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一生不可错爱的三种男人

以下转贴仅供参考:


女人一生不可错爱的三种男人

天下男人有三种,汉子、才子、浪子,这“三子”是男人世界中的优秀“精子”,女人舍此“三子”,不会另有所爱,但女人爱汉子伤情,爱才子伤心,爱浪子伤身,此为四海之通论。


女人爱汉子,是牺牲型,我们称女人是“殉情派”。汉子大抵是硬朗形象,金刚怒目式,属于英雄豪杰之流,女人爱英雄,是自然法则,大凡哺乳动物都有这个通病,雌性的都愿意被强悍的雄性驾驭。女人委身于他们,是红缨系在了枪戟上,是凤凰飞上了玉树。假若女人柔弱的身体需要遮风挡雨,汉子就是墙,假若女人小鸟依人,汉子的胸膛就是摇篮。但女人爱汉子,大多是欧里庇得斯的悲剧,汉子不懂得怜香惜玉,他们对待女人多半是粗线条,汉子给女人爱的涵义比较宽泛,与其说是性爱还不如说是兄爱,与其说是缠绵还不如说是呵护。


汉子爱情专制而又霸道,有时近乎残忍,项羽头可送故人,可女人不可送故人,所以虞美人在项羽兵败时只有选择自刎,汉子宁可负天下女人,天下女人不可负汉子,水泊梁山的宋江因容不得自己女人的羞辱而怒杀了阎婆惜,奥瑟罗因容不得戴绿帽子,犯了疑心病错杀爱妻黛丝德莫娜。汉子具有胆汁质的特征,冲冠一怒,便拨刀而起,女人总是生活中刀光剑影之中。


而女人爱汉子是死心塌地,为了汉子,可以化成“望夫石”、“湘妃竹”,女人为汉子有时可以不顾名声,红拂女私奔李靖,遂使天下汉子为之动容,因为女人懂得汉子顶天立地,不会久居人下,所以女人第六感觉特别灵验。汉子因事业为重,往往视红颜为祸水敬而远之,甚至对女人大为不公,女人爱汉子随时要做好牺牲的准备,吴起求将,以杀妻取信,苏武出使匈奴竟让女人空等了十五年,这就是女人爱汉子的报偿。女人与英雄演绎的爱情,往往是轰轰烈烈一场,壮怀悲凉一生,如果女人愿意将生命化成一道耀眼的闪电,那么,选择汉子就是因爱所爱,死得其所。


女人爱才子,是包容型,我们称其是“唯情派”。人们常说,才子佳人是天生一对,其实才子最不配佳人,因为才子佳人是人中“龙凤”,你强我优,女人不愁嫁,男人不愁娶,所以才子佳人都是名角,如果女人甘愿跑龙套,那只能效杨绛幕后为钱钟书抄书,学马兰闺房为余秋雨唱黄梅,女人与才子是“红杏枝头才子闹”。


女人爱才子,没有胜算,因为女人驳不倒才子,学问永远掌握在才子手中,所以,女人要懂得包容,学会委屈。才子有坏脾气,他们常常会对女人使性子,像台湾作家李敖,在外是不畏权政,拍案而起,在家极尽刻薄之能事。才子最无聊,喜欢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因为女人无才,女人才能受蒙蔽,又常常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因为女人难养,才子就有借口制约女人。


女人爱上了才子是自讨苦吃,才子未出头时,是“秀才落难,小姐多情”,出了头后,女人又惶惶不可终日,就像张生中榜,崔莺莺不知是喜还是忧,因为才子与陈世美一个胚,他们对爱情向来不忠贞,喜新厌旧,见一个爱一个,就像写文章,永远是下一篇的最好。


才子对待女人多是“始乱之,终弃之”,像陆游负情唐婉,陆游只会吟《钗头凤》的“错错错,莫莫莫”,连苏东坡也是这等人,他却因喜欢骏马而将春娘送人,还厚颜说“故将红粉换追风”,女人却爱得“凄凄惨惨切切”,像张爱玲牵手胡兰成,明知才子移情别恋,终不愿与“康桥”作别。可见,才子靠不住,所以,女人常常追问才子 “香车系在谁家树”?女人搭上才子往往是“泪比长生殿上多”。


女人爱浪子,是自私型,我们称其是“唯美派”。他们才是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完美结合。女人找浪子是真正的罗曼蒂克式,女人最适合找的男人就是浪子,女人即不要委身于英雄的高大,也不屈从于才子的高傲,她们跟着浪子是介乎英雄与才子之间。


所谓浪子,就是纨绔子弟,官宦儿孙,在古代是清朝的八旗子弟,在现代是新新人类,他们是B型人格,胸无大志,游手不好闲,整天骑马溜狗、看戏喝酒,听摇滚乐,跳街头舞,寄情山水,混迹尘市,正事为人后,风流我为先,西门庆是其代表人物。


女人与浪子是幽默与荒诞的混合体,男人疯癫,女人疯狂,男人堕落,女人放荡,但女人找浪子最开心,爱得最痛快,不要“三从四德”,没有清规戒律,做女人不用伪装,上坑可以大声叫床,下坑可以甩碗骂娘,不用为英雄磨剑,不用为才子背书,爱得无牵无绊,潇洒自在,以浪子“昏昏”,使女人“昭昭”,但纵欲过度,最终伤害了女人的身体,等女人一觉醒来,“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女人找汉子,好比是干群关系,女人永远处于从属地位,女人甘心被汉子领导,因为领导高高在上,所以,女人服从多于违抗,不过女人攀附可以获得满足感和自豪感,不足的是,女人在爱中失去了自我。女人找才子,是医患关系,女人对才子是高山仰止,敬若神明,世间奇经怪理均出自才子的锦口妙章,所以女人对才子所说的话,犹如医生开出的药方,言听计从,然而女人爱得有点迷茫。女人找浪子是伙伴关系,双方平等互惠,我不负你,你不欠我,是花开花落,两相情愿,没有什么大喜大悲,也没有什么大起大落,但女人总生活在虚幻中。归根结底,女人找英雄与才子都要滴血,因为英雄与才子犹如剑之双刃,两面都太锋利,但唯其找浪子,才能称其所愿,因为投资最少,回报却最多。


女人的性幻想,就是要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女人爱汉子,还是爱才子或是浪子,是一个困扰女人的话题,但铜都颜小四要说,女人不管爱哪子,都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因为,自古红颜皆薄命。

[铜都泠泠生﹡颜小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