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2 九

woshi3suo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size][/URL] “再看吧。”桑克己缓过神来,笑了笑,“吃饭,先吃饭。” 吃了一会儿,桑克己问:“二弟,你这两年都到哪儿锻炼去了?” 桑克身:“咳,东南亚瞎跑呗,锻炼个啥。” 桑克己:“就没找个女孩儿?” “咳,找那做啥?”桑克身还想继续扯淡,但碍于桑凡在,也不好接着说,只道:“没那兴趣,找回来了还得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再看吧。”桑克己缓过神来,笑了笑,“吃饭,先吃饭。”

吃了一会儿,桑克己问:“二弟,你这两年都到哪儿锻炼去了?”

桑克身:“咳,东南亚瞎跑呗,锻炼个啥。”

桑克己:“就没找个女孩儿?”

“咳,找那做啥?”桑克身还想继续扯淡,但碍于桑凡在,也不好接着说,只道:“没那兴趣,找回来了还得给管着。没意思。”

桑克己:“那你总不能光棍一辈子吧?”

“那又怎么样?”桑克身不屑地道。

“桑家的传宗接代,就靠您们二位了。”桑凡笑道。

桑克身笑道:“咳,有大哥就够了。我啊,不稀罕,生出来了还教不好。不要还少生气些。”

桑克己插道:“这就是你不对了啊。咱桑家,啥也不缺,就缺人。你不会教不要紧啊。咱可以请人教啊。但没人咱怎么办?总不能上外面抱去吧?”

桑克身:“咳,大哥,你可真像爸爸了,一上口就是家啊,儿子,后代的。”

“这有什么不好。人长大了本来就是要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传宗接代的。个个都像二哥你这样,那还得了了。”桑凡笑嘻嘻地道,也没有恶意。

桑克身不耐烦地说:“这事不管了。”

“想咱爹给你做主,包办婚姻是吧?”桑克己半认真地问。

“咳,不说这事…”桑克身摆了摆筷子。

桑凡问:“二哥,呆会咱吃完了,你准备带我们上哪儿去啊?”

桑克身:“想上哪儿去?酒吧?还是食街?”

“一女孩子,你带人上酒吧做什么?”桑克己否定道。

桑克身:“那咱们就去逛逛食街,要么就到海滩吃烧烤,喝喝小酒聊聊天什么的。”

“还吃喔…”桑凡皱起了眉头。

桑克身:“海边坐坐嘛,总比你呆家里看电视的好啊。”

“呵呵,也不知道是海边坐坐呢,还是海边看比基尼去。”桑凡笑道。

“那可就不一定了。”桑克己也跟着掺和了一句。

“靠…”桑克身笑骂了一句。

==========

三人在海边喝酒聊天,玩到了十二点才回到郊外的别墅。

“都,回去洗洗睡吧。”桑克己以大哥的口吻对桑克身和桑凡道。

“明儿什么节目啊,东道主?”桑凡调侃地问桑克身。

桑克身问:“啥?我啥时候就成了东道主了?”

“可不是吗,你比我和大哥都先来,这儿又熟悉,像刚才,哪家的酒好喝些便宜些你都一清二楚,不找你找谁啊。”桑凡笑道。

桑克身:“那你们想去哪儿?”

“随便走走吧。”桑克己随意地道。

桑凡看了一眼桑克己,道:“出海钓鱼,去不?”

“丫头片子,你有鱼重么,还钓鱼。”桑克身笑道。

桑凡不服气了,问:“怎么了,欺负人不是?我为什么就不能钓鱼了?”

“开玩笑呢,”桑克己怕他们嚷起来,“还有没有别的地方?”

桑克身:“我爱去的,酒吧,桑拿,你们都不行。要说逛街,哪比得上HK澳门那边。”

桑凡:“那就钓鱼去。”

“还真去啊。”桑克身带着小小的嘲讽口吻道:“你要是晕船了,还不得忙死我和大哥了。”

“晕船自负。”桑凡赌气道:“说到做到。”

桑克身:“行…这可你说的。”

“A,别了。小妹你没坐过船,出海钓鱼可不比做远航大轮,晕死你的。”桑克己解围道。

“我说了晕船自负,哥,你怎么也和二哥一起挤兑我呀。”桑凡撒娇道。

“大哥,咱就从她一回吧。”桑克身想让这个妹妹吃点小苦头。

“真的行不?”桑克己还真信不过桑凡。

“绝对不给你们添麻烦。”桑凡信誓旦旦地道。

“那我联系船了啊。”桑克身用手指点着桑凡道。

“可靠吗?”长期的职业生涯,让桑克己对交通工具的使用和人员安排上格外谨慎。

桑克身:“放心吧,我们的货船,这几天没事。”

“我们的货船,怎么能拿来玩儿呢?”桑克己严肃地道。

桑克身:“没事,换了。以后不用了,过段时间就给卖了,不用白不用。”

“那行。”桑克己想想也可以。

“明儿几点啊?”桑凡问。

桑克身:“出海钓鱼可得赶早。”

桑凡:“能有多早?”

桑克身:“五点出发,你行不?”

桑克己道:“现儿都十二点多了,洗洗睡下也只能那么三、四个小时,能扛得住不?”

“没问题。”桑凡自信满满地道。

“那就这样了。明儿谁赖床,自个儿租船追咱们去。”桑克身故意对桑克己道。

“行了吧,你。就这么看低小妹。”桑克己道。

“就是!”桑凡朝桑克身嘟了一下嘴,然后揽着桑克己的手,道:“还是大哥好些。”

“行了,都各归各位吧。”桑克己觉得这样不太好,于是轻轻地拨开了桑凡的手,“我先上去了,赶紧洗洗睡了,陪不起你们两猴精。”

==========

十二月份了,不管在哪儿,半夜洗冷水还是有一丝凉意的。桑克己随便洗刷了一下就裹着浴巾出来了。正要爬上床,手机却响了。桑克己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想了一下,等了有二十多秒才接起了电话。“哪位?”

“怎么才接电话呀,洗完澡了么?”电话那边有点埋怨。

“哦,刚出来,怎么了?”桑克己倒是觉得意外,为什么妹妹这个时候会打电话过来,“还不睡,有什么事?”

“没有…”桑凡那边嘀咕了两下,“我想过去和你聊天…”

桑克己问:“都这么晚了,有什么明天说不成吗?”

“那算了。”桑凡颇为失望。

桑克己:“那行,就这样。还有别的事情没有?”

“挂了。”桑凡好像带着点儿脾气,把电话给盖了。

“这丫头…”桑克己放下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七个未接电话。一查看,全都是刚才桑凡的号码打来的。他琢磨了一下,又犹豫了一阵子,回拨了过去。

“怎么?”桑凡在电话的一头偷笑了。

“有什么事吗,刚才?”桑克己从桑凡接电话的口气中听到了一丝的得意。

“没事不能给你打电话啊。”桑凡反问。

桑克己:“说正事,都一点快了,没事睡了,明儿再聊。”

桑凡半是认真地道:“你开开门,我过去和你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