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袭珍珠港 被忽略掉的石油

日本联合舰队总司令山本五十六冒险地选择了偷袭珍珠港的计划,这场袭击令骄傲的美国人大惊失色。但是,这场日本人占了上风的海战中,对燃油储备和珍珠港的储油罐的攻击却不在日本人的计划之内,美国的这些设备在珍珠港之战中安然无恙。日本人忘记了,夏威夷的每一桶石油都是从美国大陆运去的……如果日本人毁了那些油,战争也许要延长两年。


美对日进行石油禁运,战争进入读秒阶段


1941年4月至6月,美国政府内仍然在为是否切断对日石油出口、冻结大多用来购买石油的日本资金而喋喋不休地争吵。轴心国与美国显然正在一天天走向直接冲突。1941年5月27日,罗斯福总统宣布“无限期的全国紧急状态”。刚刚上任的石油协调官哈罗德·依克斯紧接着使用他的职权,禁止从美国东岸向日本出口石油。罗斯福总统怒冲冲地否决了依克斯的命令。


华盛顿通过“魔法”截获的日本密电跟踪着这一历史性的大辩论,在某种程度上预知了它的结果。被截获的一份密电说:“占领法属印度支那以后,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荷属东印度群岛。”在7月18日罗斯福总统主持的内阁会议上,有消息表明日本人肯定会在几天后进攻印度支那。


财政部长摩根索问总统:“请允许我问一个您或许不愿意回答的问题,如果日本采取行动,您在经济方面将采取什么步骤?”


罗斯福回答说:“如果我们不给日本一滴油,就会逼他们进攻荷属东印度群岛,那就意味着太平洋战争。”罗斯福总统本人不愿意采用全面禁运的办法。他认为可以把石油作为外交工具,而不是开启战争的扳机。罗斯福对英国大使说,他不想同时打两场战争。


7月25日,美国政府命令冻结境内一切日本资产。使用这些资产,包括购买石油,都需要首先取得许可证,也就是征得美国政府的许可。7月28日,不出所料,日本开始了对印度支那南部的入侵,向战争又迈进了一步。新制定的美国政策表面上无意全面切断对日本的石油供应,但是其实际效果乃是近乎完整的全面禁运。从8月开始,没有一滴油从美国流向日本。此后,英国随之宣布冻结资产和禁运,切断了婆罗洲向日本的石油供应。荷属东印度群岛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日本进军印度支那,美国冻结日本的资产,实际上等于石油禁运,所有这些标志着战争前的读秒阶段开始了。一位著名的日本海军大将后来说:“离开油,我们的战舰和其他军舰只不过是稻草人。”


双方都有人为避免冲突而做出最后一分钟的外交努力。日本首相鸿井皇太子在海军的支持下提出与罗斯福会晤。愁眉不展的大臣们同意了皇太子的想法。掌玺大臣小一规道私下对首相说:“日本面临的全部问题都落实到了石油这一极其明确的因素。日本没有战胜美国的把握。”天皇对鸿井皇太子的设想表示支持,他说:“我收到了海军关于美国对日本全面石油禁运的情报。考虑到这一点,同罗斯福总统的会晤越快越好。”


东条英机主持“开战会议”,华盛顿发出“战争警报”


东京,9月5日、6日。日本高级官员拜见天皇。石油仍然是中心话题。海军参谋长告诉天皇:“包括石油在内的军用物资正天天见少。”


天皇问陆军参谋长,如果美日开战,将持续多久?参谋长答曰:“南太平洋的问题将在三个月左右解决。”天皇尖锐地反驳说:“将军在这中国事件开始的时候是陆军大臣,……那时你告诉陛下一个月可以解决问题。尽管将军做过保证,仗已经打了四年。


参谋长极力辩解:“中国广阔内地使得行动无法如期完成。”


天皇提高了嗓门:“如果中国的内地广阔,那么太平洋就是无边了。将这何以肯定能在三个月完成?”


参谋长低下头,缄默无言。海军参谋长永野大将为将军帮腔:“日本就像是重病人,因此必须迅速决断。”天皇请他的高级顾问们说清楚他们的意思,是外交当先,还是战争。他没有得到明确的回答。


翌日,同样的问题再次提出,陆军和海军参谋长都默默无言。天皇为大家不便回答这一问题而感到遗憾。接着,他从袍子里抽出一张纸,上面是他的祖父明治天皇的一首诗:人云四海皆兄弟,何来动乱不曾休?


殿内一片沉寂。“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敬畏而不敢做声。”永野大将这时站出来说,只有其他所有办法都失败之后才诉诸武力。会议“在空前紧张的气氛中”散场。


尽管如此,鸿井皇太子仍然寄希望于不战而决的出路。9月6日拜见天皇之后,内阁开始讨论是否应该大力迅速发展合成汽油的生产。鸿井说,战争风云莫测,所以在这项计划方面多花钱是值得的。但最终鸿井的建议被否定。9月末,4名手持匕首和短剑的男子冲向鸿井的轿车,企图行刺。他们被打跑,但首相被惊吓得狼狈不堪。


10月2日,美国政府正式拒绝举行美日首脑会晤。不久,鸿井因为拿不出取代战争的可行办法而倒台。10月18日,好战的东条英机取代他当上了日本首相。作为陆军大臣,东条英机始终认为外交手段毫无用处,反对同美国达成任何妥协。


从10月到11月,日本的最高军事指挥部和政界领袖经常集中在皇宫的一间小型会议室辩论战争的最后决定。他们的辩论一次次回到石油这一话题。日本的石油进口自1941年之后大大减少,库存也在下降。某历史学家后来写道:“从可以得到的记录来看,当时石油因素已经像一个魔鬼悬于会议桌的上空,开战的决定被认为是最方便的斩妖剑。”


11月5日,日本的最高领导人在天皇面前召开了一次帝国会议。天皇本人按照过去的传统,自始至终保持着沉默。“剃须刀”东条英机总结出了多数人的看法。他说:“美国人从一开始就认为日本将屈服于经济压力”,但是这次将证明他们错了。“如果我们打持久战,将遇到困难。对持久战我们有不安的感觉。但尽管不安,我们怎么能够任凭美国为所欲为呢?两年之后,我们将没有供军队使用的石油……如果我们束手待毙,两三年后我们将可能成为三流国家。”


会议决定向美国提出最后一次态度强硬的要求,若遭回绝,日本就选择战争。东条英机向大家问道:“还有没有其他意见?”没有谁反对,于是东条英机确认该建议通过。


一名日本外交官于11月第三个星期抵达华盛顿,面呈了一份各种要求的清单。


11月25日,罗斯福提醒他的高级军事顾问,战争已经迫在眉睫,甚至一个星期之内就会爆发。次日,赫尔向那位日本外交官递交了一份备忘录,要求日军从印度支那和中国撤出,以恢复同美国的贸易关系。东京把这份建议书看成是美国方面的最后通牒。当天,集结在千岛群岛的日本特混舰队接到关闭无线电通讯,向夏威夷秘密进发的命令。11月27日,华盛顿向太平洋地区的美军司令官,包括夏威夷太平洋舰队司令赫斯本德·金梅尔海军上将发去了“最后警报”。发给金梅尔的电文的开头是:“可视此电为战争警报。”


偷袭之时,罗斯福总统曾预言日本会“干恶事”


12月1日,日本特混舰队在仍然无人知晓的情况下穿越了国际日期变更线。东京向日本海外的使领馆发出命令,销毁密码。一位受命去华盛顿日本使馆侦察的美国军官发现后院正在烧纸。


12月6日星期六,罗斯福决定以个人名义电告日本天皇,试图驱散笼罩上空的黑压压的“阴霾”。华盛顿时间12月7日中午12点30分,罗斯福接见中国大使。总统说他预计亚洲将发生“暴行”。他补充说,他感到日本可能在48小时之内“干恶事”。华盛顿时间下午1点,罗斯福总统仍在与中国大使交谈。就在那一时刻,即东京时间12月8日凌晨3点,罗斯福的电文终于被当面交与日本天皇。在太平洋海域之中,正是12月7日的拂晓,日本的特混舰队正逼近夏威夷群岛。夏威夷时间上午7点55分,炸弹落向珍珠港的美国舰队。

对珍珠港的进攻开始一个小时之后,野村大使由另一位日本外交官陪同来到美国国务院。赫尔正接到总统打来的紧急电话,野村大使和他的同事被留在外交官接待室等候。


罗斯福沉稳而急促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有报告说,日本人已经开始进攻珍珠港。”


“报告得到证实没有?”赫尔问。


总统回答说:“还没有。”


两人都认为消息可能是可靠的。但是,赫尔想,万一不是这样呢?他吩咐把两位日本外交官带进来。野村已经从收音机里听到了袭击珍珠港的消息。赫尔怒不可遏。“在我50年公务生涯中,这是我头一次见到如此满篇谎言,毫无根据地歪曲事实的文件。直到今天,我不能想象这个星球上的任何政府能够好意思编造这样离谱的弥天大谎。”他想,几个月以来在自己的公寓同野村的私下会谈何用之有?对这位乡巴佬出身的政治家来说,眼前的两位外交官就像“一对吃羊的豺狗”。


这一天,珍珠港的消息向华盛顿纷至沓来。先是零零碎碎,然后是详细的噩耗。怎么会发生这样巨大的灾难?


美国的高级官员知道日本人的进攻迫在眉睫,完全有准备。但是他们以为攻击的目标在东南亚。无论是在华盛顿还是在夏威夷,几乎没有人认真考虑过,甚至说能够理解,日本人可能而且能够偷袭美国舰队的老窝。正像马歇尔将军1941年5月对罗斯福总统说的,他们认为珍珠满港所在的瓦胡岛是“世界上最坚固的堡垒”。大多数美国官员似乎忘记了,也许是从不知道,日俄战争就是从日本人偷袭旅顺口的俄国舰队开始的。


从更根本的角度观察,双方都低估了对手。日本人不相信美国人能够破译他们最高一级的密码,美国人也不能设想日本人能够搞成技术上如此复杂的行动。


事件刚刚发生后,罗斯福的某些地位最高的顾问竟以为是德国人的策划,他们认为日本人单枪匹马搞不成。双方也误解了对方的心理。美国人不相信日本人能够做出如此胆大妄为的事情。他们错了。而日本人也是同样。他们以为偷袭珍珠港可以打掉美国人的士气。事与愿违,这次攻击使美国人重振精神,很快团结了起来。日本人犯下的错误更大。


如果日本人毁了那些石油,战争就要延长两年


日美两国已经进入战争状态。但是,珍珠港不是日本人的主要目标。夏威夷仅仅是他们漫长战线的一部分。就在飞机轰炸美国的太平洋舰队的时候,日本人同时也在轰炸和封锁香港,轰炸新加坡、菲律宾、威克群岛和关岛,占领泰国,入侵马来亚,直逼新加坡,并且作好入侵荷属东印度群岛的准备。珍珠港行动只是要保护侧翼——令美国舰队瘫痪,以便顺利入侵荷属东印度群岛和东南亚的其余部分;保护海上通路,特别是为了保证从苏门答腊及婆罗洲返回日本列岛的油轮畅通无阻。因此,这次大规模战役的首要目标还是荷属东印度群岛上的油田。


日军在珍珠港的两轮轰炸过程中击沉、击翻和重创了美军8艘战列舰、3艘轻巡洋舰、3艘驱逐舰和4艘辅助舰只。被击毁和损坏的美军飞机达数百架。2335名美军将士和68名平民遇难。所有这些构成了美国历史上最最令人震惊的一页。美国的航空母舰安然无恙,那只是由于它们恰巧在海上执行任务。日本人共损失了29架飞机。山本五十六的赌博漂亮地赚了一笔。


在制订袭击珍珠港的计划时,山本五十六大将注意到1904年日本偷袭俄国在旅顺口的舰队时犯下了“不够彻底”的巨大错误。日本人在珍珠港犯下了同样的错误。石油是日本决定走向战争的核心因素,但在计划夏威夷行动的时候,日本人忘记了石油。山本和他的同僚都不只一次地检讨过美国在石油方面的压倒性优势,但是他们没有理解瓦胡岛石油供给的真实意义,因此对这些目标的攻击不在他们的计划之内。


这是一项带来巨大的战略失误。夏威夷的每一桶石油都是从美国大陆运去的。如果日本的飞机炸毁太平洋舰队的燃油储备和珍珠港的储油罐,他们就会令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每一艘船搁浅,而不限于那些实际上被击毁的舰只。新的石油供给只能来自几千英里以外的加利福尼亚。接任太平洋舰队总司令的彻斯特·尼米兹海军上将后来说:“在珍珠港事件的过程中,美军舰队的所有燃油都在地面的储油罐里。大约有450万桶油,只要用直径50毫米的弹头射击就可以让它们完蛋。如果日本人毁了那些油,战争就要延长两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