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长风流 第一卷。2. 第一卷.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16/


自从有了海事卫星后,船上的通讯手段简单多了,以前凡事都是电报员手工收发电报,只有在非常紧急情况下,船长才动用单边带电话通讯.

而有了海事卫星后,可以像在陆地用固定电话一样与陆地通讯,文件也可以用传真件收发.可开始时因为费用高昂,公司并不提倡过多地使用海事卫星通讯.直到这两年,随着企业效益的上升,海事卫星通讯费用的下降,所有的文件都是用传真收,发了.很多船的电报员职位也取消了."昆仑峰"轮的电报员因为是五十多岁的老海员了,再干一,两年可以半退休,才保留了这个位置.

现在情况开始复杂了,国林决定用卫星电话直接请示上级领导.

几小时前,国另将船停了下来,大厨,因为是海军潜水兵转业,按国林的吩咐穿上潜水衣下到船的吃水线以下,查看了一下水下船体的情况.他上来说,没有发现大的裂缝,可能是一些锈蚀深的地方穿孔了,造成有海水进入压栽舱.

国林,隋精一,王殿臣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如果船继续按原有的航速向最近的港口航行,按这样的进水情况,还是有把握坚持到港口附近的.一旦到达港口附近,那里有美国海军的修船基地,会有办法使船顺利进港的.

就在国林命令恢复航速继续航行后不久,要声旺打来电话,国林一听要声旺打电话找他,就知道有不好的消息.果然,要声旺告诉他,自己的船几小时前进入大风浪中航行,目前他周围的海面风力已经达到八级以上,伴随大风而起的海浪高度已经有五米之高.

国林觉得奇怪,从卫星气象图可气象报告上看,要声旺航行的海区不应该有大风浪.而且要声旺转航向后向他这个方向而来,遇到了大风浪,这说明这大风浪正横在他要去美国的港口前方航线上.

要声旺在电话里说,以他的判断,这个忽然而来的大风浪不是气旋,而是这个海域附近的一个高压气团与一个低压气团的交汇带,在这个交汇带上,由于气压相差很大,于是产生了大风.

在陆地,人们预报气象是尽可能广泛而密集设置气象观测点,由于收集的气象数据的密集,得出的气象报告就准确.而在大洋之上,人们只能根据航行在海上的船舶发回的气象数据及一些可以设置气象站搜集的数据来分析气象情况,即使是卫星观测,从目前的卫星技术水平上,也不可能做到象陆地观测那样密集准确.

目前人们已经能多到的观测密度是一个经度X一个纬度的密集度,一个这就是说是60X60海哩.1海哩等于1.852公里,这样算来,就是你百平方公里的范围很可能观测不到,也就预报不了.

而一艘船在没有预报的警告下进入这一海区,遭遇到事先没想到的大风,举浪或其他恶劣天气是经常有的事.

要声旺的船是新船,在这样的大风浪中航行没什么问题,只是船上的人受点罪而已.而"昆仑峰"就不一样了.本身老旧,抵御恶劣气象的能力就打折扣,现在船体有除了问题.是否能过得去这个风浪区,谁也不敢保证.

国林觉得问题很难办,停在原地不动,前面这个风浪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移动,而且是向那个方向移动.一个高压和一个低压往往占据着几千上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它们的移动收太阳照射,水温变化及其他气团的影响,很难准确预测多长时间后向那个方向移动,只能根据现有的气象数据模型推测.

如果它长时间不移动甚至向现在"昆仑峰"的位置移动过来,此时停留在原地,无疑是坐以待毙.

绕是绕不过去的,另一个选择就是按原订计划向前航行,但船能能经得住大风浪的摧残,进水量不增大?甚至船体不开裂?如果出现那样的情况,在现在的海域等待要声旺的船来到,将全体船员用救生艇转到"太白峰"上,一定可以保证船员的安全,等到了大风浪中,就没有这种可能了.在大风浪中不要说救生艇靠上"太白峰",可能放下去都有困难.

现在选择原地不动,那就意味着可能抛船,而继续前进有可能会人与船都不保.

国林走进驾驶台后面的通讯室,拿起海事卫星电话,拨通了公司调度室的电话.此时,电报员坐在桌子边,摆开纸笔,准备记录船长与公司通话的内容.

电话一接通,让国林没想到的是,接电话的是贝尚志.国林简单地汇报了船的情况及要声旺通报的情况,请示贝总该如何处置.

贝尚志听完国林的叙述后,稍微停顿了一下说:"我们也收到了要船长的传真,看来这个大风浪是没有遇见到的.从目前的情况看,公司认为,只有继续向前航行,如果你轮在进入风浪区之前,"太白峰"轮能工巧匠与你轮汇合,那时,再决定下一步的航行,如果在两船没有汇合之前你轮已经进入风浪区,你可以转向航行,也可以继续前行.公司授权给你,"昆仑峰"轮船长,国林全权决定!希望你们能战胜困难,首先保证全体船员的安全,尽可能地保证国家财产及客户利益."

国林听到这些话楞了!几个小时前,公司的传真电报上只要求保证船员的安全,现在怎么变了?

正在国林惊讶不己时,贝总又说话了:"国林船长,你听请我刚才说的了么?"

国林答道:"是听清楚了.继续向前航行,公司授予我做出一切处置决定的全权."

贝总在电话里轻微地叹了声气:"你们做好一切准备,所有党员要拿出共产党的先进精神,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公司将支持你们的行动,公司会尽一切努力帮助你们!有什么情况你可随时拨打这个电话,我会一直在这里守听."

国林放下电话,电报员也记录完毕,他把记录纸交给国林,国林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着电话记录.他努力想从记录中找出刚才贝总说的每一个字中有什么刚才没理解到的意思.

说起船长的权力,在帆船时代,船长很多就是船的主人,即使是有一些合伙人,这些合伙人也不随船航行,那时候的船长不但决定着船的航行,还决定船上装什么货,到那里卸下来以什么价格卖掉.甚至还可以决定船上不服从命令的船员的性命,完全是大权在握,在海上几乎没有谁能干预一个船长的决定.到二十世纪后,随着船越大价值越高,所转载的货物量价值越高,远洋船都属于公司所以,即使一些船长持有船公司的股份,他也不能完全按自己的意愿决定船,货的处置.更不用说处罚船员了.船长只是一个高级打工的.只是负的责任更多而已.

中国远洋船的船长不仅仅是打工的,在船上,他于普通船员很多方面还是平等的,完全不似外国船上那样的等级森严,船长作出任何一个决定,都要考虑或征求此事涉及的部门长,如老轨,大副等人的意见,关系全船的大事及船员的事更是要尊重政委的意见.这就是中国企业的集体领导体制.

今天这种重要关头,贝总竟然将处置权全权赋予船长,这可是很少见的.甚至可以说,在公司的历史上,只有船处在只能靠自己自救的情况下,才会有这样赋予,可那种时候即使不赋予船长这样的全权又能怎样.不给船长全权,他也得竭尽全力将船和船员们带出险境.

国林拿着电话记录思考了一下,决定找政委谈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