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喜大悲的状元

zw0224 收藏 1 409

一年一度的高考结束了,随着各省录取分数线的陆续公布,媒体又开始频繁使用“状元”一词,要热闹一阵子。如今的“状元”,当然并非古时候的状元,实际上只相当于古时候的“解元”,也就是省级考试的第一名。现代人喜欢吹牛、浮夸,把考试冠军的荣誉提高了一级。


“十年窗下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状元当然是十分荣耀的名头。但是,它也只是一个名头而已,不见得能兑换多少实惠。民间传说和戏曲情节中,状元往往成为驸马爷,即皇帝的乘龙快婿,从此飞黄腾达,吃香喝辣。事实上,那样幸运的的状元是不多的。即使是做了驸马爷,也不见得就富贵齐来,人见人爱。我国历史上一共出过750个左右状元,今天一般人说得上名字的也不过王维、柳公权、陈亮、吕蒙正、王十朋、文天祥、张孝祥、翁同龢、张謇等十来个人而已。即使是这十来个人,多数也还不是一流的人物。若想真正成为一流人物,主要还靠日后的努力,日积月累。一次考试即可获得的荣耀名头,兴高采烈一阵子是可以的,从此不可一世,不再努力,那是不明智的。


正事说过,闲话登场。这里要讲一个历史上最幸运又最不不幸运的状元的故事。


此人姓龙,名汝言,安徽桐城(今属安庆市)人,生于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发迹之前,以秀才身份在京城某都统(八旗都统,一旗的最高行政长官)家做家庭教师。有一年嘉庆皇帝过生日,都统请龙汝言替他捉刀,撰写祝寿词作为“小贡”,就是类似于今天明信片的小礼物。上边写着祝贺的诗、词、序、颂之类文字,装订成小册子,进献给皇帝。龙汝言还是有点小才华的,他从康熙和乾隆的御制诗集中挑选出了二百个句子,组成一首长诗。嘉庆看到都统进献的集句诗,非常高兴,立即召见他,并给予奖励。都统不敢隐瞒,就坦白说,诗是家庭教师龙汝言代作的。嘉庆听后并未怪罪他,说:“南方士子往往不屑读先皇诗歌,现在此人熟读如此,可见他一片爱君的诚心。”当即赏了龙汝言一个举人出身,让他次年参加会试。


可是,第二年春季会试,龙汝言名在孙山之外,没考上。主考官完事后向皇帝汇报考试录取情况时,受到了严厉的申斥。嘉庆皇帝说,这一科录取的文章不好。主考官出来后,悄悄打听皇帝身边的太监:“这一科的文章很好,皇上为何不满意?”太监告诉他:“因为你们没有录取龙汝言,他不便说出来而已。”于是朝廷大臣们都记住了这件事。下一科,即嘉庆十九年(1814),主考官就设法将龙汝言录取了。嘉庆看到会试录取的名单时,非常高兴。殿试后,考官就将龙汝言的卷子定为一甲第一名,连同其他考卷进呈皇帝,请他定夺。嘉庆偷偷拆开龙汝言试卷的弥封,见是第一名,没有说什么,照旧密封好。当众宣读名次那一天,嘉庆十分高兴,说:“朕欣赏的人果真不错。”龙汝言脱下布衣,立即就被任命为南书房行走、实录馆纂修等差使。隔三差五,还能得到皇帝的赏赐,满朝大臣,全都羡慕不已。


但是,这龙汝言有一本难念的经:他老婆是个悍妇。龙汝言从小没了父亲,家里又穷,一直依靠岳丈照顾,因此养成了怕老婆的习惯。


这一天,龙汝言跟妻子大吵一架之后,就搬到了一个朋友家去住,好几天都没有回家。凑巧的是,这期间实录馆派人送来《高宗实录》稿子,让龙汝言校勘。龙妻接过稿子就随手一放,也没有告诉龙汝言。过了一天,实录馆来人取回稿子,龙妻就给了他。自始至终,龙汝言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


不久,龙汝言就接到了革职的圣旨,祸从天降,不啻晴天霹雳,龙汝言吃惊不小,几乎魂飞魄散。原来,实录馆一位执笔馆员一时疏忽,把高宗纯皇帝(乾隆)的“纯”字误写成断子绝孙的“绝”字。这还了得!这稿子龙汝言虽然不曾过目,但是黄色的标签上签的是他龙汝言的名字。嘉庆皇帝一看到这个,龙颜大怒,惋惜了许久,还是下旨:“龙汝言精神不周,办事疏忽,著革职,永不叙用。”


不过,龙汝言的命运最后又出现了一丁点儿转机。嘉庆去世时,龙汝言因为是朝廷旧臣,且曾经得到过死去皇帝特别的恩遇,按照惯例,被允许入宫哭吊。哭吊之时,龙汝言哀痛之情逾于常人。道光皇帝觉得这人有良心,特赏他一个内阁中书(内阁中负责起草抄写文件的低级官员)。道光十八年(1838),还做过一回会试同考官(副考官)。此后不久,龙汝言就黯然死去了。


龙汝言因为一首集句诗,得到嘉庆皇帝的皇恩眷顾,破格得到功名,得到状元这个荣耀的名头,而且锦绣前程指日可待。但是,因为一次偶然的疏漏,这锦绣前程立即化为乌有。命运之神,就是这样苛刻,不允许人拿千次万次的小心谨慎,去弥补、抵消偶尔一次的疏漏,皇恩浩荡,也不能永保荣华富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