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四卷 临安》 十严蕊受刑4

mulinsen444 收藏 2 8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不一会儿,杨沂中和杨炎都是赤发免冠,一身白衣走进了集英殿.杨炎还是被倒被双手的绑着。俩人跪在地上,杨沂中立刻以头杵地,口称死罪.


赵眘问道:”杨炎,刚才朱卿告你擅闯临安府衙,劫走人犯,殴打官差,搅闹公堂可有这事吗?”


杨炎道:”有.”


赵眘禁不住有些生气,道:”你也是朝庭命官,难道不知法度,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杨炎道:”臣怎能不知法度,不过朱大人如果认为臣有罪,尽可以上门拿我去审问.如果真是证据确凿,臣定然伏法认罪.但朱大人仅凭一些流言便对一个弱小女子动用严刑逼供.结果严蕊因是不愿污陷臣,被朱大人打得皮开肉绞,遍体鳞伤.如果臣晚去一步,只怕今天就会被朱大人活活打死在堂上了.”


听了杨炎这么一说, 赵眘和虞允文,梁克家,陈俊卿,龙大渊又看向朱熹.刚才朱熹只说到杨炎闯上堂去,劫走犯人严蕊,前因后果都还没来得及说明,杨沂中和杨炎就来了.现在几个人都听得有些莫名奇妙.


不过虞允文还是看出了毛病,问道:”朱大人,严蕊不是牵扯到唐仲友一案吗?怎么又会和杨炎扯到一起去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朱熹这才道:”相公,原来严蕊确是因唐仲友贪墨一案牵连,但后来下官查实,杨炎近曰以来和她来往近密,此事巷尾皆知.杨炎身为朝庭官员,却不思检点,青楼狎妓,有辱官声,因此我审问严蕊.谁知这女子十分口硬,一口否认,拒不招供,下官迫于无奈,才对她动刑.大约是杨炎怕她招出两人私情,才闯入府衙,将严蕊劫走.”


赵眘听朱熹说杨炎和一个妓女有私情,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虽然说和妓女私情幽会这种事情在大宋的官员中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杨炎却是将要做驸马的人,可不同于其他的官员.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一个妓女扯在一起,也确实是太不俭点了, 赵眘沉着脸问道:“杨炎,朱卿所说,可是真的吗?”


杨炎道:”臣与严蕊是在酒宴中相识,后来常听她弹琴唱曲,但绝无私情.只是朱大人道听途说,自以为是,便对严蕊动用大刑,严刑逼供.”


赵眘道:”即无私情,你又为何去临安府衙,劫走严蕊呢?”


杨炎道:”她是因为不愿污陷臣才受朱大人严刑拷打,臣自然不能坐视不管,才将严蕊救走.现在严蕊就在臣家中治伤,她本是无辜之人,所有罪名臣愿意承担,只是不要在为难她了.”


这时赵眘和四名宰相才算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大置上弄明白了.不过赵眘的脸色非常难看,就算杨炎和严蕊真的没有私情,但这么一闹也必将弄得满城风雨,只怕是说什么的都有.不过这件事情现在怎么处理, 赵眘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因为牵扯太大了.他想了一想,才道:”你们先且退下,在殿外听候朕处理.”


朱熹,杨沂中,杨炎退出了集英殿。赵眘这才道:“众位爱卿,你们看这件事情应该如果处置才好呢?”


他刚问完,龙大渊立即道先发言道:“皇上,臣以为无论杨炎与严蕊之间是否真有私情,但他搅闹公堂,劫走人犯是证据确凿的,他本人也供认不讳。这实在是罪大恶极,我大宋自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应该严惩不殆,杨沂中也有管教不严之过,应一并惩罚。”原来他和李道一向交好,受李道之托,正想找机会打击杨炎。现在可正一个是天上掉下来的机会,正好穷追猛打,最好一并连杨沂中也扳倒,李道也就可以顺利成章好接任殿前司都指挥使好职务了。


虞允文这时也发言道:“皇上,臣以为这件事还需要仔细审查,在审查清楚之前,不宜将杨炎治罪。”


他的话还没说完,龙大渊冷笑着打断道:“虞相公,杨炎擅闯府衙,抠打公差,搅乱公堂,劫走人犯都是朋摆着的事,还要审查什么,快快将杨炎治罪才是正确的。”


陈俊卿“哼”了一声道:“龙大人,你切稍安匆燥,听虞相公把话说完再说也不迟。”其实陈俊卿也主张对杨炎严惩,他和朱熹关系不错,孙子陈趾就派在朱熹的门下,因此对朱熹的主张十分赞同。不过他更看不起龙大渊之流,见龙大渊不等虞允文说完,就打断了他说话,十分生气,一开口就指责龙大渊。


龙大渊心中不满,但也没办泫,只好听虞允文继续说下去。


虞允文微微一笑,从容道:“杨炎搅闹公堂,劫走人犯自然是不假,也应该治罪。但杨炎身上还有牵扯到别的事情,据臣所知,不是朱大人上本参他有滥杀无辜,遗弃伤兵的罪名吗?这是不是应该查清呢?如果罪名成立,则应将两罪归一,一并处罚。”


赵眘点点头,这件事情虽然没有在过祠,好像是不了了之,但毕竟还没有真正了解,现在虞允文又把它翻出来,自然不能算错。


虞允文又道:“杨谈和严蕊之间是否真有私情,也是要查清,如果有自然要治罪,如果没有,严蕊是不是该无罪释放呢?还有严蕊本身还牵扯唐仲友污墨一案,自然也是要查清的。因此臣才以为这些事情查清之前,不宜过早定罪呀。”他转向龙大渊:“龙大人,我所说的这些事情你看应不应该都查清楚呢?”


龙大渊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赵眘道:“虞卿之言确实有理,那么就责呈朱熹将这些事情一一查清再做处理吧。”


虞允文忙道:“且慢,朱熹现在与杨炎己生罅隙,何况有审问严蕊时有滥施刑法的嫌凝。臣以为再查下去他也应该回避,还是另选他人为好。”


赵眘点点头道:“虞卿,你以为换谁更合适呢?”


虞允文道:“臣以为右承事郎,散朝大夫岳霖最合适。”


赵眘对虞允文推荐岳霖刭是十分满薏。岳霖为官勤免,一向奉公无私。而且为人低调,在朝中保持中立不褊不倚。虞允文推荐他,陈俊卿和梁克家也没有意见。龙大渊虽有异议,他本想推荐曾觌,但也知道另三位宰相是不会同意好,也就只好不提了。



杨炎回到家里,只见在自己的书房里,一个中年僧人端座在自已平时用的书案后,正在写着什么,杨全在一边小心侍侯着。


一见杨炎回来,杨全忙迎了上去,关切的道:“二少爷,是你回来了,事情怎么样了。”


杨炎道:“暂时还没有事,严蕊姑娘怎么样了。”


杨全忙一指那僧人道:“这为是光衍大师,医道高明,是我特意请来给严蕊姑娘瞧病的,方才以经把过脉了,现在正在开方子。”


这时光衍以将药方写好,递给杨全道:“一份内服,一份用外敷,煎病的方法都己写明了,只要照方抓药就可以了。”杨全忙接过了药方,下去安排人抓药去了。


杨炎忙对光衍施礼道:“在下是杨炎,有劳大师了。”


光衍双手合什,还了一礼道:“是小杨将军,贫僧久仰大名,今日一见到是有幸得很。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医病治人,何劳挂齿。”


杨炎又问道:“严蕊姑娘好伤势怎么样,有危险吗?”


光衍道:“到是没有性命之险,不过也打得太狠了,只怕没有五六个月是好不了的。”


杨炎听说严蕊没有性命之险,到也松了一口气。


光衍又道:“可以先照贫僧所开好药方抓药服用,待十日以后贫僧在来给她症脉,今日就先告辞了。”


杨炎把光衍送走以后,才来到严蕊的房中,流苏和小芸正在房中照看严蕊,流苏本对严蕊有几分敌意,但她始终是知地善良,见严蕊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样子,也不仅生出同情之心。而且又知道严蕊是为了不污陷杨炎才被打成这样的,也对严蕊生出几分感激,反而细心照料严蕊来了。杨全早已把药煎好,内服外敷之后,严蕊更昏昏睡过去。


见杨炎进来了,流苏忙站起身来,道:“哥哥,小声一点,严蕊姑娘以经睡着了,不要吵醒她。”


杨炎看了看床上,严蕊正盖着锦被,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点点头,轻声道:“哦们出去说吧。”流苏小声叮嘱了小芸几句,跟着杨炎走了出去。


两人来到外面,杨炎道:“流苏,你怪我吗?”


流苏低下头,道:“本来有一点,但是看到她被打成这个样子,都是为了哥哥,也就没有了。如果哥哥不去救她,可真好会被活活打死仆。”


杨炎点点头轻轻道:“如果是你出了危险,我也一样会去救你的。”


流苏点点头道:“我知道,只是你打算怎么安排严蕊姑娘呢?”


杨炎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事情可还没有完,明天还要重新去临安府衙过堂,等事情完了以后再说吧。”


流苏咬了咬嘴唇道:“这件事情,永宁公主知道吗?”


杨炎轻轻叹了一口气,现在赵倩如知不知道都以经不重要了。事情闹到这一步,他还指望解做驸马吗?不过这一点在他决定去救严蕊的那一刻他也己经想清楚过了。


他们两人在这里谈话。杨沂中已经把今天他带杨炎去向赵眘请罪的经过对万显声,乙休,杨朝光等人说了一遍。


万显声一皱眉头,他当年在岳飞大营中只见过岳云,岳飞的其他几个儿子岳雷,岳霖等都带年幼,并不在军中。问道:“正沛,你觉得岳霖来查炎儿到底是有利还是不利呢?”


杨沂中微笑道:”自然是有利,皇上肯让岳霖重查,这就说明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岳霖也一向秉公办事。你们扰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乙休冷笑了一声,道:“没有事哪是最好了,如果有事那我们就自己来解决。”


杨沂中吓了一跳,忙道:“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劭。这整个事情的始末原因我都弄明白了,你们就放心吧,我自有办法对付的。”


万显生道:“正沛,是什幺人都陷害炎儿呢?”


杨沂中道:“我己经查清楚了,这整个事件都是李道在背后搞的鬼,他是我的副手,殿前司副都指挥使,目地不仅仅是要陷害炎儿,还想借炎儿来扳到我,好接替我的职位。”


乙休本是火爆好脾气,一听立刻跳了起来道:“原来是他,可找到正主了,杨沂中你一定知道李道侔在那里,告诉我,今天晚上我到他家去一掌把他打死,然后放一把火,把他家烧光。”


万显声拉了他一把道:“老三,你一把年纪了,不要那么冲动,先看正沛怎么处理吧。”


杨沂中和杨朝光父子两只能相对苦笑无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