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八章 设陷八卦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转了几条街巷,彭壁生突然看到两个影子,不由喝问,“谁?”

话一出口,彭壁生就觉得自己问得多余。龚破夭和刘农峻的气息,早已扑入他的鼻子。

刘农峻就笑说,“怎么,舍不得我这个拍挡,又倒回来看看了?”

彭壁生尴尬地道,“是啊,搞什么名堂,我怎么又回到原地了?”

瞧了瞧彭壁生,龚破夭笑了笑,“这个村子名叫八卦村,房屋村巷摆的就是八卦阵。你迷一下路,有什么奇怪?”

“那老大你怎么知道的?”彭壁生感到惊异。

“到南宁那晚,我不是要求大家都熟悉周边的环境么?我不能光要求你们,我也要熟悉啊,碰巧今晚来到的,就是我熟悉的八卦村。”龚破夭笑道。

没那么巧吧?

彭壁生却心道。知道时不待人,他也没多说什么,匆匆就走了,赶紧赶去预定的位置。

知是八卦村,摆的是八卦阵,彭壁生就多了个心眼,不是以目光看路,而是用心来走路。因为目光很容易被迷惑,看似是往外走的路,但转了几个弯,又会走回头路。用心来辨路,心就像一个钟摆,往左摆了,再往右摆,左右取其中,才不会迷失方向。

说不以目光看路,那也是假的。但彭壁生这回学精了,他不是从大处去看。道理很简单,这八卦村的大街小巷,不管是墙壁,还是地上铺的青砖,都是一模一样的,一眼看去,根本就无法分清是否曾经走过。村中的房屋,也是建得一模一样,连窗子都是一样的大小,一样的木板窗。同是巷子,有时看着是平展展的,实则却是微坡;有的看着是斜坡,实则却是平路;如果从平路、斜坡去分别,绝对会搞错。所以他要从细节着手,从临街临巷的大门去辨别。门都没上漆,仔细瞧瞧,就能瞧清门板上的木纹。世间的人千千万,没有一个的掌纹是相同的。掌纹如此,木纹亦一样。即使是同一条木锯出来的木板,都有着不同的地方。当然,单看纹路,仍然难以辨清。因此,在大的木纹里,还要记住当中的细微特点,像木纹中的结疤、叉纹、罗纹、斑点等等。

这么一用心走着,彭壁生便顺利地到达了预定的位置——东门。

望着彭壁生离去的背影,刘农峻禁不住问龚破夭,“老大,我们要跟谁玩八卦阵?”

“辽东八怪。”龚破夭道。

刘农峻不禁感到诧异,“辽东八怪?在云南的时候,他们不是被你和嫂子打跑了么?怎么又来了?”

“没把他们打死嘛。”

“咸鱼翻生了。”刘农峻突然冒出一句广州俚语。

龚破夭笑了笑,没说什么。思绪却回到了当日——

眨眼间,八条瘦影已在他们身前身后布开,骷髅似的,定定地立着,目光鬼眼一样,冷冰冰地射着他们辽东八怪所练的魅魑功,邪乎得很,都是以笑声伤人,致人死地。

明摆着的,单从他们不穿黑衣,而穿灰衣,就知道他们不同于黑衣杀手,高出黑衣杀手一等。再看穆羽和小雪的人头,更知道他们是督战的人,谁想跑,只能落到穆羽和小雪一样的下场。

也就是说,他们是死心塌地为日本人卖命的,是日本人信得过的人。昆明是大后方,日本特工要混入来,无疑容易暴露。只有将汉奸训练成特工,才能轻易地潜到昆明来。

龚破夭碰了碰田欣的背,故意高声道,“老婆,他们辽东八怪都是人间的厉鬼,你可要小心了。”

田欣对他笑答,“老公,你不用担心我,我是百毒不侵,邪气难入的。什么都怕,偏就不怕鬼。”

这八怪所取的名号也怪,都取一只单字。八怪也就是“冷嘲热讽疯痴癫狂”,真名叫什么,谁也不知道……

想到田欣,他龚破夭的心就不由一热。

田欣此刻会干什么呢?

这么晚了,肯定已进入了梦乡。在梦乡里喊着他的名字。说不定,还梦到和他一起,双双追杀辽东八怪。

忍不住,龚破夭自个儿就笑了。

刘农峻莫名地望着他,“老大你啥?”

“我笑辽东八怪自投罗网来了。”龚破夭掩饰道。

刘农峻的双耳不由一耸,朝向南面倾听——

一阵细微的声响,从远处传来。

嗯,一前一后。

前面的是两人,显然是逃;后面的是八人,无疑是追。

但逃的人竟然是万全策和李绍嘉。两人的脚步声都好辨别,前者身材高大,虎步呼呼的;后者瘦如猴,脚步轻灵。

刘农峻仔细再听,脸色不由大变。追踪者的脚步,简直就不是人发出的,而是像飘忽着的鬼步。速度之快,真是非夷所想。而且,八个追踪者并非排成一线地追,他们分成八个点,每点相距数十米,形同一张拉开的网,万全策和李绍嘉想做漏网之鱼都不可能。

听着两者越来越近的声音,刘农峻不由急道,“老大,让我去帮帮他们。”

龚破夭摇了摇头,“不用,全策和绍嘉会安全进入村子的。”

不用说,他们两人是饵。

刘农峻这才放了心。

跑在前面的李绍嘉一眼看到八卦村,马上回头朝万全策喊,“万全策,快点。”

万全策故意气喘如牛地道,“我能快的话,还用你说?”

“你——唉。”李绍嘉也故意地叹息。

冷怪的话冷嗖嗖的就刮到,“嘿,还万全之策哩,这眼下,就是亿全之策都没用了。”

“是啊,看他俩那熊样,恐怕连投降之策都不会用了。”嘲怪嘲道。

这时李绍嘉、万全策距离八卦村的南门不过数十米,只要提一口气,他们就能飞入南门。

然而,早就像料到他俩会逃入村子,以村巷作掩护,好迅速逃脱似的,李绍嘉刚提了一口气,两条瘦影就飞入了他的眼帘。

是癫狂两怪。

两怪站在南门前,目光鬼火一样蓝幽幽地飘落在李绍嘉和万全策身上。

李绍嘉一呆:硬冲么?

他一呆之际,万全策已跑到他身边,“冲。”

“怎么冲?”李绍嘉仿佛有点怵。在城里,他已和辽东八怪交过一下手,每一怪的功夫,都分明在他之上。尤其是八怪那瘦枯枯的手,就像鬼手似的,快如闪电,还快得无影。他的肩膀被狂怪拍了一掌,此刻还火辣辣的痛。况且,这辽东八怪出奇的狡猾。当他们的汽车炸弹在今村均的总部炸响之后,辽东八怪都没露面,露面的都是冈本手下的特务和汉奸。但这些特务和汉奸都像长了千里眼似的,将他们盯得紧紧,紧追不放。直到他们打光了子弹,冈本的手下将他们五个人他割成两半,辽东八怪才鬼影一样露了形。冈本朝辽东八怪说了一声,“捉活的。”辽东八怪便紧紧粘住他和万全策不放。而冈本则去对付范庭兰他们……

“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万全策脱口道。

这本是讥讽人的话,但李绍嘉一听,马上就热血沸腾,感激地对万全策道,“多谢这么看得起我。”

“别急,我只虎还是要帮你一把的。”万全策说罢,突然往前一个虎扑,身子弓在地上。

李绍嘉马上会意,嗖地跃上万全策的身子,一只脚刚踏在万全策的肩膀,万全策便像弓一样,将他弹射出去。

李绍嘉刹时如箭。

癫怪、狂怪哪里见过这样不要命的配合?心里也不由愣了一下。

如箭的李绍嘉,整个身子就像一支利箭,直射狂怪。

他要报一掌之仇。

“狂弟小心。”癫怪忙道,自己马上朝万全策扑来。

“癫兄,放心吧——”

狂怪的“吧”字刚落,李绍嘉已射到了他身前。

狂怪避其锋芒,本能地闪了一闪,同时伸出鬼手去抓李绍嘉,眼看就要抓到李绍嘉的肩膀了,却赶紧缩了回去——

因为万全策暗地里发出的飞刀,已呼嗖而至。飞刀不是直射,而是空翻着而来,他狂怪不缩手的话,说不定就会被飞刀砍断。

他狂怪的手一缩,李绍嘉就冲了过去,一下子就飞到了门楼下。

万全策的飞刀也早他一步,“嗵”的一下,插在门框上,悠悠地颤。

飞刀无疑提醒他李绍嘉,——“刀来还要刀往。”

想都没多想,李绍嘉马上拔出自己身上的匕首,朝癫怪发射过去,然后再拔出万全策射在门框上的飞刀,朝狂怪发出。

“啊”的一声,狂怪痛叫着跳到了一边。

怪,我朝他的飞刀刚出啊,应该还没射到他身上的,他怎么就被飞刀射中了?

李绍嘉不得其解,身子却像被谁猛拉了一下,嗖地就入了门楼里。

而他后面发出那把飞刀,就像会拐弯似的,突然就拐向癫怪。

癫怪闪过第一把飞刀,马上又一个鬼步上前,挥起鬼手,就朝万全策的后背拍去。

这一掌下去,他相信万全策就什么策都没有了。

但眼前一闪,李绍嘉发出的第二把飞刀,竟然就到了。

第一个念头,癫怪是想空手接飞刀,露一手给对方看看的。然而,这个念头刚闪出,他就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飞射而来的飞刀并非直射,而是在空中划着弧而来。划着弧也没什么可怕,可怕的是飞刀暗藏着的劲道。若果他硬去抓飞刀的话,无疑是自取灭亡。因为那暗藏的劲道,不管是刀身,还是刀柄,都会变成是锋利无比的刀刃。他出手去抓,岂不是等于送自己的手去被飞刀宰割?

身子速往后倒退了几步。

飞刀飞射而过。

一股刀气,仍刮得他癫怪的脸部寒嗖嗖的,衣服更是被刮得噼叭作响。

好险。

癫怪心道。

借了飞刀的帮助,万全策也顺利地飞入了门楼。

癫怪跳到狂怪身边,“伤得如何?”

“没、没啥,就小腿擦了点皮。”狂怪惊魂未定地道。

癫怪不由怪道,“可你刚才为啥喊得像鬼杀似的?”

“刚才是像小腿被砍断了的感觉啊。”狂怪为自己辩解。

“好了,他们就像程咬金,无非三把飞刀。我们快追,要不给其他人看小了。”癫怪忙道。

狂怪“嗯”了一声,率先追入了门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