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八路的烽火八年 第四部 残酷1941 (九)突破公路封锁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3.html

(九)突破公路封锁线

辽太公路是辽县至太原的一条公路,其实就是一条土路,连个碎石都没有铺,一到下雨季节,路上到处是坑坑洼洼,民国二十年建成后从来没有修补过,通个马车都很难,就更不用说汽车,骑马成了公路上的最快的交通工具。

何家据点就位于辽太公路中辽河大桥转弯处。辽河将整个辽县一分为二,而辽河大桥是南北互通的唯一桥梁,因此,日军对这个据点给予了充分的重视,有五十多个小鬼子常年驻守在这里。

叶剑飞就趴在距离大桥不到一百米的地方,仔细观察着这个据点小鬼子的活动规律,他发现小鬼子们每天清晨和晚上盘查最为严格,而中午最为松懈。现在虽然已经是十月,但辽县的十月却像刚入伏一样严热。中午时分,小鬼子大都要睡午觉,真正值勤的只有二十来个鬼子。

“孙柱,你仔细看看,公路边和哨所里有十二个,两个环形沙袋阵地里各有两个,还有那两幢碉堡里有几个人影在晃动。”在叶剑飞手势的指点下,孙柱将小鬼子的军事布防看得清清楚楚。

“营长,我们是直接杀过去吗?”

“辽河上只有这一个桥梁能通过,现在船都被小鬼子扣留根本没有船可以渡河,沿岸又有不少小鬼子驻守。这样一来,这个大桥布防反而显得比较薄弱。我观察了半天,这个地方想要混过去恐怕很难,看来只能来硬的,冲过去了。”

“我们火力估计有问题,小鬼子少说也有几十个,而桥梁这地方又不可能展开兵力,在小鬼子碉堡重火力防守下,我们的优势不多啊!”

“我们中午开始进攻,这个时候至少有一半的小鬼子在睡午觉,趁其不备我们全力进攻,一定要在半小时内解决战斗。否则小鬼子增援部队就可以很快地赶到了。”

“好,我这就去发动部队做好战斗准备!”孙柱抬头看看天,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再过一个多小时,小鬼子们也该睡睡午觉了。

叶剑飞正在挑选战士化装接近敌人,如果冒然强攻,部队的损失一定不会小,还是要想办法尽最大可能减少部队损失,不能跟小鬼子硬对硬地死磕。最后,决定由孙柱带头,张二楞子、阿牛三个人背着柴火过哨卡,干掉几个机枪手后,部队立即展开强攻……

“站住,干什么的?”孙柱他们将驳壳枪藏在腰后,每人背着一捆柴火慢悠悠地走向哨卡。两个鬼子兵端着步枪,把他们拦住了。

“太君,我们是砍柴的!”孙柱点头哈腰地回答。

这几个小鬼子觉得奇怪,他们从没有看到哪个砍柴的人过这个哨卡,辽县这个地方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树,哪家前门后院没些树林,从没听说到河对面砍柴再背回来的道理?

“把柴火放下,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两个鬼子兵拉动枪栓,明晃晃的刺刀已经抵住了孙柱的胸膛。

看到小鬼子起疑,张二楞子慢慢从身后拔出驳壳枪,猛地冲这两个鬼子开火,在几米的距离上,驳壳枪的手枪弹顽强地冲进小鬼子的身体,从中弹口溅出的鲜血都喷到孙柱的身上。

“先干掉机枪手!”孙柱大声命令道。

几个鬼子兵掉头往歪把子轻机枪阵地跑,一串飞过去的手枪弹将他们打倒;阿牛在近距离一枪命中在碉堡顶楼放哨的鬼子兵,这个毫无防备的鬼子和手中的步枪一起,直接从近十米的顶楼摔了下来,重重地砸在土地上,虽有钢盔保护但仍然脑壳迸裂,大片污血从口鼻耳等处流出,一下子就将身下的土地染红。

“同志们,冲啊——”鲁光大声喊到。五十米开外,几百八路军战士从隐藏的树林草丛中站起来,一窝蜂地冲向了桥梁,密集的弹雨也打向碉堡,有些子弹甚至穿过射击孔钻进了站在旁边鬼子兵的躯体。这时,碉堡里的鬼子醒悟过来,二三层的射击口里迅速出现了轻重机枪和步枪,密集的火力扑向正在冲锋的八路,当即有不少八路战士被打倒。

打光枪膛里子弹后,重新换了十发的弹匣,孙柱和张二楞子、阿牛炸开碉堡大门,冲了进去,被爆炸声震得耳朵发聋的鬼子兵慌忙端起步枪,但速度太慢了,毕竟步枪开一枪还要拉一下枪栓,而驳壳枪则是点射或连射。虽然有鬼子躲到木桌后,但根本抵挡不了近距离密集的手枪弹雨,一下子底层的三个鬼子兵来不及反应就被打倒。

急促的下楼声音在密集的枪声中仍然显得比较清晰。三个鬼子兵听到了底层的爆炸声,担心碉堡一层有困难,迅速跑下来支援。但当他们的眼睛刚看到楼下横七竖八倒着的皇军士兵时,自己就被从墙脚射出的交叉弹雨命中,灵魂被子弹带离了躯体,但肉体还是被地球重力吸引着,从楼梯上咕噜咕噜滚了下来,鲜血全都洒在了楼梯上。

孙柱从鬼子兵身上解下两颗手榴弹,慢慢爬上二楼,这时小鬼子们正在重机枪或轻机枪面前,拼命向外扫射。透过射击孔,孙柱可以看到桥梁那头的八路被火力死死地压制着,即使想抬头看一下敌情,也要冒着被密集子弹爆头的极大危险。

咚咚响了两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到了木板上。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有个鬼子停下手中的机枪回头看了一下,只见两颗皇军制式装备手榴弹正冒着白烟在身后打转,张大的嘴巴还来不及闭上。“轰——轰”的两声巨响,当孙柱带人冲进来时,看到的只是一堆碎肉污血和乱七八糟歪倒在机枪上的鬼子尸体。

桥梁的那一头,红旗举了起来,一群八路趁着鬼子火力中断的时机,迅速冲过桥梁,将几个趴在沙袋里的鬼子兵打倒,占领各个外围阵地。

三四层的鬼子兵拼命阻挡孙柱他们冲上去,但是在这种狭窄的碉堡内,最好的武器是驳壳枪而不是三八步枪,孙柱他们三人在近距离不停开火,火力竟然将鬼子们全部压制住,只要敢抬头肯定被手枪弹头击碎头骨。压制住鬼子步枪火力后,立即丢出手榴弹,轰的剧烈爆炸后,碉堡里再也看不到一个活着的鬼子兵。

孙柱正在医护兵的帮助下,往头上绑绷带。刚才鬼子不停地冲他开枪,劲力十足的步枪弹从他的耳边飞过,撞上红砖墙后竟然又弹了回来,形成了跳弹,划破了他的头皮,鲜血一下子都渗了出来。现在,他一高兴或者愤怒牵动头皮的话,都会青疼青疼的。

而另一个碉堡也被迅速冲过桥梁的八路军攻下,浓烟从碉堡内飘出来,伴随着肉糊味和血腥味。

“营长你看,烟是什么回事?”鲁光手指处,在碉堡顶楼上,有长长的一股黑烟,在这么晴朗的中午,没有多少微风,在十几里外都可以清楚地看见。

“小鬼子肯定是在给其他据点报信!让两个战士快点把烟给弄灭,其余人打扫战场,抬上伤员快撤!”叶剑飞命令。没想到这个据点的小鬼子没有配备电台、电话,竟然有这种烽火台似的报警办法。不过,办法虽然笨点,但是的确管用。

辽河大桥受袭的情报被几个据点转送后,立即被电台发送到了小泽的手中。

“八路竟敢主动袭击大桥据点,我看他们是不想逃命了。”参谋官说。

“他们不袭击大桥据点,占领这个关键地区,就根本过不了辽河,就仍然处在第一层包围和第二层包围之间。他们现在突破公路封锁钱,至少可以到达一片新土地,避开皇军的精锐和兵锋。他们的想法的确不错,但这样一来,反而暴露了他们的行动轨迹和方位,利于皇军对他们进行新一轮的围剿。”

“长官,我们立即调派周围的骑兵和步兵,向大桥周围扑过去,将这群土八路全部干掉!”

“不!按照这个速度和时间,等我们的骑兵和步兵赶过去,土八路早就没有影子了。命令骑兵部队,分散出击,一定要摸准这群土八路的准确方位。距离辽河大桥最后的两个大队主力迅速向这一区域靠拢,我要抓住机会一举全歼这股八路,洗刷我们帝国皇军的耻辱!”

叶剑飞这时正带着部队沿着辽河边上前进。鲁光提议说趁日军还没有反应过来,全力突破其它封锁线,一举跳到包围圈外。但是叶剑飞从军事角度分析,总觉得不妥。日军不可能这么简单地把兵力平均分配在各个据点上,肯定留有充足的警戒和快速机动兵力。八路军行军全是靠双腿,一旦在平原被日军发现踪迹,再想摆脱就十分困难了。现在要做的是迷惑日军让他们摸不到八路军的具体方位和行军意图,摆脱他们的预期追击和包围。

“营长,我们一直沿着辽河走,很容易碰到小鬼子在辽河边的驻守部队,这样不是办法呀!”

“辽河周边都是树林、水草、灌木等,容易隐藏部队,小鬼子要想找到我们必须狠下一点功夫。如果我们离开这里,天上有小鬼子飞机、地上有鬼子骑兵和汽车,我们怎么躲得过去?我的想法是,把小鬼子搞糊涂后,趁夜行军,力争用最短的时间突过去,这样可以减少我们白天暴露在平原上的时间,进而减少被小鬼子发现和袭击的机率。”

“嗯,很对,这个办法好。”鲁光在旁对叶剑飞这个想法给予肯定。

“对于,老鲁,咱们队伍里的伤员情况如何?”叶剑飞知道今天打了这一仗,冲锋时有不少战士受伤。

“轻伤有十几个,重伤有三个,好在都没有生命危险。但是重伤员迫切需要找地方做手术取出弹头,不能拖时间长。不然感染加上失血,很容易牺牲。”

想到这一层,叶剑飞的心里就觉得沉重起来,这些都是年轻的八路战士,在与日军殊死搏斗的战场上英勇负伤,却又得不到很好的治疗。很多战士就是因为就医不及时、药物缺乏而终生残废。但是八路军也实在没有办法,条件太艰苦,他们一直只有几个从医多年的老中医,缺乏精通外科的医生和治疗枪伤的药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