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 第一卷 第四章 华族

东风西风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6/[/size][/URL] “立熊”接到了龙谷的通知,马上和“灰鹰”做好了分工:“灰鹰”留守,他和负责外务的“六指”带队到龙谷参加大长老会议! 队伍中除了十几名拥有作战经验的战士以外,其余的都是今年才成年的年轻人——“立熊”和“灰鹰”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创造一切机会,让这些才成年的小子们多见见市面,因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6/

“立熊”接到了龙谷的通知,马上和“灰鹰”做好了分工:“灰鹰”留守,他和负责外务的“六指”带队到龙谷参加大长老会议!

队伍中除了十几名拥有作战经验的战士以外,其余的都是今年才成年的年轻人——“立熊”和“灰鹰”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创造一切机会,让这些才成年的小子们多见见市面,因为,每次的龙谷会议,各个部落长老们都会趁机带上自己部落中的年轻一代历练;大家都怀着一样的心思:创造机会给年青一代多交流,多沟通,多学习!因为,华族的下一个10年是他们的!

“风中飘发”新婚才一个月,本来是可以不用跟着“立熊”来参加大长老会议的,但是他坚决的要求参加,而看到了自己儿媳妇“柳莺”也对自己点点头表示了同意,于是做父亲的“立熊”,也就同意了“风中飘发”的请求。

深怕已经成家了的“风中飘发”被媳妇给阻挡住的伙伴们都笑了:他们哥几个终于可以离开自己的部落,一同去“外面”看一下世界了,而且是以成人的身份去的!听说在龙谷会有很多和自己年纪相差不多的年轻人,到时候一定要和他们这些同龄人会会!

一路上,“风中飘发”“黑皮”“大眼”“火牛”等二十多个年轻人在十几个有经验的战士的指挥下,分散开在长老“立熊”和“六指”周围,娴熟的控制好自己胯下的小马组成护卫队形——这是一种体型只有普通大龄马驹大小的,主要在柳林部出产的小马;这种马冲刺速度不快,一天大概只能在山地小跑个80,90或者是100多公里,但是这种小马耐力好,负重大,什么草料都可以吃,可以忍受住山地的苦寒,可以成为作战中的坐骑,也是运输器械粮草的好工具,当然,在平时,也是每家每户用于耕地的主要畜力!

知识渊博的“六指”不断的给身边的年轻人讲解周围的路过的地形地貌,气候特点,而“立熊”则在一旁补充说明这些地方曾经发生过什么战斗,敌我双方是怎么样的情形。深知这是两个长老在借机教导这一批年轻人,十几个有了战斗经验的战士自觉的接手了他们的护卫工作!

昼行夜宿,沿途都有各自部落负责出粮草和人手建造的驿站可以休息和补充马料粮草饮用水——这些驿站同时也是各个部落派出的最远的“触手”,每隔10到15天,在驿站的周围就会有八乡十六寨的部落民开始以物易物的集市,驿站里的成员除了要维持秩序,还要负责周围村落消息的传递和交换;而这些驿站人员通常是由外务长老来选派人手驻扎和负责!

走到了第三天的时间,他们离开了柳林部的主要活动区域,第四天的时候见到了第一个鹰岩部的驿站;对方对邻居的到访表示了热烈的欢迎,马上派出快马向下一站通知贵客来临的同时,也告知长老“立熊”,鹰岩部长老“三眼鸟”一直在等待他们的到来,希望同行到龙谷!

得到热情招待的“立熊”他们第二天天才亮就出发,两天的形成后,他们到了一处山地,脚下略微平坦的地面有数条石板铺成的大道通向三个方向,远处,在丛林中,一处高大的石头垒砌而成的要塞,历经数十年的风雨依然屹立不倒!

“立熊”在一处河湾拉住了马头,转脸对身边的“黑皮”和“大眼”说:“知道这是那里吗?”他马上接着道:

“这里,我们眼前的废墟就是石头城——补充一句,在冰熊族人那里也有一个地方叫石头城,是他们的一个要塞——我们站的这个地方,就是当年‘鸿毛’大长老指挥3万战士军和‘溪口’军决战的战场!那一战的成败,关系到了华族命运的走向!”

背后的“风中飘发”脚下夹一下马腹,胯下的小马紧走两步,跟在“立熊”身后,数十人马向着那座显然是废弃了的高大石头城奔驰过去!

还没有到城墙下,几十个人就一起下马,抬头看着眼前高大的城墙——头抬得太高,“火牛”戴在头上用树叶编织遮阳用的帽子掉在了地上!

从长满杂草的城门口进入,触目所见,依然是一片破败:石板路面上的野草,受惊快速逃窜的野鼠,三三两两高矮不一的树木,但是,在这些历经了近20年风雨破败景象中还是可以看到城内建筑的杀气:被强力毁坏的建筑,黑洞洞的箭垛口,城头上安装大型远射程弩箭的台座,锈迹斑斑的金属盾牌和散落在地面的箭头,断折的刀枪……

“立熊”低沉的声音响起:“这一战,双方合计损失超过两万人,这些都是我们华族最骁勇善战的战士!”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这就是为什么华族此刻的中心被移到了龙谷,而不是继续留在这个到处渗透了我们华族人鲜血的石头城!”

“风中飘发”他们在“立熊”的低沉叙述中,眼前似乎出现了前辈们参加的这场惨烈战斗的情形!

“鸿毛”站在高坡上,对坡下的信号兵大声道:“击鼓,远程火箭攻击!”

鼓声响起,在高坡上空震荡,弓箭手那边已经点燃了铁箭头上的油布,弯弓搭箭,在千人队队长一劈手的刹那,弓弦响动,利箭破空,带着火焰带着震慑人心的破空“嗡嗡”声在天空划出无数道死亡的弧线,对方“溪口”军的弓箭手也几乎在同时放箭,两条同样来自华族战士发射的箭雨在空中相交,擦身而过,在“独独度度噼噼啪啪”的响声中全部落在弧线的尽头:对方战士的身体,盾牌,大地上!

被射中却还没有死的战士被火箭烧得惨叫起来,同时在地上剧烈的扭动翻滚着自己的身体,试图扑灭自己身上的火焰,而身边还可以站立起来的盾牌手却不能弯腰给他们一点点的帮助,因为他们必须要高举其自己手里坚实的防护盾,保护好另外还可以开弓拉箭的战友!

在箭雨过后,百人队长和十人队长只要还没有中箭倒地的,或者是还可以再次站立起来的,都再次大声吆喝着,让弓箭手前进若干步,再次进行下一轮的对射!

天空中再次出现漫天火箭和死亡的破空声,跟着是又一次战士中箭倒地的惨叫声和指挥官们大声呼喊吆喝的叫声!

各个步兵百人队长大声的吆喝着自己手下的十人队长整理好队伍,在晨光中,可以看到每一个战士脸上的表情——无论是井口山军还是“溪口”军——紧张,兴奋,面无表情,肌肉抽动,仇恨,一往无前的杀气看着自己身边战友的鼓励,给自己身边战友的信任目光……每个人表情不一,但是,每个人,都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武器!

三轮对射以后,跟随弓箭手前进的步兵队就可以进入冲锋的距离了!

进攻的鼓声响起!喊杀声跟着响起!

自强联合军的十人队队长和百人队队长举起自己手里的武器,异口同声大喊道“跟我杀!”领先冲杀在最前面,身后才是自己手下的战士!而溪口军的什长和佰长也在同时呼喊着自己手下的战士迎战:给我杀!

决战,开始了!

晨风远远的把战场上的惨叫和物体燃烧后产生的味道传来,“鸿毛”一双深邃的眼睛里波澜不惊,他身边的军事副手,井口山军的第二号人物“火热红心”则圆瞪双目,紧紧盯住高坡下步步前进的部队,不时的给信号兵发出新的命令,调整着战线上的部属!

反而是“鸿毛”,却好像是置身事外一样的在沉思了起来。

经过了八年的抵抗日出族人侵略的战争,华族人终于把入侵者赶出了自己祖先流传下来给自己这一代人和自己的子孙的土地,但是,作为大长老的和名义上统一了华族的领袖“溪口”却为了保住自己的权位,而准备把华族的自主权出卖给的盟军白头鹰族人以求得这个强大异族的支持!冰熊族人成为了井口山军的盟友,这让“溪口”产生了深切的威胁感!

华族人自己当家作主和为了个人的权位整个华族要臣服于另外一个异族,这是两种没有调和可能的部族命运之争!

于是,就在庆祝日出族人战败的鞭炮硝烟还没有散尽的时候,作为华族未来两种不同命运代表的井口山军和“溪口”军开战了!

越来越多在抵抗日出族人侵略中领略了“鸿毛”和“红热红心”的雄才大略,以及拜会了“破壁而出”这个井口山军大主管的风采,通过这些井口山军领袖人物认识到了井口山军作战宗旨的华族其他部落长老纷纷向进口山军靠拢,他们共同推举“鸿毛”为大长老,组成了华族自强联合军;而“溪口”也在日出族人投降的同时,大量的接受了那些曾经投降向侵略者,如今又靠向了自己的前部下——他唯一想要杀死的一个自己的从前部下,就是|“强火”;但是老奸巨猾的“强火”一看到了日出族人的失败,马上把自己的队伍拉入了西北的沙漠地带,成为了沙盗——另外,支持自己的白头鹰族人源源不断的补给,也让他可以大量收买那些历经八年抵抗战争,饥饿得只需要一碗稀饭就可以为你卖命的流民组成了自己的剿匪军,气势汹汹的开始全面攻击新成立的自强联合军!

控制了华族五分之二土地和大约相等人口的自强联合军采取了诱敌深入的战略,节节抵抗,缓步后退,竭力做出一副似乎抵挡不住剿匪军强大进攻的样子,但是事实上,却是剿匪军随着战线的拉长,后勤补给越来越困难;每一个战略的要点,都要有兵力防守,在加上那些新占据的要塞要点,更加需要不断的投入兵力,防止自强联合军的袭扰和反攻!

兵力不足!兵力不足!粮草不够,粮草不够!几乎每一个返回石头城向“溪口”报告的人都在要人要粮!

就在“溪口”和他手下的长老们焦头烂额的时候,自强联合军已经对在追击自己中疲惫不堪的剿匪军实行了有计划有重点的反攻:他们不贪多,专门打击疲惫之敌,脱离了大队人马冒进之敌,气势汹汹威胁最大之敌!

只是一年的时间,自强联合军几乎把一年前主动放弃的地区都夺回来了!而已经感受到了自强联合军朝气的更加多的部落,甚至不战而降,或者是主动打开了城门或者要塞的大门,邀请自强联合军进入自己的地盘,把剿匪军一网打尽!

经历了三次大的战役,“溪口”和他的剿匪军在连续的大败之后,损失惨重,部众已经众叛亲离,剩余困守石头城的几千人也被失败的绝望情绪所笼罩!因为,此刻,自强联合军的大部队已经开始对石头城发起进攻了!

“三天的攻城战,我们已经损失了近3000人!投石机也在对攻中损失了一半!不能攻陷石头城,我们就会被白头鹰族人从背后夹击!”“鸿毛”缓缓的吐了一口气,低沉的道,和他产生了深深共鸣的“火热红心”接口道:

“昨天我们故意放那一队报信的溪口军战士进城,就是希望‘溪口’会仗着自己的战士拥有的全套白头鹰族人武装而突围夺路出逃!这样我们才可以不用攻城,而和他来一场决战!”他同样是低沉的说道:

“希望‘胖树’带着‘怒目而立’他们可以在青龙河湾挡得住白头鹰族人!希望我们死了那么多战士建立起来的一个新华族,可以在奋斗若干年以后,真的强大起来,站在百族之中昂然而立!那么,我们的这一代人的牺牲,都值得了!”

“鸿毛”的目光投向了石头城外,一股黑色的人潮和一股灰色的人潮汹涌的扑向对方,人潮相交,互相深入到对方战队中!在彼此的冲撞中,传来和铠甲和兵器相交接的巨大撞击声,然后,短兵相接的决战时刻开始了!惨号声开始响起,空气中新鲜的血液散发开了浓重的血腥味道!

溪口军的9000人清楚的知道,自己和自己身边的战友不可能像其他部落战士那样向“鸿毛”投降,因为,作为死忠于自己领袖的战士,他们手上已经沾满了“鸿毛”军战士太多的鲜血!“鸿毛”军不会给他们活下去的!

然后,昨天,他们终于得到了消息,终于盼到了白头鹰族人的援兵——尽管,他们知道,送信的一小队战士是被故意放进城来的,目的就是引诱他们放弃坚固的城寨而选择突围,如此一来,在数量上占优的自强联合军才能充分发挥他们的优势!

全部战死也要杀出一条血路,护送自己的领袖离开这座困城,在半天内的时间赶到青龙河口,将有他们的盟友白头鹰族人来接应他们!得到白头鹰族人的支持,自己的领袖会打回来为自己报仇的。决死一战的溪口军战士无谓的冲向了这个由敌人布下的口袋!

置之死地而后余生的溪口军9000突围的战士从石头城两个城门不断的冲出,身穿黑色战甲的他们在倒下的同时,至少也会有三到四名穿着灰色战服的,很少有战甲在身的对手也会被自己死倒地!杀红了眼的两队人马,眼睛里只看得到敌人,根本没有人记得,他们拥有一样的眼睛和肤色,他们是由相同的祖先繁衍生息传下来的同一个部族的同胞!

在敌我之间只有一条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黑色和灰色的人潮交集在一起,在战场这台绞肉机的巨大魔掌推动下,上百上百的生命就在挥手之间消失了!疯狂冲击的9000溪口突围军凭借他们身上的坚甲和手上的强盾利刃,在自强联合军的战线上撕开了一条口子!

更加多的溪口军从石头城内涌出,投入了这个缺口,把这个缺口撕开得更加大,自强联合军拼命的涌上来,想要把被溪口军战士保卫在中心的那个瘦高个光头留下,但是迎接他们的是溪口军战士锋利的战刀和轻易可以刺穿自己身上皮甲的长枪短矛,而自己手上来自本部落铁匠打制的铁刀却已经缺口了,长枪的锋刃卷折了,战斧也崩坏了!

作为战士的“立熊”铁刀砍下,溪口军战士灵活的肩膀下沉,卸去一部分力道,劣质的铁刀砍在他的坚甲上,刀身折断,而对方一条锋尖上还带着血珠的短矛刺向了“立熊”的胸口,他还可以亲眼看到对方血红的双眼中带着的残酷冷笑!身边他的两个战友拼命的要冲过来,但是在先前他们手上就断了一截的长枪和战刀让他们的行动力不从心!

我死定了!年轻的“立熊”后退,但是却清楚的知道,自己还是逃不脱穿心而过的短矛!

“当时是3万人包围了9千人!似乎有3万人的自强联合军占优,但是3万人中只有1万人不到可以拥有战甲,手上拿着的也是质量不如白头鹰族人提供给溪口军的杂乱武器!而且攻城的话,事实上是据险而守的‘溪口’军在实力上还占优!”“立熊”指点着远处已经变成了废墟的石头城要塞,继续说道:

“石头城依山势而建,背面是高大陡峭的大山,沿着东南下斜,居高临下,有险要可据,有三个城门,攻击方务必要分兵,才能保证自己能够完全包围住城内一心要突围的敌军。而任何要破城的人,都要迎着如雨的利箭和冰雹一样的石块,甚至于开水热油等等的仰攻,就是可以登上城头,付出的,也将是数倍于敌人的代价!而且,当时的白头鹰族人还派出了不少于2000人的精锐战士赶来,只要通过了青龙河口,就可以接应‘溪口’外逃!因此说,‘鸿毛’大长老和他的3万战士是处于腹背受敌的情况下来开始这场决战的!”

“这也是为什么‘溪口’选择的不是据险而守,却是靠他的9000人打开城门夺路而逃!因为他坚信他的9000被置于死地的手下可以保住他顺利的逃到目的地!”

“守不守得住青龙河湾和能不能在三天的时间里攻陷石头城,就成为这场决战的关键!”“立熊”锐利的目光转向了“风中飘发”和他身边的“火牛”,目光中带着一些隐藏的爱怜,因为他在谈论的是一场使这两个年轻人失去了父亲的惨烈战斗!

同时,他也想到了那个救了自己一命的人!

“嗖”风声从自己耳边刮过,“噗”一支利箭颤巍巍的插在溪口军战士没有战甲保护的气管上,对方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反应迅速的“立熊”已经一把夺过对方手里的短矛,迎面挺刺,另一名挥刀扑过来的溪口军战士被短矛从没有铁甲防护的腹部穿过,生生的钉在地上!

“立熊”再次感受到头顶有风声掠过,又是一支利箭擦着自己的头皮钉在一个高大的溪口军战士眼窝里,对方惨叫一声,手里的一对狼牙棒挥舞,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立熊”来不及回望到底是那个救了自己,只是捡起地上的另一把溪口军战士掉落的长刀和战斧,把战斧丢给身边的战友,两个人一左一右,一刀一斧夹击,又一名溪口军战士倒地,而自己侧面一个想要偷袭的溪口军也在一声箭矢破空声后,面门中箭倒地!

可是在一声惨叫中,用战斧的溪口军战士被人从背后一剑穿心!对方松开短剑,挥着另外一把短剑扑向了“立熊”!

“立熊”大吼一声,长刀挥出,架开又一个敌人的宽边短剑,顺势一个拖刀,对方肩胛几乎被割断,他一个借势一个转身,刀划出一道圆弧,一颗头颅飞离了对方的肩膀——这是在和日出族人对战中学习到的一种刀法,可以利用身体的旋转加快刀的速度或者是力量,又或者是两者来对付敌人!

但是,此刻,他们能拦住的,已经是溪口军断后的战士!他们奋不顾身的阻挡在自强联合军的前进道路上,直到最后一名战士倒在血泊中!

在追击中,跑在最前面的“立熊”终于知道了自己身边这个面色冷淡救了自己一命的人叫做“灰鹰”——在此后的战斗中,他知道了这个和自己同岁的年轻人,他的父亲是才加入自强联合军的山地部落山居部的勇士“高天流云”,而他的母亲则是柳林部人“彩云”;似乎这一男一女天生就是夫妻,名字都有一个“云”,柳林部和山居部中间还隔了农部和龙谷部,但是他们都可以走到一起成为一家人——而在18年后,他们会因为“风中飘发”而由最好的朋友变成了亲家!

但是,此刻的“立熊”还没有太多的心情来认识这个不喜欢说话的年轻人,尽管他很感激对方的救命之恩,但是他更加担心的是逃脱的“溪口”和他的残部,以及在青龙河湾狙击战中自己最好的朋友“怒目而视”!

突破了包围圈的“溪口”军将会在背后攻击“胖树”和“怒目而视”他们,然后和接应他们的白头鹰族人回合!

夕阳西下,最后一抹残红也在石头城废墟的最高处消失!

“今晚我们在石头城外宿营!”“立熊”长老对大家道,很快,在夜幕下,篝火映照在每个人的脸上,除了派出去的岗哨,大家可以一边做肉汤和烤热拿出的饭团,一边继续着黄昏时刻的话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