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二天 倒数第二天,17:00之前。都是因为杨兴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二天,17:00之前。都是因为杨兴荣!!!


老陈的老伴儿买菜回来了,当然,舒梁也跟着回来了,陈生也回来了。一路上,舒梁真的想和陈生说话,但是他担心老陈的老伴儿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所以一直压抑着自己。刚刚回到老陈家,他老伴儿去了厨房,舒梁就一把将陈生拽进了卫生间里。

“我上个厕所!”舒梁假意的喊道。

老陈和政委他们几个都在客厅里坐着,童明也无所事事的到处看着,他似乎对这个久违了的世界又一次的充满了好奇和未知。殷月坐在距离大家最远的窗户边上,她不是不想和大家坐在一起,她心里有一个心结,因为她毕竟和大家不一样,这一点老陈他们几个也都知道,所以也就没有过多的说什么。

舒梁把陈生拽进了卫生间,压低了声音对陈生说:

“你想干什么?”

“我没有想干什么,我只想看看他们。”陈生充满了委屈说道。

“你不是要带他们走吗?”

“我把他们带到哪里去啊!!”陈生有些生气了。

“你说过,看到了他们,你就离开的啊!”

“那凭什么你可以在他们面前出现,而他们却看不到我?”陈生的语气并不是质问,而是真的是自己的疑问。

“。。。。。。”舒梁其实也不太清楚其中的奥秘,恍惚间说道:“我有事要做完,所以我一定要来这里,而你呢,应该回去了。”

回去!陈生知道舒梁所说的回去是哪里,是那个空荡荡的、无声的海淀分局大楼里,那是陈生的世界,陈生不愿意回去,但是他又能去哪里呢?

陈生蹲在了卫生间里,他低着头,看上去无比的沮丧和不安。舒梁看着陈生,心里也隐隐的产生了怜悯和同情。自己何尝不是和陈生是一样的吗,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还硬要往这个世界里跑,把老陈和童明送回来了,是不是就应该和殷月一起回去了,回到枉死地狱里了,即使在那里也无所谓,只要能和殷月在一起,什么都可以。

镜子。

又是镜子,而且还是卫生间里的镜子。

舒梁抬起了头,看到了老陈家卫生间里的这面镜子,这是一面椭圆形的镜子,镜面里清晰的照着卫生间里的模样,可是唯独照不到镜子面前的舒梁。舒梁又一次的意识到了自己的虚幻,自己已经不是镜子能照出来的人了。舒梁看着镜子里卫生间,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剧烈的愤怒,仿佛镜子也在讥讽着自己,嘲笑着自己已经失去了生命。

握拳!挥舞手臂!猛烈的出拳!

舒梁一拳击向了镜子!

。。。。。。

舒梁没有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甚至都没有一拳击打到镜子上的疼痛感,但是舒梁惊愕的双眼目睹了这一切发生的全过程。

舒梁的右手像挥拳打进水面里似的,伸进了镜子里,镜子面上也像水面似的,泛起了一层一层的波澜,镜子里阴冷但是不潮湿。舒梁看不到自己的手在里面是什么样子,镜子面上似乎像一滩浑水似的,什么也看不清。

这是什么!

又是一个通向枉死地狱的通道吗?

正当惊愕无比的舒梁要撤出手臂的时候,忽然,镜子里面的未知世界中有另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舒梁的手,这只手非常有力量,而且舒梁可以通过抓住他的这只手感受到,这是一只相当粗糙的手。

来不及喊叫,也不能喊叫,舒梁拼命的向外拉扯着自己,左腿已经踩在了洗手台上,用力的和里面那只手抗争着。

陈生看到了,他猛然间起身,一把抓住舒梁,帮着他一起往外拖拽着。然而,里面的那只手力量太大了,而且那只手的指甲正在划破着舒梁的手臂,舒梁在疼痛的同时也感觉到自己体内个液体在沸腾,似乎只要有毛孔的地方,那种液体都会喷涌而出!没错!是血液!枉死地狱鬼魂的血液。

陈生看着舒梁痛苦的表情,他低声说了一句话:

“舒梁,我走了,我去替你解脱!父母我都看到了,没有什么要做的了,你误解我了,不过没关系,我们那边再见!”

陈生说完了之后,转身用头撞向了镜子面,舒梁根本就来不及抓住他,也不可能制止他了,眼看着陈生的头扎进了镜子面里,然后瞬间就全身都进去了,镜子面像溅起了水花似的,弄得舒梁浑身都是水。

镜子里的那之后在抗争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松开了,舒梁急忙抽回来手臂。镜子面的水波纹在逐渐的平静。舒梁手扶着镜子框,他似乎是要找寻陈生,可是怎么找啊,舒梁焦急的拍打着镜子框,然而无济于事。

过了一会儿,镜子面平静了,静止的就像一面镜子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镜子里依然照不出舒梁的影像,舒梁沮丧着看着镜子,他很透了镜子。

忽然,镜子里出现了陈生,他笑着看着舒梁。

“舒梁,你出去吧,他们会着急的。这里没事了。”

陈生的面容安详,语速和缓,他的四周和背后什么东西都没有。

“你怎么样了?你为什么要去!”舒梁问道,内心中极度的焦急和不安。

“我很好,我也应该离开了,你说的啊!”

“你那里是什么地方?”

陈生笑了笑,换了一种表情,另一种安详的方式,他渐渐的消失了,消失在镜子里,临消失之前,说了一句话:

“枉死地狱!”

。。。。。。


舒梁呆立在卫生间里,右手还攥着拳呢,一直都没有松开。忽然他觉得右手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他抬手一看,一张纸条在他手心里。

舒梁吃惊的打开了纸条,发现两行字。

“快让刘庆扔掉手机,它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是谁的呢?是那只手吗?这是谁呢?为什么让刘庆扔掉手机?舒梁恐慌之余,心内充满了疑惑和好奇。

突然间,就像一盏亮度极高的灯泡在舒梁脑袋顶上闪亮了似的,他知道了。纸条上写的让刘庆扔掉手机,是扔掉杨兴荣的手机,刘庆的手机在自己着,没电了,刘庆拿的是杨兴荣的手机。那么纸条里的“它”是谁呢?

舒梁随便洗了洗脸,要出去了,等刘庆来了就叫他扔掉手机。

临走时,舒梁又看了镜子一眼。陈生离开了这里,舒梁心里更加觉得不安了,他觉得陈生就像替自己捐躯了似的。愧疚感油然而生。

。。。。。。


刘庆推开了老陈家并没有锁上的门。

就是这一瞬间,他第一个看到的是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舒梁。

两个人目光交汇的一瞬间。

刘庆见到的不是这个世界的舒梁,舒梁见到的是这几天生死与共的好兄弟。此时的阴阳虽然不两隔,但是两个人同样是尴尬到不知道先迈哪一条腿好、先说什么话合适了。

“刘庆!”舒梁说。

“舒梁!”刘庆答应道。

政委他们听见了舒梁叫刘庆,和老陈急忙跑出来,这时候,老陈头一个就扑了过去,和刘庆互相使劲的拍打着肩膀。

刘庆真的很高兴,因为看到了老陈,这也是他内心中多日以来长久萦绕的一团心结,老陈的再一次出现,除了让自己喜出望外以外,更多的是一种释怀。

客厅里只剩下了殷月和童明,他们俩觉得刘庆回来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太多关系。殷月其实一直盯着童明,因为什么事,大家以前看到的前面的内容,想必都应该知道。

。。。。。。


舒梁没有上前和刘庆握手,似乎他在有意识的和刘庆他们疏远着。

大家都回到了客厅,刘庆也见到了“死而复生”的童明,当然也见到了闻其名未见其人的殷月。

“好了!现在好了!我们的人齐了。”政委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

“什么人齐了?”刘庆问道。

“就是和这几天的事有关的人啊,都在这了啊。”

“还有。”刘庆的表情并不好看,有些低沉。

政委思索了片刻,说道:“你是说的李队长他们吗?”

“恩!”

“。。。。。。”

大家沉默了片刻。

舒梁坐在稍远一些的沙发上,他打破了这个片刻的沉默。

“刘庆,你应该把杨兴荣的手机扔掉。”

“恩?为什么?”政委首先产生了疑问。

“因为这个!”舒梁把这条递给了政委,让大家看看。

政委看完以后,皱起了眉头,问道:

“这是谁写的?”

“不知道,是我刚才在卫生间里,镜子里给出的纸条。”舒梁压低了声音,他怕老陈的老伴儿听到。

“什么!???!!”政委惊呆了。

老陈也惊呆了,刘庆也惊呆了。

除了殷月以外,大家都惊呆了。

舒梁将刚才在卫生间里发生的事,除了陈生的内容,都说给了大家听。

众人顿时陷入了沉寂。

“杨兴荣的手机?!”政委自言自语的。

政委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腿,说道:

“不好!”

“怎么了?政委?”刘庆问道。

“刘庆,你都拿这手机给谁打过电话?”政委问着。

“给您打过,给舒梁家房东刘大姐打过,还给,还给我们家打过,怎么了?”

“不好!”

政委突然站起了身。

“杨兴荣!”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