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纳兰最后一击倾尽全力,以散仙的修为和仙器的霸道,加上天翔飞剑拦腰一斩,龙琴自然难以抵挡。若不是最后关头凭借龙珠内的本命真元,将九天古琴的音波挡去了大半,她能否全身而退还是未知。循着十三郎等人留下的淡淡龙息,很快在一处山谷内找到了三人,三人此时均已化作人形,看上去疲惫不堪。眼见三人均是伤痕累累,龙琴不由得痛声道:“这次下凡,我实在是太大意了,你们伤势如何?”

“将养个几天,至少能恢复七八成的实力,只是——”十三郎看了十九郎一眼,惋惜道:“十九弟的灵角伤得很重,日后修行只怕很难再有所突破了!”

“什么?”龙琴大惊,转眼看去,这才发现十九郎头上的高冠只剩下半截,大感怜惜之下自责道:“十九郎,都怪我不好,回去以后我会求几位长老,尽力把你的灵角治好!”

“龙姨,你不用担心,”十九郎本人倒很看得开,淡淡笑道:“我的资质本来就不算太好,论悟性不及十三哥,论心性不及十四哥,即便是灵角无恙,也不大可能修到仙人境界。倒是龙姨你的对手,乃是下界罕见的散仙一级高手,不知伤得怎么样?”

“我们两人的修为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是我没想到,那人手上居然拿的是仙器,吃了点亏,不过伤得不算重。”龙琴说到这里面容稍缓,微笑道:“我虽然受了点伤,但是那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也是灵力枯竭,灵胎虚弱不堪。”

三人听了大为放心,既然对方最厉害的角色同样受伤,其余的人即便追来也不会有太大威胁。“那么,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先疗伤!”龙琴当即答道:“十天之后我们再去沐芳谷一趟,不过这一次我们暗中潜进去,务必要找到公主!”

龙琴与纳兰不约而同地将时间定在了十天之后,却不料另有一队人马也赶了过来,恰好在十天后的大清早杀到沐芳谷外。世间很多事都巧到了极点,实在难说得很!

龙琴此时已经不敢再小瞧厚土界,所以在山谷处布下了三道禁制,她已经无法再容忍十三郎等人受到什么损伤,更何况还是在疗伤的关键时刻。这十天来,她透过禁制隐隐察觉到谷外时常有人经过,不过人数很少,多为三五个人,以为是苦行者也就不甚在意了。鸾龙的禁制当然要比厚土界高明得多,况且又布了三层,所以将四人的身形以及气息隐藏的极好,不虞有泄露的风险。等到十天期满,四人的伤势均好的七七八八了,于是再度朝沐芳谷而去,赶到谷外时已经是巳时初刻了。可是谷外的情形,却令四人大感诧异!

在沐芳谷谷口处,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修真者,这些修真者分作两派,泾渭分明。一边当然是沐芳谷的苦行者,另一边龙琴等人也不认识,领头的是一个浑身冒着烈焰的炎焱族人,而他身边站着的是一个蕴水族女子。

十三郎粗粗看了一下,双方各有两三百号人,一啊皮剑拔弩张的味道,不由得奇道:“龙姨,这些人似乎也是来沐芳谷找麻烦的,倒不知所为何事?”

“管他们做什么,沐芳谷越乱对咱们越有利!”龙琴眉头微微一皱,猛然间想了起来,自从踏上冰沐原之后,这一路好像少了一个人,难道公主到此,和这些修真者的目的是一样的?不由得生出几分好奇,那个令公主倾心的高庸涵,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能召集到如此多的修真者?

这两百余位修真者,正是水涟漪从凛风岗搬来的救兵,是十二叠鼓楼在北洲大陆所有能召集到的人手了。其中不乏一些仅供联络奔走之人,这些人的修为不高,但是听闻鱼翔阁主事遇险,都急匆匆赶来了。这也是自十二叠鼓楼创建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多的杀手聚在一起,可谓是盛况空前。其中不乏同门、同族,也有一些是势不两立的仇敌,不过大事当前,并且碍于杜若亲手订下的规矩,也无人敢掀起事端。

水涟漪不愧是当年蕴水族族长水倾湫的孙女,世家子弟行事果然与常人不同,除了心思缜密之外,考虑的也很周全。在她看来,如果直接告诉众人真相,只怕对于高庸涵日后执掌十二叠鼓楼,会造成很大的麻烦。毕竟,堂堂的一派宗主被人掳了去,怎么说都不大好听,更何况手下还是一帮桀骜不驯的杀手?所以水涟漪在路上就想好了说辞,将遇险的人换成了烈九烽,因为非鱼翔阁主事一类的大人物,是不能将北洲大陆的杀手全部召集起来的。众人星夜赶路,纷纷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冰沐原,然后在沐芳谷外汇合。

在千里冰川之上,水涟漪找到了烈九烽留下的印记,顺利地找到了一直与冰冰等人游斗的情郎。当日烈九烽摆脱了冰精的围攻,并没有单纯的逃命,而是仗着修为高深,不断与冰冰等人游斗。他考虑到,风如斗若要潜进沐芳谷,在暗中打探高庸涵以及紫袖的下落,自己就必须尽可能地将冰精引开。不论风如斗如何对付苦行者,总之在烈九烽而言,能拖住冰冰等人总是好的。基于这种想法,一路游斗之时反倒会时不时偷袭冰精,使得冰冰怒不可遏,誓要将烈九烽碎尸万段。

以烈九烽的修为,当然不可能再落入冰精的包围当中。但这里是冰沐原,是一片冰天雪地,而且还是冰精的老巢所在,况且冰精的实力不弱,人数也不少,十几天奔波下来他已有精疲力竭之感。幸亏水涟漪带人及时赶到,要不然烈九烽还真的只有往东退却下去。以十二叠鼓楼的实力,又是一帮子生力军,对付起同样疲惫不堪的冰精,自然甚是轻松。一场恶斗下来,饶是占据了天时地利,冰精还是死伤惨重,尤其是冰冰,要不是仗着修为高深,只怕也会丧命。不过在水涟漪的狂攻之下,冰冰伤得也不轻,至少几年之内恐怕都不能出手了。

解决了冰精,烈九烽带着一帮子杀手马不停蹄赶到了沐芳谷,又与一些等候在这里的属下汇合一处,而后浩浩荡荡杀将过来。说来也巧,纳兰及一众苦行者,龙琴等四人,还有烈九烽的十二叠鼓楼杀手,选的日子居然都是同一天!这几天来,接到消息的苦行者,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赶了回来,所以在龙琴等人大闹了一场之后,沐芳谷的实力不降反升。如此多的修真者到了谷外,苦行者当然不可能不知道,于是便有了谷口对峙的情景。

苦行者领头的,也是一个炎焱族人,不过比起烈九烽,此人身上的烈焰要黯淡了许多,但是烈九烽对他却十分恭敬。正是因为这一点,双方一见之下并未大打出手,而是很费了一番口舌。龙琴等四人到来之时,双方已经有些剑拔弩张的味道了。

“师叔,我一向敬重你,而且当日曾多蒙你照应,再说我也曾做过一段时间的苦行者,所以并不想和诸位兵戎相见。”烈九烽说的是真心话,所以显得很诚恳,“我只是想要你们放了我两位朋友,只要你们放人,我立刻就走,这场过节咱们一笔勾销,如何?”

“阿九,你这是威胁我么?”

“不敢!”烈九烽仍是一脸的恭敬,但是口头上却一点也没有松动:“师叔乃是世所公认的贤者,自然会体谅我的苦心,不会让作晚辈的为难,是不是?”

“这个人的话很厉害,修为也还过得去,倒有几分本事!”听到这里,龙琴已经明白,这一帮子修真者的目的和自己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还要救高庸涵,而己方四人只关心紫袖。于是转而对十三郎等人低声说道:“这些人等会一打起来,咱们就趁机进谷,务必要找到公主!”十三郎等人重重点头,至于数百名修真者的死活,便不是他们考虑的问题了。

“阿九,你现在长进不少,知道拿话挤兑我了?”那人淡淡一笑,说道:“我不管你哪里找了这么多修真者,就冲你今天这等作法,日后便会引来大祸。你知道的,我向来都很看重你,不想你误入歧途,只要你现在醒悟低头认错,我会向玉霄王帮你求情的!”

此话一出,十二叠鼓楼这边一片大哗。他们个个都是被烈九烽和凤天一叶、苏妙淼引入楼中,对于三位管阁主事相当的敬畏,更何况三人背后还有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月先生。此时见一个几乎毫无修为的炎焱族老者,竟然说出这么一番大言不惭的话,登时鼓噪起来。

“普照尊者,九哥尊敬你,并不等于怕你们沐芳谷!”水涟漪忍不住插嘴道:“你们当日布下陷阱暗算我们,难道就是英雄所为?只可惜你们做的不彻底,而且没想到我们还有这等实力,今日可曾有了悔意?”

“哈哈哈!”普照尊者仰天大笑,良久才露出一幅悲天悯人的神情,肃然道:“我们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厚土界的太平,为了天下苍生!这番苦心日后定然会大白于天下,所以我要奉劝诸位,回头是岸!”

“到了现在还说这种话,就不怕贻笑大方么?”水涟漪冷冷道:“我劝你们还是赶紧放人,否则沐芳谷今日便是血流成河的局面!”

“阿九,你真的要动手么?”普照尊者不再理会水涟漪,转而望向烈九烽。

“师叔,什么天下太平之类的大道理,我不懂,也不想懂,但是我知道我欠我朋友一条命!”烈九烽一字一顿说道:“所以,今天我一定要救他!”

修真者不是神仙,仍然有世间的七情六欲。能成为十二叠鼓楼的杀手,本就是性情上有些怪异的人,而这种天天过着刀头上舔血的人,对于一个“义”字大都看得很重。他们当初接到的消息是烈九烽有难,后来见这位鱼翔阁主事没什么大碍,不免觉得水涟漪的话有些夸大其词。而后一脑子疑问地到了沐芳谷,直到现在才算听明白,原来是为了主事的一位朋友。不过大多数人听了烈九烽的话,都觉得很痛快,因为这句话激起了他们内心深处的一种共鸣。

“沐芳谷是什么东西,敢拦咱们烈大哥?”

“不放人,咱们不会自己进去找么?”

“要打便打,和他们说那么多做什么?”

十二叠鼓楼中一些性情急躁的人,纷纷破口大骂,普照尊者见状叹了口气,朗声道:“阿九,你真的不肯罢休么?”

“师叔,恕我无礼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