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与探春

华执殳

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选举收场了,就如以往的每次选举一样,中国的西化精英就如吸足了白粉的瘾君子,兴奋异常,又是一场赞美美式民主的合唱,就像市场上推销水货的小贩,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叫,热闹非凡。这一次,一向以种族歧视著名的美国竟然破天荒的选出了一名黑人总统,更是增加了全球的看点,于是“伟大的进步”,“永垂史册的胜利”的赞美不绝于耳,总之怎么好听,就怎么说。

一位精英说:“对于美国人来说,这次大选是几十年来他们最为关注的一次。奥巴马当选可能代表美国新时代的开始,因为它象征一种民族团结和一种希望,象征着过去保守主义政策,内外政策的否定。美国股民和老百姓都觉得美国应该转变一种观念,转变它在世界上的形象,转变一下国内的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给人一种信心。”这几乎是我们所能看到的登峰造极评价了,吹捧中透着谄媚。

对此我们不禁要问:

他会从世界各地撤回自己军队吗?

他会伊拉克撤出全部军队吗?并且会因为根本不存在的“大规模杀伤武器”向伊拉克人民倒歉,并赔偿伊拉克在战争中人民伤亡百万,财产千万亿计的损失吗?

他能够说得明白为什么在911之前,进攻阿富汗的军事计划已经制定好了吗?

他将不再准许美军越境杀伤巴基斯坦、叙利亚的无辜平民,并赔偿以前的杀伤所造成的损失吗?

他会支持津巴布韦的黑人农民要回自己的土地,从而支持卡翁达的正义的土地改革,而不再围攻津巴布韦吗?

他将解除对古巴蛮不讲理五十年的经济封锁吗?

他能让伊朗人民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而不再视其为仇敌吗?

他能不再偏袒以色列,并帮助巴勒斯坦人民恢复自己的民族权利吗?

他会不再敌视委内瑞拉,与拉美各国和平共处吗?

他能使美国从此改恶从善,不再干涉、掠夺、侵犯世界各国的主权吗?

……

他会废除《对台关系法》,从此不再向台出售武器,永远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吗?

他会从此不再支持“藏独”、“**”、“民运”,并且把此类分子赶出美国吗?

他会从此不再收留中国的贪官及其二奶,并把汇入美国的脏款归还中国吗?

他会将自1844年《中美望厦条约》以来从中国掠走,骗走、偷走的文物,包括唐太宗的两匹马归还中国吗?

他会将包围、遏制中国的军队撤回美国吗?

他将不再把“中情局”的间谍派往中国吗?

……

他能改变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吗?

他能改变美国黑人、美国亚裔、美国拉美裔的社会地位吗?

他能解除美国金融寡头对美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垄断吗?

他能降低纽约的犯罪率吗?

他能取消美国对外国人的侮辱性检查吗?

他能消除监狱暴力、消除虐囚吗?

……

奥巴马会否定美国称霸全球的单边主义政策吗?

只有一个回答:他不能也不会。所以他“象征”的只能是霸权主义的希望,与全世界人民的希望,与中国人民的希望豪不相干。

美国实际上是由金融寡头统治的国家,总统不过是金融寡头的“管家”,在某种意义上他还要看金融寡头的“帐房先生”——“美联储”主席的脸色,他怎么可能做违背自己主子意愿的事情呢?这次金融危机,金融寡头要实行“凯恩斯主义”为自己服务,以至于所谓德高望重的格林斯潘都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新自由主义”错了,“帐房先生”尚且如此,遑论“管家”。

所以上述那位精英的“愿景”无异于痴人说梦,是自欺邪?还是欺人邪?

值此金融风暴肆虐美国之际,无论当选者是谁,挽救美国的霸主地位都是新总统的头号任务。第一位黑人总统也好,第一位女总统也好,对挽救美国霸权无疑都有极好的舆论造势作用,如此而已。

此情此景使我想起了“大观园”的探春,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里,一位庶出的小姐在荣国府“内囊都倾上来了”的危机中,出任了“大观园”的“执政”,成为“三驾马车”领导班子的中坚。而她对自己庶出母亲赵姨娘和同母兄弟贾环的态度是颇耐人寻味的,她坚称王夫人才是母亲,仍然称呼生母为姨娘;他坚决维护贾宝玉的嫡子地位,而要贾环“守本分”。而在她“执贾氏家族之政”的期间,其对贾氏家族的“忠诚”远在贾家的嫡传子孙之上,为凤姐、王夫人、贾琏……等等所不及;也就是说,她并没有丝毫改变贾家正统的格局。

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也同样不会改变美国社会的格局,他是黑人不假;然而美国的黑人将依旧是黑人,东半球的黑非洲将依旧是黑非洲,广大黑人的低下地位依然照旧,黑非洲的第三世界地位同样也依然照旧。

我们同样将会看到奥巴马如探春一般的对美国金融寡头的忠诚,对美国世界霸主的地位的大力维护,对第三世界疯狂的掠夺,对不承认美国霸主地位的国家肆意围追堵截。

美国的炸弹将一如既往的扔在伊拉克人民的头上,扔在阿富汗人民的头上,扔在巴基斯坦、叙利亚边民的头上。美国舰队亦将一如既往在中国外海游弋,在波斯湾游弋,在黑海游弋,在美国咬牙切齿痛恨的一切国家的外海游弋。美国的金融寡头也依然会继续在世界各国呼啸而来,将各国人民的血汗席卷而去。

一个白人化的黑人将会比白人还白人,就如法兰西化的高斯人拿破仑比法兰西人还法兰西人一样,也如大俄罗斯化的格鲁吉亚人斯大林比俄罗斯人还俄罗斯一样;时间是无情的,勿谓言之不预也。

华执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