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罗士信自信满满的向观音婢道:“相信我,我们会挺过去的!”

罗士信这样说,不仅是在给长孙无垢打气,同样也是在给自己鼓劲。对方有二十几个人,而且看起来个个都非善与之辈,尤其是那个什么老尊者,听他的声音,内力修为比自己应该是只高不低。若是没有观音婢在旁边掣肘,罗士信自信就算不能把他们全撂倒,自个儿独自逃生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可现在身边多出这么个漂亮的累赘,罗士信不可能置她于不顾,所以他现在需要给自己信心!

眼见一个面色漆黑的少年和一个美似天仙的少女从石缝中走了出来,众黑衣人纷纷抽出背后的单刀,将这一对儿看起来怎么都让人感觉不协调的少年男女围在当中。

“你这黑小子还真是命大,那样的绝境都能让你逃了出来!哼哼,不过你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这次你不会再那么好运了!聪明的话你自行了断,我们便留你个全尸,如若不然,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之前想要坑杀罗士信和观音俾的那个黑衣人态度很是嚣张,他仗着本方人多势众,向罗士信威胁道。

“若是我自裁,你们肯放过这个小姑娘吗?”,罗士信淡淡的问道。

“你什么意思,本小姐是贪生怕死之辈吗...”

“男人说话,女人闭嘴!”,罗士信转头向长孙无垢轻喝一声道。

“你...哼!”,观音婢本想再做争辩,但她在看到罗士信那双坚定且威气凌人的眼神后,心底不由得才生了一种倚靠之感,终是没有再反驳。

“哈哈哈...”那黑衣人闻言一阵狂笑,道:

“你还有本钱讲条件吗!”

“哼哼...”,罗士信一声冷哼,然后悠悠的道: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让我自裁也行,不过你得告诉我你谁,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怎么样?”

“啊?”

那黑衣人闻言一愣,让罗士信自行了断只不过是一句攻心的话,他从没想过罗士信会这样听话,困兽犹斗,何况人乎。所以罗士信这句话一出口,把在场的人都弄懵了,小美女观音婢更是瞪着双美丽的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这黑小子脑子里是哪根筋不对劲儿。

“没听明白吗?要我自裁也可以,但你得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干嘛处心积虑的要置我于死地。”

“哦...哦!哼哼,算你小子识相!”,那黑衣人闻言这才回过味儿来,阴嗖嗖一笑,道:

“你个将死之人,告诉你又有何妨!”

说罢他伸手摘下脸上的黑巾,露出一副与他那双凶毒眼神很不相符的憨厚面孔。这人大约四十左右岁,把他放在老实人群里,任谁也看不出他是个坏人。

“你可还认得我是谁?!!”

罗士信仔细一看,这人的确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于是摇摇头,道:

“不认得...”

“哼!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可还记得那法雷寺!?你可还记得那夜光佛!?你可还记得那被你害得坐了五年苦禅的了聪嘛!?”

这中年人越说越激动,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咆哮着喊出来的。

“啊!原来是你!”

经过这中年人一番苦口婆心的提示,罗士信总算想起来眼前这人是谁。他不就是那个利用猕猴盗走法雷寺镇寺之宝——夜光佛,然后又嫁祸给自己二师兄马清风的那个弥勒教教徒了聪吗!

早就听慧明说过,这了聪被他的同党救走,并且扬言早晚要找自己算账。原来他逃出法雷寺后竟然是去了太原,还匿名潜入李府玩起了无间道。真是他娘的冤家路窄,这种大奖都能让自己撞到,罗士信还能说什么呢?罗士信现在唯一怨恨的就是那个不仗义的老和尚慧明,若不是他在这了聪面前将自己卖了,这了聪也不会这么记恨自己,估计也不会这么处心积虑的想要玩儿死自己。

“了聪大师,软禁你的人是法雷寺的方丈慧明,你怎么把账算到我头上来了...”

“住口!你不用在这儿假惺惺的装好人,那慧明老秃驴早把什么都告诉我了,所有的事儿去都是坏在你身上。慧明那老秃驴我自是不会放过他,不过今天在这儿先把我们的账算了再说!”

“哎——”,罗士信一声长叹,摇摇头无奈的道:

“既然如此,话多说无益,我们动手吧!”

说罢罗士信从怀里摸出一把钢珠来,准备负隅顽抗。

“咦?你不是说我答了你的疑问,你便当场自裁吗?!”

“你小爷爷我刚才是在逗孙子呢!你能奈我何!”

“啊呀你个小杂种!今天爷爷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兄弟们,剁了他!”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个小娃娃当猴儿耍,这让那了聪情何以堪,当即暴喝道。

“且慢动手!”

就在众弥勒教徒准备暴起扑向罗士信和观音婢之时,一直在那默不做声的老尊者突然开口阻止道。他来到罗士信面前,向罗士信苦口婆心的道:

“小兄弟,老朽看你少年英豪,为人也够仗义,不若入了我们弥勒教吧!以你的才华本事,在我教之中必能出人头地,一展抱负!”

“哼哼...”,罗士信冷笑两声,阴阳怪气的道:

“我罗某人向来都是很随意的,信个观音啊、耶稣啊什么的也不无不可。不过你们那个什么弥勒教我却是不敢入的!”

“耶稣?他是何方神圣?哦,那不重要...小兄弟说不敢加入本教,此话怎讲?小兄弟若是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我家主子向来爱惜人才,像小兄弟这样的旷世英杰,我家主子一定会有求必应的!”

这老尊者看起来真是对罗士信很感兴趣,听他没有把话说死,急忙殷勤拉拢道。

“不敢!入了你们那弥勒邪教,我怕遭天打雷劈”

“小兄弟,老朽好言相劝,是不想你们两个小小年纪就在此枉送了性命,你怎的如此不知好歹,竟还口出恶言侮辱本教!”

听见罗士信这样说,那老者的声音也当即阴沉下来道。

“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之分!你们如此多行不义,我们怎会同你们这些恶人同流合污!”

罗士信没说话,倒是一旁的长孙无垢先大义凛然的开口道,然后她又向罗士信眨了眨那双迷人的大眼睛,满怀渴望的道:

“我们不怕死,对吧?!”

“我不想死...”

“你!”

小姑娘为之气结,你怕死刚才还装得那么正气浩然,弄得自己对这黑小子还崇拜了一把,敢情他就是一个纸老虎。不过自己大话说出去了,岂能在这些贼人面前折了面子,于是她压着火气道:

“有我陪你去死,你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罗士信咽了口吐沫,苦涩涩道:

“别说是你,谁陪我去死,我也不愿意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配不上你吗?!”

此话一出,小美女就发现众人都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她,罗士信更是目瞪口呆的盯着她。

小姑娘被他们盯得发毛,看看自己全身上下,没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啊!于是战战兢兢道。

“怎...怎么啦?!”

“哈哈哈哈...”,那老者一阵朗声大笑,道:

“有如此美人倾心于小兄弟,小兄弟更不可轻言生死啊!难道你真想让这娇滴滴的小美人为你陪葬吗?!”

听闻老者所言,长孙无垢这才发现刚才自己所说的话的确太过暧昧,小脸儿唰的一下红个通透,急忙辩解道:

“你不可胡说!谁...谁倾心于他啦...本小姐巴不得他早点儿死呢...”

“别说了,越描越黑...”,罗士信调侃小美女一句,然后又冲那老尊者道:

“我虽然怕被砍死,可我更怕被雷劈死!你们为了一教之私,罔顾天下百姓的福祉,竟然想要将李渊大人这样的一方忠良逼得造反,挑得天下大乱,你们就不怕遭天谴吗!”

“忠良?!啊哈哈哈...”,老尊者闻言一阵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吗?”,罗士信被他笑得有点儿发毛,遂开口打断道。

老尊者瞪起他那双鹰隼般的锐目,沉声道:

“不错,我们所做的一切确是为了一教之私!可是有一句话说得好——一将功成万骨枯,从古到今哪个皇帝的上位不是踩着无数的尸体爬去的?那杨坚不是吗?那杨广不是吗?还有你口中的那个所谓的忠良李渊,你以为他真是什么好东西吗?他们李家所做的那些勾当,怕是比我们弥勒教还要无耻百倍不止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