?

“带有一切”一向是欧美最擅长的手段,他们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满足,什么又是留给古老的非洲大陆一些他们的必需品。除了军火和民主输出,似乎欧美也从来没有给过普通的非洲人什么。这一点,即便是在经济条件稍强点的尼日利亚都尚且如此。

然而跨越大洋而来的中国人似乎并不是这样,这个古老国家永远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利益核心。掠夺和欺骗永远都不是非洲人民所需要的。当尼日利亚的石油钻井在被中石油所收购的同时,位于尼日利亚-莱基半岛、距首都拉各斯市50公里、总规划面积达165平方公里的中国-尼日利亚莱基自由贸易区蓬勃孕育而生。

这个自由贸易区的最早始建是在2003年,当时是由中国北亚集团、中土集团和中铁建总公司所联合进行运作的。短短四年,便是成了尼日利亚国内发展最快的都市新区之一。

作为中国境外开发区,莱基自由贸易区的优势,是谁也无法忽视的。一方面,该贸易区有利的带动了中国国内的富余产能的转移。国内的一些条件较好的企业在那短短几年内,纷纷将闲置设备转移到莱基自由贸易区,利用该贸易区内的优惠政策进行产品的加工制造。生产产品直接在包括尼日利亚在内的非洲大陆上进行倾销。这样一来大大降低了运营成本。

因为除了减少了相当一比的关税和运输成本之外,还由于尼日利亚是《洛美协定》缔约成员国,所以其产品在欧盟市场可享受到特惠关税的待遇,并且没有配额限制。在自贸区内设厂生产,从而有利于规避各种贸易壁垒,减少了国际贸易摩擦。

对于尼日利亚来说,中国-尼日利亚莱基自由贸易区的成立,有力的带动了尼日利亚的经济发展。不仅仅为尼日利亚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而且为尼日利亚学习中国经济发展模式提供了参考对象。毕竟中国的经济崛起是举世瞩目的一项成就,也是一个极其成功的运作模式。尼日利亚、甚至是整个非洲都需要中国的经验,来为本国的经济注入活力。

当初根据协议,中国获得了99年的莱基自贸区的土地使用期,而且自贸区还获得了50年特许经营和免除联邦、地方所有税收的优惠。这是极其令西方国家诧异的。

除此之外尼日利亚政府还允许自贸区内地企业所生产的产品在欧盟市场可享受特惠关税且无配额限制,自贸区甚至可以自行办理进出口手续和营业执照。

让欧洲更为惊讶的是,时隔不到一年,中国人再次将他们的脚步延伸到了东非的乌干达。这一次,中国人获取的更多。2008年11月6日,北京飞出的一道新闻让所有的欧美国家几乎昏菜。根据中乌两国协议,中国获得了在维多利亚湖畔的乌干达-拉凯区境内,面积518平方公里、特许99年自主经营权的自由贸易区。要知道这片土地的面积可是相当于20个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的面积。并且,乌干达政府赋予了这片土地地方立法权。

机场、码头、工业园、银行、电视台、报社,甚至参照中国地方政府的模式,建立了金融、工商、外事、警务司法、海关、文教、财政等政府职能部门。乌干达政府甚至允许中国在10年将他们在这里的人口发展到50万人。也就说,允许50万中国人进入这片土地。

这样的种种一切是欧洲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当初他们依靠着战争的手段,方才获得的利益,而中国人只不过是在弹手之间,便是夺得了。更为重要的是,这一切所获得时间,正是在2007~2008年,整个世界在为那场席卷而来的次贷危机所头疼不已的时候。

对于这段过去的历史,威尔士亲王威廉王储自然很是清楚。作为韦廷家族的后裔,萨克森-科堡-哥达王朝的继承人,威廉王储和他的那些祖先们一样,骨子里便是带有这德意志的骄傲。虽然经历多年复杂的联姻,虽然随着英王乔治五世在1917年7月17日颁布的那道枢密院御令,宣布改将英国王室名和王室父系子裔私人姓氏,由‘萨克森-科堡-哥达’改为‘温莎’以避免英国国民对这个德国姓氏的不满之情。可那份骄傲感并没有改变。

祖母-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与祖父-希腊王子菲利浦的联姻又因为这位菲利浦亲王殿下宣布放弃希腊王位的继承权,并按照他舅父-蒙巴顿公爵将姓氏改为蒙巴顿,而使得王储的姓氏成为的蒙巴顿-温莎。威廉殿下骨子流淌着的骄傲又因为希腊式的尊荣感而上升了不少。

“怎么样了?”对于站在身后的阿盖尔公爵第十三世.托库希尔-伊安-坎贝尔、外交事务大臣-德文郡公爵.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王储永远都是那样的咄咄逼人。

“议会的决议是我们将保持在阿富汗的现有驻军,而不介入到东南亚的那场战争之中去!” 德文郡公爵.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耸了耸肩头,甚至一脸的得意“正如你所估料到那样,我的殿下,议会对于目前我们在阿富汗的行动很是认可。戴维-卡梅伦首相所受到的质询也并没有想象中的激烈。这应该是与阿富汗稍稍平缓下的局势有关。

“哦?是吗?”威廉王储冷然的一笑,那位曾经在the Blues and Royals regiment(蓝色皇家卫队第1龙骑兵团)担任过皇家骑兵侍卫,有着少尉军阶战地指挥官辉荣的弟弟,王储并没有太多的担心。当初在2006年,哈里是主动要求进入皇家桑赫斯特学院受训的。2007年7月在从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毕业之后,他便是以少尉军衔担任了搜索排长,指挥着11名士兵和四辆‘弯刀’式装甲侦搜车前去阿富汗,在前线服役。

尽管现在头衔已经是北安普顿亲王-爱丁堡公爵-哈里王子殿下,但威廉王储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弟弟是有着怎么样的能力。如果无法将阿富汗的这步棋给盘活了,那么大英帝国的复兴之梦只能是妄想。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促成了哈里前去阿富汗,就任驻阿欧洲军团司令官。

“新德里方面怎么样了?”王储淡然的对身后恭敬而立着的阿盖尔公爵第十三世问道。

“印度已经动员了他的部分陆军作战部队,海军东部舰队还在尼科巴群岛海域进行集结,王储殿下,似乎新德里还在犹豫坐观着什么!”托库希尔-伊安-坎贝尔刚从新德里回来。

“唔,那就让戴维-卡梅伦去继续做完你所没有做完的功课!”王储很是漠然的笑道,似乎这一切都已经在他的考虑之中一般。“情报部门的讯息已经有了,中国海军的南方舰队正在南中国海进行大规模的集结,很显然,中国人已经越来越深的被拖入在这场战争之中。”

“同样陷入在这场战争之中的还有那位可爱的尼古拉-萨科齐先生所领导的法国政府。”托库希尔-伊安-坎贝尔接过话头来说到。虽然这位第十三世阿盖尔公爵在做生意上的兴趣远远要大于政治,可是当他深陷在其中的时候,他也发现,其实政治真的很适合他们这些贵族。

“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在对于中国的问题上,越来越是强硬了,就像是三条疯狗一样!”德文郡公爵犹豫了一下“他们总是一次次的在向我们寻求支持,可是既然我们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给予他们支持,那么这三条疯狗的驾驭也是越来越难了。” 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一脸的无可奈何的模样。这位联合王国的外交事务大臣最近总是为这些事情在忙碌。

“那就松开拴住他们的铁链好了,让这些疯狗在南中国海上和中国人斗得头破血流好了。”威廉王储冷冷的几乎是不带任何的表情的说道。“那位日本流亡政府的鹰司小姐那里有什么消息?”忽然之间,王储又询问道。

“情报机构称,她已经秘密前往越南了!” 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很是恭敬的回答到。

“唔!”王储转过身去,继续看着那面飘扬在唐宁街上的‘联合杰克’旗帜。风轻轻的吹拂着这面象征着大英帝国往昔辉煌的旗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