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解放前后那些鲜为人知的“事儿”[转]

ctkpl 收藏 5 883
导读:  南京的解放,被认为“宣告了国民党反动统治从此覆灭”(《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语)、“蒋介石匪帮二十余年的反动统治至此正式宣告灭亡”(35军政委何克希语)。   但是长期以来,南京解放前后的许多历史事实却依然大多鲜为人知。   在各种常见的宣传文章中,很多历史细节都存在语焉不详、以讹传讹的情况。这种情况也让不少谣言得以公然代替史实,到处混淆视听。   1、最先把红旗插上总统府的部队是“根正苗红的老八路”    49年“汉奸部队占领南京”的谣言是怎么产生的?很多对历史

南京的解放,被认为“宣告了国民党反动统治从此覆灭”(《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语)、“蒋介石匪帮二十余年的反动统治至此正式宣告灭亡”(35军政委何克希语)。


但是长期以来,南京解放前后的许多历史事实却依然大多鲜为人知。


在各种常见的宣传文章中,很多历史细节都存在语焉不详、以讹传讹的情况。这种情况也让不少谣言得以公然代替史实,到处混淆视听。


1、最先把红旗插上总统府的部队是“根正苗红的老八路”


49年“汉奸部队占领南京”的谣言是怎么产生的?很多对历史一知半解的,竟然把解放南京的这支解放军35军彻底当作了“从国军到伪军再到国军”的吴化文起义部队。


48年10月,吴化文起义部队被授予解放军35军的番号,实际上这是“老35军”。解放南京的则是“新35军”。


1949年2月,解放军鲁中南纵队(有军史写手称其为“根正苗红的老八路”)和老35军合编组建“新35军”(后文会详细叙述吴化文部的历史和这次合编组建情况)。


合编中,吴化文部从三个师缩编为三个团,35军每个师仅有吴化文部一个团,解放军鲁中南纵队则有两个团。合编35军二万二千人,解放军鲁中南纵队就占了近一万五千。


35军的军权当然也不会在吴化文手上。吴化文的军长头衔其实更多是统战需要。35军实际是政委何克希负责。何政委是一员抗战虎将,抗战中曾任那支威名赫赫的“江抗”(江南抗日义勇军)的副总指挥。


第一个进总统府的部队是35军104师312团3营9连。104师只有一个310团是吴化文的旧部。312团合编前是解放军鲁中南纵队46师138团。而鲁中南纵队46师138团前身是解放军鲁中警备4团,是解放军鲁中军区地方部队(也有资料称312团合编前是137团,前身是鲁中警备2团)。


解放军鲁中军区各部前身都是抗战中的山东八路军和地方武装。第一个冲进总统府的部队毫无疑问是“根正苗红的老八路”。


带领这支部队踏进南京城、冲进总统府的军官们,也都是我军的老革命:


104师师长方明胜是1930年参加红军的,抗日战争时期,曾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九团连政治指导员,山东纵队第四旅十二团营长,鲁中军区第十团营长。


104师政委严政是1933年10月参加红军的,参加过长征。抗日战争时期,曾任八路军随营学校2队副政治教导员、抗日军政大学第1分校2支队营副政治教导员、胶东支校政治处副主任、胶东军区政治部组织科科长、胶东军区教导团政治委员。


在312团带队的104师参谋长张绍安(也有资料说是“副参谋长”)是红25军的老战士,35年12月曾任陕南宁佛工委某大队队长。


312团团长王奎权(也有资料写作了“王魁权”),1945年9月是八路军山东军区独立4旅11团参谋长。


312团3营营长管玉泉是1939年5月参加的八路军。


2、解放南京的作战指挥其实就没有吴化文什么事 网上说到解放南京,有不少坚持说是“吴化文的部队”打进南京的。


共产党的部队跟过去的军阀不同,压根没有“某某人的部队”的说法。


进入南京的35军,即使全部都是吴化文的旧部,在整编过程中补充政治干部,进行思想政治教育,“遣散”不合格的“旧军队渣滓”(起义后,“旧军队渣滓”其实多逃亡了,八路的军纪可不是设么人都受得了的。网络上也不难找到这句“跟随吴化文起义的2万多人,在黄河北济阳、禹城一带整休时逃亡的逃亡,遣散的遣散,所剩只数千人。”)这样改造过的军队,怎么也说不上是“吴化文的部队”了。


更何况,这支2万2千人的部队,吴化文的旧部只有区区几千,主体也是“根正苗红的老八路”。


很显然,某些人把35军一口说成是“吴化文的部队”,其实是想“借题发挥”一下。


很可惜,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不仅不能说35军是“吴化文的部队”,连说吴化文率部打进南京都不可以。


解放南京的作战指挥其实就没有吴化文什么事。


《联谊报》2006年3月30日回忆文章《何克希政委指挥我们攻占南京》(作者罗晴涛,曾任新四军二师五旅十三团宣教股长,解放南京时是35军105师313团政委)明确记载:


“战前,军部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布置渡江作战的准备工作。军长吴化文因病住院,何克希政委主持这次会议,党政工作和作战指挥由他一肩挑。”……“何克希同志当司令时,指挥部队南征北战,从抗日战争打到解放战争,是位好的军事指挥员。他当政委时,不仅是位优秀的党政工作领导者,而且同样能指挥大部队作战,从江北打到江南,夺取一个接着一个胜利。”


战前,党政工作和作战指挥都是何克希政委主持。吴化文甚至都不在军中。


《人民日报》1999年04月27日第11版回忆文章《攻占江浦解放南京亲历记》(作者沈鸿毅,1938年参加八路军,解放南京时是35军103师侦察科长):


“……林参谋长认为这条理由很充分,果断决定再次向军里请示。他直接打电话向军政委何克希同志请示。何政委考虑了一下,终于同意了我们的请求,明确指示,第一船由103师侦察连先过,然后把船交给104师。 ”


“向军里请示”就是“向军政委何克希同志请示”。而且,请示的事项是哪支部队先渡江的问题。这明显属于作战指挥的事项,正常情况下是向军事主官请示的。从这个事情可以得出:渡江过程中,35军的作战指挥是何克希政委主持。


可见,吴化文不过是一个挂名军长(本来也不可能给吴化文实际的军权,这个是常识了)。35军在解放南京过程中,党政工作和作战指挥,都是当年江南抗日义勇军副总指挥何克希负责的。


是抗战时期曾率江南抗日义勇军在南京周边战斗过的何克希,在1949年又率领人民解放军35军解放了南京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