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岛夺宝 鬼岛夺宝 (3)

信周 收藏 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7/


等到东方焜他们几个人踏上火山岛的时候,太阳已经坠入了海平面,远远望去,海天相接的地方只留下了最后一抹红线,感觉就在瞬间,如同一个人合并上了眼睛,一下子就天就黑了下来,什么也看不见了。在海上看到的每一种自然景象都是那么神奇。

东方焜上岸时带着手电筒,这是在出发前早就准备好的必需装备,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到四处查看一下。这段时间他梦寐以求的就是来鬼岛,现在终于踏上了鬼岛的土地。

阿强和大虎他们正在从船上朝下搬运东西,东方焜把阿强叫过来对他说:“阿强,你先在周围找个平整一点的地方,把帐篷搭起来,今晚我们就不睡在船上了。”

“好,我这就开始搭帐篷。”阿强说完回船上拿帐篷。

因为渔船很小,就是靠岸停泊了也随着波浪不住地摇晃,东方焜很不习惯在这样的环境里睡觉,总是睡不安稳。龙老大他们已经习惯了感觉不到什么,所以仍然留在船上睡。

阿强在大虎的帮助下,把装帐篷的大袋子抬下船。放在岸边的岩石上,阿强转身去寻找一处平整避风的地方搭建帐篷。

他沿着石壁朝前走了十几步,因为天黑看不清脚下,冷不防被软绵绵的东西绊了一下,他嘴里哎吆喊了一声,紧接着向前摔倒地上。

“妈的,是什么东西害得老子摔了一跤。”阿强能感觉出绊自己的东西不是石头,他一边骂一边伸手去摸地上绊自己的东西。

阿强首先摸到好象是衣服,摸到的部位软塌塌好象是人的肚子,他猛然吃了一惊,感觉躺在地上的好象是个人,他不由自主地把手向回一缩,他的手缩回来的时候又碰到了一个东西,好奇心促使他又摸了一下。

这一次阿强抓在手里的竟然是个冰凉的人手,阿强猛然意识到躺在地上的是个死人。一刹那,阿强就感觉到自己的头发都直立了起来,仿佛摸到的是鬼怪的手,顿时吓得他心惊肉跳。

“啊,死人,这里有死人……”阿强惊恐地大叫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一边喊一边朝渔船那边跑。

漆黑的海岛上猛然响起恐惧的呐喊,让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颤栗,本来大家对鬼岛心存畏惧,阿强的惊叫令人产生了毛骨悚然的感觉。

大虎的手里拿着一盏防风的马蹄灯,他刚把跟二虎一起抬下出的东西放在地上,看到阿强惊恐万状的跑过来,急忙把手里的马蹄灯举高了点,不安地问阿强,“怎么了?哪里有死人?”

阿强一只手指着身后,张口结舌地说:“那……那边……好象是个死人。”

此刻东方焜也没有走远,就在十几米外的岩石边,他蹲在地上用手电筒照着岩石仔细地看着,他想确定一下这是不是火山岩。听到阿强惊恐的喊叫后站起来,快步走了过来。

“有发生什么事了?总是一惊一乍的,好人也让你吓出毛病来。”东方焜边说边走了过来。

见大家都围拢过来,阿强稍微平静了些,仍然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说:“这次是真的,我被一个东西绊了一跤,用手一摸,竟然抓到了一个死人的手。”

“走,过去看看。”说完,东方焜用手电筒照着路走在前面,大虎、二虎还有海霞姑娘都跟了过来,只有龙老大留在船上没有下来,一般情况龙老大是不会离开他的船。

朝山崖那边走了十多米后,在灯光的照射下果然看到横躺在石头边的一具尸体,准确地说一具无头尸,尸体旁有一滩黑乎乎的血迹,唯独不见了头颅。

看到如此恐惧而又凄惨的场景,海霞忍不住转身哇哇地呕吐起来,她躲在大虎身后,一只抓住大虎的衣服不忍心再看下去。

东方焜回头对大虎说:“你把海霞姑娘送回船上去,她看不惯这种场景。”

大虎陪海霞离开后,东方焜蹲下身体,用手电照着尸体脖颈的断裂处,他注意到伤口很整齐,可以断定是被锋利的利器把头斩下来的。从这个人的姿势看,很象是在奔跑的时候被砍下的头。

东方焜拿起尸体的胳膊向上抬了一下,感觉肌肉很松软,说明这个人是在一天前被杀害。因为一个人在死亡一到两个小时后肌肉开始僵硬,随后在十二到十五个小时后又会回软,肌肉重新变得松软,再往后就开始腐烂。东方焜察觉到这具尸体已经回软但是又没有开始腐烂,所以死亡的时间应该在一到两天之间。

东方焜忽然注意到死者身上穿的是西装,而且又些眼熟,他心里已经猜到死者的身份,于是回头对二虎说:“二虎,你到船上去把那个德国上校押过来。”

“好。”二虎转身离开。

现场只留下了阿强和东方焜两个人,周围漆黑一团,耳边不时传来海浪拍击岸边的声音,望着地上的无头尸体,阿强忽然感觉脊梁骨发凉,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看着东方焜毫无顾及地蹲在尸体旁,阿强战战兢兢地问:“少……少爷……你不怕吗?”

听阿强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东方焜忍不住笑着问:“哈哈……怕什么?有什么好怕得。”

“这是个死人啊,你真的一点都不怕?”

东方焜满不在乎地说:“我在战场什么样的死人没见过?很多比这个恐怖多了,缺胳膊少腿,只有半截身体的什么样的都有,有时候打仗困了躺在尸体上就睡着了,见多了什么感觉也没有了。其实你想想,人的尸体跟动物的尸体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这是一只死狗趴在这里你害不害怕?”

阿强摇摇头,“一只死狗有什么好害怕得?可这不一样啊?”说话也能消除人内心的恐惧感,这个时候阿强感觉好多了,没有了刚才的惊恐。

就在俩人说话间,二虎和大虎一左一右押着汉德尔上校走了过来。

东方焜用手电照着地上的无头尸问他,“上校,地上的人你认识吗?”

看到横卧在地上的无头尸,汉德尔的脸上流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随后不假思索地说:“这是我的一个部下。我的汽艇沉没后他跟另外两个人上了一艘救生艇,他怎么会在这里被人杀了?其他人呢?”

“如果我能回答你的问题一切就都好办了,看来我推测的不错,他应该是在一天前被杀的。他的衣服没有被海水浸泡过,说明他们是乘救剩艇到岛上的,那么上校说的其他两个人也一定在岛,不过照目前的情景看他们是否活着就难说了……”

听着东方焜的分析,汉德尔瞪着双眼,赞叹地说:“想不到东方先生还喜欢推理,照你的意思鬼岛上已经上来人了?”

东方焜意味深长地说:“可以这么理解,不过是刚上来的还是原来就在岛就很难说了。”

汉德尔还想说什么,没等他开口东方焜就摆摆手,示意大虎兄弟俩把他带回船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