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督梦游记 都督梦游记 拼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1/


三哥,单位的同事,习惯管他叫三哥了,是我的一个铁哥们。


和三哥有个共同点,那就是退伍军人。人们经常说这样一句话:“战友会战友,就是喝大酒。”这话不假,当过兵的人都很豪爽,喝起酒来自然也是尽显英雄本色,到一起,酒自然是少喝不了的。


知道三哥也是当过兵的人,并且单位的人说他酒量不错,心里便萌发了和他有机会是要量量酒量的,看看流量如何。在来单位不久,我和三哥上街,临近中午了,三哥提议不回家了,找个小酒馆喝点。这正中我下怀,机会来了,我欣赏同意。于是,我俩来到一个叫“大拇指”的小酒馆里。三哥和开酒馆的老板很熟识的样子,打着招呼寻得一个角落坐下。时值开春,三哥点了两样小菜,一个排骨炖豆角,一个锅塔肉片,然后问我:“喝什么酒?”“白酒”我不假思索地说道。


“服务员,上白酒!”三哥豪爽地喊道。要来了一瓶本地产的明川白酒,菜也很快上来了,酒也已经倒上,“来,今天咱哥俩第一次单独喝酒,尽兴哈”三哥举起酒杯。我也端起了酒杯,“叮”地一撞杯,我俩深深地饮了一口,接下来就是唠着家常,品着白酒,回忆部队往事什么的,不知不觉一瓶酒就下肚了。三哥有些意犹未尽地问我:“咱俩再来半斤?剩下半斤到时候看情况再说怎么样?”“好哦,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接口道。


一瓶酒又上来了,接着喝,聊着天的三哥和我,越唠越投缘,虽然咱们都当过兵,现在还在一个单位呢。很快半斤酒没了,这回我提议:“三哥,要不咱们把剩下这半斤也喝了吧,正好一家一瓶。”“好哦,今天咱俩喝个痛快!”三哥高兴的说。接下来,我俩一人喝了一斤白酒,第一次的比拼到此结束,酒量是不分伯仲。


有了白酒的比拼不分胜负,那要看看啤酒的了,时隔不久,我和三哥两个人又来到了“大拇指”,服务员已经熟悉我们了,因为我们无论几个人来,她都抬来一箱啤酒的,原因是每次要酒她跑来跑去的很麻烦,干脆,摆这儿一箱能喝多少喝多少,她也省事我们也省心。可是,这次只有我两个人,这个服务员居然也抬来一箱!好啊,那就慢慢喝!


我和三哥开始啤酒的较量,一个下午过去了,一箱啤酒被我俩喝了个底朝天。一人12瓶的大玻璃瓶子啤酒啊,酒意已经涌上了头,也不知道我俩是怎么喝进去的了,喝罢一同往家走,我两个家的方向一致。走到一个街口,碰到了一个朋友在晚上出烧烤摊,这个朋友非要留我俩坐下来喝一杯,我俩推辞着,已经喝了不少了,朋友不同意,没办法,“坐下来喝吧。”三哥看着我说,“喝就喝”边说我边坐了下来,又是两瓶啤酒下肚,突然间浑浊的脑袋清醒了,就像是一口酒都没喝的样子,异常的清醒,自己也很奇怪,这可是生平第一次喝这么多啤酒啊,怎么还越喝越清醒了?问三哥,三哥也说没什么事情,一点也没多,带着这样的疑问,我稳稳当当地回到了家。


第二天是星期日,当我早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外面阳光明媚的,我却深深地感到了头在刺痛,欲裂的感觉。而且口渴的要命,我挣扎着起来,天啊,走路怎么晃荡啊,看来昨天的酒喝多了,那时候的清醒是酒麻醉神经的作用。上班的时候,问三哥昨天感觉怎么样,他和我的感觉一样,感情我俩那天的酒都是第二天犯的劲。


酒喝多了要伤身的,这个谁都明白。两次拼酒以后,我和三哥再也没有这样的喝过酒,因为我俩差不多,也就无需在较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