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十章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2

狂风裹着雪花扯着嗓子呼啸,紧一阵子,慢一阵子,积雪填满了山里的沟沟壑壑,搅得喀喇昆仑山的昼夜不得安宁。就是在这样的夜晚,在祖国最西部的前沿哨位上,二个黑影在哨位上移动,警惕地守护着边境线。

哨位上,第一年上山的新兵韩书田身穿“四皮”,后勤发的防寒服装都穿在身上了,还是冻的浑身哆嗦,好像掉进黑乎乎的冰窟窿里的感觉。手和脚开始冻的疼痛,时间长了,渐渐麻木,失去了知觉。他紧裹着皮大衣,脖子缩在大衣领里,搂着半自动步枪,身子背着风向,避开刀子般的狂风,一会儿跺脚,一会儿搓手,不停地来回走动着,他狠狠的骂了一声:“×它祖宗,真他妈的冷。”喀喇昆仑山的冬夜,很黑,很冷,很枯寂,是该骂。

姜良驹听到战士韩书田的骂声,也感到浑身发冷。今夜轮到他代班站岗。姜良驹在连队当兵时经常站岗放哨,自从他调到军区机关后,没有机会站岗了。今夜,他在世界屋脊的屋脊上站岗,迎着风雪,确实感到身上很冷。从鼻子、嘴巴呼出的二氧化碳马上变成了哈气,眉梢上挂着霜,寒气从裤角、衣领处直往里面钻,他穿着棉裤,里面套着绒裤,绒裤里面套着秋裤,穿的厚厚的,身上还是起了不少鸡皮疙瘩。在边防哨所,每年冬天战士冻掉脚指头手指头的事时有发生,开始他还有点不相信,当他亲自站在冰天雪地里,才尝到了严寒的厉害。

姜良驹听到轻轻的啜泣声,他走到战士韩书田的跟前,关心地问:“怎么啦?”

“这鬼天气,冻死了。”韩书田擦一擦眼泪说。

战士说的是真话,在零下三十多度,说不冷是假话。姜良驹的手脚也冻的麻木了。对一个新兵来说,初来乍到这旷古荒原,受着缺氧、寒冷、寂寞的煎熬,哭鼻子抹眼泪是经常发生的,是可以理解的。

“韩书田,男子汉要坚强,可不能轻易掉眼泪,遇到这么一点点困难,就哭鼻子,多没出息。”

韩书田不好意思的说:“副指导员,我没哭,冻的我直流青鼻涕。”

姜良驹看看手表,时针和分针整好重叠在一起,午夜十二点,离换岗的时间还早呢。

“多活动一下腿脚,坚持住。”

“副指导员,你冷吗?”

“有点冷。”

姜良驹想说“真冷”,“快冻成冰棍了”,在这冰冷、困乏的黑夜里,说这些泄气的话不妥,想说不冷吧,天寒地冻,明明是说假话,他只好这样说。

韩书田嘟囔着说:“真倒霉,国家这么大,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到哪儿当兵不行,偏偏来到这个鬼都不拉屎的地方来当兵。”

姜良驹说:“今晚,站在这里的是你和我,不是倒霉,是光荣。你想想,边关总是要有人来把守,你不来,我不来,谁都不来,能行吗。越是艰苦的地方越锻炼人嘛。”

“听一位老兵说,他站了三年岗,冻掉了二个脚指头,也没有发现一次情况,在这冰天雪地里方圆百里没有人烟,站岗有什么用?”

“韩书田,你这种思想苗头可不对劲呀,站岗放哨是一个革命战士神圣的职责,是天经地义的事。祖国的每一寸土地都不能让敌人侵犯,它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尊严。虽然现在处在冷战时期,侵略者可没有睡大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就是因为我们站在这里,敌人才不敢前来侵犯,可不能放松革命警惕性。”

韩书田说:“副指导员,这些大道理我也懂,可是,有些人花天酒地,吃喝玩乐,而我们就在这里挨冻挨饿,受苦受累。同样是人,为什么相差如此悬殊,让我心理上不平衡呀。”

姜良驹说:“小韩,你这个问题提的好,一个人要保持平衡的心态,一句话二句话说不清楚,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姜良驹来到哨所后,根据上级的安排,抓的第一件事就是组织战士学习毛主席著作,进行政治教育。有一件事使他很吃惊,在一次组织学习中,有一些老战士不带毛主席著作,空着手来参加学习。姜良驹很不满,一名老战士,对学习毛主席著作是什么态度,学习时书都不带。他生气地问:“张继光,你为什么不带书?”张继光当兵四年了,这是他第三次上山守卡。他反问说:“副指导员,今天学习哪一篇?”“将革命进行到底。”“第七十三页。副指导员,你不信,让我背一遍听听。”原来,一些老战士在哨所守卡时每天背一页,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早把《毛主席著作战士选读本》背的滚瓜烂熟了,毛主席语录在那一页第几行都记的清清楚楚。这件事对姜良驹触及很大,原来,哨所的战士们学习毛主席著作只是摆形式,走过场,浪费战士的精力,消磨寂寞的时光罢了。姜良驹当场宣布解散,取消了学习。上山前,他事前拟定的学习计划变成了一张废纸,如何抓好战士们的思想教育是摆在他面前的一个新课题。这几天,他一直为这个问题伤脑筋呢。

新战士韩书田提出的问题在战士中间很有代表性,为什么当兵?怎样当好兵?在哨所守卡,吃苦受累,受冻挨饿,使每一个战士在心理上都能保持一个平衡的心态,思想上才能有一个新的飞跃。这时,他想起了模范共产党、指导员白金龙的事迹,他是怎样做好战士思想工作的。如今,自己已是哨所的指导员了,想方设法让战士们少吃苦,少挨冻,为战士办一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哪怕解决一点小小的问题,这不就是最好的思想工作吗,比坐在一起,让战士们学习一天毛主席著作都实际有效。

姜良驹问:“小韩,你的脚还冷吗?”

“冻的早失去知觉了。”

“怎样才能防止冻脚、冻手?”

韩书田说:“我没有想出啥好办法。”

姜良驹想:明天就组织战士们学习,讨论的题目是如何防止冻脚、冻手?大家群策群力,想办法出主意。

两人说话间,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天渐渐发亮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