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五卷 任是行人无定处 第二六七章 绝境

hc8610 收藏 3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高庸涵自进洞以来,还没来得及定神看清周围的环境,就接连遭到狙杀,而且迭经凶险。只守不攻只会愈发被动,况且先机已失,再加上断霞金丹所含的莫大威胁,登时激起他心中怒火,双眉一抬挥手洒下一片电网,跟着将手中的攻山符悉数祭出。适才临星冕影发动太慢,结果吃了暗亏,此时则早已蓄势待发,在周身上下游走,掀起一道道乌光。

胸中戾气升腾,高庸涵自忖有了阴柔之力的垂弦闪电和攻山符,就算挡不住断霞金丹,也不至于一击丧命,所以打算强行接下这几粒金丹。与此同时,以气御剑,将临风剑全力掷了出去。这一剑有死无生,用的是“绝灭”剑意,恰好与“生机”相对。他这一发怒,不由自主地将灵胎中的魔雾气息带了出来,原本夺目的闪电变得有些血红,而剑意更加惨烈暴戾,就连他的眉宇之间也不自觉地出现了些许变化。

攻山符乃是天机门有名的一道灵符,以灵力将符篆刻于灵符之上,可以拟大山之势,挟万钧之力,虽说比起断霞金丹来略显逊色,却也有与之一搏的实力。这一下碰撞比之刚才更加猛烈,声威震天,洞壁剧晃之下终于支撑不住,轰然倒塌。漫天尘土碎石飞溅当中,就见洞内一团亮光一闪,跟着传来一声清脆的撞击,仿佛斩碎了什么东西一般哗啦啦一阵脆响。

攻山符完全爆裂,垂弦闪电则被震得粉碎,褐纹犀甲出现了数道裂痕,临星冕影悲鸣着勉强游走,试图修补受损的地方。高庸涵的身形却稳稳地站在原地,只是面容有些扭曲,嘴角不时渗出丝丝鲜血。断霞金丹的威力果然不同凡响,而且施法之人本就是灵力深厚之辈,这一下令他也是伤得不轻,不过毕竟还是硬接下来了。凭着过人的胆识和高深的修为,在付出灵胎受损的代价之后,高庸涵已将先前失却的先机夺了回来。

“绝灭”所蕴含的杀机,连当世一代剑道大家风如斗都叹为观止,洞中之人修为虽高,却也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厉害,一时间措手不及。为了抵御这凌厉的一剑,那人当即祭出一件法器,法诀纷飞之下光华满天。这件法器乃是一面宝镜,唤作银河垂地镜,原是丹鼎门前人在空明界的星河之中炼制而成,具有不可思议的神奇法力。宝镜一出,一团光华如水银泻地般奔涌而出,镜光一照登时将临风剑的杀意给反震了开来。可是剑芒中蕴藏的聚象金元大法之力,是高庸涵毕生修为所在,终究还是没能完全卸掉,剑芒掠过将镜面光华击的粉碎,化作无数碎片散落一地。

临风剑固然被震的倒飞回来,剑身残破不堪,可是那面银河垂地镜也是黯淡无光,同样遭受重创。那人心痛之下,疾奔到高庸涵身前,劈头盖脑地一通乱打,嘴里还不停地骂道:“大胆妖孽,乱我清修,毁我洞府,破我法器,今天定将你毙了不可!”

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七重天完全被惊动了。高庸涵一面还手一面暗自叫苦,到了这个时候,他早已醒悟过来,原来是上了盘甲的大当了。从眼前这人的通天长冠就可以看得出来,此人在丹鼎门中的地位定然不低,再从他的言语间能很轻易地得知,这里哪里是关押权机、权思的地方,分明是道祖崖上一处清修的洞府。要是知道这处阆苑洞天,乃是丹鼎门历代掌教清修的地方,只怕高庸涵会更为懊恼。因为如此一来,不要说救人并希图化解两派的仇怨,反而会再添新仇。此外还有一点,此事一出,叶厚襄以及北州国的处境便愈发艰难了。

想到这里,高庸涵对盘甲简直恨得要死,同时深为失悔,不该如此轻易地相信外人,尤其是身处险境之时。这其实不能怪自己不小心,只是他的性情如此,自懂事时起便是以诚待人,总以为自己拿出真心便可换回友情。就算是遭受了历山背叛的切肤之痛,这个性格却始终改不过来,否则又怎么会交到那么多朋友?直到今天再次被蒙骗,他仍然不可能就此改变,实在是不能且不愿。

大丈夫提得起放得下,只一转念间高庸涵便将盘甲一事抛诸脑后,此时无论怎么想都于事无补,还不如留着精力想法子脱身。权衡利弊,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离开此地,首先是不能暴露身份,若能如此尚还有一丝机会。幸好他一直都幻化成千灵族人的模样,尽管早已为对方识破乃是假冒,但是真实身份倒底没有暴露,至少对方决不可能一时半刻猜到他就是高庸涵。当下不敢再施展聚象金元大法,只是用凤五玉柬内的一些驳杂的法术应对,这么一来出手之际自然大打折扣,被逼得连连后退。

那人眉头一皱,已然察觉到高庸涵的变化,冷笑道:“我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敢暗闯道祖崖,原来不过是外强中干!”跟着豪兴大发,一连窜的法咒吐了出来,法诀翻飞灵光四溢,便要一举将来犯之敌拿下。

这时远远传来几声长啸,显见是七重天的丹鼎门高手已经闻风而至,一旦被合围,就算修为再高也难以脱身了。当日天机峰一战,高庸涵面对众多修真高手围攻时,曾迫不得以放出火螈,成就了无比的盛名。而火螈本就是世所罕见的异兽,极其好认,所以当此时刻也不敢轻易施展,以免被人认将出来。至于尸螟蝠就更加不能施放了,因为丹鼎门的灵光对于阴魂邪气,天生就有克制作用,此时放出岂不白白害了尸螟蝠的性命?

两只异兽不能施放,云丝天龙也不敢施展,束手束脚之下登时险象环生。啸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急促,想是来人已经发觉了阆苑洞天惨遭损毁,所以啸声中透出一股子杀意。高庸涵深吸了一口气,脚下一顿不再后退,双手环抱猛地一搓,将临星冕影内的天雷悉数提取出来,混杂在垂涎闪电之中击出。闪电离手之后化作一条银龙,长吟声中着朝那人袭去,只短短一瞬便将四周的云雾卷了过来,高庸涵的身形随即隐入其中。

那人冷哼一声,面色陡然凝重起来,双手捏出一个法诀,跟着手指连弹,一丝丝晶莹剔透的蓝光从指尖激射而出。蓝光虽细却十分锐利,如同尖刺一般直刺入银龙体内,银龙仰天大吼身子猛地扭成一团,似乎痛苦万分。不过蓝光也就此打住,再也进不得半分。

便在这时,高庸涵暴喝一声:“破!”银龙瞬间变回一团巨大的闪电,跟着轰然绽放。条条闪电如同银蛇一般向四周蔓延开来,远远看去,就像是盛开的烟花一般,将整个七重天都映照的一片大亮。此次过后,不知是何原因,道祖崖附近的天雷闪电全被吸引到七重天这里,时常可以看到云海之中划过的银蛇,后来这里改名为火树银花,成为了道祖崖的又一个名胜。

不过此时交手的两人,都无暇观看这难得一见的奇妙景致,他们的目标全在对方身上,一个想要将敌人当场格杀,一个则想趁机离去。闪电绽放之后,四周的云雾不但没有被震散,反而纷纷堆积过来。厚重的云雾对于高庸涵自然十分有利,当下不退反进,仗着腾云术在云雾之中急速穿行,朝着洞府内冲去。他的打算是,来路定然被封,肯定是行不通的,要想离开七重天就只能另辟蹊径,而这出路便在阆苑洞府之内。

便在此时,丹鼎门的高手已经赶到,纷纷高呼:“掌教师兄,来敌在哪里?”

“他在云雾之中!”那人一连窜吩咐下来:“你们守着各处方位,先将云雾驱散,务必生擒此人!”

高庸涵躲在云雾之中,听到众人的对话不禁暗暗叫苦,没想到与之交手的,竟然是丹鼎门的宗主,堂堂一代宗师丹泰常!没想到盘甲的用心如此险恶,引自己和丹泰常交手,只是先前那道黑影又是何人,竟然也能潜伏至此!

可惜时机刻不容缓,丹泰常的应变也是极快,只从那团古怪的闪电便一下子就猜出了高庸涵的用意,大喝一声:“到了此时还想跑么?没那么容易!”话音未落,先一步退到洞口,不再全力击杀高庸涵,而是在洞口接连布下禁制。

丹泰常本来在此静修,结果却被人偷袭,盛怒之下才接连使出杀手。到了此时自觉胜券在握,静下心来想法也随之转变,在他想来,来人既然能闯到七重天丹鼎门的禁地,所图一定不小,很有必要弄清楚其中的来龙去脉。况且同门已然赶到,不妨暂且饶他一命,先生擒了来人再说。他这么一变,高庸涵的处境可就更加难过了。

高庸涵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云雾外面的高手越来越多,一股强大的气势如山一般压了过来,只怕要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会陷入重围之中。一旦到了那时,会出现什么结局是想都不用想的,到了此刻真正叫走投无路,除了等死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一念到此,心中连呼罢罢罢,索性不再躲藏,站在原地负手而立,坦然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单枪匹马身陷重围之中,加上地形又不熟,不是绝境又是什么?到了这般田地,任谁都没有办法,即便是杜若、纳兰亲至,只怕除了硬拼一途也再无良策。可是有一点,丹鼎门乃九界道祖一手创立,算起来是整个九重天境之中第一个修真门派,追溯起来至少有数万年的历史,单只这份底蕴便不是其他门派所能企及。

虽说自九界坍塌以来,丹鼎门并没有出什么惊才绝艳的天才,但是一直稳稳坐拥修真界第一把交椅,为世人所仰望,若说没有什么真材实料绝不会有人相信。在修真界之中,难道真的凭九界道祖和仙界的威名,就可以震慑天下了么?要知道,当年的上仙狐晏,后来即便是贵为原界帝君之后,也不曾对丹鼎门下手,这里面当然不可能单纯只看仙界的面子。究根结底,还是在于丹鼎门自身真正的实力,绝非是常人以为的那样,和其他八大门派大致相当。

眼看没了一点生机,高庸涵的心情反而异常平静。若不是担心暴露身份,全力出击之下,未必就不是丹泰常的对手,可是对于适才的选择他并不后悔,毕竟他的目的不是杀戮。能和修真界堂堂一派宗主打成平手,单只这份成就就足以令人自傲,然而他也没有得意的念头。他唯一感到遗憾的是,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完,许多责任没有尽到。至于紫袖的下落,审香妍身在何处,他尽管担心却并不难过,因为他知道,就算他真的丧命于此,她们也一定会明白他的心思!

莫非到了这个地步,真的就没有活路了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