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岳 第四章 破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13/

农历八月十九日

赵构逃亡的第四天。


这一晚没有月亮,界牌关前的金人军营,灯火嘹亮人声嘈杂。女真战士们跳着古老的狩猎名族的舞蹈,嘴里唱着汉人无法听懂的歌谣。

猗欤我祖,圣矣武元。

诞膺明命,功光于天。

拯溺救焚, 深根固蒂。

克开我后, 传福万世。

无何海陵, 淫昏多罪。

反易天道, 荼毒海内。

自昔肇基, 至于继体。

积累之业, 沦胥且坠。

望戴所归, 不谋同意。

勉副乐推, 肆子嗣绪


其他部族的士兵则在一旁喝着酒吃着肉。薛李花豹在用一块布擦着他的弯刀,这柄弯刀要了太多人的性命的了,蒙古人的,契丹人的,党项人的,汉人的。


两方士兵们好像忘记了白天的腥风血雨的战斗,享受着夜晚的宁静。

界牌关上相对而言比较寂静,没有照亮的火把,好像整个关口没有人一样。随着一阵阵风吹过,空气中的血腥气淡了不少。

岳云站在关墙上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张宪。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岳云说。

“哦!”张宪说。

“不明白?”岳云说。

“对”张宪应道。

“因为我父亲?”岳云说。

“是啊,男儿征战四方,辅佐王室,创不世之伟业。令尊自靖康起征伐四方,使豪杰臣服,盗贼变色。你随其左右,焉能不喜欢这样生活?”张宪激动的说道。

“从靖康元年起,我与父亲四处征战,讨伐胡虏,肃清贼寇。记得我与上太行山投奔王彦时,父亲违抗军令率军出击,,王彦怀疑父亲叛离欲杀我,好在众将求情,父亲得胜归来逃过一死。我从军三年身经大小二十一战,数次死里逃生。但生有能怎么样呢?恢复中原无望,眼看黎民受铁蹄践踏,活着人才痛苦。战斗永远都是让人痛苦的!”岳云说。

“你有一个好父亲,一个令人尊敬的父亲。但一个伟大的父亲也要有个好儿子?”张宪说。

岳云沉思不语。

“今晚偷袭?”张宪问道。

“让王伯父守节牌关,你率一队人马从小路突过去策应我正面进攻。”岳云说。

“你不怕中埋伏?”张宪。

“哈哈,想不到你也会和我装傻。”岳云轻笑着说。

“哈哈,这个薛李花豹是个白痴,他的头我要了。”张宪狂妄的说道。

“绝不和你抢!”岳云说。



荷叶岭

一场争对韩铁龙的突袭计划也在悄悄的展开。白天的几次冲锋都被韩铁龙顽强的抗住了,战斗只能在晚上进行了。虽然韩铁龙戒备森严,阵地上插满了火把,士兵轮番休息,但晚上注定是不利于防守的。

杨再兴等三十人身着黑衣,手持短刀。大多数人身上还背着绳子。

“愿各位将士得胜而归!”岳飞抱拳行礼道。

“将军保重,我等去已。”众将士慷慨激昂的喊道。

岳飞将令箭递给罗延庆。

“准备妥当,一有信号立刻攻上去”

“是”罗延庆应道。



薛李花豹的军营已经乱作一团,岳云与张宪前后突袭,已经踏破了薛李花豹的营盘。他们两顺利在薛李花豹的大帐前会和。

张宪用枪挑起大帐的幕布,大帐里已空无一人。

“他跑了”岳云叹道。

“我去追这小子,割下他吃饭的家伙。”张宪喊道。

“不,你去守关,我去追。”岳云说道。

“为什么”张宪怒道。

“因为你得听我的。”岳云冷冷的说。

张宪正在生气的时候,岳云已经纵马追上去了。



荷叶岭下

正在攀爬悬崖的一名士兵手没抓稳划了下去,杨再兴伸手一探只抓住衣服的一角。失足的士兵摔得血肉模糊没有了人形。杨再兴松开手里的布条,布条像的雪花飘落下来。黑暗中谁也看不到谁的眼泪,杨再兴咬咬牙继续向上爬去。


岳飞看地图过了两柱香的时间,信号出现了。

罗延庆拿着长枪杀了上去。

荷叶岭上的王渊也率兵杀了下来。

一时间荷叶岭喊杀震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