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面临破产是一面镜子

全球信贷危机尤如“城墙失火殃及池鱼”。而今,好端端的冰岛也传出了“国家破产”的惊闻。


媒体报道,冰岛政府7日宣布,将寻求从俄罗斯借债40亿欧元以渡难关。作为欧洲最西部美丽的岛国,为何也顶不住全球信贷危机冲击?个中之因也如媒体所云:人口仅30万的岛国


,金融业10多年来超常发展,金融行业与国外大肆开展信贷交易,其他行业企业在欧洲掀起的并购热潮也与金融业发展相辅相成(见中新社2008年10月9日电)。解读这段话,一个似曾相识的怪象就立马突现在脑际,这就是“炒金融”。


作为一个商业行为,“炒金融”现象出现并不奇怪。记得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时,媒体曾剑指美国几个金融基金“呼风唤雨”。某些金融大鳄依靠这些金融产品,曾经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攻击过英格兰银行而大获全胜,更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的东南亚金融风暴中大发横财。但在整个90年代,他们的行为不但没有受到相应的监管,美国的监管部门反而更多是为其辩护,指责受害国家的经济不够开放、内部监管不力。一个国家把炒金融当作主业,或者说默认炒金融风气蔓延,而不把精力投向本国经济建设。那么,必然会被别人、被金融牵着鼻子走。丹麦银行资深分析师克列斯腾森指出:“冰岛的做法更像是个私人投资基金而非政府。信贷危机发生后,他们便成为最脆弱的国家”(见中国经济网2008年10月9日)。这个分析有入木三分之感。时下,炒国际金融必然与美元挂钩,当美元感冒,那么必会咳嗽;当美元出现危机,必然会危及国家的经济安全。


诚然,冰岛是友好国家,对于冰岛面临破产的危机,人们都真诚希望冰岛政府能竭尽全力力挽狂潮,这是后话。


冰岛政府面临破产对于中国无疑是一面镜子。人们知道,谓之房地产过热,谓之出口增幅过大,这些问题无不与金融业的扩张息息相关。因此,控制金融业决不是单纯的一项经济计划,而是事关国家经济安全的杠杆问题。


由此说到宏观调控问题。近几年,中央国务院坚定不移实施宏观调控决策,对于某些行业过热问题实行控制,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尤其是强化金融业的监管,对于这一招,尽管也招致境外某些自由派经济人士的批评。然而,却使中国成功地避过了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事实证明,自由经济决不是万能的,必须与法制及必要的行政干预相结合。发展经济,不但需要市场价值规律这只手,也需要行政干预这只手。宏观调控采取有保有压的方针,也是十分务实的。对于国计民生的行业千方百计保下来,并加以发展;对于有可能形成“泡沫”的行业则适当予以压缩,千方百计避免其负面影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国庆招待会发表了讲话强调,我们克服国际经济环境重大变化的不利影响,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保持了经济社会发展的良好势头(见新华网北京9月29日)。近日在广西考察时温总理又强调,面对国际国内诸多不利因素,我们未雨绸缪,积极应对,努力提高宏观调控的预见性、针对性和灵活性,及时解决经济运行中的突出矛盾和问题,保持了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势头。总的来看,我国经济的基本面并没有改变,正朝着宏观调控的预期方向发展(见新华网南宁10月5日)。


不言而喻,中央国务院坚定不移实施宏观调控是头脑清醒的体现。


宏观调控的实施再现中国执政党的执政智慧。当着由于美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尤其是导致冰岛面临破产之际,国人无疑对宏观调控这一体现中国特色的重大决策添上新的感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