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这部队太搞笑

(一)


北方某基地为大首长开中巴车,接送首长上下班的司机小陈,在06年十一长假期间,开着中巴车,车上坐基地1到五号首长及夫人,一行十余人,驱车前往江南五日游.


一天,来到江南一小镇上,临近中午,小陈请示1号首长去哪里就餐,首长说了,随便找个小饭店吃点当地的农家菜,喝点当地自酿的黄酒既可.小陈领命去办.菜肴不算很丰盛,但极有特点,从书上摘下来的树叶拿面粉裹上,往油里一炸,田间地头挖来的新鲜野菜,加鸡蛋翻炒,还有山上长的嫩笋尖,与肉片同锅,这些皆可入菜,且入口清新,回味无穷.


别的都好办,唯有这酒,小陈颇为困惑.找到当地买酒的酒家一看,有两种黄酒,一种为正宗的浙江黄酒,口味霸道,后劲十足,一种为米酒味道的黄酒,入口甘醇,适合不会饮酒人士畅饮.听是这么听说,也不知道滋味如何,小陈想正宗黄酒首长喝正合适,甜甜的黄酒给阿姨们当饮料喝,就一样买了几瓶.


拿回饭店,在厨房里烫过后,服务员把两种差不多颜色的黄酒,装两个一模一样的酒壶,放在托盘上,端过来问小陈:"先生,这酒怎么倒啊?"

小陈没尝过两种黄酒,也不可能当着首长的面判断味道,凭着刚才酒家说的区别方法,指指其中一壶:"这壶给男同志倒上."又指着另外一壶:"这壶给女同志倒上."服务员依言行事,首长交待过小陈,还要开很长时间的车,路上不能喝酒,所以小陈就低头吃起饭来.


吃着吃着,感觉不对劲,首长们喝酒的劲头好象比往日足,满满一玻璃杯的黄酒一口就下肚了,首长们还轮番敬酒,一杯接一杯,不带停的,一壶黄酒顷刻就见底了.首长们一边喝还一边直夸南方的酒就是好喝,南方人比北方人长的秀气,那酿出来的酒也比北方清纯香甜.


再看阿姨们,一个个小口抿着,往下咽时愁眉苦脸,喝那酒就跟喝毒药一样.有老两口关系好的,阿姨小声的劝着首长:"这么难喝的酒,一杯杯灌下肚,小心高血压犯了,少喝点,少喝点哦!"而首长满不在乎:"你知道啥,这叫酒逢知己千杯少,别管我,吃你的饭去!"


最后还是一号首长的阿姨忍不住说话了:"老李,这酒忒难喝,我喝不下你帮我喝了吧!"1号首长接过,一仰脖,嗯?味道不对啊,赶紧把小陈叫过来问:"小陈,这黄酒怎么有两种味道,难喝的那种是不是变质了?"小陈这才有机会两种黄酒各尝了一点,发现首长喝的是那种米酒味道的黄酒,阿姨们喝的是正宗的浙江黄酒,因为颜色差不多,所以小陈给弄错了.


小陈心里清楚,在首长面前把两种酒弄错了,可是多大的错误啊,头上大汗连连,脸色刷一下白了,忙不迭得给首长解释:"首长,对不起,确实,确实是我----弄错了!"1号首长是个很和善的人,知道是小陈弄错了,也不责怪他,只是呵呵笑道:"不怪你,不怪你,怪只怪服务员把酒倒错了!" (二)


一年,有个炊事班班长转业回家,临走前召集炊事班的全体战士一起到外面吃顿饭,大家欣然前往.酒足饭饱后,战士们都有点晕晕忽忽,喝高了后也不叫什么班长副班长的,直接称兄道弟,说着说着,也不知怎的,有两个新战士说起刚下连队到炊事班那会的事了,拍着要转业的班长的肩膀,真情流露:"老哥,本想跟着你多干几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了啊,真是舍不得你走!"


那个转业班长听了也大受感动,还安慰新同志:"兄弟啊,在部队里好好干,哪个岗位都能干出好成绩,再说我走了还有其他人当班长来教你们啊!"


新战士中有一个瘦点的,忽然抱住班长,声泪俱下:"班长啊,还记得我们刚下炊事班那会吗?你让我和小陈主门负责烧火做饭,有几次我们都没完成任务,你都不批评我们,这么好的班长上哪儿找去,呜呜呜-------"


其中一个胖点的也说:"班长,小曹说的没错,有几次锅都快让我们烧裂了,你后来看了也没说我们,我和小曹都感激你啊!"


班长本来抱着小曹也分外伤感,听小陈这么一说,有点摸不着头脑:"哦,有这事?"


小曹边哭边诉说着:"班长,那会我和小陈刚下连队,年纪小不懂事,你吩咐我们每天早上五点起来烧火做饭,头天的灶火不能熄,要留到第二天用,我们那会哪知道怎么把灶火封起来可以到第二天啊,我就跟小陈商量,要不就让灶火一直烧着,往锅里加点水,这样灶火也灭不了,还能烧开水,小陈说这是个好办法,我们俩约定晚上轮流值班,防止锅里的水烧干."


小曹说着缓了一口气,这时小陈又接上话头,不好意思的说起来:"我和小曹晚上一人守四个小时,这样灶火就能留到第二天早上,怪只怪我值班的时候,老爱犯困,坐那儿一会功夫就睡着了,等小曹来接班时,锅里的水已经烧干,一口直径一米的大锅烧的通红,眼看就要烧裂,小曹说要不我们往里面加点水,我说不行,在我们乡下往烧红的铁锅里加水,锅肯定要裂,后来我想到一个办法,说铁锅里加醋不会裂锅,我和小曹就往里加醋."


小曹这时已雨过天晴,说起自己的往事还眉飞色舞:"呵呵,班长不瞒你说,这种事我和小陈干了好多次,有时候早上你过来看我们干活,发现锅有问题,但一句批评的话也没有,真感谢你啊!"


班长越听越好笑,最后笑倒在桌上,小陈和小曹倒弄的莫明其妙,赶紧问班长原因.班长喘口气,笑着回答他们:"哈哈,两个傻孩子,告诉你们,生铁锅烧红后倒入水锅会裂,熟铁锅就不会,咱们炊事班用的是熟铁锅,哈哈哈哈,这样的事也不告诉我."


小陈和小曹面面相愕,愣了好一会才醒过神,看大家都在那儿哄堂大笑,讪讪的解释:"呵呵,班长,我们怕你知道后骂我们,才没敢告诉你."

班长笑了好一会儿,终于停下来,忽然想起什么,把眼一瞪有点生气的说小陈和小曹:"好小子,我说那段时间醋怎么用的那么快,一天一瓶一天一瓶,原来都让你们去洗锅了!" (三)


战士小李到另一个城市看望调动到那里部队的战友小王,因怕麻烦战友,小李就在当地的部队招待所订了一个房间,房号为1588.找到小王后,熟人相见,分外亲热,又叫上几个当兵的老乡,一起到小饭店喝酒吃饭,直喝到部队熄灯前,一行几人,才晕晕忽忽的往回赶.


吃饭的地方在小王所在部队的附近,而小李回部队招待所,还有四十分钟的路程,小王怕喝多酒容易出事,又快到深夜,就让小李到他连队的寝室休息,因为已经熄灯,战士们都睡觉了,所以没人知道这事.小王已成家,另到家里过夜.这下安排妥当,小王把小李送到自己在连队的铺位上,看小李沉沉睡去,这才转身离去.


小李睡到半夜,感到肚里难爱,起身找到厕所,解决完后,再想找到小王的房间可不容易了,小李酒醉未醒,路又天黑难辨,他跌跌撞撞的摸索着前进,看看这个房间也象,那个房间也像,头越来越晕,也不管是不是,随便找了个房间,进去就躺在一张床上睡着了.


小李进的是别人的房间,那个床上本就睡着人,因床的主人个子瘦小,所以小李躺上后,也不是很挤.那个小战士睡到半夜,忽然觉得旁边多了一个东西,睡眼朦胧的用手一摸,妈呀,是个活人,还在那儿打呼噜呢!小战士刚当兵没多久,部队里的事还不是很清楚,看床上多了个活人,马上吓的跑到连长办公室,把连长喊醒后,哆哆嗦嗦的向连长汇报:"连,连,连长,有,有,有人突袭我部!"


连队半夜从热被窝里吵醒,正没好气呢,听小战士说的尽是没头脑的话,皱着眉训那个小战士:"慌什么慌,有话慢慢说,什么有人突袭我部啊?"

小战士被训后,也不敢瞎说话:"我睡到半夜,发现床上多了一个人!"

连长很惊奇,继续追问:"说的详细点,怎么回事啊?"

小战士说起这事就很惊慌:"是个男的,现在还睡在我床上呢?"

连长赶紧穿上衣服,从门后拿出一个扫把,很严肃的叫上小战士:"走,看看去!"


来到小战士床前,小李正睡得香呢,连长也不敢惊动其他战士,推了推小李,压低声音问:"喂,你谁啊?怎么跑这儿来了?"

小李翻了个身,嘴里嘟囔几句谁也说不清的话,又沉沉睡去.

连长急了,使劲一推,把小李推下床,同时加大声音问他:"哎,说你呢,赶紧起来回答!"

这一摔把小李摔醒了,揉了揉眼睛,还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呢:"嗯?这不是1588房间吗?我睡的好好的,干嘛把我推下床,要房钱,明天再交."原来小李以为自己睡到了部队招待所.


连长这下不干了,让小战士把全体人员喊醒,围住小李恶狠狠的说:"什么1588房间,你以为是住宾馆呢,今天你要不把话说清楚,马上把你送警备区!"

小李这才被吓醒,看人多势众,一个回答不好,就有被打的危险,赶紧说出小王的名字,说是来看战友,一时无法回部队招待所,才在连队里留宿,还给连长看了自己的证件.

连长半信半疑的给小王打电话,小王慌的马上赶回连队,向连长证实小李的身份,连长批评了小王和小李几句,吩咐大家各回各的房间睡觉,一场闹剧这才收场跟你说个我自己经历过的


那年是我入伍的第二年,在部队混过的都知道现在第二年的兵只要正常的都基本跟老兵们混熟了。那时我们连有个老兵喜欢种这个养那个,有一回不知道从哪搞了几个小鸽子回连队,自从我看到那几个小鸟时我就在动歪主意了。嘿嘿~~那班长为了照顾那几个小东西还真挺认真,像那么回事。他在营房边的一排树上给它们搭了个窝,那时我差点没绝望。上那么高的地方去偷那可不简单了。梯子在库里,钥匙就他有。没多久轮到我到伙房做帮手后我也就把这事给忘了。真正能让我吃到这鸽子肉是这样的,那天我没事去连里晃听到了黑班长养鸽子的事好像让政委知道了,好像那老人家挺不乐意他养那个。说什么影响不好我诂计是老家伙吃不到嫉妒了。哎~~~人的嫉妒心真是可怕啊!!!

当我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就乐了,多好的机会啊!!!(那时他养的鸽子以经长的很肥了)一套吃肉的计划在心中变的清晰。几个月前流的口水总算没白流啊。感谢毛主席.....

那时我去找了我的几个最好的战友,其实就是同年兵。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后决定先用大家的嘴帮我们开路,后来证明这个策略是对的。但不是完美的,知道的人全来吃了。(不过事情总是有两面性的)我们先去找了几个老兵游说。他妈的本来还以为要下多大功夫呢,问了两个以后就知道基本上全连的人都仃着那几只鸽流口水呢!~~~怪不得有几个家伙最近老是洗枕头套。流了几个月了,汗一下先。了解到情况的严重性后就止住了错误的步伐。没过几天经过我们洗礼的几个老兵就整天围着黑班长转了有意无意的功击那几只鸟,时不时的还带上政委的口气。老黑也不傻可是没办法。不能让老家伙再看到那树上的鸟窝了,可养了这么长时间不是想搬就能搬的,(树上的窝其实是个小房子,大的能住条狗了。再说窝跟树都是钉死的,要想搬就非拆不可)。后来心一狠就下定决心了。不就是几只鸟吗!!要是说黑班长不想吃那是骗人滴~~ 在连里大家除了正餐很少有别的东西吃,有时一只苹果都会偷来偷去,最后便宜的是心狠的人。所以你想啊,这么肥的鸽子谁不想吃?

说到有经验那还是黑班长啊,连里这么多人每人咬一口那连毛算上都不够。他说这事不能让连干知道,不然咱几个连汤都喝不饱。瞧瞧~~这就是经验。做这事只能偷偷的,就像当年鬼子一样,悄悄滴!!哈哈。那些连里不知情的战友们就。。。。。。这还用说嘛~~ 事情到此就算是成功七成了。好玩的事是下面的三成,我那时在伙房班除了值班就没事干了。我们几个算计好哪天轮到我值班然后就对鸽子下手,又是黑班长,他也太让我吃惊了。那天我值完班吃好晚饭正准备去通知他们时他们以经拿着洗干净的鸽子跑来见我,还说我水烧了没有。后来一问才知道鸽子早就在大清早就让老黑送去西天了。我日。见过没良心的,没见过这么没良心的。该死的老黑。也不知道他们从哪搞来的枸杞和当归,三个肥肥的鸽子就这么混着这些大补的药材下锅了。这里说明一下,这个锅是我们部队里那种特大号的,可以放一头猪的那种,烧火是用煤炭的那种,那天我值完班没把火给灭了就等着烧鸽子呢。等鸽子放水里后我在小火的上面加了一铲煤。我铲上煤关上风门好让煤能烧的慢点,慢火囤鸽子嘛。临走还在锅里倒了一些水。我对他们说一小时后回来享受就散了。部队里的晚上是很舒服的,别特是伙房班,除了值完自己的班就没什么鸟事了。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叫我守在厨房里等那东西熟打死我也不干。洗完澡凑几个人打牌去了。哎~~~牌这东西真好不但可以娱乐还可以赌博,我们是军人,我们不赌博,可我们不赌博这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会误事,不知道过了多久老黑披星戴月的领着几个家伙来找我了,那时见我在打牌二话没说就是一句,鸽子呢。当时我就傻了,怎么这么大的事给忘了。心里这么一算完了,那鸽子一定是完蛋了,水早就烧干了。放下牌飞一样的冲进厨房打开锅盖,没出我所料那三只鸽子果然烤焦了。不过幸好我脸皮厚。我说还好,没全焦。撕下块最上面的内开始吃起起来,他们一看不对,这焦了是焦了但要是还能吃的话那肉也剩不了多少了,全让你小子吃了我们吃什么。我是第一个吃的,他们不知道这混着当归和枸杞加烧焦的鸽子肉有多难吃。这群流氓见我在偷笑起先还不知道后来就明白了。矛头全指向我骂个半死,骂完后我又显出我的本领,厚脸皮啊。哈哈,全拿我没折了。有几个极度失望的回营去了。还有几个没走诂计是还没死心,要不怎么说一个苹果都能制造几个小偷出来呢。在伙房我可是没白呆的,你不但要学会如何做新鲜的菜还要懂得怎么把以经变的猪都咽不下的东西变的美味可口。经过就不一一说了。最后我把这个三个焦鸽子成功的做成了鸽子汤。因条件有限也只能做到那一步了。虽说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焦味但绝对吃不死人,他们现在都活的好好的。部队里的事其实就是一堆男人没事找点事干。穷开心`

部队里还是满好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