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十四:半个农民看土改[长城新兵]

十四出生于农村,由于懒于干农活,靠自己读书半条腿迈出农家。

十四的父母全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而十四本人也是在小县城工作离家甚近,所以自小在农村长大的十四妄称半个农民。

人人都知道十七届三中全会讨论农村土地改革,而十四对政治缺乏敏感性,事关切身利益十四只能从自己亲身经历谈点小体会希望给网友点燃一点星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希望大家能多谈谈自己对土改的看法。

自小地理老师就不断告诉我,中国的国情是山地多、平地少,可耕地面积少。而且中国人口基数大,可耕地面积本来就少,人均可耕地面积在世界上排名是非常靠后的,甚至有外国专家曾断言中国用占世界百分之七土地养活占世界百分之二十二的人口,外国媒体曾称这一切是奇迹。

如今中国改革开放已经超过二十年,中国经济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而改革对农村,对在中国目前人口中占有绝对多数号称八亿的中国农民生存处境有何影响呢?

一切目光投向中央。

所有清楚中国国情的人都会明白中国历来改革都是提倡自上而下调整政策,自下而上执行政策。

而今天对改革理解浅薄的十四只展现所见现象,力求拔云现雾展现本质。


三十多年前年前我所在的村子实行的土地制度俗称农业合作社,老人们谈起时总是说农业社时候如何,如何云云……

农业社时期我还没有出生,只能从长辈的口述中听出些许皮毛。

当年从农村当兵出去现年六十多岁陈姓老人在闲聊时谈起农业社时期的事情。

他说,当年我们堡子人非常厉害,怎么个厉害法呢?

曾经有个驾子车队(关中地区常用的农用车,木质双辕,胶皮轮),三十多条小伙,其中包括他自己,他们从本乡步行拉车到40公里外的外县拉棉花,

四大包棉花近千斤,大队有一个队长联系与厂家接洽,一次可以赚的不少工分,有时候路上遇到外村拦路的不准过,上去四五个小伙直接抬起对方扔到一旁,我看他说到精彩处显得神采飞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村子里也不乏能人,样样活计能行,各个农具在行的人称“十二能”。算盘打得精巧,账目滴水不露,甚至早早学会浅露资本主义尾巴的“小列宁”。

当然也有偷奸耍滑干活偷懒得二赖子。

那时候谁家人多,谁家青年劳力多,谁家粮食就管饱。

任何东西都得凭票购买。

我母亲常欣然谈起她年轻时候,我外公每次回来总是带一兜兜白蒸馍,她每次去上学总能得到一毛钱,她谈到这一切显得兴奋异常。

母亲常说我父亲很冤,爷爷家一大家子人只靠父亲早早辍学在农业社出力挣工分养家糊口,而今呢父亲没读到多少书只能靠力气吃饭。

外公也曾对我提起过,当初要不是一大家子人在农村没有劳力挣工分养活,他也不至于在军大好好的党委书记不干跑回来,在我看来命运是个很奇特的东西。

点评:整个农业社时期,农村人靠大锅饭过活,农业生产积极性不高,粮食生产率普遍不高,农业机械化程度偏低,农民处于半饥饿状态。

中国农民在过去的几千年遭受了很多的灾难,导致中国农民很容易满足,半饥饿状态饿不死人,农民精神状态颇佳。

二十多年前也就是十四将要出生的那几年,中国农村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取代了农业合作社,土地从集体所有转向农民家庭所有。

我问过父亲当时情况,父亲告诉我那年他和母亲刚结婚不久,在他们单独立户时候分到了位于西滩的三个人的责任田。

三个人?

母亲欣然的说我的两个孩子生的都很是时候。

我和妹妹出生之时都恰逢分地,于是刚报过户口的我们就早早拥有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责任田,上文所述三分责任田其中就有刚报过户口的十四一份(*^__^*) 嘻嘻……

那时候我们县提倡养鸡,于是我们家养了几千罗斯鸡,鸡蛋卖钱,鸡粪上在地里。

父亲靠养鸡、种地还有在建筑工队打工单独立户从奶奶家搬了出来。

养鸡是县政府鼓励下农民自发开始的,建筑工队是村里懂技术的工人在村委会组织下建起来的,而责任田也是靠政府提供的优良种子在国家统购统销中慢慢成长的。

我记得那时候收粮总是在秋收或者夏收之后,很多农用车辆在粮站门口排成长队,父母戴着草帽坐在车旁,我趴在储有很多粮食的“铁牛”上。

粮食要验品级,品级越高价格越高,那时候农民总是比谁种的粮食品极高。

收粮也在逐年变化,从到粮库交粮到粮站雇人收粮,看起来方便很多,但是粮本上的数字被一个个白色的条子掩盖,我记得父母看见夹在红色粮本中的白条子和米黄色农业税本本总是笑不出来而且皱紧了眉头。

家里的鸡蛋总是放在竹笼里,每个周总见父亲带着竹笼盛满鸡蛋驶向镇上。

后来有幸跟了一次,我看见父亲把竹笼上的鸡蛋交给一个小个子南方人,那个南方人据说是广东人,他过了秤很利索的给了父亲几张钞票,父亲带回家的钞票被母亲用来买很多实用的东西,有时候也有我喜欢吃的好东西。

后来我们村里的本家也开始贩运鸡蛋,记得当初我家的房子就是和那个本家换的,父亲弄的是新宅基没有建房子,而添钱换到手的是一套带有六间土质瓦房的院子。我看到那个本家在原属我家的宅基地上建了红砖加盖楼板的新式平房,听大人们说那个本家做生意成了万元户。

这时候种地都是铁牛带的播种机,车兜里倒入种子,一会功夫几亩责任田全被种完。

父亲在用竹笼不停撒化肥,据说化肥是比土粪要好很多的。

记得哪几年收成都是很不错的,原产几百斤的粮食基本上都是接近千金,听大人们说

当初我们县使全国著名的“吨粮县”。

并且我注意到麦子的个子很低麦穗很大,据说这样可以抗倒高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时候妹妹出生了,我家有四份责任田。

父亲算了一笔账,第一次分地,一个人1.75亩,第二次分地,一人1.5亩,第三次分地,一人1.45亩。

村里人口越来越多耕地越分越少。

记得我常走的大路边几户人家墙上总用白灰书写大字标语“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男孩女孩都一样”“少生你一个,幸福千万家”。

我还记得村里有一家有两个女儿,再生第三胎时候东躲西藏,他家的门都被乡上工作组带的人砸坏。

父亲总是去西安干活,他的工资比以前多了,他在家的时间也总是集中在农忙时。


点评:家庭来年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农民种粮积极性提高,粮食生产率提高,农业机械化水平逐渐实现小型机械化,粮食产量逐渐满足人口需要。

农村落后自然经济逐渐向小型商品经济过渡,特色产业出现。

农民中出现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万元户。

农业税过多过于繁重。

农民精神生活单调,农民从单纯种粮开始向养殖业迈步,部分农民走出农村出外务工。而今呢!十四看到的农村是宽阔的水泥路,整齐的乡村小院,农业税取消了,农民看病有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政策保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以前的万元户有的破落了,也有很多成了身缠千万资产的大老板或者说是农民企业家。

父亲前几年去建筑工地工头已经逐渐不满意了,一方面父亲的年纪慢慢上来,另一方面父亲的技术慢慢跟不上更新节奏。

父亲告诉我现在搞建筑分工很细,就那一般小工地来说有砖瓦工,拌灰和混凝土的小工,有专做钢筋伙的散工,还有专门指导技术的技术员,大包工头下还有负责包柱子等片块的小工头,工资也是按技术从高到低依次排列,简而言之就是技术含量越高工资越高。

我前段时间刚回过家,家里秋收完毕。

我看到收玉米有专门的机器开始收割,而在几年前我与父母在掰玉米棒子时我常抱怨累推说什么时候就有机器直接在地里搞定,父母还说我在做梦笑我是个懒虫,如今时间飞梭傻梦成真。

玉米杆也不再焚烧,特制的打杆机从地里扫过,秸秆回田成了优质的肥料。

而小麦的更省人力,收割机割过农用机动三轮直接送回家,农民只是掏口袋的票子给收割机司机。

不过唯一让人皱眉的是工资再涨,物价呢涨的更快。

凡是与衣食住行相关的东西所有的价格都在飞涨,农民的谝闲传的几乎很少,更多的是匆匆而过,都在不同的地方打工赚钱。

县政府费大力气创建了工业园区,引进的企业带来了职工,我的很多同学家里卖了地,他们自己也早早辍学被招工进了园区的企业。

我父母也在盼着开发,他们常说就种粮食那点收益还不如开发商买地的赔付款实惠。

我家的责任田最近又变少了,这回不是动地而是修路,柏油路要扩建加宽就需要占掉一部分耕地。

下午我骑自行车去上班时,看见村口我那个本家闲职已久的老房子的墙上写着大字标语“要想富,先修路”

再走一了一阵到快到路边石灰厂时,我不觉扣上休闲外套的帽子,手放在鼻子上,我看到白雾飘浮,原先的果园完全成为白色的海洋,几个工人正在卖力的收拾白灰,有辆刚装满白灰的大汽车顺着大坡猛冲上路,白色的粉末顺风飘扬,我不觉眯起了眼打了个喷嚏。


点评:近几年农村面貌获得较大改观,农业机械化程度逐渐普及,粮食产量逐步上升,农业科技化程度逐步变高。

农民进城务工情况普遍,从单纯从事体力劳动向相关技术领域迈步。

农民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农民精神面貌也有所改观,也就是说商品经济社会的农民更溶于社会。

可耕地面积不断减少,城市的脚步越来越近,工业、建筑用地不断挤占可耕地面积,失地农民沦为雇佣工人。

粮食价格有待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降低。


本文内容于 2008-10-13 8:54:17 被路易十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