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 第一卷 第三章 华族大长老

东风西风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6/[/size][/URL] 青龙河蜿蜒曲折,黄水奔腾如怒,在加上在境内的“怀龙湖,平湖,月湾湖,坝湖”四湖,华族人把自己繁衍生息的疆界总结为“两江四湖”;同时,因为华族分为九部,分别是区域最大人口第二多的柳林部,风气彪悍的鹰岩部,靠近海边的南湾部,山地居民为主的山居部,和冰熊族人以及日出族人这两大部族接壤的游牧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26/

青龙河蜿蜒曲折,黄水奔腾如怒,在加上在境内的“怀龙湖,平湖,月湾湖,坝湖”四湖,华族人把自己繁衍生息的疆界总结为“两江四湖”;同时,因为华族分为九部,分别是区域最大人口第二多的柳林部,风气彪悍的鹰岩部,靠近海边的南湾部,山地居民为主的山居部,和冰熊族人以及日出族人这两大部族接壤的游牧民组成的飞马部,西北面对众多中小部族的高原部,产粮最多人口也最多的农部,还有主要依靠怀龙湖和坝湖,月湾湖三大湖生活的湖部以及作为华族人中心的龙谷部,所以,华族也称自己为“九部之民”!

作为华族境内最长的河流,青龙河穿越了整个华族,然后注入大海,沿河居住繁衍生息的华族人占了接近一半,可以说,这条河,实实在在就是华族人的母亲河;和另外一条不那么温顺的黄水,以及四大湖,滋养着全体的华族人。

此刻,作为华族近50年来在位时间最长的大长老“白头”,身上披着一件负责照顾他身体随从给他加上的外衣,站在着秋风起秋叶黄的树荫下,任风把自己散乱的头发吹起,他微微闭上了眼睛,深深吸一口气,空气里传来了稻谷的香味和成熟果实的淡淡芬芳。然而剧烈的咳嗽让才挺直的身体一下子佝偻了下去。

在10天前,他命令派出了快马通知其他8部长老参与在龙谷举行的大长老会议,主要的议题,就是希望可以推举出合适的新一代大长老!

按照路程计算,应该会有部落长老要到达了!

“柳林部的‘立熊’不错,担任长老才5年的时间,柳林部已经在人口繁衍,粮食生产和武器整备上领先了其他几个部落,想一下,以前的柳林部,只是一个人口多,可是穷困人口也多的部落;嗯,还有农部的‘秋叶’,也是个人才……”

“白头”在心里评估着,发出了几下压抑住的咳嗽,背后的随从马上上来给他轻抚后背,扶住他在座毯上坐下。

“白头”活了65年了,在华族人中已经是很少见的长寿了!

年轻的时候他作为华族做伟大的大长老“鸿毛”的战友和最强大的敌人英勇的战斗过,也遇到过很多对他心仪的女人,最后他选择了3年前去世了的女人作为自己的妻子,只因为她对自己说:我要做你的妻子,不是因为你是个受人尊敬的勇士而也能成为享受这种尊敬的人,是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在你头脑发热的时候警告你,在你悲伤难过的时候给你最大的安慰!

回想起过去的日子,自己和战友经历了艰苦惨烈的战斗终于活了下来,又因为得到了自己的族人的支持而成为农部的部落长老,后来又被推举成为华族新一代的大长老,接替统一了华族,结束了华族上百年来四分五裂状况的“鸿毛”成为华族的最高权力人物!在那些充满了艰苦和奋斗的日子了,就是这个女人,给了自己最大的支持和安慰!然而,三年前,自己的妻子终于还是先一步离开了自己,自己的身体,也一天差过一天,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可是,这三年来,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推举出来接任大长老的位置,这让他非常的忧心。他不由得回想着“大长老”这个称呼和内涵的变迁。

在100年前,华族的“大长老”还只是一个尊称,只是一种对族中德高望重者的称呼,这个称呼和所处的位置本身不具有权力的意味,更多的时候是一个组织大家开会议事的召集人,或者是带领族中民众进行祭拜主持各类仪式的主持人而已,反而,各个华族的部落中的长老才掌握实权,要为了自己本部落的发展和生存而努力。于是,很多时候,部落与部落之间的矛盾产生了,同为华族人,但是残酷的内斗还是发生了,甚至于,有些部落为了增加自己的实力,还勾结其他的异族,而那些异族也怀着各种各样的野心和目的而主动的提供支援,甚至主动参战,最终华族大规模的内战爆发!

华族四分五裂,在战火和血肉飞溅中被削弱,半个世纪的内乱,使得华族成为了列强锅里的肉!

在这个时刻,“大长老”似乎完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但是华族中的南湾部长老“香山”在这个华族危机四伏的时刻站了出来,联合了华族中几个中小部落的长老组成了“联盟会”,秘密开展了地下的反抗列强和勾结列强的部落长老的活动。在同盟会中,“香山”被推举成为新一代的“大长老”,各个参与了联盟会长老和部落直接听命于大长老。

联盟会的联军有了自己的战斗目的:打倒异族列强,结束华族内乱,统一华族!联军的战斗口号无疑的得到了饱受战乱和分裂之苦的广大华族人的拥护!联军在公开打出自己的旗帜的一年时间里,迅速的得到了扩大,力量迅速的增强!

联军对那些勾结列强的部落的作战取得了节节胜利!眼看着最后几个顽抗的部落也要被攻陷了!

但是,在似乎最后的胜利就要来临的时刻,积劳成疾的“香山”病逝,在续任者的选择上,联盟会内部爆发了激烈的争执!最后,演变成为了阴谋,暗杀,拉帮结派,背叛与忠诚的作战,大义凛然和争权夺利厮杀!终于,新一代的大长老产生了,那就是掌握了联盟军的“溪口”!

“溪口”通过拉拢威逼利诱和辣手铲除等等手段,使得联盟军成为他个人的军队,各个部落长老沦落成为他的爪牙;他继续利用曾经十分赏识自己军事才华的“香山”战斗旗帜,带领着自己的个人军队把最后几个还敢于顽抗联盟军的部落收拾了,终于在名义上统一了华族纷乱的部族!而这个名义上统一了的华族,也变成了他自己的私有财产,随意的分封给那些忠于他的手下们!

是的,他只是名义上统一了华族,因为,在他面前,还有两大问题:对华族怀有野心的异族,他们强烈的需要有自己的代理人来保障自己在华族的大地上的既得利益,其中两大外族就是白头鹰族人和日出族人;其中白头鹰族人精明而无情的抛弃了他们从前支持的华族部落长老,转而为眼前这个强势的华族新一代大长老“溪口”提供强大的支援——当然这样的支援不是无偿的,而是伴随着华族人的巨大利益转让的!

如此以来,日出族人的利益被划分出去给了别人了!一直以来就因为自己疆界内资源稀少物产匮乏而极具扩张意识的日出族人发动了战争,要用锋利的战刀从白头鹰族人手中把华族抢回来!

华族人再一次被战争的阴霾笼罩!

而同时,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也需要“溪口”去解决,那就是在华族内部,还有一个叫做“鸿毛”的部落首领带领几个中小部落组成了反抗他统治的斗争;他们人数不多,但是“鸿毛”提出的“驱逐列强,统一华族,解放族人”的口号却很蛊惑人心,让“溪口”恨之入骨——娘嬉皮的,你“驱逐列强”了,老子我找那个支持我当稳这个华族大长老?没有了列强的支持,老子这个大长老怎么统一华族?哼,“解放族人”?华族所有人都是老子的财产,你解放了老子的财产,就是要老子做个穷光蛋!这个就是“溪口”要铲除掉这股星星之火的原因!

“溪口”一开始傲慢的以为自己亲自出马,以三千久经战阵的联盟军,绝对可以把“叛匪”头子“鸿毛”和他的几百名战斗力底下而且被追赶得疲惫不堪的部众全歼——他之所以亲自出马,只是觉得,自己亲眼看着自己的敌人被砍头,在未来自己高高在上的日子里,怕是没有什么机会看到了,现在,就让自己在满足一下自己血腥的欲望吧!

但是,事实是,他的三千联盟军中冒冒失失脱离了大部队的500人在一个叫做井口山的地方中了“鸿毛”的埋伏——就在“溪口”的大军到达前的三天,“鸿毛”的500多部众和另外一个反抗部落的首领“火热红心”带领的300多部众会合了! “火热红心”早就听闻过“鸿毛”打出的“驱逐列强,统一华族,解放族人”的主张,这个在多年的战乱中寻找同志,却一次一次失望的老战士没有想到终于找到了知音!经过了一天的谈判,在两部会合的第二天他就做通了自己部众的思想工作,全体部众都归于“鸿毛”指挥!而在第三天,“鸿毛”经过了简单的仪式之后,正式成为了“鸿毛”-“火热红心”联军的大长老!

会合的两军,均分了各自身上和本部落中不多的食物,大家饱餐过后,安稳的休息了三天,当部落长老们的会议终于完毕,他们不再是500疲惫的“匪徒”和”300找不到方向的战士,现在的他们变成了800名休息充足,一心备战的猎人!

“溪口”手下第一勇将“强火”轻视自己的敌手到了居然连前进的道路上都没有派出斥候小队侦查的地步,几乎可以说是昂首阔步的进入了“鸿毛”-“火热红心”联军的弓箭抛射落点——那是一条两头小中间大的山谷,坡上满是林木和野草,利于埋伏;但是坡度不大,也不是很高,优势敌人的一个反冲锋就有可能打破自己仰攻的劣势而杀上破顶来。

100名正式的箭手和临时增加会拉弓射箭就行的约250名步兵每人有三次发射机会,因为在三箭射出之后,没有受伤或者还可以冲锋的敌人就可以冲上坡来了;同时,“鸿毛”“火热红心”联军所有的箭支均分也只能保证每名箭手只有三支箭!

所以,接触战在三箭之后开展,死伤已经达到五分之二的“强火”部还是展现了自己惊人的战斗力!在第一次的冲杀中,他们就使得“鸿毛”-“火热红心”联军那些抛下手里的弓箭才举起手里的刀和长矛等武器的箭手们损失了超过100人!

但是,“强火”的确是低估了置之死地而后余生的敌人产生的战斗气势和杀伤力!在自己的首领“鸿毛”和“火热红心”的亲自带领下,这些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一直像是野狗一样被追杀得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明天的战士们终于可以一泄自己胸中的怒火和愤懑,终于可以为因为自己不肯和“溪口”合作而逃走,却被“溪口”和他的手下使用残酷手段杀害了的亲人们报仇了!

激烈而残酷的战斗没有多久就变成了一边倒的追击战:那些“溪口”军的战士发现,过去这些似乎不堪一击的叛匪今天厮杀起来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战术,往往自己一剑刺入对方身体的时候,自己也会被他们手上使用劣质钢铁打造但是还是可以杀死自己的刀砍在自己的身上!他们完全不顾忌自己伤势甚至于自己的生命,他们仇恨的眼里只透露出一个信息:我要杀死你!这些“溪口”军胆怯了,心寒了,哪怕是在勇将“强火”的弹压下,也不能阻止他们的溃逃!最后,“强火”也带着一支不知道那里射出来直穿自己肩头的利箭奔逃!

大长老“鸿毛”带领活着还可以动弹的战士们打扫完战场,钻进了井口山的密林中,拉起了反抗“溪口”残酷统治,解放全华族的战斗旗帜,在未来的数年中,无数的个人,和那些再也不能忍受“溪口”以及白头鹰族人强盗残酷统治的部族陆续来投奔!而该战也被后世人称为“井口山大捷”,也是“鸿毛”接下来在未来的一系列胜利中的第一个战斗!

叫嚣着“安定内部才可以对付外敌日出族人”的“溪口”无奈的面对着自己2年来接连围剿“鸿毛”-“火热红心”联军失利这一事实,更加让他觉得心焦如焚的是,在日出族人的战刀下,一直以来好像是牛身上的蚂蝗那样吸血吸得肚子圆鼓鼓的白头鹰族人居然不是日出族人的对手:一个月前日出族人成功的偷袭了他们的珍珠城,把战火引到了白头鹰族人的疆界。

白头鹰族人在战场上也顾不上自己的摇钱树了!他们的战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撤出了华族人的区域返回自己的老窝,当然在走的时候不忘记再“拿走”这些的“友好”的华族人“送”的“礼物”,以便自己返回故乡的时候也可以送些礼物给自己的老婆孩子和其他亲人!

而在华族的战场上,日出族人更加是如入无人之地,那些打击华族其他部落好像是狼入羊群一样的“溪口”军在此刻变成了羊,而且还是弱不禁风的小羊羔,就是自己手下的第一大将,两年前战败给“鸿毛”-“火热红心”联军的“强火”也在对阵日出族人一战失败后投降了敌人——虽然自己在这个亲信在井口山战败的时候是自己批评他是严厉了点,对他也是有点冷淡了,但是,就是如此,也不能背叛自己而去投降给日出族人啊?而且更让人火大的是,居然连白头鹰族人也靠不住了,这让大长老“溪口”怒火攻心,一个月之内连续杀了两个“抵抗不力”的小部落的头领!

而在深山里的“鸿毛”-“火热红心”联军大长老在这2年的时间里出了自己发展以外,也接纳了几个部落的投奔,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了。

大长老“鸿毛”深刻的看到了,目前“鸿毛”-“火热红心”联军和“溪口”军的战斗已经不是华族主要的矛盾了,此刻最紧迫的是华族人要怎么面对气势汹汹的日出族人强大的全面攻势!

如果华族人不能顶住,不对强大的日出族人进行抵抗,那么,华族就只有一个结果可以接受了:被日出族人吃掉,像是食物那样被在胃里消化掉,成为日出族人更加强大的养分,而残渣就会像是大便那样被随处排泄出来,华族作为一个民族,将在自己这一代人中断绝!

“鸿毛”大长老花费了不少的精力来统一了自己部众长老级人物的认识,让他们支持自己联合过去的最大敌人“溪口”军共同对抗日出族人的提议!他取得了大部分长老们的支持!于是,他向“鸿毛”-“火热红心”联军的大敌“溪口”发出了合作抵抗日出族人的倡议!

但是,“溪口”一口回绝了自己敌人的倡议,而且还以强硬的口吻对“鸿毛”-“火热红心”联军送信的使者说:对叛匪,我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会相信他们的话,那就是他们变成尸体的时候!

在“溪口”那里失去了一对耳朵的使者被放回了井口山!“溪口”不去想“鸿毛”-“火热红心”联军内部会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什么争论,他只是作为一个从纷乱的局势之中有着锐利眼光和灵敏嗅觉,看准了时机趁势而起枭雄,敏感的意识到了,在自己的周围,似乎有一股反对自己的空气在流动!

不把自己的内部清理干净,溪口是不会有其他行动的——安定内部了,才能对付外敌,这一直是他的信条!

“溪口”怀疑的目光看向了当年主动靠向了自己的战友,被人称呼为“东北虎”的“雪天”;此刻的“东北虎”“雪天”正心不甘情不愿的率领着他手下最精锐的“虎军”在围剿井口山的“鸿毛”-“火热红心”联军——在几年前,“雪天”的父亲,“虎军”的创始人“老帅”被日出族人暗杀,向日出族人报仇一直是“虎军”的最高目标之一,也就是因为如此,深知自己力量有限,同时也深知一个没有统一的华族是不可能战胜强大的日出族人的,于是作为新一代的“虎军”的领袖,“雪天”主动的靠拢了最有实力统一华族的“溪口”,接受了“溪口”的领导;但是,如今,没有想到的是,他和他手下精锐的“虎军”却被自己尊敬的大长老命令攻打同为华族人的“鸿毛”-“火热红心”联军,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和全体“虎军”最大的仇人日出族人在华族人的大地上节节胜利,在华族人的大地上疯狂掠夺和施虐!

“溪口”的怀疑的确是对的,因为此刻的“虎军”中已经弥漫了一股厌战和反对他这个大长老的声音,甚至于,在最接近“鸿毛”-“火热红心”联军阵地的前线战士,已经成为了“鸿毛”-“火热红心”联军的同情者——同为华族人,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却任异族人在我的大地上横冲直撞?这是为什么?几乎每一个对日出族人怀有深仇大恨的“虎军”战士都在问这个问题!

“虎军”的困惑得到里另外一个和他们一起协同围剿“鸿毛”-“火热红心”联军的部落首领“杨树”的共鸣——“杨树”同样也对残暴的日出族人怀有刻骨的仇恨——“杨树”在和“虎军”领袖“雪天”的几次秘密会面之后,他们定下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深深觉得自己的领袖魅力和手腕足以控制住这两个部落首领的“溪口”出发到了和“鸿毛”-“火热红心”联军作战最前沿的战线,他当面要求两个部族长老不惜一切代价,强攻下井口山——两年多的大旱,缺水少食,被重重包围的井口山已经危在旦夕——他说:安定好了内部,那么,就可以专心对付外部的敌人日出族人了;他还对两个首领说道:他已经取得了白头鹰族人的支持,到时候将会有白头鹰族人的战士和武器到来,组成联军共同对抗日出族人!

大长老“溪口”的话,无疑很有效果,已经定下了计划的两个部族长老犹豫了!

但是,敏感而多疑的大长老“溪口”错误的猜度了两个自己手下长老的沉默,他以为自己的话没有得到他们的自己想要的回应,那么,他们的叛乱的决心已经下了!

他使用了自己惯用的手法来解决:暗杀!

他选择了来自比较弱小的部族长老“杨树”作为下手对象,然后预备嫁祸给井口山!如此一来,余下一个“雪天”,依照他冲动的热血性格,和他对自己的信赖,他肯定会全力攻打井口山,为自己的战友报仇!

可惜,他的密令发出,没过多久就到了“雪天”的手上!

因为,那个杀手,同样也有亲人被日出族人杀死在自己曾经温暖的家里!同样也是为了报仇,他才投奔高举起“香山”战斗大旗的“溪口”,成为他的杀手,为他“处理”掉那些“背叛”了“香山”战斗大旗的“叛徒”。可是杀的人越多,这个杀手越觉得困惑:那些人真的时候背叛了“香山”的大旗了吗?如果他们是真的叛徒,为什么他们不是像“强火”一样投降向异族?而是几乎每一个自知必死的人都等在家里,看着自己进门,从容赴死?为什么现在的联盟军越来越像是“溪口”的个人军队?谁敢于对他“溪口”大长老有异议,谁就会变成叛徒或者是叛军,会被联盟军使用雷霆手段摧毁,华族人越来越多的生活在恐惧中,不是恐惧异族的入侵者,而是恐惧自己的军队,恐惧如自己一样可以随意杀人的杀手!这一切,为什么会这样?

而此刻,他要刺杀的,是和自己最敬佩的“虎军”统帅“雪天”一起作战的战友!这,又是为了什么?难道说,他们也是叛徒?可是一个为了华族的统一而主动靠向“溪口”的勇士“雪天”会是叛徒,他的战友会是叛徒,那就真的太……

杀手决定要冒一个险!

他拿出了自己的特别通行证,直接见到了“雪天”,在周围都没有旁人的时候,他把“溪口”的印信拿出来给他看,然后,在对方有些困惑的时候,他说:大长老要我杀死你的战友“杨树”!

“雪天”吃惊的望着他,然后,他说:你说真的?他马上有接着道:我明白了!大长老是真的要对我们下手了!他应该会杀死了“杨树”长老后嫁祸给井口山的人!反正他们也不能亲自冲破包围圈出来辩解,而我一向对大长老都很信赖,一得知自己的战友被井口山的人暗杀了,我一定会权利攻打他们的!

杀手点点头,说:后续计划是这样的!

“雪天”苦笑一下,说:井口山虽然已经被包围,但是我的“虎军”和“杨树”的部落要攻破这座要塞,肯定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要知道,我们和“鸿毛”-“火热红心”联军打了3年,“鸿毛”和“火热红心”的雄才大略是我们华族中少见的!大长老好计谋!一箭双雕,消灭了“鸿毛”-“火热红心”联军,也使得我的“虎军”元气大伤,他就可以从容收拾了!“雪天”笑的有些惨然,望着杀手,说:

我看错人了!

杀手看着他,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大长老在青花池洗温泉!说完,他也笑了一下,说:我也看错人了,不过,我想我至少作对了一件事!

在微笑中,他的手掌在自己的脖子上的大动脉一抹,一丝刀光在手指间闪过,大动脉一股喷涌而出的血雾洒在长老“雪天”的脸上!然后,他瘦削的身体软倒在地上,只剩下了“雪天”在呆呆回味着这个自己连名字也不知道的杀手刚才说过的话,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招来了自己的亲信!

华族大长老“溪口”被下属的长老“雪天”和“杨树”在井口山青花池扣押!“雪天”和“杨树”要求自己的大长老召集华族全体部落长老会议——这其中包含被包围在井口山中的“鸿毛”-“火热红心”联军首领“鸿毛”和“火热红心”以及他下属的其他长老们——部落长老会议的内容应该是讨论结成统一战线,建立华族新联盟军,共同抵抗日出族人的入侵!

这个消息,被快马传到各个部落,同时也传到了“溪口”统治华族的中心石头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