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 第一卷 第四章 华族(2)

东风西风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6/[/size][/URL] 临晨五更天的时候,“风中飘发”准时的醒来,他小心的推开身上的薄毯起身,向着远处的城墙外走去,手里拿着自己成人那天由自己的总教习“灰鹰”亲手放在自己手上的直身砍刀! 这把刀刀身平直,在刀头处,刀口和厚实的刀背形成一个锐角,配合硬木制成的三握长刀柄,利于劈砍,也可以使用这个锐角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6/


临晨五更天的时候,“风中飘发”准时的醒来,他小心的推开身上的薄毯起身,向着远处的城墙外走去,手里拿着自己成人那天由自己的总教习“灰鹰”亲手放在自己手上的直身砍刀!

这把刀刀身平直,在刀头处,刀口和厚实的刀背形成一个锐角,配合硬木制成的三握长刀柄,利于劈砍,也可以使用这个锐角进行挑刺!

就“风中飘发”了解到的,这个形制的砍刀,来源于白头鹰族人——皮肤白皙身材高大有力的白头鹰族人使用的是更加沉重的直身砍刀,而流传到了华族人的手上,工匠们根据自己族人的身体特点进行了改造:减重,原本平头的刀头改成了锐角,适应于华族人更加灵活的刀法;原本全钢的刀身刀口锋利但是易缺口,华族的工匠使用了铁质刀身嵌钢刀口的打造工艺,使得这个问题得以解决——最先使用这一形制砍刀的,就是那些和白头鹰族人作战中缴获了战利品的华族前辈,他们马上认识到了这种刀型的优点,于是各个部落逐渐的放弃了自己原来的刀型,而几乎统一都使用这一设计!

刀身冰凉如水,“风中飘发”在一处断壁背后站定,扭头看一眼背后,自己的伙伴“大眼”“火牛”“黑皮”悄无声息的跟着,看到自己被发现,无声的挥挥手,三个手上拿着武器年轻人站成了一排,开始了新一天的锻炼!

城墙背后,“立熊”借着晨光,看着这三个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后生,尤其是最左边的那个身材匀称,动作飘逸有力的年轻人,他脸上露出了微笑:忙于族中事务的他,实在是很少有空可以和儿子在一起,但是过去的3天时间里,他们几乎无话不谈!而儿子有些见解,让他深觉安慰:

他的手掌按在石头城废墟冰冷的石头上,感受着20年前在这个废墟里面发生的,由日出族人造成的人间惨剧,他似乎可以听到有那些惨死的华族人的冤魂在呼喊!

他把手收了回来,凝神看着三个年轻人的动作,他们的招数都是几十年甚至是上百年华族的祖先和前辈们根据实战中得来的经验精炼而成的,简练,讲究一击致命,没有花俏!眼前只是四个年轻人在练习,但是他们四位一体的配合,却有一种杀伐之气在晨光下散布出来!

“假以时日,你们会是新一代的勇敢战士!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不要让我们这些前辈以及我们在天上看着的祖先失望!因为我们华族,从来都是一个苦难的民族,需要我们每一个族人都来承担这种苦难!”“立熊”在心里低语道。

这四个年轻人的队列,让他回忆起了青龙河湾的那场决战!那场让他时不时会在梦中惊醒的死战!


“立熊”带着自己的伙伴毫不犹疑的跳进大片的荆棘丛中,为了节省体力,他们甚至没有人挥刀或者是用剑劈开那些眼前大片的坚硬利刺!

“立熊”从来就不知道自己居然那么能跑,也那么能忍受痛苦!他就和自己身边的同伴用自己的已经疲惫不堪的肉体抵御着这些坚硬利刺,狂奔了大半天,抢先一步感到了青龙河口!

在高大的悬崖间露出的两条裂缝,只能通行并列的4个人!这里,就是青龙河口的两岸!而这条道路,是方圆百里内到达石头城最近的一个关口!

包括自己,和身边那个自己还不知道名字的神箭手,总共四十三名自强军战士列成了一个战斗队形,堵在了河口上,背后,河的对面,就是负责阻击白头鹰族人,已经在浴血奋战的自强军另外一部分战士:由柳林部长老“胖树”带领的战士,其中有自己最好的朋友“怒目而立”!

两支自强军战士,都在背水一战!

“死,也要拖住你们!不能让你们会合!”“立熊”在心里对自己道!他左右看了一眼,只看到的是自己的伙伴们脸上浓浓的战意和视死如归的平静!

远处的烟层滚滚,亡命逃奔的“溪口”军残军在山头上出现!

“我是‘灰鹰’,我的父亲是山居部的战士‘高天流云’,我的母亲是女战士‘彩云’!”他身边这个新加入的伙伴低沉的道!

“我是‘大蛇’,柳林部‘独眼’,之子!”

“我是‘石山’,山居部的,我的父母被‘溪口’军杀死了!”

“我是‘火头’,我的哥哥在早上战死了,他叫‘铁牙’,我们是鹰岩部的!现在,我要多杀几个溪口军的人报仇!”

“我是龙谷部的‘泥鳅’,妈的,老子一直是胆小鬼,打仗也是油滑耍奸的被族人看不起,没想到今天老子也可以像个真正的战士那样和‘溪口’军硬碰硬了!哈哈,哈哈……”

……

“立熊”最后一个报出了自己的名字:“‘立熊’,柳林部自强军十人队长!目前是我们这四十三人中的指挥官!”他的手指在刀锋上轻轻的抚摸而过,接着说道:

“兄弟们,我们,一起在这里战死吧!”

只是轻描淡写的语气,但是,他的四十二名战友却都把自己手里的武器握得更紧一些,同事再心里有一个声音共鸣:

“兄弟们,我们,一起再这里战死吧!”


溪口军已经冲到了过来!

“灰鹰”拔出了背后箭囊中的最后三支利箭,三箭夹在手指间,拉弓,“吱”一声响,弓如满月,箭如流星,溪口军中三名战士倒地——“立熊”分明的看到,其中有两人一个是十人队长,一个是百人队长!

对方毫不停留,第一个四人队扑到了山口前,开始了第一波的攻击!

“杀!”“立熊”大吼一声,前排四人在没有人出声,只有手里的武器挥舞的破空呼啸,和武器打在对方肉体上的钝响或者是砍断了对方肢体时候发出的响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传出!然后,就是惨叫!

死战开始!


“立熊”踩着马镫翻身上马,背后是自己部落的同伴和鹰岩部前来接应的人员。一行人吃饱了马上出发。

“还有小半天的时间,就到青龙河口了!”“立熊”对年轻的战士们低沉的道,脚下一夹马腹,胯下的小马快步小跑了起来。背后马上跟了上来的年轻人们都收起了脸上的嬉笑表情,严肃的跟进。

太阳光毫不吝啬的发挥出秋后的热力,小半天的行程,全体都已经汗湿外衣。“立熊”在一个山道口拉住了缰绳,翻身下马,微微扭头对身后的人道:“前面,就是青龙河口!”

从山道口隐约有流水的声响传来,还有一股清风。但是全体人员下马,目光都看着山道口那座高高坟起的大石堆,而在石堆旁,有一面挂在了横杆上已经显得有些旧了的白色大旗在清风中微微的飘扬。

“立熊”从马背的挎包里拿出一面折叠得很好,编织得很厚密的白色布匹,端正的捧在自己双手上。而背后的各人已经散开在四处,各自寻找到了自己认为合适的漂亮石头,然后一起无言的排列在长老“立熊”的背后,表情肃穆的走向了那座大石堆!全体在那面白色的旗子下立定!

排在“立熊”身后的“六指”和鹰岩部接应的人员上前,一同把用绳索吊着的横木和白色的旗子取下,然后在协助长老“立熊”把他手上一面新的白色旗子系好在横木上,然后三个人把横木和白色旗子在升起在高高的木柱顶端!

白色的崭新旗子在清风中飘扬!

其他的华族人,双膝跪下,把自己挑选的石头轻轻的靠在额头上默哀,然后起身排成队列依次的把手里的石头放在大石堆上!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肃穆和哀伤,因为,在十八年前的那场大战中,这里的华族人,几乎每一个的家里都有亲人战死!

而这个大石堆,就是当时在青龙河口战斗中战死的所有战士的衣冠冢——只要是战死的华族人,无论他生前是属于那一方的,他们都会被活着的人在打扫战场的时候,留下他们身上的一件血衣,或者是一顶战盔,有或者是一把已经卷口了的战刀或者是已经半截了的长矛等等;当他们这些战死者的物品被这片他们自己的鲜血渗透了的土地埋下的时候,他们,都是华族人,这些物品,都依附着华族人的战魂!他们,不再划分为彼此,没有分属与那个集团了——当时的华族人自强军大长老在获胜后发出的第一个命令:就地设立衣冠冢,以此纪念青龙河口之战,纪念那些为了各自的理想奋战的战士!同时,也警醒后人:华族要统一!只有统一的华族才能避免内战带来的流血和牺牲!

“立熊”嘴巴里喃喃的道:“‘胖树’长老,‘大蛇’,‘石山’,‘火头’……还有我最好的朋友‘怒目而立’,我‘立熊’代表自己和你们的好兄弟‘灰鹰’来看大家了!你们看到了吗?我背后的,就是我们的下一代!他们已经长大了,你们高兴吗?尤其是我的好朋友‘怒目而立’,你的孩子‘风中飘发’我给你养大了,他很棒,比你18岁的时候还棒!他只是还没有参加过实战,但是,在实战里,我想,他肯定会是一个和你一样的勇敢战士!”

他伸出粗大的手掌一把抹去脸上的泪水,吸了一下鼻子,说道:“兄弟们,在看看你们的下一代,我们要走了!”他微笑着道:

“你们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们华族!”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转身走向了自己的马匹,翻身上马,等待着“六指”和年轻人们和自己先祖的战魂们告别!

数十匹矮马列成两队走进了山道,来到了河口,“立熊”吆喝一声,马匹直接向着枯水期的青龙河踏去,淌过深及马腹的流水有些吃力的走向了对岸,毫不停留的向着山道口走去!

在经过一个洼地的时候,“立熊”拉了一下缰绳让马停了一下,说:“这里,是我最好的朋友‘怒目而视’战死的地方!当时他手里还拿着半年前从白头鹰族人手上缴获的手弩保持着发射的状态!”他看一样自己的养子,点点头。

“风中飘发”和他的三个朋友在洼地周围停了下来,他跳下马,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皮袋,倒出里面的小玩意,从地上装了一把土在袋子里,扎好袋口,起身,无言的看着眼前这片徒弟,好一会,终于上马,四个人追上了前面的大队!

出了山道口,马上就可以到达鹰岩部的管理中心鹰岩寨!长老“三眼鸟”将会等待柳林部兄弟的到来!


长老“三眼鸟”早早的就和自己的搭档,军务长老“铁皮铜头”在山寨口等待着了,背后的手下远远的散开在周围。

“华族大长老这个位置,我是没有能力坐下的,但是,‘立熊’这两年来在柳林部长老的位置上干得得心应手,柳林部的人口,粮食产量,战士的武器装备和训练都效果都得到了极大的加强!就连‘白头’大长老也在前几次的会议上多次称赞他,说他作为一个部落长老,有很平衡的发展头脑!这个是其他部落的长老中比较少有的!”“三眼鸟”皱起的眉头,看着的确像是他脸上的第三只眼;他在心里转着念头:

“按照我们华族推举大长老的规则,每一个长老可以推举出一个人选,最后在大长老会议上全体与会代表投下自己手里的一枚推举石,获得石头多的人选,将会成为下一代的大长老!我们鹰岩部将会支持这个邻居!但是,我也想先知道我这个老战友的想法!”他遥望着远方的青龙河口方向,有些感慨的吐了口气,对自己道:

“十八年前,阻击白头鹰族人救援溪口的柳林部长老‘胖树’带领500柳林部和鹰岩部的战士就是在鹰岩寨战斗到最后的25人,终于顶住了3000白头鹰族人的进攻!而当时的‘立熊’只带领了包括他自己在内,那个部落部落都有几个人,一起才43个战士小队,就敢操近路在青龙河口南岸阻击了不少于1000的溪口军,一直坚持到援军到来!尽管最后溪口还是和白头鹰族人回合而得以逃脱,但是他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才能和勇气!我想,他的应该是不会害怕挑战的……”

他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身边的“铁皮铜头”提醒在沉思中的他:“是他们来了!”

“三眼鸟”看到了远处瞭望台上的旗语,他轻踢马腹,马儿开步小跑着迎了上去。


而此刻,华族九部之一的山居部长老“飞龙”跳下了马背,背后的手下马上接过了缰绳,他自己则快步走向了议事厅门口等着的大长老“白头”。

“大长老,冰熊族人出事了!”“飞龙”上前向华族的最高领导施礼过后就开门见山的道!

“进来说!”“白头”大长老点点头,转身走进了大厅,门口马上有战士守卫。

走过天井,进入到堂屋,大长老脱鞋在座首的蒲团坐下,手微微一扬,示意“飞龙”在自己身边坐下。

“飞龙”脱鞋盘腿在大长老身边坐下,看着“白头”询问的目光,道:“7天前,半兽人在我们和冰熊族人分界的黒瞎子谷通过,然后我马上接到了我们在冰熊族人地盘伪装经商的探子通告,说10天前半兽人只用了一个小时都不到,就攻陷了他们坚固的下高坡要塞,要塞里的3000战士全部被屠杀!接着是上高坡要塞,3300名战士再次在战斗中被全部屠杀!然后,整整10天的时间,这些半兽人似乎凭空消失了一样,完全失去了踪影,使得集结了大量战士的冰熊族人失去了攻击目标!”

“然后,在7天前,他们突然在我们面前出现了!”“飞龙”最后道!

“白头”露出了深思的目光,沉默了好一会,终于开口道:“100年了,这些半兽人终于开始有动作了吗?”“白头”的眉头紧皱在一起,轻轻叹了口气!他接着道:

“100年前,我们这些被半兽人称为‘蛮族’和‘奴仆’的人类部族和他们的一场大战,双方损失惨重,终于逼得他们基本上承认了人类的独立和自主,半兽人和我们人类被划分为两个世界:他们不攻击人类,人类也不攻击他们!现在,他们要开战了吗……”

大厅里,没有人回答能这个问题!


“九命”看着眼前静默状态下行军的部下,扭头望一眼远方华族人山居部的山寨,眼睛里闪过一阵寒光;他知道,这些人类战士肯定埋伏在某处紧张的观察着自己的大军通过这个山谷。他身边站着千夫长“暴虐”,他的目光却是看着山谷另外一边的,那里是人类的冰熊族人的地盘。

“通过山谷,我们就可以到达华族人和冰熊族人以及日出族人都不管的‘三不管’地带,在那里,日出族人是华族人的敌人,冰熊族人和华族人互相提防,同时冰熊族人和日出族人也有矛盾……”“九命”微微笑道:

“在那里,无论我们攻击那一方,另外的两方,都会坐视,先看清楚形式才行动!”他眼睛里闪过杀气,接着道:

“100年前,人类很团结,我们光明族人被数量庞大的人类打败了;100年后,团结的人类,分裂成为了上百个不同的部族,我们就可以利用他们的矛盾一个一个的吃掉他们,让光明族人的大足迹再次布满整个大陆,让光明族人再次成为主人,让光明神的光辉照耀整个大陆的土地!”

“暴虐”在一边低沉的咆哮了一下,才开口道:“‘暴虐’只喜欢打仗,阴谋诡计不是‘暴虐’擅长的!”

“九命”拍拍这个各自比自己高大,脸上满是凶恶表情的手下,说:“放心,我答应你,一定会有很多很多的卑贱的蛮族人给你杀的!”

他迈步跟上了自己的队伍,“暴虐”挥舞着手上的狼牙棒,低沉的命令道:“快点,跟上副总督将军!我们马上就会有很多很多卑贱的蛮族人来杀了!”

他阴冷的目光带着同样阴冷的杀机!


“三眼鸟”跳下马,瘦长的双腿迈动,快步上前抱住了已经下马来了的“立熊”,然后分开了在他胸口擂了一拳,嘴里“呵呵”的笑着说:

“好家伙,好像你的身子又宽厚了不少!看来‘眉开眼笑’把你照顾的太好了!”

“立熊”也还手给了他一拳,同时道:“你这只臭鸟,娶了个新媳妇,也不要天天在人家肚皮上努力,把自己搞得那么瘦吧?”他是嘴巴贴着对方耳朵说的。尽管知道其他人听不到,但是“三眼鸟”还是老脸一红,“呵呵呵”的笑着说道:

“老子不是还想要一个儿子嘛?”他“唉”的叹口气,说:

“前面的女人给老子生了三个女儿两个儿子,结果只活下来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而两个孩子居然都是傻子……我是真希望我在多一个儿子,聪明的儿子!”他的口气里充满了不甘心!但是他有叹了口气,脸色一整,拍拍“立熊”的肩膀,说:

“这次大长老会议,我会用我可以推举一个大长老候选人的权利推举你,我手里的一块推举石也会投给你!你怎么想?”

“立熊”在他这么直接的言语下愣了愣,但是眼看着“铁皮铜头”,他连忙上前我对方握手,同时外物长老“六指”也上来和鹰岩部两个长老见礼!

“立熊”终于可以借机对“三眼鸟”的问题做了个拖延!而人多嘴杂,“三眼鸟”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先把客人向大寨里迎接进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