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借款让情妇花销 为还贷4.5万元卖掉亲生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风姿绰约的美丽少妇季娜,轻易地俘虏了刘成驿动的心。很快,季娜和刘成发展成了情人关系。为了让情人生活得滋润,刘成通过同学担保,借款让美人花销。而此刻,身怀六甲的结发妻子小琳试图通过自己的宽恕,拴住这个出轨男人的心,但所有的努力都是枉然。离开妻子后,刘成在经济上逐渐捉襟见肘。为了还上到期的贷款,缓解经济压力,这个狠心的父亲,作出了一个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决定——4.5万元卖掉了自己10个月大的亲生儿子。虽然刘成心生悔意,但依旧掩盖不了他的罪恶。


患难夫妻


徐州沛县人小琳长得小巧可人,1995年,经人介绍,她与当地人刘成认识,并很快结婚生下了一个儿子。婚后,这个小家庭的日子一度过得红红火火。2002年,因为交通肇事罪,刘成被判刑四年。在这四年的时光中,小琳承担了这个家庭所有的重担:既要操持家务,还要照顾孩子,个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因为过度劳累,岁月在小琳的身体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皮肤显得很粗糙,眼角也有了皱纹。小琳刚结婚那时的风姿被岁月逐渐吞噬掉了,30多岁的她让人看起来已经有40多岁。


尽管生活很苦,但小琳还是盼望着在监狱中服刑的丈夫能早点释放回家,两人一起重新生活。而正是这个念头,支撑着小琳这么多年来走过风走过雨。2006年元月份,刘成刑满释放,这让小琳欣喜不已。而刘成看到妻子小琳这么多年来为家庭付出了太多,也觉得心有愧疚。在一起团圆的日子里,刘成一再向妻子表态,要好好照顾妻儿,一定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多少个夜晚,躺在床上,夫妻俩都在规划设想着一幅美好的发家致富蓝图,还寻思着再生个儿子。


分道扬镳


但谁也没有料到,刘成的心却被一个叫季娜的女人给勾走了。今年35岁的季娜,尽管已离异,但身材保持得很好,尤其那双狐媚的热辣辣的眼睛,更是让刘成魂牵梦绕,一次偶然的机会相识后,季娜对刘成也有好感,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两人很快发生了性关系。而想到老婆小琳那熟悉的身体如今臃肿不堪,尤其后来妻子怀孕后,魂不守舍的刘成更是经常夜不归宿,一有时间就和季娜缠绵。为了供给季娜的日常开销,没有稳定职业的刘成通过同学李可担保,找民间放款人以3分利息的利率,贷款1万元给季娜日常开销。


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几个月后,消息传到了小琳的耳朵。挺着大肚子的小琳得知此事后怒不可遏,一下病倒了,小琳决定向丈夫摊牌。一个傍晚,精心打扮的小琳推心置腹地和丈夫刘成进行了谈话,希望刘成回心转意。但是,儿子刘钊的出生却依然没能拴住刘成驿动的心,小琳对刘成彻底失望了。她发誓,要与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分道扬镳。


今年3月,小琳和刘成的婚姻画上了句号。13岁的大儿子判给小琳,小儿子刘钊判给了刘成。由于刘钊才4个月大,小琳坚持把他留在自己身边照顾。


恶父卖子


游手好闲又无一技之长的刘成,失去小琳的支持后,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转眼1万元贷款期限已过!这让刘成心急如焚,担保人李可也急了,多次上门催债。这时,无计可施的刘成想到了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刘钊。他与李可商量后,希望李可帮忙找个条件好的人家,4万元卖掉儿子。这样一来可以还清欠款,二来不用为孩子的将来担心,也为今后与季娜结婚扫清了障碍,可谓一举三得。


按照刘成的提议,李可很快让放款给刘成的黄小英(女)联系了买家。今年9月29日晚,刘成突然闯进小琳的家,从小琳怀中强行抱走儿子刘钊。小琳眼巴巴地看着儿子被刘成带走。她当时只是担心粗心的刘成照顾不好儿子,可没想到刘成心肠如此狠毒,竟把儿子抢走卖了。


就在当晚,刘成把孩子抱到了约定的交易地点——沛县汉城公园北门。刘钊的可爱模样和机灵的大眼睛着实让人喜欢,买家对孩子非常满意,但对孩子的来路还是有些怀疑。见此,黄小英以天地良心发誓,再三向对方说明,是她的同学离婚后,孩子因为无法抚养才托她送人的。看黄小英如此信誓旦旦,一脸真诚,买家也不再疑虑什么,当即拿出4万元现金交给黄小英,高高兴兴地抱走了刘钊。

人间蒸发


黄小英留下自己应得的本息后将钱交给了李可,李可见大功告成趁机从中拿走部分钱款装进自己的腰包,把余下的2.6万元交给了刘成。同时让刘成在买卖协议上签字,证明是刘成的本意。因为这样一来,即使小琳知道也无法追究他的责任。刘成忐忑不安地回到家中。他想到孩子被卖掉的真相一旦被小琳发觉,她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还不如再向买家多要几个钱。两天后,他打电话给李可,要求买家再追加两万元。黄小英也担心刘成反悔,让自己的钱落空,还落下笑柄。不得已自己从家中拿出5000元让李可交给刘成,并郑重声明从此不得再提及要孩子的事。


10月2日上午,小琳意外地接到了刘成打来的电话,电话中刘成说,“我把刘钊让李可送人了,你不要再问小孩的事了”。小琳的脑袋轰的一下天旋地转,他不敢相信刘成会做出这种遭人唾弃的丑事。在大骂刘成的同时,小琳声称如果刘成不找回儿子刘钊,她就报警。这时,刘成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为稳住小琳,他就佯称自己正在想办法筹款还钱,好赎回孩子。为了确保起见,刘成再三叮嘱小琳千万不要报警。


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小琳依然没有从刘成那里得到儿子刘钊的任何情况。而此后,刘成突然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小琳预感到这是个不祥的征兆——一定是儿子找不到了。


落入法网


10月9日凌晨1点48分,江苏沛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小琳的报警:“我的儿子刘钊被刘成卖了,请警察快救救我的儿子。”沛县新城派出所和刑警队民警接报后,立即展开了调查。相关侦查人员按照要求,迅速赶到当事人家中展开调查取证和排查工作,并及时获取了嫌疑人刘成已于10月8日17时登上了去天津的长途客车的信息。事不宜迟,警方立即进行部署,并与天津警方快速取得联系,争取第一时间将疑犯抓获,同时安排刑警队民警和新城所民警连夜赶往天津配合抓捕审查工作。


10月9日下午,沛县警方将刘成从天津带回,紧接着警方又及时将李可和黄小英捉拿归案。根据犯罪嫌疑人的交待,警方迅速与买方取得联系,并给买家宣传法律政策。经过说服教育,10月9日22时,被拐卖的孩子刘钊又重新回到母亲小琳的怀抱。11月4日,当地公安机关依法将该起涉嫌拐卖人口的案件移送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目前,刘成、李可被依法逮捕,介绍并联系买主的黄小英因犯罪情节轻微,主观恶性较小被取保候审。


昨天,在沛县看守所,刘成对记者说:“当时我把亲生儿子卖给人家时,心里也有不安,但是迫于还款压力和李可的威胁,没办法才答应的。后来一想到卖孩子的事,我心中就有死的念头。觉得自己不是人,现在民警把孩子找回来了,平安无事,我也放心了,我做了错事,犯了法,我心甘情愿接受任何处罚。现在情人没有了联系,一切都成了空,小琳也一定恨我,孩子也不会原谅我,我现在只有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