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六 第十六回 徐庶夜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第十六回 徐庶夜访


姐夫和小舅子这么一番做作,其他众将纵然不服诸葛亮,也大都知趣地闭上嘴巴,悻悻地接受归一个毛孩子领导的现实。不过,荆州另一大族蒯氏家族的代表人物蒯良却觉得情况要向着不利于本家族的方向发展,还是站出来,指出诸葛亮资历不足,不便担当如此重任,请刘表考虑。

要是在平时,刘表也会给蒯氏家族几分面子,不过,这时的刘表正在兴头上,怎肯让蒯良扫兴?况且,除蔡氏家族以外,蒯氏家族也在荆州抵掌重权,也是刘表要打击的对象。于是,刘表正好借此机会申斥蒯良一番,也明确地告诉荆州文武,不要违背自己的意志。蒯良从来没有这样丢面子,当时就哑口无言,面红耳赤,呆立在堂下。蒯越见状,虽然也觉得没趣,也只好默不做声,先把蒯良拉回班次里再说。

既然众文武至少在表面上看来都没有异议,刘表和蔡瑁自然顺坡下驴,立刻颁布命令,增派大军赶往南阳郡,由诸葛亮统一调遣,继续对袁术用兵。不过,蔡瑁还是留有一些心计,打算派自己的族弟蔡中前往南阳郡担任监军。对于蔡瑁的建议,刘表虽然不是很赞同,但也不好驳蔡瑁的面子,只好装出一番很满意的样子,批准蔡瑁的方案。同时,为削弱蔡氏家族的影响力,刘表又增派蒯良为监军,以便对蔡瑁有所牵制。蔡瑁虽然不愿意与蒯氏家族分享权力,但也知道荆州目前就是这么一种状况,也只能见好就收。

荆州本就实力雄厚,虽然是大军调动,但也没有耽搁很多时间。尤其是身为最高军事长官的蔡瑁一力支持,再加上蒯氏家族的支持,效率更是明显提高。实际上,自从刘表入主荆州以来,刘表、蔡氏家族、蒯氏家族就没有这么通力合作过,如今,各方势力都把攻打袁术作为当务之急,把诸葛亮当成新的争夺点,居然全都全心全意起来。由此可见,诸葛亮虽然初出茅庐,其魅力着实非同一般。

很快,在蒯良和蔡中的率领下,荆州大军就浩浩荡荡地离开襄阳,向南阳郡进发。蒯良和蔡中自然是各怀心腹事,面和心不和,不过,面子上的文章还得做足。严格来说,蒯良老奸巨猾,蔡中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蔡瑁一开始没有料到刘表会任命两个监军,事到如此,也是无计可施,只能叮嘱蔡中完万事小心。好在行军路上没有什么冲突,蒯良也没有难为蔡中,大家一路无事,直到与诸葛亮会合。

见到诸葛亮之后,蒯良和蔡中立刻分别代表蒯氏家族和蔡氏家族,私底下分别与诸葛亮频繁接触,希望把诸葛亮拉到自己家族这边来。蒯良和蔡中的手法五花八门,或者赠送金帛,或者赠送田地,或者许以高官,甚至要把自己族中的少女送给诸葛亮为妾。可惜的是,诸葛亮有自己的远大志向,蒯良和蔡中的拉拢毫无效果。不过,诸葛亮表面上绝对不回绝蒯良和蔡中,把两人忽悠得够呛。蒯良还要好一些,蔡中本就是个草包,更是连自己姓什么都快忘掉。

在荆州,刘表、蒯氏家族、蔡氏家族都紧盯着诸葛亮,在遥远的冀州,来自未来的王琦又何曾忘记诸葛亮这位心目中的知名人士?

当孙坚、刘表、袁术在江南一带你来我往地混战一团时,北方的王琦杀掉吕布之后,与曹操、袁绍等大豪暂时相安无事。王琦在大搞经济建设的同时,念念不忘地就是如何把诸葛亮这个牛人罗致麾下,从而不至于被迫把诸葛亮当成自己的对手,甚至可能成为最强劲的对手。于是,王琦趁着暂无战事的闲暇时机,把驻守冀州阳平郡馆陶的第26军军长徐庶召到邺都市,和他密谈一番。

诸葛亮和徐庶都是荆州名士,私底下关系密切,对于他哥俩的关系,王琦还是相当清楚的。但是,在王琦原来所在的时空里,徐庶走马荐诸葛并没有成功,徐庶反倒是因为打乱诸葛亮的原定计划而遭到诸葛亮的埋怨。不过,王琦也只能让徐庶去碰碰运气,要是徐庶在这个时空里在诸葛亮的问题上依然无所作为,说实在的,王琦也没有别的办法,也没有别的人可派。

徐庶对诸葛亮的才学知之甚深,可是,徐庶虽然素知自己这位主公了解很多本来不应该知道的事情,但还是搞不明白,主公怎么会对诸葛亮这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子这么了解,甚至派遣手下重将前往延揽。不管怎样,徐庶也觉得要是能把诸葛亮拉拢过来,对于王琦的大业只有好处,因此,徐庶欣然接受王琦的密令,仅仅带上几位亲信侍从,秘密潜往荆州,去策反诸葛亮。

虽然在名义上荆州也是汉衡帝的治下,刘表应该听汉丞相王琦的命令,可是,徐庶心里有数,只要离开冀州,就是曹操、袁绍、刘表这些割据一方的诸侯的地方,皇帝的圣旨如同手纸一般。更何况,自己肩负着挖人墙角的使命,根本不可能大摇大摆地闯入襄阳,直接调诸葛亮到邺都市听令。因此,徐庶和护卫们乔装改扮,一路上小心翼翼,绝对不敢招惹事端,这才平安到达荆州。

对于荆州的战事,徐庶离开邺都市的时候,还没有接到刘表和袁术直接开战的消息。徐庶一行到达荆州以后,这才比较详细地了解到刘表和袁术交战的情况,了解到诸葛亮的现状。不过,根据刘表的命令,很多军事消息都被尽量封锁,军丁们在到处搜索袁术的奸细,徐庶虽然伪装得不错,又哪里敢明目张胆地打探军情?

直到刘表决定派遣大军增援前方时,徐庶才探听到诸葛亮已经率军进入袁术的地盘,与袁术决战的确切消息。于是,徐庶偷偷离开襄阳,辗转进入南阳郡,小心翼翼地寻找诸葛亮的军营。要不是诸葛亮得到刘表给他派兵的消息,不再像刚进入南阳郡时那样蛙跳式地消灭袁术军,徐庶虽然进入南阳郡,也很难找到诸葛亮。而且,这也就是徐庶,对诸葛亮的军事作风相当了解,否则的话,换成别人,恐怕还真追不上诸葛亮行军的脚步。

徐庶虽然好不容易找到诸葛亮,但是,诸葛亮的大营可不是好进的。倒霉的徐庶和他的随从都被绑得结结实实,个个犹如粽子一般,捆在营门外的柱子上,要不是徐庶声称自己是诸葛亮的好朋友,肯定还要先挨上一顿拳脚。可怜徐庶一身武艺,却不能对这些可恶的小兵动手,只好任凭卫兵绳捆索绑后再仔细搜身。徐庶的随从眼看着徐庶都逆来顺受,也只能随着军长一起受折磨,这些陆军精英哪里受过这种鸟气,更是强自忍耐,七窍生烟。

诸葛亮现在一心一意地与袁术军作战,哪有闲暇见客人,因此,吩咐卫兵对闲杂人等一律挡驾。其实,还真不能说诸葛亮的架子不小,而是诸葛亮知道徐庶在王琦手下供职,怎么也想不到徐庶会突然造访。直到卫兵报告说有个叫徐庶的人已经被绑在营门,诸葛亮才大吃一惊,放下手头的军务,仔细思忖徐庶的来意。以诸葛亮的聪明才智,转念一想,也就想到徐庶是来当说客。诸葛亮一时之间也觉得为难,不知道应该如何接待这位老友,既不让徐庶成功出使,又能从徐庶嘴里了解一些信息,还能通过徐庶给王琦带个话儿。诸葛亮想来想去,促狭地一笑,让卫兵不要理会徐庶等人,也不要打骂,就仿佛他们不存在一样,先捆上半天再说。卫兵虽然不解,但对于诸葛亮的话却是不敢违拗,立刻坚决执行。可怜的徐庶心里越来越没底,可是,尽管徐庶连番询问,卫兵都装聋作哑,不理不睬。

徐庶找到诸葛亮的时候,太阳才刚刚过午,可是,直到太阳落山,也没有人理睬徐庶一伙人。徐庶等人的肚子自然是不争气地乱叫,不过,饥饿虽然不好受,还能忍耐,新陈代谢却在继续进行,想要上个厕所却是万万不能,只好憋着,这个滋味更加难以忍受。

直到夜色全黑,诸葛亮才处理完全部军务,下令伙夫给他准备晚饭。诸葛亮慢条斯理地吃完晚饭,才命令卫兵把徐庶一个人带进中军大帐,徐庶的随从也带进军营,关押起来,严加看管。卫兵答应一声,出帐执行命令,诸葛亮则来到帐外,笑吟吟地等候徐庶。

虽然绳索被解开,但是,徐庶被捆上许久,已经浑身酸麻,别说走路,连站立都很困难。卫兵们可不管这个那个,解开徐庶之后,半搀半拖地把徐庶带进大营。徐庶的双脚宛如万千蚂蚁在撕咬一般,又麻又疼,可是,怎么说也不能在诸葛亮面前丢份,也只能咬紧牙关,不吭一声。

看到徐庶踉踉跄跄地被带过来,诸葛亮心里暗笑,脸上却立刻换上焦急万分的表情,紧走几步,一把搀住徐庶,道:“怎么会这样?你也真是的,来之前,怎么也不让人送个信?”然后,诸葛亮转向卫兵,板起脸来,申斥一番。

卫兵心道:“你亏心不亏心啊?还不是你让绑着这几个家伙?”当然,主将申斥,小兵怎敢反驳,把徐庶交给诸葛亮,就悄然退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