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投票给骑兵-闻《中国骑兵》入选江西好书评选

银色盾牌 收藏 2 47
导读:北面的日军坦克攻过来了,担任阻击的特务团伤亡过大,已经顶不住了。很多机关干部都觉得最后的时刻到了,纷纷开始撕碎文件,破坏器材。 悲壮的气氛之中,冀南军区后勤部的赖勤政委(1945年病故)掏出手枪,喊着:“共产党万岁!”准备以身报国。况玉纯拦住他说:“好同志,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最后一次冲锋。   况玉纯政委亲自充当旗手,他单手擎着红旗,在骑兵队列前面高声呼喊。   这就是那句后来响彻冀鲁豫的战斗口号——   “骑兵团!共产党员集合!”   “曾玉良到!”   

北面的日军坦克攻过来了,担任阻击的特务团伤亡过大,已经顶不住了。很多机关干部都觉得最后的时刻到了,纷纷开始撕碎文件,破坏器材。


悲壮的气氛之中,冀南军区后勤部的赖勤政委(1945年病故)掏出手枪,喊着:“共产党万岁!”准备以身报国。况玉纯拦住他说:“好同志,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最后一次冲锋。


况玉纯政委亲自充当旗手,他单手擎着红旗,在骑兵队列前面高声呼喊。


这就是那句后来响彻冀鲁豫的战斗口号——


“骑兵团!共产党员集合!”


“曾玉良到!”


曾玉良团长抽出战刀,第一个站在了政委身边。


“徐青山到!”


“王永元到!”


“张起旺到!”


“……到!”


干部们高喊着自己的名字抽出腰间的战刀,党员们高喊着抽出了战刀,普通战士也高喊着抽出战刀。有坐骑的机关干部上了马,徒步的、徒手的同志们也紧跟了上来。刘春雷听见有位领导喊着:“同志们,拼了啊!这里不能是倪家营子!”


后来,当刘春雷知道“倪家营子”的含义,他才真正理解了当时的悲壮。的确,像曾玉良、况玉纯这样有过西路军惨痛经历的将士,就是宁愿牺牲上一百次,也绝不肯再重蹈覆辙。


拼了,这是竭尽全力的最后一次冲击。拼了,骑兵的铁流,暴风般地涌向了王行杖。从进攻一开始,骑兵们就以冲刺速度狂奔。不必给战马预留迂回机动的体力了,如果这一次冲不进村子,谁也没准备撤回来。


敌人一面加强卫河渡口的防守,一面向王行杖方向增援。村庄右侧的坡地上出现了日军一个机枪小队。鬼子的重机枪响了,八路军的战马接连被打倒,摔下来的战士打几个滚,爬起来,满脸是血地举着马刀继续向前冲。


跟在骑兵团后面的,是握着手枪、攥着手榴弹的机关干部,是妇救会会员、文工团团员、后勤管理员,是县区干部、报社记者、印刷厂工人,是学校的学生和老师,是医院的医生和伤员……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所有的人,都冒着弹雨,义无反顾,为撕破鬼子的“铁壁合围”,不惧死亡,向前冲!

-- 摘自《中国骑兵》,王行仗突围之战


引起我重温这段气吞山河的文字,是因为在网上看到江西省举办的“图书精品展”,网络投票的候选中有一本书,就是这本黄晓峰(王外马甲)所著的《中国骑兵》。

投票链接在这里 -- http://www.jxpp.com/sub/bookexhibit_2008/vote.aspx?page=0

《中国骑兵》描述的这支部队 – 八路军一二九师骑兵团,就是出身于我的老家河北。我始终坚信,正是易水男儿的魂魄,铸就了这支燕云铁骑。八年血战中,他们的战旗始终在华北平原上飘扬,保卫着父兄姊妹们不受外族的凌辱。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无条件投降。


他们做到了。


这本书,记述的就是这些普普通通,又令人荡气回肠的中国军人。


晓峰是我的朋友。


从第一次看到他笔下这些宁死不屈的中国军人,我已经把晓峰看作了朋友。


我们忘不了这些用生命为我们保存下来一个国家的人们。


《狮子王》说每一个伟大的君王都会化作星辰,从那些星星上看着我们。


《狮子王》只是一个童话,而我深信,在月夜的星空下,那些用生命保存了国家的人们,正用他们黑色的眼睛凝望着我们。


晓峰的笔,让我们知道他们在凝望着这个国家,望着它从苦难走向重生。


我想,他们也一定听到了我们在传递奥运火炬时那放声的歌唱 –


“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那一刻,他们的眼中可会有泪,那泪光是欣喜,还是安慰?


星空中的目光自然虚幻。


然而,在今天这个充斥炒作与浮躁的世界,那目光又真实得让人感到无可复加。


那是一种真正铁血男儿的目光,因为它有着发自心底的刚毅。


他们的真实如同刀劈斧刻。在他们的审视下,我们会不得不收起习惯的假面,恢复眼中的清澈。


假如这个题材交给我,我没有能力如同王外马甲一样真实地重现这些中国军人的风采。这一点我坚信不疑。


因为我只能以一种审视历史的眼光来看待他们,而晓峰本就是曾走在生死边缘的人,他理解他们,就如理解自己身边的兄弟。


所以他笔下的骑兵团,就仿佛在我们身边逶迤走过,带着硝烟,带着军人特有的豪迈,也带着中国普通人随遇而安的随便,说着,笑着,爱惜地提着马缰,而旁边是晓峰的旁白念出他们的名字 – 刘金魁(42年牺牲),胡彦明(43年牺牲),杜金波(1944年牺牲),崔秉志(1942年牺牲)。。。


每个人都会死的,而他们的死如同燃烧的火焰,共同照亮中国的天空。


我去投了一票,也建议我的朋友们去投一票。我们的这个社会中,如这样真实的存在已经不是很多了,让我们珍惜他们一次吧,为了晓峰的文字,和他笔下那些中国的英魂。


谢谢。


[完]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