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


月亮仙子好奇的从窗户挤了进来,忽然她惊奇的发现在偏殿的草堆中露出来一头乌黑的长发,她屏住了呼吸向下望着,一张俏丽的面孔下面是被晒成古铜色但是如羊脂般细腻的肌肤,而那不大但是坚挺的山峰,在顶峰那傲人而立的两点粉红,都在清楚的告诉月亮仙子,这是一具完全成熟的女性躯体,而那凌乱的湿发和身体被汗水沾着的草杆以及草堆中若隐若现的一点殷红都证明了这里刚才发生的一切是多么的奇妙。

我也莫名其妙的盯着眼前的这具充满了诱惑力的躯体,虽然刚刚梦中体验到了那种温存,而且手掌触摸到的肌肤给了我最真实的证明,我依然不太明白自己怎么到了这么一个地方,身边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我借助月光,把她脸上凌乱的长发拢到一边,仔细一看,眼睛不由自主的瞪得老大,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我再次贴近了她的脸庞,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我靠,马忠!他什么时候变成女人了,别说,她还真是很漂亮,难不成她是人妖?

虽然我以前见过妻子和赵姬的身体,但是和她们相比,马忠的身体的的确确是女人身体,而不是人妖,哇赛,我说我怎么一见到马忠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我还以为自己喜欢男人,特害怕自己转性了,要不然我老是见不到她觉得有一点点失落,原来原因都是这个呀。

马忠突然发出了一声呻吟,我以为她要醒了,急忙从她身边跳了起来,没想到这一跳把我自己吓了一跳,因为我这一下子跳起了半丈多高,后背撞上了殿门,发出了很大的响声。门外守候的两个人突然听到里面发出了异响,急忙冲了进来,不料和我撞到了一起,我安然无事,他们两个像炮弹一样飞出了一丈多远,我现在浑身充满了真气,鬼丸药的力量在马忠的处子之躯引导下,终于爆发了,这股强大的力量充斥着我的全身四肢,我重生了。我无法抑制的发出了一声长啸,这啸声如万马奔腾,气势磅礴,3里之外的牛金都听到了这声长啸,心头掠过一丝寒意。

我发出这升长啸后,觉得浑身筋骨舒坦了许多,一股股的真力在我的手臂聚集,我心中的杀意涌上心头,孙和,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意随心发,不远处的宝剑自己跳到了我的手中,我大力挥下,神庙偏殿的后墙如同豆腐渣一样的裂开了一道大口子,尘土飞扬,沙石遮眼。我回转身时,发现身后已经半跪着10多名衣衫褴褛,浑身血污的精壮汉子,其中8个正是日夜不停守护我的不死队8卫士。我急忙丢下宝剑,过去搀扶他们,除了3名弓弩手,其余的人我都认识,尤其是4个飞虎队员,曾经和我多次出生入死,当然我还不知道甘宁已经组建了飞虎队。

公孙熬眼睛很尖,进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草垛中有一具裸露的女体,而且我也是赤身裸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见到我苏醒后的神威,也不敢多问,更不敢多待,急忙带领大家退了出来,站在殿门外等候。我也看见这小子不断向我身后瞟,神情还怪怪的,我意识到我自己也没有穿衣服,但是因为丸药的作用,我就没觉得寒冷,也就忘了这茬了,回身看到马忠的裸体后,我下意识的想到了,我靠,这群鸟人把我的裸体又看了一遍。

我在草垛中寻找我们的衣服,那还有什么衣服,都剩下一些碎布条了,意乱情迷之下,动作未免太大,都扯碎了,不过我首先注意到的是马忠大腿上的箭伤,本来她自己已经包扎好了,不过我们的动作太大,又破裂了,看样子还发炎了,所以她的脸色那么红,哈哈,我想到了自己吃了那么好的丸药,不知道可不可以救她,一狠心,在自己的手指上咬了一口,虽然有真气震开了我自己的牙齿,但牙齿上的真气还是及时的撕开了一个小口子,几滴鲜血滴到了她的伤口上,奇迹发生了,她撕裂的伤口开始慢慢的缩小,逐渐消失了,恢复成了原来的润滑肌肤,而她的炎症也随之消失了,原来我还成了一个活的灵药,这个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我命休矣,倒不是说我那么容易被人杀死,只是谁负伤了都来取我的血,我不是被抽干了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呀。

公孙熬很识趣,送来了2套衣服,在殿门外告诉我他们在附近守卫。我急忙打开一道缝,把衣服拿了进来,呵呵,公孙熬看来可以重用,办事精干,衣服简直就是给我定制的一样,我穿在身上,又急急忙忙的给马忠穿上了,自然,穿的时候,我的手也不断的在马忠身体的四处游走,和赵姬相处的半个多月让我学到了不少对付女孩子的办法。

既然伤口都痊愈了,很快马忠也醒了过来,她乍一醒来,就发现了我正焦急的坐在旁边盯着她,她还以为自己的身份没有曝光,脸不由自主的红了,正想跟我说几句话,我也有一肚子的相思话和委屈要和她说,马忠突然觉得从下身传来了一阵阵的疼痛,她的眉头一皱,我就知道坏了。马忠这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不是自己原来的衣服了,她疑惑的望着我,摇了摇头,我回应的点了点头,她突然坐了起来,扑到我的怀中,用粉拳敲打着我的胸口,我急忙卸掉胸口的真气,免得震伤她,这内功好了麻烦真多,万一控制不住也把她震出一丈以外,我这个罪过大了。您别说,她打的还真用力,打得我身上好疼,心中好舒服。俗话说的好,打是亲,骂是爱,她这是在亲我呀。

马忠打的同时,这泪水也下来了,不停的滴到了我的胸口上,看着她痛哭,我心痛呀,急忙抓住了她的粉拳,把她压倒在草垛上,嘴巴一下子咬住了她的小嘴,马忠起初还来回摆动身体,躲避我的嘴巴,慢慢的也就迎合了上来,一条细滑香润的舌头悄悄的伸进了我的口中,我的舌头也迎了上去,双方纠缠在一起,厮打在一起,享受在了一起。我的手悄悄的探进了她的衣服,抚上了那坚挺得山峰,她嘤咛了一声,试图摆脱,立刻又放弃了,感受着我的抚摸带来的快感,“外面有人。”她蚊子哼哼般的在我耳边说道,“听不见,都是自己人。”我一边在她身上上下游走,一边说道,她涨红了脸闭上了眼睛,不过全身绷的紧紧的。真是麻烦,刚刚穿上去的衣服还要脱下来,很快,2套衣服又杂乱的丢到了一旁,我引导着她的手触摸我的下面,她如同触摸到炭火一般缩了回去,说了句:“真大。”我温柔的靠近了她的水帘洞口,试探了几下,让她适应一下,而后勇往直前,马忠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呻吟,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倾听着外面的声音。其实外面的哪一个不是高手,尤其是夜深人静的,听的是清清楚楚,互相之间诡异的一笑,公孙熬以目光示意刚才什么也没有听到,所以我说办事稳重,牢靠,懂得主人心思的就是他了。

我和马忠都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但是没有压抑自己的感情和动作,虽然马忠还是初经云雨,不过我也是温柔体贴,倍加小心,注意着不让她感觉到痛苦,而只感觉到快乐,好在她最痛苦的第一次是在昏迷中给了我,我也不用太压抑自己的动作,随着我们彼此的熟悉和磨合,我的动作也逐渐加快,而我们的呼吸也逐渐变粗,凝重。马忠始终闭着秀目,银牙紧咬,享受着我给她的痛苦和快乐,最终我一泻千里,完成了人生中必要的功课。

我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她的脸庞,她的红唇,她的下巴和她的娇躯,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从头到尾告诉了她,当然关于我和赵姬的事情还是有所保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