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 第一卷 第三章 华族大长老(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6/


大长老“白头”瘦小的身体有些无力的靠在背后的一颗柿子树下,秋柿长的好像是华族过元宵节时候的小灯笼那样,伸手摘下来,软绵绵甜丝丝的成熟柿子直接就可以剥皮放进嘴里吃了!

此刻,他的随从就摘了几个柿子放在老人的身边,而他正在小心的吃这手上的一个,嘴角边还有一点汁液溢出,微笑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开心,就好像一个贪吃的老小孩,似乎没有看到随从的眼角已经有点发红想要流泪了——谁都知道这个老人怕是度不过这个冬天了,那么,他吃的开心,为什么不给他吃呢?再说了,柿子有清热润肺,生津止渴,健脾化痰的功效,为什么不给他多吃呢?

两个柿子下肚,老人的精神头似乎又回来了,微笑着对自己的随从道:“还想听老人家接着讲故事吗?”随从使劲的点点头。老人微微一笑,说:

“也是,光明族人不许我们拥有和使用文字,这些几十年前,甚至上百年前的故事,就靠你们用脑子来记,然后多给子孙后代讲讲,让后辈们了解我们的部族是怎么走过来的!”他轻轻的咳嗽了两下,伸手制止住了随从想要上前给他捶背的动作,说:

“上次说到大长老‘溪口’的杀手自杀,但是在自杀前却告诉了‘雪天’长老‘溪口’的行踪,使得‘终于下定了决心的‘雪天’和‘杨树’顺利的解决了‘溪口’的护卫,成功的扣押了他,并且还把‘溪口’被扣押的消息已经他们的主张通过快马飞快的传递给了全体华族部落……”


包围圈被解除,“鸿毛”-“火热红心”联军派出了代表,精明强干的长老“破壁而出”和在等待各个部落长老对自己行动会有什么样反应 的“雪天”-“杨树”联军谈判。

出乎“雪天”和“杨树”的意料,“破壁而出”居然在谈判一开始就说明了,在统一华族抵抗入侵这面大旗下,他们可以接受“溪口”的领导, 共同抗击异族入侵!换句话说,作为打了这么多年的仇敌,“鸿毛”-“火热红心”联军非但放弃杀掉“溪口”这个最大敌人的想法和行动,还不计前嫌的主动接受“溪口”的领导——虽然,谁都知道,这个“领导”的含义,并不是无条件的!但是,也是每一个人也都知道,就在几天前,“溪口”还下了命令,要求自己的军队彻底的解决掉“鸿毛”-“火热红心”联军!而此刻,作为敌人的“破壁而出”还是代表“鸿毛”-“火热红心”联军给出了这么出人意表的条件!

这是“鸿毛”-“火热红心”联军被“溪口”军围剿那么多年以后的第一次亮相!被邀请参与谈判作为见证的一些中立部落长老们从“破壁而出”诚恳的目光和自信的面孔上,第一次从正面认识了“鸿毛”-“火热红心”联军,而不再是只能听到“溪口”大长老的一面之词!

“雪天”和“杨树”被“鸿毛”-“火热红心”联军领导者的宽大胸怀和高远的眼光给震撼了!同时,各个部落的反应也被自己派出的探子飞快的传递了回来:大小部落中,8成以上的长老们赞同建立一支有“鸿毛”-“火热红心”联军参与的华族新联盟军,统一抵抗异族入侵!

而且,同样的,这些持赞同意见的大长老们对于“鸿毛”-“火热红心”联军领导者的快打胸怀和高远目光给震撼和折服了!这也意味着,一直以来以“叛匪”形象出现的“鸿毛”-“火热红心”联军终于突破了井口山周边的影响,一跃成为华族中一部分最举足轻重的力量之一!

“溪口”终于答应了举行华族部落长老会议讨论和建立新联盟军的条件,因此获得了自由,热血而又深感到自己背叛了大长老的“虎军”统帅“雪天”亲自护送了自己的统帅返回了石头城;他这一去,就此不能回到他的“虎军”和东北老家!而他的战友“杨树”也被以“叛乱”的名义被拘禁,最后被杀害!

但是,华族部落长老会议召开,“鸿毛”-“火热红心”联军代表“破壁而出”参与,宣布在统一抵御外敌的大旗下接受了“溪口”大长老的领导,“鸿毛”-“火热红心”联军大长老“鸿毛”的大长老名称取消,只担任“鸿毛”-“火热红心”联军最高指挥官,而“鸿毛”-“火热红心”联军也更名为新联盟军井口山军!

华族人统一抵抗异族入侵战线组成!“雪天”和“杨树”一个付出了失去自由,一个失去了生命作为代价所进行的一次行动,终于取得了一个大致上算圆满的成果,推动了华族历史向前发展——在很多年后,“溪口”去世,被囚禁的“雪天”终于在“溪口”的儿子,同时也是南部华族人领袖“剑锋”的点头下获得了露面和说话的权利;他说:当我决定陪着我们的领袖返回石头城,我突然理解了那个我不知道名字,可是却来给我和“杨树”报信的杀手,为什么在报信完了以后会自杀,因为我们是一类人:热血,忠义,爱戴自己的领袖,但是更加爱自己的部族;当为了一个超越了爱戴自己领袖的理由背叛了领袖以后,我们两个人,一个选择了自杀,一个选择了任自己的领袖处置来谢罪!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觉得我没有做错!


华族人统一抵抗异族入侵战线的组成,使得接连在战争中失败,投降者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华族还在坚持抵抗的部落长老终于看到了一线继续战斗下去的希望;而同时,不甘心就此放弃在华族人那里取得的利益的白头鹰族人,也终于从被日出族人的偷袭中溃败的战斗中缓过神来,开始了一些局部的反攻,最主要的是,他们组成了运输队,在日出族人攻击不到的华族人后方运送了大量的粮草武器,支援着华族这个人口众多但是却虚弱的部族尽全力顶住日出族人的进攻,以便缓解自己受到的压力!

大长老“溪口”组织起了三次大的攻击计划:“黄水口会战”,失败,但是迟滞了日出族人大军的进攻步伐,使得大量的华族部落民众得以转移到相对安全的区域;“龙滩会战”,失败,但是成功的使得日出族人再次领略到了华族人坚韧的战斗意志,也使得日出族人付出了比“黄水口会战”更大的代价;“石头城保卫战”,溃败,指挥混乱,领导者贪生怕死,使得近万名华族战士被日出族人包围,然后选择了投降,而在石头城中还有3万的华族人也沦陷敌手!

在前两次会战中因为华族人的顽强抵抗而杀红了眼的日出族人做出了屠杀华族投降战俘和石头城华族人的决定;而且,令华族的后人觉得悲哀的是,当日出族人的锋利战刀已经把一个个的华族人脑袋迅速的砍下,而且还血淋淋的被挂在树上,屋檐下,当日出族人淫笑着扑向了自己的妻子,女儿,姐姐,妹妹,甚至是自己的母亲,老祖母的时候,那些曾经是战士的华族人,和虽然那些不是战士,但是手上也有一把力气的华族人们,居然就这样引颈就戮!就这样束手被屠!反抗者,寥寥无几!最后石头城中有超过三万人就这样被屠杀了!象是杀鸡那样被敌人屠杀了!

随着三大会战的失败,华族人的领袖们终于认识到,抵抗日出族人的战略战术要发生了转变!

以井口山军为主的华族人战士在自己的指挥官“鸿毛”和“火热红心”的指挥下,战士化整为零,进入了被日出族人占领敌后区开始游击战!

他们神出鬼没的战术战法,积少成多的战果,使得日出族人感觉到自己所在地方没有一处是安全,而且也的确是的,在华族人的大地上,他们也确实没有一处安全的地方可以立足:陷坑,冷箭,放了毒药的水井,笑眯眯的华族老人在日出族人转身的时候就会拿出一把尖利的竹刺刺向单独的日出族人的后背——在被占领区,华族人不得使用任何金属器具,于是马尿泡过的尖利竹刺成为华族人最主要的武器;那些竹刺只要刺破了皮肤,竹刺长时间泡在马尿中吸收的毒素就会使得日出族人哪怕不死,他的伤口也会因为溃烂而不能那么快的愈合!而那些投降了日出族人的家伙,尤其是那些头子,也因为在防不胜防的暗杀中有死有伤而不再敢那么猖狂,哪怕是在日出族人的占领区也是一样——这些还是“溪口”部下的时候早就领教过“溪口”杀手厉害,而当新的联盟军建立起来的时候,又加入了井口山军那些充满热血精神身经血战过的战士在日出族人占领区组成的“铁血锄奸队“,叛徒们终于充分的领教到了死亡威胁的味道!而那些滋味,曾经是他们带领这入侵者施加给自己的同胞过——如果,他们还可以被称为华族人的话!

新的战略战术取得了巨大的成果:日出族人不能离开他们的驻地,不敢接触占领区内的华族人,他们失去了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也没有人在敢公开的投降向日出族人了,而那些早已经投降了的家伙,或者被铲除,或者是被监视,更多的是深怕自己会被秋后算账,于是掉过头来暗中却把日出族人的情报出卖给了新联盟军!形势变得对日出族人不利了!

井口山军在日出族人占领区华族人中变得影响力和实力越来越大,他们的很多主张,都得到了饱受战乱和分裂之苦折磨的华族人的赞同!甚至于连一直支持自己的白头鹰族人也夸赞他们的战果——尽管,他们不喜欢井口山军的一些主张!

而这些,却让一个人变得越来越警惕!

大长老“溪口”意识到,井口山军充分的利用了“雪天”“杨树”扣押自己这一事件脱困,然后在现在,他们在日出族人占领区不断的取得大大小小的胜利,这和自己的手下在战场上的接连失败,尤其是石头城惨案造成的影响产生了国语强烈的对比,而且他们又利用“统一华族抵抗日出族人入侵”这个口号大力的发展自己的实力和影响力,发展壮大自己!此时此刻的井口山军,以及他们的领导者“鸿毛”和“火热红心”已经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威望和地位了!

于是,一件让日出族人觉得意外但是又在情理之中的惨烈内斗发生了:华族大长老,同时也是华族新联盟军统帅“溪口”以井口山军一个部落长老“一叶知秋”900人不听号令,擅自脱逃离开战场为名,命令自己下属最精锐的,由自己亲信“狂战”率领的2300名战士组成的大军突袭了“一叶知秋”部!在半天的激战中,“一叶知秋”受伤被俘,手下900战士700人战死,50多人下落不明,只逃出了100多人,半路上又碰到了闻讯而来的日出族人,又损失了近80人,终于剩下的6,70人怀着刻骨的仇恨和憋屈,带着他们无论正面危险也没有丢下的一个俘虏,被接应的井口山军救了回来——牺牲了的那些战士,是拥有战斗经验和作战技巧的老战士,是井口山军的精锐之一!

“一叶知秋”部只是在和日出族人激战了三天之后,奉命撤下修整,却被一直埋伏在后撤路上三天之久的“狂战”部突袭残杀,只有6,70人得以生还,这是赤裸裸的屠杀!是被自己人从背后捅刀子!用“狂战”未能及时接到友部后撤修整命令,误判“一叶知秋”部为逃脱是个卑劣的借口!是对这种令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的狡辩!面对井口山军谈判代表“破壁而出”的愤怒质问,以及他们带来的一个俘虏给的“狂战”部一直在“一叶知秋”背后潜伏的口供证言,“溪口”派出的谈判代表无言以对!

因为,这个俘虏,是“溪口”的女婿!

老羞成怒的“溪口”撕破了脸皮,对井口山军控制区域进行了挑衅和攻击!华族人的内斗再一次爆发!而日出族人也极为配合的不再攻击“溪口”管辖下的民众和武装人员,而全力对付在自己身后让自己头疼的井口山军潜伏战士!

华族人的抵抗外敌入侵的大业,因为某个人的私心和对权势的贪欲而产生了重大的挫折!华族人的新联盟军在事实上已经分裂为两个部分了:“溪口”军和井口山军!

作为井口山军统帅的“鸿毛”在这个危难时刻开始展现出了他作为未来统一华族而奋战的领袖魅力。他大声疾呼:井口山军愿意团结一切抵抗外族入侵的力量,愿意牵头组成新的统一战线!只要他肯承认自己还是华族人,就可以加入这个新的统一战线!

在危难时刻承担住了入侵者巨大进攻压力而发出了自己新主张的井口山军以实际的行动来为全体还承认自己是华族人的民众做了表率:井口山军坚决而有力的反击“溪口”军的挑衅和攻击,打退了他们企图迅速战胜处于日出族人和自己夹击中的井口山军的打算;同时,已经积攒了一定力量了的井口山军采取了多路集合,集中局部优势兵力打击劣势敌人的战术,果断迅速的消灭掉了日出族人设在占领区上的十几个大小要塞,使得原本被分割开来的井口山军控制区域终于连通了起来,变成了大片的根据地!

在“溪口”准备继续调集力量消灭掉自己同族的抵抗力量同时,一直依靠着华族人拖住了日出族人大部分力量了的白头鹰族人的战士终于开进了华族人的战场,同时,白头鹰族人也对“溪口”前段时间针对“一叶知秋”部落战士做出的自相残杀的行为给与了眼里的措词——“如果你觉得只要你一个人,而不需要我们白头鹰族人战士和你们的同胞井口山军的战士,你就可以打败气势汹汹的日出族人,那么,我们可以退出华族人的战场,让你一个人去对付井口山军和日出族人!”

“溪口”终于屈服在自己幕后支持者的严厉语气中,他默认了自己的手下放走了被俘井口山军长老“一叶知秋”,也默认了“一叶知秋”一被放出来获得自由,就宣布了重组自己部落武装的决定。而井口山军也重申了在统一抵抗外敌的大旗下会以“溪口”大长老为华族统帅的宣言!

似乎,华族人的内争解决了,新联盟军在表面上也恢复了以前的团结。但是,一些有远见的华族部落长老们已经意识到,在日出族人被赶出华族人的地盘的同时,“溪口”和“鸿毛”这两大两力量的战争将会不可避免的爆发!华族未来的走向,将取决与他们谁战胜了谁!

自己要站在那一边?当这些长老在自问的时候,白头鹰族人和同样被攻击了的冰熊族人也开始了对日出族人的大反攻!而这些反攻,是以日出族人力量被华族人极大的吸引在华族人的大地上,并被消耗为前提进行的!

日出族人为了获取可以填饱肚子的粮草和打造兵器和其他器械的金属因对白头鹰族人和冰熊族人的夹击,抛弃了先前配合“溪口”军打击井口山军的战略,而是进行了两次大会战,重点攻击作为华族大长老的“溪口”的嫡系,力图通过摧毁这个华族人最高领导者的武装来摧毁华族人似乎已经有些坚持不下去的抵抗决心!而在自己的占领区,他们大量的驱赶华族人进入他们所谓的“集中管理区域”,集中管理,极大的压缩了在敌后潜伏抵抗的井口山军的生存和活动空间!

“溪口”军在日出族人的重点攻击下溃败,投降,尤其是一些部落首领看到了日出族人故意抬高了地位的“强火”获得的权势,想想自己在“溪口”手下,只能做个应声虫,如果投向“鸿毛”,就只能和这个“叛匪”一起每天啃红薯吃南瓜,一个月连一片肉都吃不到,可是一开始就靠向了日出族人的“强火”,你看人家现在真是位高权重,威风凛凛……

“溪口”军大批的投降,日出族人的战略成功了:此刻,帮助他们进攻华族人中坚决抵抗的井口山军的人,就是这些数量上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华族人投降军!甚至,出于消灭自己在华族内最大敌手的考虑,这些投降了日出族人的前“溪口”军还是能接到“溪口”的暗示,重点进攻井口山军占据的地盘!日出族人宝贵而精锐的战士可以抽调出来去对付凶悍的白头鹰族人和冰熊族人了!

在抵抗战争最艰难的时刻,华族大长老“溪口”一再撤退,还是向每天艰苦到只能吃红薯南瓜甚至树叶子分散在各地打游击的井口山军分部通过各种渠道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我们艰难,是因为敌人感觉到了我们给他们造成的巨大的威胁,也是他们同样感觉的最艰难的时刻!华族人团结起来,度过难关,我们可以战胜侵略者,为自己被侵略者杀死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和亲朋报仇的!我们可以保护住自己的先祖留给我们的土地的!胜利,会在艰难时刻过去后来到的!

被日出族人和已经投降向侵略者的前“溪口”军包围的“鸿毛”和他的战友“火热红心”通过信鸽和一直作为井口山军代表的“破壁而出”联系,了解着外界的信息,这些信息让他坚定了自己的判断:白头鹰族人和已经因为一次内战而更换了领袖的冰熊族人已经趁着日出族人被华族人拖住了手脚,已经熬到最后一份力气都要用上了的时候联合参战了,在他们的联合打击下,胜利的曙光,已经不远了!他相信,“溪口”无疑也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那么,当侵略者被赶出华族人的土地,战争就结束了吗?“鸿毛”和他的战友们得出的结论是:不,和平还没有到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这个结论,应该也在另外一个人的心里得出了!


白头鹰族人参战了!在白头鹰族人战士的强攻下,一向号称“不怕死”的日出族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他们的战线还是崩溃了,尽管,白头鹰族人也付出了几乎同样的伤亡!

冰熊族人参战了!他们正面和日出族人最精锐的平原军厮杀,悍勇的冰熊族人杀得这些日出族人节节后退,直到最后一个平原军被消灭!

“鸿毛”向井口山军控制下根据地的战士发出了“对侵略者最后一战”的战斗号角!井口山军全面反攻!

但是,令人觉得意味深长的是,华族人名义上的最高领袖,大长老“溪口”在做的事情,不是对侵略者大力打击,而是命令井口山军要坚决听从最高领袖的指示,退出被井口山军收复的华族土地,由大长老下属的人员接受,否则,井口山军将被视为叛逆被攻击!

侵略者还没有完全被打败,华族人的再一次内战,就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白头”的讲述停顿了下来,因为,随从手指着远处山道上的一支若隐若现人和马组成的马队,那些人,是来参加大长老会议的各个部落长老中的某一个!

“很好,终于来了!”“白头”原本有些因为回忆着自己前辈的故事而显得有些疲惫的眼神在刹那间闪动着锐利的光,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也充满了光彩!

“是山居部‘飞龙’和他的40名战士!他们有急事!”那支又跑近了一些的队伍在巨大的城寨大门前被拦下了,大长老随从辨识着城寨战士一站传递到另外一站传来的旗语,低声的对“白头”道。他要扶“白头”起身,对方一摆手,拒绝了!

“白头”自己从地上的草席站起,说:“回议事大厅,迎接山居部的‘飞龙’长老!”

“白头”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身边的年轻人知道这个是他在思考重要问题的时候的一个下意识的动作!

华族拱卫西北面的是山居部和高原部,两部除了和冰熊族这个强大的部族接壤以外,周边的都是一些依附华族生存的小部族!难道是冰熊族有什么事情……

年轻人也在心里嘀咕道,手上也没有闲着,收拾好地面,跟在一点也没有在显得老态龙钟的“白头”身后,向山谷中的华族大议事厅走了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