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救市 学者支招:中国应该如何"攻"、"守"?

以下文字来自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cctv2每晚18:05——19:05和20:55-22:00两档直播节目《直击华尔街风暴》。

主持人:今天走进我们演播室的是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的主任李稻葵教授。李老师您好!

李稻葵:成钢你好。


主持人:节目一开始想请教您一个术语问题,现在大家都在谈可能出现的经济衰退和经济萧条,特别是美国和欧洲,经济衰退在经济学上似乎指的是连续两个季度出现经济的负增长可能叫衰退,那么现在我们看到的美国和欧洲的情况能定义成衰退吗?

李稻葵:严格意义上还没有进入到经济衰退,因为美国是去年最后一个季度出现了负增长,但是今年第一、第二季度是正增长,2%,还是不错的,欧洲还没有出现负增长,日本是零增长,没有负增长。目前从技术层面来看,还不能称之为经济的衰退,更不能称之为萧条,萧条比衰退更严重。

主持人:萧条有严格的定义吗?

李稻葵:没有严格定义,萧条就是比较严重的衰退,大萧条是特指的29开始到31年的危机。

主持人:现在我们距离衰退,距离萧条,特别是美国、欧洲、日本,都还有相当的距离。

李稻葵:种种迹象表明,我相信美国经济很快就进入了衰退,我们可以看很多具体的事情。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就和李老师一起进入今天的《直击华尔街风暴》。

昨天,由巴西、埃及、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组成的24国集团在华盛顿举行部长级会议,呼吁多变联手努力,以积极的政策互相协调,以应对目前的危机。就这个问题我们再次请教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教授。李老师,刚才我们的华尔街特别评论员以及访谈嘉宾都提到了G7这样一个组织属于上一个世纪,而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是全世界已经出现了新的经济格局,伴随着新兴市场国家像中国、印度、巴西的崛起,而我们解决全球经济问题的框架的实体都属于上个世纪,我们用一句话来说是在拿20世纪的世界经济的治理结构来解决21世纪出现的新问题。

李稻葵:可以这么讲,目前的世界金融格局和十年前的完全不一样了,这些新兴的市场国家,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国家由于各种各样原因,像俄罗斯、中国、像一些中东国家有大量的外汇储备,这些国家事实上掌握着金融危机如何缓解的钥匙,这个是关键的一个,但是并不是说G7不重要,我的感觉是加法而不是重新组合,G7很重要,毕竟它是控制着欧洲的中央银行、美国的中央银行以及英国中央银行,三大中央银行的政策是G7管的。除此之外,还需要拥有主权财富的国家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正如你所言,可能拯救这些G7国家经济的钱恰恰在G7之外,恰恰需要新兴国家的资金来帮助,是不是这样?

李稻葵:不完全如此,基本上可以这么讲,我们国家有18000亿的外汇储备,这是硬钱,这个可以拿出来投资于各个方面,俄罗斯也有几千个亿,这是可以的。但是除此之外不要忘记,中央银行是最大的货币的供给者,美国中央银行、欧洲中央银行,英国中央银行随时可以印钞票,直接到金融市场、信贷市场上去购买公司的票据,购买自己发行的债券,所以这是一个广义的救助的机制,广义的货币,而不能仅仅理解为我们手里的钱。

主持人:如果通过这个危机,这个世界会催生出一个新的世界全球经济治理的机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会是G5、G6还是G7加G20。

李稻葵:我的看法是这样的,现在最主要的矛盾是救火,在救火的大前提下,在救火的艰巨任务的情况下,大家在想办法,临时凑合办法,很难在这个时候探讨出一个非常合理的新的金融框架,那个问题是很复杂的,需要各个国家来协调,那个问题是过去二十年以来国家货币基金组织一直在探讨但始终没有答案的一个问题,所以,现在是救火为主,而不是寻找纵火犯的问题。

主持人:李老师,不仅是冰岛,我们亚洲的巴基斯坦现在都面临国家破产资不抵债的边缘,国家破产是不是意味着在这场信用当中,国家的信用也出现了危机。

李稻葵:可以这么理解,其实国家破产这个词有一定的误导性,国家破产的背后是国家的收支的危机,国际收支危机,它要还的债没有钱去还了,要再借钱借不来了,这是国际收支的危机。在历史上这种现象反复发生,各个国家都有发现,包括97、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都是国际收支危机。过去为什么不叫破产呢?在过去那个时代,这个国家要不然就宣布我不还钱了,我也不借钱了,我和国际金融市场一刀两断,以后再跟你玩,这么一个做法。或者我全面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各种条件,我跟你借钱,但是我受制于你,我听你的办。第二种方式引起了很多的争议,很多人对IMF指责很多,说你太无情无义了,把这个国家整得很惨,有的时候落井下石,这是过去十年讨论很多的概念。

在这个基础上提出了国家破产的概念,是想学企业破产的概念,既然企业可以破产,国家也可以宣布破产,我宣布破产之后,你们就不要来逼债了,给我一个喘息之机,等我恢复以后再还钱。

主持人:刚才提到了可以申请破产保护,怎么实现破产保护呢?

李稻葵:我暂时不来逼债了,所有债权人都冻结你的债的权利,我正常的短期的贷款我照样给你,我让你国家去运行,但是这个概念现在没有完全得到认可。

主持人:我们说完冰岛再说美国,冰岛现在在国际上失去了信用,作为国家来说,借不到钱,英国首相布朗甚至冻结冰岛在英国的资产,美国这个国家的国家信用目前不但没有受到损害,美国的国债利率还要降低,这个说明什么问题?

李稻葵:美国人是享有了国际货币的发行权的大国,确实它自己的优势所在,国际货币的发行者是有这个优势的,美国是什么情况,我们打个比方,美国是消费者或者家庭借了很多钱还不出来了,企业投了很多资,借的钱,包括高盛和雷曼兄弟,借了那么多钱还不清了,怎么办呢?国家担保,国家跟全世界的人民、全世界的政府借钱,借钱之后,我来把这些家庭或者是企业给担保过来,暂时给托管过来,它的基础是什么呢?是美国的国家信用还在,美国这个国家没有破产,美国这个国家不仅可以借钱,而且他借钱的利息率还降低了。

主持人:所以美国的国债反而走俏了。

李稻葵:对,比现金还更抢手。

主持人:充分说明了美国国家的信用。好的,我们与李老师的谈话继续进行。李教授,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所有人都在讨论,为什么这么多政策出台之后,股市的信心并没有恢复,我们也看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一方面是摩根斯坦利和高盛当天蒸发的事实是20%到15,非常大,但是整体金融股还是上升的势头,到底应该怎么看这个现象?

李稻葵:我的判断,美国的股票市场这一轮的动荡和下降主要不是出在金融的企业,平均说来,金融的指数是上升的,至少星期五是上升的,银行指数是上升的。主要问题是什么呢?是投资者对于美国的实体经济的前景出现了明显的悲观的看法,为什么有悲观的看法?美国一个企业接着一个企业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负面新闻,波音的罢工还没有结束,波音787现在还搞不出来,还在往后推迟,波音的传统研发优势已经丧失了,市场还没恢复。通用汽车现在没有很好的车型,被日本人、被德国人挤得一塌糊涂,福特也经营得不好,通用电器也是多少年来出现了第一次的负盈利等等,负面消息非常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