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市美国:中国2000亿热钱热脸贴在冷屁股上

日前,时评家、香港《资本》杂志总编辑许平先生在香港《文汇报》发表文章,就金融风暴对世界经济的重创程度会有多深、中国能否抵御海啸造成的破坏性传导、中国因素能够支撑起多大的空间等问题发表看法。


许平先生说,过去的美国股灾对世界范围造成经济危机的传导,绝不会如当下迅速及严重。因为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由证券资产在不断衍生、虚拟、滥发、巧立名目至惊人异化成全球范围崩塌的金融灾难。金融风暴的诱因,表面看由美国地产泡沫爆破引发,更为核心因素,是衍生工具早已把证券化的金融市场变为完全不受监控的大赌场,而豪赌和烂赌的本质,在名目繁多的财技掩饰之下,变得比惯常的赌场在赌本上更无节制,横冲直撞。


但中国的崛起对世界经济产生重要作用,这是1929年股灾后的萧条时期所没有的,现时中国经济,已居世界第三大经济体。那么,中国应拿出鼎足而立的大国道义责任。


但美国7,000亿美元救市方案抛出之后,美国以外的其余几大工业国,在不同程度上好整以暇,谁家孩子谁家抱,大家都不愿意分摊烂帐。而且,各大工业国显然也疑惑救市的实效,担心会变金融黑洞。


在中国,金融风暴已经使中国市场的信心因素变得雪上加霜,导致国内金融市场的投资信心更为虚怯,金融经济环节转进为时不会短的调整期。目前,中央政府一是致力稳定中国的投资环境,此为策略性的迫切要求,藉此加强中国应付金融风暴的防御能力,作出政策上的微调,加强内部消费,防止经济下滑的幅度过大;二是对今年全年经济增长保持稳定车速,力保维持9至10%增长,相对便把压通胀的课题摆于略为次要。


各工业国加快衰退,今年第4季度将进入漫长的经济严冬期。大气候的不景,中国出口不会乐观;中国对稳定世界大局的可用筹码,除了支持美方7000亿救市,就是以内部需求带动,增加进口美国、欧洲产品。现实上,中国的经济的增长潜力,来自民间消费,并在拥有丰富天然资源及人力资源之下,藉着四川灾区重建、农村和中西部的开发,带动生产需求。


三年前,普林斯顿大学邹致庄教授就指出,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必须同时由内部消费带动增长,否则只会流于贱卖劳力和资源。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卢中原教授强调,国家的经济增长潜力大得很,部分产能过剩,也得利用民间资金对中小企业进行借贷,维持民间消费。


许平先生说警告说,2009年得个捱字,恐怕要到2011年,以美国为主力的世界经济才见恢复机会,打工者要好自为之。


在美国金融风暴一开始,国内就有一些经济学家和官员,鼓噪说中国可能是金融风暴后的最大赢家。因为当今中国拥有庞大的资金,有扮演金融救世主的角色;美国政府通过7000亿美元的救市方案,中国是最有可能购买此笔天文数字美国债券的国际大户;中国如果利用此一时机投入重金,可牵动全球资产重分配的进程,为中国取代美国霸业开展先声。


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陈欣之博士对此不以为然,他在台湾《中国时报》发表文章说,全球金融危机目前仍尚未触底,在这一场全球金融权力消长剧变中,美国做为全球金融帝国的地位已受重创,尝到了贪婪追求利益带来的恶果。不过,在这场重塑全球经贸版图的洗牌过程中,反而凸显了中国经济成长的结构性缺陷,如果中国不能改善依赖美欧市场做为成长动力的发展结构,要想在东亚取得经贸金融霸主的地位,也还将是一条漫漫长路。


陈欣之博士指出,不容否认,中国是当今全球金融体系的一个大户,但是中国要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经贸金融霸主,仍受限于一些客观性的经济金融结构性障碍:


一,受制于与美欧市场的贸易暨金融互赖关係,中国庞大外汇存底所能换取的美国政经让步仍十分有限。中国绝大部份的外汇储备是以美元债券的形式持有,目前其数目高达一兆美元,不过同时中国的GDP外贸依赖度超过百分之七十,也就是说,中国经济成长的动力,不是来自于中国大陆看似庞大的内部市场,而是受制于美欧市场的起伏。拒购美国救市法案国债或是在市场大量抛售美国债券,虽可能让美国在一夕间破产倒闭,但亦同时关闭了中国出口产品市场。


二,中国大陆在全球各种多边经贸金融合作机制的影响力有限。现今的国际经贸与金融多边机制,反映二次大战结束后的美国主导下的权力格局,中国大陆、印度、俄国暨巴西等新兴的重要经济体,虽是当今左右全球经济兴衰的重要关係国,却无缘参与国际合作与决策。目前美国仍主要与G-7成员国进行对话暨协调,中国似乎只有摊派额度承接埋单的地位。


三,全球性金融游戏对中国而言还是十分陌生,贸然投入的风险极高,而且可能得不偿失血本无归。中国的资讯透明度尚未能取得全球市场与投资者的信任,例如近期中国三鹿毒奶粉事件,就反映出政府的作为引发许多无谓的恐慌。而且中国金融机构的国际化尚称不足,本国人才的数量与经验,尚不能处理大规模的全球性金融课题,眼下亦难以吸引到国际人才,更不用说外国政府对中国大举收购本国金融机关引发的政治联想。


陈欣之博士认为,中国要成为全球金融的要角,至少要担起三个重担。首先是人民币要取代美元成为准全球性货币;其次是中国要成为全球金融稳定者,更能在发生区域金融危机时,成为全球金融的调节者;以及管理全球金融管理制度的主导者。


目前的美国金融风暴或许为中国开启了一个缩小与美国差距的机会,但口袋满满是美国债券的中国大陆,是否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金融霸主,仍有许多结构性的挑战有待克服。


此前,陈欣之博士还发表过题为《中国崛起,西式霸权翻版?》的文章,说中国近年的快速崛起吸引著全球的目光,而北京奧运也再度使中国成為全球注目的焦点。不过即將跨越崛起门槛的中国,在霸权更迭的过程中是否亦能再创佳绩,创造出一个有別于欧美霸权的新面貌,才是未來全球关切的核心。


英美等国在廿世紀的霸权实践道路,证明霸权国家採用军事威嚇与制度箝制的手段,以提供安全穩定及经贸前景為誘餌,軟硬兼施地將全球玩弄于股掌之間。国际舆论担心,一旦中国坐上霸权的寶座,亦不过是霸权統治的另一个翻版,甚至這一个來自東方的霸主,其專橫可能較英美有过之而無不及。


陈欣之博士说,今日中国大陸亦如出一轍,只要成為中国大陸经济發展的原料供給來源,例如緬甸与蘇丹,就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韙,無條件地支持這些親中領導人的各種作為。中国雖滿口追求世界和平与正義的口號,其作為与西方霸权亦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之遙。而且,中国式霸业徒有絢麗外表,但其內涵实難鼓舞人心。中国霸业統治的核心價值,還是西方霸权宣稱的权力平衡穩定与顛簸不平的经济循環,其統治路徑並無创新之處;服膺中国霸权統治的代價,可能是政治參与的限縮与人权保障的倒退。中国霸业或能讓世人滿足衣食溫飽,卻難以帶給全球人民尊嚴与正義。中国崛起提供給世人的,不是新的願景,而是一个已经令人厭倦的霸权更迭。


因此,中国崛起是一个霸权興衰的老調重彈,掩蓋不住全球對一个新興霸权又驚又懼的複雜情緒。當全球已经對美国的老氣橫秋感到不耐之际,世人仍徬徨于全球权力爭奪的陰影,卻仍見不到中国為全球發展帶來一絲希望的光明。


10月9日,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大卫·麦考密克通过电视接受了中国媒体记者采访;大卫·麦考密克说,7000亿美元一揽子救援计划将在数周而不是数月内实施,针对市场流传中国将认购其中2000亿美元特别国债的问题,他坦言美国并没有请求中国认购。


麦考密克指出,美国政府正在加紧执行金融救援计划,以期尽快恢复市场信心,最大限度降低金融危机对于实体经济的影响。他说,本次危机不仅仅是美国一国的问题,需要各国加强合作以确保全球金融系统稳定,预计即将召开的七国财长会议将就这些方面展开讨论。“例如中国,我们需要沟通了解中国的近况和美国的近况,接下来要开的G7甚至G20会议就是为了让领导人们聚在一起合作沟通解决(危机)的方法。”


就有关在中国本次全球金融救援中地位的问题,麦考密克说,“美国、欧洲和中国经济互相渗透,相互间联系密切”;中国参与全球央行联手降息是非常积极的举措。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发动机,作为全球投资者具有重要地位,金融动荡将影响中国出口,但中国的投资依然强劲。他同时表示,“中国幸运地避免了类似问题(次贷危机)的发生;美国出现的问题是由于特殊的错误引起的,我们正在解决这些问题;希望中国继续自己的金融业改革。”


从美国政府表白中,看不出一点有求于中国的意味,而且“我们正在解决这些问题”;中国媒体频频关心“中国本次全球金融救援中地位的问题”,无非想从美国官员口中套出一番“中国应拿出鼎足而立的大国道义责任”、“中国可能是金融风暴后的最大赢家”、“有扮演金融救世主的角色”等等好话,这样,一方面有了可以夸耀“中国崛起”的权威性资本,继续忽悠老百姓;另一方面也可以借以来掩盖本次危机中的惨重损失,将丧事办成喜事,还是为继续忽悠老百姓。可是,中国的热钱和热脸,却贴在美国的冷屁股上,人家连起码的面子话都不给:中国要出手帮助,并无任何特别于其他国家的意义;更和“大国道义责任”、“最大赢家”、“救世主”毫不沾边;反而,你中国要“继续自己的金融业改革”。


这是美国的傲慢自信,还是中国的自做多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