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法警工资启示录[蓝剑原创]

上海法警工资启示录[蓝剑原创]


《信息时报》11月11日报道:

上海一名法警,自称没钱而拒付患病妻子的生活费和医疗费,妻子遂将其2008年工资曝光。工资单上显示,该名法警10月份税后收入为7500余元,其中补贴多达17项。虽然7500元左右的收入在上海不算很高,但网友看后称这只是看得见的收入,并大呼愿意去上海当法警。


这则新闻让我想起了前苏联时期的红包制度来,红包制度开始于斯大林时期,到勃列日涅夫时期达到了顶峰,建立了所谓的特权阶层,

这个"特权阶层"成员的主要特征是:第一,他们掌握着一些党政军领导机构和企业、农庄的绝对领导权。第二,多数人文化程度较高,受过高等教育,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经常去西方国家访问。第三,这些人已不是当年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列主义对他们来说只是口头上说说的东西,共产主义理想在他们头脑中己经淡薄。第四,他们不以享有比一般规定的高级干部待遇还要大得多的特权为满足,而且以各种方式侵吞国家财产。他们中的不少人把自己领导的企业、农庄当作资本,从事半合法的和非法的生产经营活动,获取大量利润。用美国学者大卫科兹的话就是,这个特权阶层非常实用主义和物质主义,没有意识形态的立场,最会重复官方的意识形态词句而不去想念它,只关心自己的特权和利益,只有极少数人相信社会主义。(引用)


这个阶层的力量很强大,后来的苏共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想改变这个制度,引进了西方的民主思想,不仅没有取到应有的效果,反而把这层关系赤裸裸的暴露在了人民的面前,导致苏联GCD失去了人民的支持,出现很多政治冒险家和投机家。而叶利钦时代的休克疗法不仅没有给俄罗斯人民带来尊严和福利,反而把俄罗斯人民带入了深渊,现在普京又重新捡起强权和特权阶层,慢慢带领俄罗斯人走向复兴,这一破一立真是令人感慨万千,中国的官僚制度又有很多前苏联的影子,而这个法警的所做所为跟前苏联的官员又是多么相似呀!


按理来说法警工资7500余元,在上海这种大城市来说并不高,关键在于交税只有174元,其它的全是各种各样的补贴,不需要交税,这跟广大的工薪阶层来说非常不同,而且品德败坏和嚣张,连自己的妻子也不想养,还说不怕新闻报道,整一个恶官的形象,一个小小的法警就堕落到这个地步,不知道大家对公务员哪里会公信力了,联想起今年公务员的招考比列,看来还有很多精英削破脑袋了去这个阶层,真是令人惶恐,当一种恶势力不被唾弃而被羡慕的时候,就代表社会风气出了大问题了,难道中国也要遵循前苏联这种轮回吗?这种结局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社会动乱了受害最深的还是广大的平民阶层吧,我们只能期望这些官老爷有点点良心,不要把我们带入深渊!


“补贴”在中国其实是红包另一种形式,每个部门的公务员都有不同形式的红包,外人不得而知,拿到得人肯定也不会出去卖弄,毕竟不是很光明的东西,这名法警办理有国家规定的“三金一险”,还设有工作性津贴、改革性补贴、生活性补贴;一旦员工在工作岗位上做了点份内事,还有诸如法检查办案补贴、纪监办案补贴、选派干部补贴等等。有知情网友说上海地区法警的年收入应该都在15万以上,说明还有很多隐性的收入连他妻子也不知道,这也给官员包二奶开了后门,红包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为什么不能把这些钱光明正大出来,按国家规定的交足税,在上海这个大城市即使年收入十五万也不算太多,为什么还要广大的平民百姓交足税来养活这些没有共产主义信仰,没有基本做人良知的害群之马呢?


古代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而辞官不做,说明了官吏阶层还是需要合适的工资来养家和保持尊严的,我们并不反对合格的公务员领取应得的报酬,但做为体制内最重要的法警却通过红包的形式来偷税漏税,对中国的税法来说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难道真的是自己是自由主义,别人是马克思主义吗?中国这种不透明和落后的工薪制度确实到了需要变革的时候,否则这种事情报道越多,人民对政府官员的公信力越发缺少,不远的将来,后果堪忧!


苏联GCD自创立初期是代表工农广大阶层的利益,取得革命的胜利,后来以斯大林为首的政府建立了以代表党员干部为利益的政府,勃列日涅夫时期扩大到了更大的阶层,基本包容了社会各阶层的精英份子,虽然盛极一时,但毕竟这是腐败和缺少监管的狼性阶层,而中国也不乏狼性的代表,比如前段时间热播的亮剑李云龙狼走千里吃肉为代表,也不乏象丁伟这种无利不起早的家伙,可以说中国GCD的这种狼性和功利性在抗日时期打败了日本,解放时期打败了国民党,而到了和平时期好象失去了目标,正所谓事物都有两面性,在喊着为人民服务口号下的公务员,有多少人还记得自己最初加入中国GCD或者参加工作时所树立的为人民服务的思想的呢?也许是到了该恢复一个政党的本来面目的时候,一切也要透明开朗的时候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